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业技术 wm系统应用

第6782章 绝壁遇险

司空燕的容貌停留在四十岁不到,三十八九的样子,正是风韵十足的年华岁月,再加上司空燕这一身不着调的打扮,绝大多数的男人间了她都会想入非非。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陈皓月,他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陈皓月逼其他人好在不会被美色冲晕头脑。
  当听到司空燕道出自己的身份后,陈皓月突然想到了什么,眨眨眼睛笑了起来:“我说老奶奶,你都一把年纪了装什么嫩啊,快回家抱孙子去,跑这儿来勾引我干嘛!告诉你啊,我可是有两个夫人哟,都比你漂亮无数倍,你勾引不了我的!”
  陈皓月用这种话故意气司空燕,但他却绝非胡说八道,从司空燕的话语和衣着就能判断出此人并非风骚美妇,相反,却是一个思想极为正统的女性,不然司空燕就不会在如此暴露的紧身衣之下配上一条如此不搭调的正统紧身裤,之所以穿成这样无非是因为想要利用自己的身体来分散陈皓月的注意力。
  毕竟修为相同,司空燕不耍点手段根本就赢不了陈皓月。
  “你,胡说八道,你说谁是老奶奶!”司空燕最恨别人说她老,被陈皓月一句话就激得暴跳如雷。
  “说你,呀!”
  陈皓月‘说你’二字刚刚出口,抬手打出一枚魂弹,魂弹叠加了一个封式和数记魂炮、魂爆,噼里啪啦的声音传出来却没有伤害到司空燕分毫,见自己的法术叠加都没有起效,‘呀’字才惊诧的说出来。
  司空燕站在原地连躲都没有躲一下,见到陈皓月惊异的表情后气呼呼的神色才终于舒缓下来,“你以为三大位面就只有你才能够炼制重宝吗?我让烈阳大师帮我炼制了一个魂魄防御重宝,正好用来对付你!哈哈,怎么样,是不是拿我没辙了啊!”
  看到司空燕得意的样子,陈皓月摇了摇头:“真是没弄明白你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哼,少嘴硬,谁不知道你青魔是月修,只要防住了你的魂魄攻击,你就奈何不了我!”司空燕得意洋洋的笑道。
  陈皓月冷笑:“你再好好想想,你是不是算漏了什么?”
  “算漏了什么?这么一说,好像...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嗞啦!
  突然间,陈皓月头顶正上方裂开一道空间裂缝。
  吼~!
  从空间裂缝中猛的飞出来一只浑身青火的大鸟,紧接着又钻出来一条琉璃白色的蛟龙。
  “哇,是青火神鸾!终于出现了!”
  “那是恐蛟,掌握空间之力的恐蛟!”
  “青魔终于召唤出他的魂兽了!”
  观众席沸腾起来的同时,司空燕变得面色苍白,她算漏了,真的算漏了,青魔是月修没错,可青魔是魂术双修的月修,是有魂兽的,只是陈皓月自从来到流土界后就一直没有召唤过他的魂兽,司空燕一时竟然忘记了这茬。
  光是恐蛟还好说,但青火神鸾就难对付了。
  糟糕!
  可能会输的念头在司空燕的脑海中闪了一下,神色瞬间收敛,银牙轻咬:“魂兽又怎么样,我就不信区区魂兽能耐我何!”
  说完,司空燕双手合十用力的互拍了一下,体内劲气瞬间澎湃起来,双掌之间青色的劲气闪动,以难以想象的飞快速度旋转而起。
  呼啦!
  双掌打开,双掌中心一轮拳头般大小的青色球状劲气猛然出现。
  “去死吧,喝!”
  司空燕将悬浮在双掌中心的青色球状劲气用力推向陈皓月,球状劲气在击向陈皓月的过程中突然四分五裂,原本的球状分裂成一片片的柳叶飞刀的形状,几乎是瞬间便覆盖住了整个擂台。
  让陈皓月除非向后退出擂台认输,不然根本躲无可躲。
  “好一记斩日,被你改进得满目全非了嘛!不过你以为就凭一记改进之后的斩日就能奈我何了吗!”陈皓月一眼就认出来此乃劲宗青帝的招牌法术斩日。
  原本的斩日法术,只有九道柳叶飞刀形状的劲气,然而司空燕的这记斩日法术却有整整一擂台那么多,少说也有上百道劲气,如果每一道劲气都有心神控制的话,就算修炼过一心多用技巧也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挑战。
  并不是每一位修炼者都能做到陈皓月这样的,对于普通修炼者而言,将心神分成百份就已经是极限了。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我就算失去比赛资格也要杀死你!”
  嗖!
  在司空燕的控制下,上百道斩日劲气猛的攻击向陈皓月。
  呼啦!
  然而令司空燕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令她自己倍感自豪的改进后的斩日法术,却被挡在陈皓月面前的青火神鸾双翅用力的一扇,上百道劲气就被强烈的劲风给震散,青色的劲气散成一股股的凌乱青烟眨眼间消失在了空气中。
  “这,怎么可能!”
  不光是观众席之人,最不敢相信的是司空燕本人,她看着被青火神鸾扇得烟消云散的斩日法术,愣愣的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陈皓月脸上挂着看好戏的笑容没有说话。
  可陈皓月的笑容实在是太可恶了,让看在眼里的司空燕勃然大怒,猛的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拿出一颗拇指大小的透明圆珠,圆珠透明的珠体上有着丝丝琉璃青色在浮动。
  当这颗透明圆珠拿出来的那一刹那,整个比赛场内瞬间充斥了浓郁的狂暴灵气,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爆炸一般。
  “认输,认输,司空燕认输!不要再打啦!”
  正在陈皓月面色一紧之时,擂台下突然跑出来一个灰胡子老头,老头的修为也就是一个月品的坤皇,但从他的语气中能够分辨出此人恐怕辈份比司空燕要高。
  见到这个灰胡子老头突然跑出来,司空燕将手中的透明圆珠收起来,一脸愤恨的看向老头:“爷爷,你跑来干什么,还不快离开这里!”
  “臭丫头,青魔大师是朱爷的朋友也就是我们司空家的朋友,你这个丫头怎么就是不听话呢,还不快把灵爆珠收起来,可千万别伤到了我们司空家的贵客!”灰胡子老头竟是司空燕的爷爷,对司空燕说起话来一点不客气。
  司空燕气极,指着陈皓月大吼:“他有什么资格成为我们司空家的贵客,打伤我孙儿的仇我一定要报。爷爷,你干嘛那么怕朱小肠,等我收拾了这个姓陈的,我再去把朱小肠给收拾了,到时候就没有人可以对欺负我们司空家了!”
  “胡说八道,你这个臭丫头,口不遮拦的胡说什么!还不快滚下来,你已经输了,不信你回头看!”
  灰胡子老头伸手指向司空燕的身后,司空燕茫然的转身向后看去,哪知却上了灰胡子老头的当,被灰胡子老头趁机跑上去将她从擂台上拉了下来。
  “啊!爷爷,你这是干什么!”
  灰胡子老头哪里管司空燕的抗议,死死的抓住司空燕的手臂一边向入口走去,一边转头对陈皓月喊道:“青魔大师,今天晚上请到舍下做客,在下已经摆好了宴席,也请到了朱爷,还请青魔大师千万赏脸光临!”
  说完后,灰胡子老头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留下就拉着司空燕消失在了走出了入口。
  “这一对爷孙......”陈皓月跟看戏似的看着两人消失。
  “流土界司空燕认输,勋雷界陈皓月获胜!”
  等到工作人员宣布陈皓月获胜之后,陈皓月走下擂台,快步回到三楼熔岩阁。
  回到熔岩阁,陈皓月等人闲聊起来,今天几个组别的赛事轮番上演,弦冰、柳思虹和陈致远等人的比赛在今天有好几场。
  “哥,你晚上去不去司空家做客啊?”
  陈皓月正在看儿子陈致远的比赛,突然陈皓远不知怎么上来的,一进门就张口问道。
  陈皓远虽是勋雷界的人,但他确实名剑劲宗的弟子,代表的是冥石界名剑劲宗,他今天比赛完了之后才来到这个勋雷界专用的比赛场打算找家人叙一叙,可是进来就听见了灰胡子老头的那句话。
  陈皓月没有想到陈皓远回来,笑着问:“皓远,你不是代表名剑劲宗在另外一个比赛场吗?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我今天的比赛完了,特地跑过来找你们的,一进来就听到司空家的人邀请你晚上去做客,怎么样?晚上你去不去啊?”陈皓远来到陈皓月身边反手搂过陈皓月的肩膀,笑眯眯的问道。
  陈皓月愣了愣:“听你的口气,好像你比我还要高兴呢!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说来听听?”
  “也没什么,晚上带上我就行了!”陈皓远顾左右而言他,没有回答陈皓月的问题反而提出自己的要求。
  陈皓月盯了陈皓远老大一阵没有转眼,随后用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瞧你这猴急的样子,是不是瞧上司空家的哪个姑娘了?说来听听,反正你也还没有成家,我去帮你说媒!”
  “这个,我看就不用了吧,还是我自己去说,晚上带上我就成,其他的就不许哥你操心了!”陈皓远这样说其实相对于已经承认是为了司空家的某个女人。
  “是谁,说出来,不然不带你去!”
  “呃,这...她叫司空燕。”
  “什么!司空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