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留住故事系列:李尔王的故事

第1章

在上帝创造世界之后的第三千一百五十年,强大的特洛伊城也已然化为废墟几百年了,在北方的大海上有一个孤零零的王国,这里有一位国王,名字叫做李尔。

李尔王曾经非常幸福。他征服了周边所有的国家,统一了整个大不列颠岛,这座岛屿绿草茵茵、水源充沛、羊群遍地、云雾缭绕。李尔王曾经是那么强悍、勇猛和充满激情。他能征惯战,喜欢跃马扬鞭;无论在战场上还是在法庭上,他都能置人于死地,他会惩戒叛逆,也会奖掖忠臣。他曾坐拥金山银海、宫殿城堡和忠仆义犬。总之,他的财产简直多得数不胜数。他说的话就是金科玉律,没有人敢违背。然而现在他老了。要知道国王也是会老的。

他老了以后就再也快乐不起来了。他厌倦了一切,不管是战争杀戮、发号施令,还是惩戒凶顽,他甚至厌倦了自己。但是,国王的身份是无法放弃的。

他已经做了一个国王该做的一切。现在他感到力不从心,状态大不如前,甚至渐渐开始眼花耳聋、腿软乏力了。

统治国家让他感到筋疲力尽。和那些王公大臣比起来,他更喜欢他的狗和他温柔的小女儿,还有能逗他开心的小丑。

一天,太阳从天空中消失,世界一团漆黑。

一夜,月亮从天空中消失,世界一片昏暗。

大祭司预言道:自然界的异常现象毫无疑问都是上天的旨意。如果让白天变成黑夜,让日月从天空中消失,就意味着世界将要走向颠覆:父子相残,朋友反目,矛盾激化,战争爆发,暴力横行,富人破财,狂徒称王。

国王捋着花白的胡须,始终不以为然。他认为诸如战争、矛盾、仇恨这些不祥之事都不是由日月星辰来决定的,而是掌握在人的手中。他不相信什么预言,因为如果世界真要颠倒倾覆的话,那么老人就该恢复青春,年轻人则会变成老人。

大祭司小心翼翼地向国王进谏,希望国王能祭祀神灵,以免预言成真。

但是最终什么也没有发生。李尔还是国王,他的小女儿还是那个小女孩,富人还是那么富有,小丑还是那个小丑。国王并未返老还童,反而一天比一天衰老了。

国王问大祭司,自然是什么?

大祭司回答说,自然就是本来的样子,过去是,将来也是。

国王又问大祭司,国王是什么?

大祭司回答,国王是天之骄子,过去是,将来也是。

国王又问大祭司,国王怎么才能成为国王?

大祭司被问糊涂了,他结结巴巴地回答说,国王本来就是国王,不用再做什么就能成为国王。

于是国王说,他要摘掉王冠、放弃王权。

他要放弃的是统治、管理、税收、财富、领土、军队、臣民等等这些给他带来烦扰的东西,这些已让他感到喘不过气来。但他不会因此而失去国王的身份。

这样他就可以恢复自由,继而就是恢复青春。

明天,他就整整八十岁了。

李尔王坐在宝座上,头戴王冠,臣属们站在殿堂上,毕恭毕敬。所有人都来了,他们从不列颠岛的各个地方被召集而来。

国王有三个女儿。

大女儿高纳里尔,嫁给了苏格兰的奥本尼公爵。

二女儿里根,嫁给了康华尔公爵。

只有小女儿考狄利娅还未嫁人,因为父亲爱她胜过其他两个女儿,她是父亲最疼爱的女儿,父亲愿意把她留在自己身边。登门向小公主求婚的人非常多,还有人从附近的岛上来请求迎娶小公主,但是国王始终舍不得把她嫁出去。

殿堂的画架上挂着一张地图。

地图上绘的是大不列颠岛。

大家纷纷议论,猜测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国王召见大家。

这时,国王摘下王冠,放在地上,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王冠是金子做的,上面数不清的宝石在闪闪发光。

国王说他这辈子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不想再统治大不列颠岛了。从现在起,他只想过简单的生活。老人要主动让位,年轻人要及时接班,这是生命的法则。

两个大女儿会意地对视一眼,表示同意,因为她们觉得父亲早该意识到这一点。

根据国王的旨示,一位大臣在地图上画了两条线。

一条线划出了奥本尼公爵领地的疆界,另一条划出了康华尔公爵统治界线,中间则留有一片空地。

总之,国王把他的王国划分给了三个女儿。

苏格兰公爵和康华尔公爵伸长脖子看着,他们非常高兴,因为国王把王国分成了同样大小的三部分。

但是国王说,只有一个女儿在他死后可以成为继位的女王。

为了决定谁能成为女王,三个女儿要回答他的一个问题。

“国王陛下这不是在抢我的饭碗嘛,出谜语历来都是我的事。”小丑在小女儿考狄利娅的耳边说道。

“希望问题不会很难。”考狄利娅小声说。她腼腆得像只小鹿,从不会在众人面前讲话。

“你有多爱我?”国王问长女高纳里尔。

大女儿说她比世界上所有人都爱父亲,她爱父亲胜过爱她的丈夫、胜过爱她的儿子,当然,要是将来她能有儿子的话。她爱父亲也胜过爱她自己。她停顿了片刻,好像是说完了,但是马上意识到自己说得还不够。于是她接着说,她对父亲的爱大到无法用数字来计算。田里有多少棵麦子可以数清,世界上有多少条河、有多少座山也可以数清,但是天上的星星有多少颗是永远数不清的,她对父亲的爱就是满天的繁星,无法以数量来计算。

李尔王听了非常满意。

“你有多爱我?”国王问二女儿里根。

二女儿说她对父亲的爱一点儿也不比姐姐少,只会更多,这份爱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语言可以描述一场暴风雨有多么猛烈,可以描述糖有多么甘甜、胆汁有多么苦涩,但却无法描述她多么爱她的父亲。

李尔王听了非常满意。

“你有多爱我?”国王问小女儿考狄利娅。

小女儿沉默不言。

李尔王非常不高兴,因为小女儿考狄利娅是他最宠爱的女儿,他心里最想把王冠传给她。于是国王再次问考狄利娅。

“你有多爱我?”

小女儿说,一个女儿该有多爱自己的父亲,她就多爱她的父亲,不多也不少。

听罢,李尔王的脸变得通红,继而由红变白,最后又从白变得通红通红的。

他做了这么多年国王,听到的都是阿谀逢迎的谎言,从来没有人跟他讲过真话。

他勃然大怒。我从没见过有人能被气成这样。

请相信我的话,因为我当时就在现场。

国王一下子把权杖扔到地图上。

大不列颠岛的地图霎时被撕成碎片。

“给我改!我要收回刚才的话!全部取消!”国王怒吼道。

“把王国分成两部分,分给我的两个好女儿。把考狄利娅的那份分给高纳里尔和里根。考狄利娅再也不是我的女儿了,就当我没生过这个女儿。我要跟她断绝关系,我要把她赶走,我要诅咒她。让这个忘恩负义的人饿死在贫瘠的土地上吧,她再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

“让来求婚的人都进来!”国王命令道。

两个来自欧洲大陆的人前来向小公主考狄利娅求婚。他们都是国王,一个是勃艮第公爵,一个是高卢国王,因此李尔王没能拒绝他们的请求。但由于他无法决定该把小女儿嫁给谁,就暂时让他们等着,两个国王也都颇有耐心。但是毕竟他们都得回到自己的国家,而且谁也不想两手空空地回去。

“你们谁想娶这个卑鄙女人?”国王问道,“你们要知道,她唯一的嫁妆就是我对她永远的诅咒,我给她的只有憎恨!”

勃艮第公爵本想向考狄利娅求婚,以为可以继承大不列颠岛的王权,于是他对李尔王说,我是来迎娶一位公主的,而不是一个乞丐。说罢他扬长而去。

高卢国王正要说同样的话,但猛然看见考狄利娅低着头,无声地哭泣着,她的样子楚楚动人。高卢国王觉得这是他平生见过的最温柔、最漂亮的女子。

“我美丽的公主,我想娶的是你这个人,我不需要从你这里得到任何东西,”高卢国王说道,“什么样的嫁妆也比不上你真诚的心,我的国家就是你的故乡,跟我走吧。”

“我的老爷子,”小丑轻声对国王说,“您疯了吧?”

“当然没有,你才是疯子。”国王回答。

“人一老,成不了智者,就会变成疯子,”小丑说,“您正在犯一个巨大的错误啊!您提的问题就是错的,所以只能得到错误的答案。爱不是用嘴说出来的,而是要看行动。高纳里尔和里根欺骗了您,只有考狄利娅说的才是实话,没有人比她更爱您了。”

国王勃然大怒,他告诉小丑,国王提出的问题是不会有错的。

因为国王永远都是国王,国王永远都是正确的。

“我说的是实话,”小丑反驳道,“小丑只会说实话。”

“我花钱雇你来是给我开心的,可不是让你来跟我讲道理的。”国王说道,并下令抽小丑一顿鞭子,以示惩戒。

考狄利娅向高纳里尔和里根告别,“我的姐姐们,”她说,“希望你们的甜言蜜语都是发自内心,希望你们向父亲证明你们有多爱他,好好照顾父亲吧。”

“我们会证明我们有多爱他的,用不着你操心。”姐姐们回答。

考狄利娅一路哭泣,跟随高卢国王登上大船,驶向遥远的地方。

“我曾经有三个女儿,现在只剩下两个了。”国王对我的父亲说,那时外人都走了,殿堂里只剩下一些亲友。

“正好相反,我原来只有一个,现在已经有两个了。”我的父亲指着他的孩子说。其中一个儿子是第一次进入宫廷,父亲想把他介绍给大家。

“但是在这件事上我才是赢家。”国王当众说。

我的父亲笑了。其实刚才他也大吃一惊,因为他和其他人一样爱戴考狄利娅公主。

我们得理解我的父亲。他爱戴那个满头华发、脾气暴躁的老头,那是他的国王,这一点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

上一章
下一章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