首页资讯财经证券综合正文

温州银行高层大换血:利润大幅下滑高管薪酬逆增长

财经自媒体2021-05-25 18:48:0810阅

原标题:罕见!继行长双规之后,这家银行进驻省联社五位人士,并接替“三长”、两副行长职务!

来源 :甬兴资讯

“这家银行高层大换血!”

继2020年5月,温州银行行长吴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处分后,5月23日,温州市委组织部在温州银行召开人事大会,大会通过由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会五位高层入驻接管温州银行,温州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叶建清被免去所有职务,任命陈宏强为温州银行党委书记兼拟任董事长,拟任邢岛为行长,拟任吴剑红为监事长,拟任谢作雷、柴雷鹰为副行长。

这次“三长”大洗牌,在国内金融圈中还是非常罕见的现象,侧面表明了温州银行内部管理的混乱,这也引起了省委市委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近几年连续的高层更换,负面消息频出,在大多数银行2020年净利润同比增长的情况下,温州银行净利润却断崖式下降77%、2000万股股权被司法拍卖、内控不严、上市计划遭搁浅。

种种现象表明,叶建清在管理温州银行时存在严重的问题,才造成了一家温州规模最大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如今面临失去大众信任的困局。

温州银行公布的2020年年报信息披露报告中显示,温州银行资本充足率逼近红线。截至2020年四季度末,温州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75%、9.27%、9.27%。然而银保监会对商业银行各级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为: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7.5%。温州银行资本充足率快速下滑已逼银保监会规定的红线。

罚单与下滑的净利

公开资料显示,温州银行成立于1998年12月,前身温州市商业银行由29家城市信用社、6家金融服务社和8家营业处整合而成。通过7次增资扩股和股本结构优化,该行注册资本由2.9亿元增至29.63亿元,2007年顺利更名并启动跨区域经营,截至2020年底,共有分支机构178家(含总行营业部)。

据有关统计发现,2018年起,温州银行因不同违法行为共计罚款924万元,其中因贷款管理问题就被罚处843万元。

2018年3月,银监会网站公布温州银行主要违法事实为资产转让附回购协议且未计提资本;以不正当手段虚增存贷款,且贷款资金用途管理不到位。中国银监会温州监管分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七十四条;《个人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第四十二条,对其罚款人民币100万元。

2019年7月,银保监会温州监管分局对温州银行开出了7张罚单,共计处罚金额389万元,并取消了一位高级管理人员2年的任职资格。其中,5项罚单提及虚增存贷款,共计被罚354万元,例如对温州银行学院路支行、新城支行、得胜支行就是因为该原因分别被处以8万元的罚款。

2020年5月,银保监会公布舟银保监罚决字〔2020〕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温州银行舟山分行主要违法违规事实为:未及时清退向借款人转嫁的抵押物评估费;贷款管理不审慎,导致贷款形成风险。温州银行舟山分行被银保监会舟山监管分局处以罚款33万元。

2020年10月,据宁波银保监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甬银保监罚决字〔2020〕54号)显示,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温州银行”)宁波分行存在虚增存款、贷款“三查”不到位、违反房地产行业政策、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等违法违规行为。宁波银保监局对其罚款145万元,并责令该分行对相关直接责任人给予纪律处分。

今年3月1日,温州银行台州分行因贷款发放与支付管控不严,部分贷款资金支付后用于缴纳土地款;贷后管理不到位,个人经营性贷款资金流入证券市场;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被处罚款70万元。

今年5月13日,据上海银保监局披露的消息显示,温州银行上海分行领到责令改正,并处罚款共计250万元的行政处罚。该分行涉及的违法违规行为包括:2018年11月,该分行违规向项目资本金不足的房地产项目发放贷款;2018年12月和2019年2月,该分行部分流动资金贷款变相用于支付拍地保证金;2018年12月,该分行以存款作为发放贷款的前提条件;2018年9月至2019年4月,该分行某贷款未按规定进行支付管理;2019年3月,该分行部分商业承兑汇票贴现业务,未严格执行贸易背景真实性审查。同时,温州银行上海嘉定支行因“2017年4月,固定资产贷款用途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收到罚单。上海银保监局责令其改正,并处罚款50万元。

除收到监管百万罚单外,温州银行近些年的经营情况也并不乐观。根据温州银行发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温州银行营收小幅增加,不过净利润却同比下滑达77%。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该行总资产规模2871.83亿元,实现营业收入42.34亿元,同比增加0.08%,但净利润却同比下滑77%至1.59亿元。近年来温州银行净利润波动下滑,2017年至2020年净利润依次为9.02亿元、5.10亿元、6.93亿元和1.59亿元,增速分别为-12.28%、-43.46%、35.84%和-77%。除2019年有所上升外,其余年份均出现非常明显的下滑。此外,温州银行2020年度计提减值损失24.07亿元,比上年增加8.34亿元,同比增长53.0%;而同期营业收入仅仅增长0.07%,可以说是几乎没有增加,导致了该行利润总额同比降幅达到了-95.58%。

在利润总额大幅下降、全员平均薪酬明显下降的背景下,温州银行高管税前年薪数额最高的3名高管合计领取了薪酬847.86万元,人均达到了282.62万元,这一数额比上年的还增加47.28万元。然而据温州市委2017年12月15日发布的《关于市场化选聘温州银行正职领导人选公告》,温州决定面向社会市场化选聘温州银行包含温州银行董事长、温州银行行长和温州银行监事长在内的正职领导人选,基本年薪80万-150万,并提供与业绩挂钩的绩效奖励,同时提供相应的福利待遇。然后在温州银行业绩逐年下滑的情况下,以温州银行董事长叶建清在内的高管收入逆势增长,个中缘由令人难以理解。

人事大换血温州银行成“小浙商”

叶建清,原浙商银行副行长、党委委员,1963年3月出生,研究生,高级经济师,2004年1月加入浙商银行。加入浙商银行之前,叶建清历任浙江银行学校财务科副科长,浙江银行学校实验城市信用社主任,中信实业银行杭州分行计划信贷部副经理、行长助理等职务

2018年3月,新晋公司高层开始履职。原董事长邢增福改任公司监事长,董事长由原浙商银行副行长叶建清担任;行长吴华继续受聘温州银行行长。当月,温州银行再度开启市场化选聘,职位包括3名副行长和2名首席官。温州银行原来3名副行长分别为李伟明、张劲松和蔡胜春。此次选聘后,由金建康、张汝龙、葛立新担任副行长。

原本,“工行派”在温州银行董事会以及经营班子中,均有很大的话语权。而此次市场化变革后,浙商系在经营班子中的掌控力也大大增加。或许可以说,在这次市场化选聘中,“工行派”被干掉了,温州银行开启了“小浙商”化的进程,从温州银行总行到各地分支机构开始了人事大换血,上到总行各重要部门负责人,下到各地分行一把手均换成浙商银行背景,短短3年左右的时间,温州银行俨然成为了叶氏版的小浙商银行。

同时令人玩味的是浙商银行年报显示,2016年叶建清税前报酬为485.59万元。但在《关于市场化选聘温州银行正职领导人选公告》中,三个岗位的基本年薪均定位在80—150万元,两者之间差距不小,如果需要补齐收入差距,是否有其他未公示信息或手段暂时外界也无从探知。而“浙商系”全面控制要害部门现状下,温州银行内部监督机制是否失效,权力是否失衡,内部是否存在利益输送亟需外部监管的介入。

起拍价不断打折的2000万股股权无人问津

近日,温州银行近2000万股股权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面临拍卖。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显示,这2000万股温州银行的股权涉及不同司法裁定。其中1000万股股权由绍兴市柯桥区人民法院查封,分别以750万股和250万股两份(不含已经宣告的分红)于5月31日10时挂拍,起拍价分别为1699.2万元、566.4万元;另外1000万股股权则是被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查封,并将其拆成十份,其中9份为100万股,一份为99.99万股,于6月4日10时分别挂拍,起拍价皆为226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这些股权被首次拍卖。此前,上述股权还经历过一次拍卖,750万股、250万股以及100万股的起拍价分别为2124万、708万和247.8万,虽然吸引了数百人,甚至上千人的围观,但是直至5月7日10时结束,却没有一人报名,以流拍告终。

近些年,温州银行自身问题暴露不断,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副董事长、行长吴华严重违纪违法一案尚在公诉中至今未有结果,目前人事又面临大地震。谨希望借助这次契机,监管机构、新任管理层对温州银行从高层到基层进行一次彻底的大排查,严厉打击掏空国有资产、内部利益输送、贪腐等违规违纪行为,让这家冠以温州之名的银行焕发新生。

责任编辑:陈嘉辉

首页资讯财经证券综合正文
评论列表共0条
    热点资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