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留住故事系列:尼摩船长的故事

第2章

那晚,我闭上眼睛,想象个头有公共汽车那么大、触手有一英里长的乌贼拖着我们沉入海底。我以前见过乌贼移动,不过是在Yo uTub e上。我知道它们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和敏捷度运动;它们能够一眨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捕捉猎物时快如闪电。就算尼德·兰是猎鲸高手,如果碰到与鲸一般大小的乌贼,他也不是其对手。那晚我睡得不好,此后在“亚伯拉罕·林肯号”上也没睡过一次安稳觉。

幸好,启航后的头一个星期也不需要好好休息。我们没碰到什么事。我们第一个搜索目标是格陵兰岛附近的海域,也就是上次有人见到那只怪兽的地方。显然那里有一艘渔船受到攻击,五个人失踪了。岛屿周围的大海一片蔚蓝,点缀着一座座冰山,我立刻对一只巨型乌贼如何在这样寒冷的海水中生存感到怀疑。在印度洋里也能看到这种乌贼,那里的水温肯定比这里高个五十华氏度(十摄氏度)。什么样的动物能够承受如此巨大的温差?我没向皮埃尔叔叔提出这个问题。我一直担心自己提出的问题太蠢,其答案过于明显。

于是我们朝着格陵兰西海岸前进,并抵达了努克港。我们泊好船,皮埃尔叔叔就带我去找当地人聊了聊。他们并没有看见那条船遭到攻击,只是发现了它的船体,我们看到它被刺穿了三个洞——全都在右舷一侧。而且每个洞都呈三角形,直径约为十九英寸。这条船的船体为铁板,厚约六英寸。我无法想象有什么野兽能够刺透这样的墙体。

皮埃尔计算了一下。“要刺穿这样的船体,所需的冲力与一辆卡车以两百英里的时速行驶相当。”

“不可能是乌贼干的。”尼德·兰说。

“你说得对,”皮埃尔说,“你是不是跟我想到一块儿了?”

“我想是的。我想到的是独角鲸。”尼德说。

“是的,独角鲸。”

“什么是独角鲸?”我问。

皮埃尔叔叔解释说,独角鲸是一种大型海洋哺乳动物,与海豚有亲缘关系,但比海豚略大——跟白鲸差不多大小。就像白鲸一样,它也有乳白色的光滑皮肤,但独角鲸有个特别之处:它头顶上长着一支长长的角,有些长达五英尺。

“海里的独角兽。”尼德说着,又看了一眼船体侧面被刺穿的地方,仿佛跟我产生了同样的疑问——独角鲸的角是否坚硬到足以刺穿船体?

“如果这是独角鲸干的,”皮埃尔叔叔说,“那么它的角大约比我们已知的鲸角大十倍。”

“而且还坚硬得足以刺穿六英寸厚的铁板。”我指出。

“如果其大小达到标准鲸角的十倍,它就能有那么硬,”皮埃尔说,“如果这条独角鲸以最快速度游动……唔。”听起来,他在解释的过程中就对这种可能性产生了怀疑。

“不管它是什么,”尼德说,“反正我们会杀死它。”

于是我们离开格陵兰,朝下一个目击这种野兽的地方驶去——加拿大的新斯科舍海岸附近。天气恶劣,大海白浪翻滚,我们花了三天时间才赶到。船员士气低落。每个人都脾气暴躁,不断摇晃的船只让我翻肠倒肚吐个不停,吃下的食物最多能在肚子里保留十二分钟。与此同时,尼德·兰也为我们如此慢慢腾腾地追逐那头怪兽而怒气冲冲。

“什么?难道那野兽会在上一次攻击的地点坐等我们到达?”他咆哮道。在他看来,这毫无道理,尤其对一头在全球各地发动攻击的动物来说,从阿根廷海岸到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都有其踪影。“为什么它发动攻击之后就在原地等候?这不符合逻辑。”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赞同尼德的看法。这头怪兽发动攻击的地点遍布世界各地,它的移动速度似乎很快,而且从不在同一地点发动两次攻击。但法拉格特船长仍坚持原计划不变。

“这是命令。”他说。

于是我们就这样又追踪了两周。每次我们得知有人目击这头怪兽,就会出发赶往那个地方,当然,等我们赶到时,怪兽早已跑得老远,去弄沉另一艘船了。当我们来到加勒比海时,它在巴西;等我们来到巴西时,它在南极洲附近。到现在,我们已经出海差不多一个月了,船员们骚动不安。大多数时候我们都与陆地遥不可及,甚至看不到一只鸟儿,也闻不到任何文明的气息。白天,我们轮流坐在桅杆上的瞭望台里,寻找怪兽的踪影。更准确地说,是水手们轮流做这件事。谁都觉得我做事靠不住。我无聊透顶,开始觉得内布拉斯加的生活相对来说还有点意思。

但我们仍在继续追踪——来到新斯科舍省、爱尔兰、西班牙海岸,最后来到西非,一艘大型船只最近刚在这里受到攻击。

那条船上有一百二十名男女船员,只有九十人幸免于难。等我们来到塞内加尔海岸时,就跟往常一样,我们没看见那头野兽的任何踪迹。当我们在达喀尔停泊时,只看到一艘船的遗骸,它在几天前被刺穿。这条渔船被怪兽扎透,但没有沉没。根据船员的描述,当时怪兽冲向他们,反复地猛击船体,用一条兽角似的附肢将它刺透。这似乎证实那头野兽的确是某种超级独角鲸。

这条船的船员还算幸运,因为攻击是在相对较浅的水域发生的,他们观察到这头动物在进入城市的视野后撤退,仿佛它有些害羞,仿佛它不愿在白天被人看到。达喀尔的少数市民从位于市中心的高层建筑上看到了它。他们证实怪兽似乎注意到自己已经暴露,然后便迅速消失在海面之下。

“难道这头大开杀戒的海洋怪兽有旷野恐惧症?”尼德问。

“就目前而言,”我叔叔说,“这样的推测也不无道理。”

正在这时,一名船员给船长带来一条紧急消息。就在我们南边一百英里远的地方,有人看到了那头怪兽。我们冲向“林肯号”,立刻出发了。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