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留住故事系列:安提戈涅的故事

第2章

这两个女孩子很年轻,太年轻了,实在不该自己出城,到这见鬼之地的边缘游荡。她们衣着考究,要是平时看见,可一点也不像那种会在大清早鬼鬼祟祟溜达到城墙边的姑娘。

其中一个从长相上看,大约十二人类岁;另一个也许大一点,不过她们长得非常相像。嗯,在乌鸦眼里,所有仍然活着的人类看上去都差不多。她俩的动作却很不一样。小的那个使劲往前走,大的那个用力往回拉。

“因为我们是姐妹。”小的那个说,“因为我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

她越这样说,大的那个,也就是她姐姐,脸上就越没有血色,越露出害怕的样子,左右张望,好像巴不得小的那个稍微安静一点。

“现在这个。”声音略大的女孩子说,“听,给丢在那边了。乌鸦的食物。”

老乌鸦在巢里坐起来了。食物?专门给乌鸦吃的?

“安提戈涅,”年长一点的女孩子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仔细听,伊斯墨涅。”小的那个说。

这下老乌鸦坐直了身子,提高了注意力。安提戈涅和伊斯墨涅!两位小公主!俄狄浦斯王一家,古老的人类王族,只剩下这两个,就在鸟巢下面。

得,得。世事无常。安提戈涅公主。她对俄狄浦斯一直那么好,那瞎了眼的人,那曾经是国王的人,她的父亲。她一直做父亲的眼睛,那女孩子,一直做到他死(过了生死的界限,眼睛也只不过是乌鸦嘴里一道特别的食物)。

乌鸦见过他们,小女孩领着那垮掉的、穿着破烂王袍的男人,在这条路上出现过很多次。

“嘘,安提戈涅!”她姐姐说,“我只知道他们两个现在也都死了。咱们的哥哥。厄忒俄克勒斯和波吕涅刻斯。都给杀死了。互相把对方给杀死了。死在了同一个瞬间。我知道的就是这些。”

她摇摇漂亮的小脑袋,站住了,脆弱得像一叶长草。她生得一头秀发,乌鸦想,拿来做鸦巢的衬里,想必甚好。可是在她身边,她妹妹活像一支小火把,在灰暗的空气里烧起来了。

“听着。”她说,“克瑞翁说,我们一个哥哥是英雄,另一个是叛徒。克瑞翁说,可怜的、死了的厄忒俄克勒斯是英雄。克瑞翁说,可怜的、死了的厄忒俄克勒斯要风光地厚葬,有军乐队,有二十一响礼炮,有一座雕像,年年都要列队游行,来纪念他的英勇。”

“是啊。”伊斯墨涅说着擦了擦一只眼睛,“可怜的厄忒俄克勒斯。”

“但是克瑞翁还说,可怜的、死了的波吕涅刻斯是个叛徒。”安提戈涅说,“克瑞翁还说,因为他是叛徒,所以不能下葬。克瑞翁还说,谁都不准把他盖起来;谁都不准祈祷;谁都不准为他请求下界鬼魂的欢迎;甚至谁都不准为此感到悲伤,也绝不能表现出悲伤的样子。如果有谁这么干了,如果有谁埋葬他,那么克瑞翁还说,这个‘谁’就要在城里给人用石头砸死哩。”

用石头砸死,乌鸦想。呱。砸乌鸦呀!

“可这是我们的哥哥呀!”安提戈涅说,“他说的是我们的哥哥。躺在那边,在露天里,没有掩埋。没有掩埋的贮藏品,更像是乌鸦的贮藏品。”

总算遇见个懂事的姑娘,乌鸦想。

她准备随时出发,就等小女孩说出这具上好的死尸在哪儿了。

“我们高贵、仁慈、英明的舅父克瑞翁,高贵、仁慈、英明的新王克瑞翁,他还说他要来这儿,就是我现在所站的地方,随时会来。”安提戈涅说,“他当着忒拜城全体长老的面儿发布圣谕。所以,伊斯墨涅,这就来了。”

“什么这就来了?”伊斯墨涅问。

“你的机会呗。”安提戈涅说完便抓住了姐姐的手。

“这是什么意思,我的机会?”伊斯墨涅问。

她把手拿开了。她向后退,和妹妹拉开了距离。妹妹迎上前,又一次伸出了手。从乌鸦的巢看过去,姐妹俩好像在跳舞一样,她们熟悉舞步,好像这是她们已经跳过了一百次的舞。

“表现你出身多么高尚的机会。”安提戈涅说,“多么杰出、卓越,真正的王室风范。给我看看你是不是好样的。”

“我?”伊斯墨涅问。

“看看我们是不是好样的。”安提戈涅说。

“你的眼睛!你活像一头野兽!”她姐姐说,“别这样看我。”

“走吧。”小一点的女孩子说,“你跟我,我们去把他抬起来,我们用自己的手来抬。我们去埋葬那可怜的、死了的波吕涅刻斯。”

“你要违抗法律吗?”伊斯墨涅问。

她们这样干是要被石头砸死的,乌鸦想。

“他是我哥哥。”安提戈涅说,“到底什么时候他不再是你的哥哥了呢?”

“法律。”伊斯墨涅说,“别做蠢事,安提戈涅。国王说的。”

安提戈涅把双臂抱在胸前。

“国王不能告诉我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因为那是我和我哥哥的事。”她说。

“可是那样会闹出丑闻的!”伊斯墨涅说,“想想在爸爸身上发生的事情吧。”

安提戈涅的眼睛里含满了泪水。

“想想在妈妈身上发生的事情。”伊斯墨涅说。

“我想着呢,”安提戈涅说,“我一直都在想。”

呱。此言不虚。乌鸦这才想起来,下面那两个仍然活着的女孩已经一个家人都没有了。

“都走了,就剩下我们了。”伊斯墨涅说,“要是我们也一眨眼的工夫就没了呢?那有什么用?我们究竟又能做些什么?我们甚至不再是正经的王族了。我们是听差的。更糟的是,我们不仅是听差的,我们还是女人。我们甚至不该走到城墙外面来,千万别想跟我们的舅父作对,别想跟国王、跟政治、跟法律作对。”

小一点的那个点点头。她转过身,背对着姐姐。

“我要自己干。”她说。

“安提戈涅,”她姐姐说,“他们会杀了你。”

“我反正也是死的了。”安提戈涅仍然背对着她说道,“我做死人的时间比活下去的时间长得多。”

“你疯了。”她姐姐说,“你吓到我了。可是听我说,成,我答应你,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要做什么,行吗?”

听了这话,妹妹转过身,再一次面对着她的姐姐。

“你放开嗓子尽管去叫!”她喊道,“你说什么我不在乎。克瑞翁说什么我不在乎。任何人说什么我都不在乎。”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