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杜立德医生

第5章 到达非洲大陆

经过杜立德医生的精心准备,他和动物们一起开始了非洲之行。但是,去非洲路途遥远,在航行时肯定会发生很多事情,他们到底经历了哪些磨难呢?

医生在信鸽的带领下,稳稳地掌着舵,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航行。船一直航行了两个月,离非洲已经越来越近了,离非洲越近,大家就感到越热。炽热的阳光整天明晃晃地照在整条船上,大家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么高的温度,都热得头昏脑涨。

在这种情况下,鳄鱼和鸭子最开心了,它们可以跳进海里,跟在船后面游泳,两只动物不时沉入水里,不时冒出脑袋来朝船上羡慕地看着它们的其他动物哈哈大笑。突然,一条青鱼从天而降,掉在了甲板上,原来,鳄鱼在水里抓了这条鱼甩了上来,大叫着:“今天可以改善生活啦!”

猫头鹰不屑一顾地说:“热死了,甲板上这么烫,再好的鱼也没有心情去捡。”

这时,信鸽突然大叫起来:“谁也不要去捡那鱼,甲板上这么烫,鱼儿马上就会烤熟的。”大家伙一下子有了兴趣,猴子齐齐高兴地上蹿下跳,小狗哈罗“哈哈”地吐着舌头,连一直昏昏欲睡的小猪也抬起了头“哼哼”了两下,不过,它很快又热得垂下了猪脑袋。

猫头鹰叼着一只水桶,从海里舀满一桶水,朝着小猪浇了下去,小猪吓得跳了起来。猫头鹰笑着问它:“怎么样,舒服吧?”

小猪胖胖的,最怕热了,它连忙央求猫头鹰再去海里舀水,后来它索性跳进桶里凉快起来。鹦鹉大叫着:“快出来快出来,你只管自己享受,别的动物怎么办?”但小猪吧唧就是赖在水桶里不出来,于是,鹦鹉和小狗哈罗,还有猴子齐齐,拉的拉,扯的扯,硬是把小猪从水桶里拔了出来,把小猪气得“呼噜呼噜”的,嘴里嘀咕着:“刚凉快了一会儿,就不让我继续享受了!”

大家哈哈大笑着,猫头鹰一次次从海里舀水,把每只动物轮流都浇个够,等到鳄鱼和鸭子游泳游累了爬上船来,那条大青鱼已经烤熟了。于是,大家不顾天气炎热,纷纷吃了起来。

鹦鹉不停地啄一块鱼肉,塞进开船的医生口中,杜立德医生吃饱了,就把船开得更快了。

猴子边吃边不停地朝前方张望,看看是否能看到非洲大陆,但是大陆没有看见,却看见茫茫的大海上,西下的太阳已经靠近海平线,散发着金黄色的光芒。

大家兴奋起来:“看啊,这时的太阳多像一个蛋黄啊!”

小猪说:“怎么是蛋黄呢?就是一只皮球嘛!”

鹦鹉说:“是蛋黄!”

小猪说:“是皮球!”

“蛋黄!”“皮球!”

两人一直吵到杜立德医生的驾驶舱,问医生到底是蛋黄还是皮球,医生笑着说:“好啦!又是蛋黄又是皮球,你们俩都没错!自己心中认为那是什么,就是什么。”

其他的动物则看着那渐渐下沉的落日,感觉这景色真是美不胜收。

信鸽说:“在海上,只要天气好,每天都能见到落日,你们前些日子没看见吗?”

大家纷纷说,信鸽真是糊涂了,前段时间每只动物都在晕船,睡的睡,吐的吐,谁有心思看什么日落啊!现在大家已经适应在船上的生活了,才有好心情看看大海的风景。

这时,太阳已经完全落下了,天快黑了,海上吹来微微的凉风,比白天凉快多了。大家兴致勃勃地坐在一起聊着天,很快天黑了,医生还是和平时一样,招呼猫头鹰在嘴里叼着超大功率的手电筒,照着海面,以至于不会在黑暗的大海里迷失方向。虽然海面上也会有航标灯,但是杜立德医生想到,这条船上有好几条生命,还是越小心越好。

就这样,在去往非洲的航行途中,大家齐心协力,团结互助,航行还算平安,特别是鸭子和鳄鱼立下了不小的功劳。它俩不断从海里抓来各种鱼虾,至少在吃的方面,大家的伙食不但大有改善,能尝到海鲜,而且还能省下医生自己带的黑面包什么的。万一哪天没吃的,这还可以救急呢。

这天,船正在正常行驶着,突然信鸽叫了一声:“快看!快到赤道了!”

大家都知道,快到赤道,离非洲就不远了,正在高兴着,突然前方的海水里,一群鱼像箭一般朝杜立德医生的船游来。游到船头时,鱼儿们跃上船来大声问道:“这是不是杜立德医生的船?”医生也大声回答它们说:“是!我就是杜立德医生!”

鱼儿们高兴地说太好了,非洲的猴子们每天焦急地盼望着杜立德医生,还担心医生可能不会来呢。它们马上跃入海水中,在船头前引路,鹦鹉高声地问它们离非洲还有多远,鱼儿们回答这里离非洲海岸只有五十英里了。

大家听了都欢呼雀跃起来,杜立德医生把大船开得更快了。

一会儿,一大群大白鲸从海浪里跃了出来,向信鸽打听这船是不是著名的杜立德医生的船,得到信鸽肯定的答复后,马上问:“航行了这么远的路,杜立德医生缺少什么东西吗?”鹦鹉飞到大白鲸身上,说:“当然有啊,我们的西红柿全部吃光了。”

大白鲸们七嘴八舌地说:“没关系,没关系,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岛,长着很多西红柿,你们继续行船,我们帮你们去搞一些来,马上就可以追上你们。”说着,白鲸们一头扎进大海,箭一般朝小岛游去。

鹦鹉飞到杜立德医生肩上,高兴地对他说:“医生,您的威名全世界都知道啦!”

医生说:“是啊,要多做好事,自己有困难的时候别人才会来帮你!”

是啊,杜立德医生这次超越国界的救助行动,是多么伟大和善良啊!这种善良的举动总能获得更多的同情和帮助,更能获得认同!

杜立德医生看着远去的大白鲸说:“也不知白鲸们怎样才能把西红柿运到船上来,哎哎,太郎,你快飞走好不好,你的翅膀挡住我的视线了。”

鹦鹉连忙飞开,过了一会儿,只听信鸽叫着:“它们来啦!”大家纷纷朝海面上看去。只见远远的海面上浮着一大堆红红的东西,快速朝大船靠近。

当那些东西靠近大船的时候大家才看清楚,原来是白鲸们分散开来,拉着一张海草编成的大网。大网里装的全都是红彤彤的西红柿,杜立德医生和动物们几天也吃不完。

船上一片欢腾,大家齐心协力、兴高采烈地往船上拉着网。小猪已经迫不及待地抓起西红柿就往嘴里塞进去,还口齿不清地说:“好……好吃……”

看到杜立德医生他们有了这么多的东西,白鲸和鱼儿们都放心了,它们一边在海里和大船并排游着,一边说:“这下你们的食物充足了,到非洲大陆之前大家都不会饿肚子了。”

船继续航行到第二天,又一次太阳西下的时候,杜立德医生让鹦鹉把望远镜拿给他,看着前方说:“我们的远航快要结束了,前面好像就是大陆了。”

大船朝着那个方向又开了半个多小时,鹦鹉着急地问:“医生,那是非洲大陆吗?”

医生说:“天色越来越暗,我也不敢肯定啊。”

虽然茫茫大海一片漆黑,但是信鸽却肯定地说:“医生,前面就是非洲大陆,我们马上就可以登陆啦!”

海上的天气真是孩儿脸,说变就变,大家正在欢欣鼓舞地准备登陆,但是太阳西沉后,天色一下子全暗了下来。突然间,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再接着就是倾盆大雨,巨浪滔天。

大海的巨浪借助狂风大雨,把大船推到风口浪尖。跟着大船的鱼儿们和大白鲸们都被浪涛卷得远远的,不知去向了。

杜立德医生努力地掌着舵,但是过了一会儿,船发出了“咔嚓”一声,大家都惊叫起来,原来船身被巨浪拦腰打断,只剩下面的船舱还连接着,船完全动不了了。

驾驶室里的杜立德医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忙跑上舷梯,问:“发生什么事了?”他看到断成两半的船身惊呆了,只看见海水一个劲地往开裂的大船里灌水,船头、船尾正在迅速地往下沉,船上再也不能待下去了。于是,杜立德医生果断地决定,不管前面是不是非洲大陆,大家要马上从船上撤离,全部游到岸上去。

但是所有人之中,齐齐和吧唧两只小动物不会游泳。这时,鹦鹉大声说道:“快把绳子拿来,这时候绳子可以派大用处啦!鸭子,鸭子,你在哪儿?快过来!”

鸭子呱呱摇摇摆摆快步过来,鹦鹉把绳子的一头交给它说:“你带着绳子的这头快游到岸上去,上岸后找棵粗大的树把绳子系上,记住,要绕上几圈,系得牢牢的!然后,我们会游泳的动物全部抓住绳子的这头,先让不会游泳的动物抓着绳子游到岸上去!”

狂风骤雨中,鹦鹉大声指挥着大家。

其实大家赶到岸边的画面,也是挺好笑的,有自己游过去的,有抓着绳子过去的,也有飞过去的。猴子齐齐一手抓着绳子,一手托着医生的箱子,两只脚乱蹬,特别好笑,猫头鹰则叼着医生的急救包飞到岸上,鳄鱼是游泳能手,就自告奋勇地让医生骑在自己的背上,把医生驮到了对岸。

等到大家全部到达对岸,那条船已经沉下去了,一会儿就被狂风巨浪卷走,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大家在岸上都庆幸地说:“好险啊!”

小动物们平时都是那么渺小,但是在狂风暴雨中,它们却显得那么高大。这次航行使大家的内心都非常坚定,他们一定要克服所有困难,哪怕是再大的风雨,也不能阻止医生和动物们顺利到达目的地!

岸上有好多山洞,大家找到其中一个高高的、比较干燥一点的地方,然后就全部躲在里面等着暴风雨结束。

第二天,天很晴朗,齐齐跳出洞外高声叫道:“我的非洲老家啊!这真是我的非洲老家啊!你还是这样,一点都没变,看!这是原来的棕榈树!这是原来的黑土地,哎呀,家乡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呀!”

齐齐的眼里满是泪水,大家都跟着齐齐一起感慨,齐齐阔别家乡这么久,怎么能不激动呢?

过了一会儿,医生突然发现自己最喜欢戴的礼帽不见了。

原来,在和风浪搏斗时,礼帽被吹到海面上去了。猫头鹰和信鸽赶紧飞到海面上去寻找,风平浪静的海面上漂着的礼帽很快被它们发现了,只见它像一只纸船,在海面上漂漂荡荡,它们赶快飞到帽子上面,猫头鹰用它尖尖的嘴叼起礼帽,却意外发现小花猫多多藏在帽子里。

“咦,”猫头鹰奇怪地问,“多多,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时候你应该在医生家里待着的呀。”

小花猫多多说:“我妈妈说,应该跟着你们出去锻炼,反正我还小,于是就躲在医生的提包里了。”

猫头鹰说:“你一直躲在里面没出来吗?你不饿吗?我们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呢?”

“每天晚上你们都睡觉了,我再偷偷出来找东西吃,我走路很轻的,你们都没发觉吧?”小花猫得意地说。

信鸽担心地问:“那么,狂风暴雨袭来的时候你在哪呢?”

小花猫说:“这好办,我还是躲在医生的手提包里,但是因为好奇,我把提包的拉链拉开,伸出头来看看暴风雨狂到什么地步了。想不到狂风这么大,一下子把我从提包里吹了出来。这下可把我吓坏了,你们知道,我虽然和小花狗是好朋友,但是我却连狗刨也不会,我想这下可死定了。正在这时,医生的礼帽漂到我的面前,啊,医生啊,他知道我有难,派他的帽子来救我啦!我连忙爬进帽子里去,但是却没有跟上大部队,我掉队了,正在发愁呢,你们又来救我了,真是谢谢你们了!”

猫头鹰和信鸽各叼住礼帽的一边,里面装着小花猫,飞到医生面前,交给医生处置。

医生哭笑不得:“多多啊,你怎么能来凑热闹呢?我们每个动物都有特长,有的会飞,有的会游,哈罗会放哨,坏人不能接近我们……”

医生还没说完,小花猫接着说:“人人都知道我会抓老鼠啊!没听说过非洲的老鼠会吃人吗?抓这些吃人的老鼠,这个任务就交给我了!”

大家都大笑起来,猴子齐齐说:“我以前住在非洲这么长时间,从没听说有吃人的老鼠。”

医生说:“好了好了,多多好歹是安全的,我们可以放心了。再说,万一有老鼠的话,它就立大功了!”

鹦鹉笑着说:“小花猫多多‘偷渡’成功!”树林里一片笑声。

突然,小狗哈罗警觉地竖起耳朵轻声说:“嗨!静一下!丛林里好像有脚步声!”

大家马上不说话了,小猪还把自己的大耳朵贴在地上听着。

果然,静静的树林里传来树叶沙沙的声音,不一会儿,有一个人走到了大家面前。这人全身都是黑的,看上去应该就是非洲的黑人了,他脸上的表情凶凶的,盯着大家伙看了又看,然后才开口问道:“你们是谁?从哪儿来的?”

杜立德医生上前一步说:“我叫约翰·杜立德,是个医学博士,我收到你们非洲猴子的来信,给染上传染病的猴子来治病。”

那个黑人说:“不管你们干什么,先要去见我们这儿的国王。”

医生着急地说:“那不行,猴子们危在旦夕,我得立刻找到它们,把它们治好!”

黑人把两只大手一伸,说:“不行!一定要先拜见这里的国王!”

医生把两只大手使劲一挥,说:“大家跟我走,马上去救猴子,回头再见国王!”

说罢,医生低下头,从黑人张开的手臂下快速地绕了过去。黑人的手没能抓住医生,眼看鳄鱼也溜了过去,猫头鹰、鹦鹉就更不用说了,早就飞得高高的了。

正在这时,黑人看见小猫把猫尾巴竖得高高的,从他脚下优雅地走过,他一下子抓住了小猫,把小猫举起来。就在他刚要把小猫朝地上摔的时候,突然惨叫了一声,松开了它。小猫掉到了地上,站起身,继续优雅地朝前走去。

原来,黑人的手臂被小猫狠狠地咬了一口,又被猫爪子深深地抓了四条血印。黑人暴跳如雷,“哇哇”乱叫着,也顾不上止血,把手指放进嘴里打了两长两短四个唿哨,只几秒钟的时间,树林里就冲出来几十个黑人,手里都拿着棍棒一样的武器。他们迅速形成一个很大的包围圈,把医生和动物们团团围住,同时大叫着:“先见国王!先见国王!”

杜立德医生眼看形势不好,他和他的动物们如果不去见国王的话,显然是走不了了,所以他只得停住脚步,问那些黑人:“国王?究竟要见什么国王?”

其中一个黑人说:“利爪国国王!这里全是他的领地,所有的陌生人和外来人员,一律要先见过国王!”

杜立德医生想:“当务之急是要救猴子们,但是不见国王又走不了,还是先答应去见吧。”所以,他把动物们全都聚拢来,简要地说了自己的意思,然后,大家收拾好行李,跟着黑人们向丛林里走去。

那么,在利爪国,杜立德医生和动物们究竟见到了怎样的一位国王呢?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