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拙笔戏说

第18章 病娇

“不错,总算有资格去参加明天青藤学院的选拔。”

“掌柜,刚才在跑的过程中我突然感受到身体里有一股暖流涌出就感觉自己瞬间充满了力量。我现在跑起来比刚才快多了。”陈开年满心欢喜地将自己刚才的感受告诉于掌柜。

于掌柜一边听一边点头,对于陈开年的表现他非常满意。不过就在陈开年讲完等待他的夸奖时,他却突然发难,横眉冷视着陈开年,愤怒地说:“是不是以为自己刚才很好玩很了不起?你一五一十地告诉我是不是还等着我夸奖你?你以为自己很聪明?”

于掌柜一连三问,问得陈开年一问一退、连退三步。他看着面容狰狞、火冒三丈的于掌柜吓得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只是……只是想……告诉你。我……”

“哼!就是因为你想告诉,我才会生气。”于掌柜多云转晴又变回自己温和的一面,淡淡地说:“你知道你刚才为什么会有一股热流的感觉吗?那是因为你刚才喝的酒是用特殊药材泡制而成,就是对于修道者而言那酒也是有不俗的效果。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嘛?”

陈开年眉头紧锁不解地摇摇头。于掌柜在一旁看得是牙根痒痒,自己都说的这么清楚了,陈开年还是一副傻乎乎的样子。他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投资陈开年是不是正确的。

“机缘,机缘,机缘。那酒既然对修道者修道有帮助,那就是机缘。既然是机缘就是人人可得,像你刚才这般随意的说出去。万一被有心人听到岂不是可能加害与你。”于掌柜深吸一口气恨铁不成钢地说。

“可是这酒都被喝了呀已经没有了,别人为什么还要害我?”

“那是你没有,不是我没有。如果今天有人在场听见你的话,他来害在你身上找不着岂不是顺藤摸瓜寻到我的身上。我岂不是自找麻烦!”于掌柜在暴走的边缘一忍再忍耐心地解释。

“为什么会顺藤摸瓜找到你?”

“人家总有自己的办法啊!”

“顺藤摸瓜找到你就能够得到酒嘛?我现在就遇到你,那掌柜是不是要给我酒?”

“找到我,我就麻烦了啊!”

“为什么会麻烦?”

“够了,不要再问了。你记住我说的话就行,以后有什么机缘别乱说出去就行了。”于掌柜终于忍受不了这样幼稚傻瓜式的一问一答,愤怒地打断陈开年的问话。

陈开年又一次见识到于掌柜的变脸速度,他战战兢兢地点头用手在嘴上划拉一下表示自己会闭嘴的。于掌柜这才满意地说:“记住我说的话就对了。把包拿给我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就出来。”

说着于掌柜提着包朝大门里走进去,留下陈开年呆在原地特别作死的来了一句:“其实也不用害我啊,找我要我肯定会给的嘛。好东西不就是大家分享嘛!”

于掌柜听见差点一个跟头摔在石阶,他回过头咬牙切齿地骂道:“你给我闭嘴,小心我真的发毛了!给我乖乖地呆着不许动也别说话。”

说完于掌柜逃命似的走进茶楼。陈开年想说些什么于掌柜已经消失不见,他只能叹口气乖乖等在原地。

茶楼里于掌柜跟着伙计的带路直接上到顶楼直奔最里面的房间。

一推开门,于掌柜先扫视一眼,一眼瞄中桌上的茶,气呼呼地拿起桌上的茶猛地灌一口,气冲冲地说:“不当人子,不当人子!气死我了!”

富贵华丽的房间里摆放着各式名贵的古董,连于掌柜坐的板凳也是极为奢侈的红楠木。至于桌上摆的茶也不是普普通通的茶。用于掌柜的话来说,这茶便是机缘。

“你啊!你啊!还有什么人能在你手上占得便宜?你可是出了名的吸血鬼啊!”窗口的阴影处,一位身着锦绣华服的人慢慢走出,他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着于掌柜放肆地大笑。他半身躲藏在阳光的背面,半身笑弯了腰露出有些惨白的脸。

如果这张脸不小心从背后冒出,包管你会大喊一声:“鬼啊——”

看不见丝毫血色的脸庞好像敷上一层厚厚的面粉。深深凹陷的眼眶一对漆黑如墨的眼珠透出颓丧的眼神。他笑的时候露出两个尖锐的虎牙。明明你听见笑声,但是眼前这个人的笑容却让你不禁后背发凉。

病娇、疯子、神经病这是任何人看到这个人的第一反应。

于掌柜耸耸肩不以为然道:“出名的是吸血鬼又不是我于计,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嗯?哈哈哈哈………”病娇公子错愕一秒随后表露出理当如此的表情放声大笑着说:“没错,没错,没错。现在谁也不认识你!谁也不会记得吸血鬼,以后大家知道的是于计了。”

病娇公子好像特别喜欢笑,一笑起来根本停不下来。于掌柜时不时地也跟着他笑会,更多的时候却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茶,直到将茶壶的里的水倒完,他掀开盖子发现再也倒不出一点水才作罢。

“于掌柜,这茶好喝吧。”笑了好久,病娇公子才停息会询问于掌柜。

“雪龙山顶尖的白毫十年才能一采。这么好的茶怎么能不好喝?一般的地方可喝不着,今天也就我于计福缘所至,到你这讨要一杯。”于掌柜明明喝了一壶却厚着脸皮说一杯。若是陈开年在这里少不得要心里鄙视一番。

病娇公子没有注意于掌柜这种不要脸的话或许是根本不需要在意。他从阴影中走出来有些虚浮地靠着桌子,纤细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桌面。

“我放你出来是有条件的,想必当时的约定你没有忘记吧。”

“没有、没有、没有!断子绝孙、死无葬身之地、永世沉沦、千疮百孔这么恶毒的誓言我怎么可能忘记。”于掌柜嘴里说着害怕可是脸上却是无所谓的表情。

“那我已经放于掌柜出来这么久了,也不见于掌柜有什么动静?”病娇公子敲打桌面的节奏更快更用力好像要把这张桌子敲烂一样。

“什么叫我没有动静?做这种事肯定是越悄无声息越好,难不成我还得昭告天下。公子脑子最近是不是用脑过度了啊?”于掌柜怪叫一声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盯着病娇公子,戏谑地说:“要不要我再顺道告诉那一位,或者宫里的那一位?”

疯子和白痴某种程度上对等,感觉于掌柜用这种眼神看他也没看错。

于掌柜的话显然提及到病娇公子的痛处,他秀眉一挑精致的五官瞬间扭曲在一起好像一团发皱的面团。原本有些帅气的病娇公子这下真的成为一个街边疯子。他的眼睛怒火四溅,像一只凶兽死死地盯着于掌柜好像下一息就要吃了他。

于掌柜有恃无恐地把玩着空杯,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这个彻底疯魔的病娇公子,脸上玩味之意十足。

“我出事了,你能过的好哪去?”

“说破天我也就回去罢了。至于你——我想肯定不会简单!”

“你在威胁我?”

病娇公子额头的青筋暴起,原本苍白的脸涌现不正常的血色。

“是,也不是。”于掌柜轻飘飘的回答了病娇公子的话。

病娇公子冷喝一声,突然暴起伤人。白嫩嫩的拳头直冲于掌柜的脸面而去。于掌柜松散的眼神陡然拢聚,左掌作刀横劈在病娇公子的手腕,右手握拳气力瞬发击中病娇公子的胸口。

病娇公子手腕吃疼痛呼一声,接着胸口受到重重的一击让他喘不过气。没想病娇公子到娇弱的外表下,还有一颗强韧的心。

病娇公子不顾疼痛,双手交叉紧握住于掌柜的右手然后使劲一旋将他整个人在空中旋转三周半。

眼看于掌柜要砸在桌子上,他单手一撑借力打力一脚踢向病娇公子的脸。

病娇公子举手一挡又挨了一下重击,不过他脚下功夫也不留情直接将桌子踢飞,于掌柜顿时重重的摔在地上。病娇公子见状,暗自发力灵力汇于脚上直接侧身踢向于掌柜。

于掌柜打斗经验非常丰富,只见他就地一滚躲过这一脚,然后翻身中一掌拍出浑厚的灵力倾泻而出。

病娇公子同样大喝一声,蓝色的幽光从体内喷薄汇聚在掌上正面迎上于掌柜的攻击。

灵力对碰产生的气浪瞬间摧毁屋子里的所有物品。桌子、椅子、花瓶全部碎成粉末,墙壁收到冲击出现蛛网般的裂缝。

“冥蓝之炎!”于掌柜看见病娇公子释放的灵力大吃一惊。

天地之间奇珍异宝无数,有延年益寿的神药;有增强道果的奇物;有增强体质的灵宝。

冥蓝之炎便是一种极具攻击性的地火。它诞生于深海的火山中,与普通的火焰不同之处便是它并不具有高温炽热的能力,相反你接触到它的时候感受到的是一股阴寒至极的气息。

于掌柜和病娇公子对掌的一瞬间便感受到寒气入体,自己的血脉运行都有些不通畅。

于掌柜和病娇公子两眼对视火药味十足,空气中凝重和压迫感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重。

“看来于掌柜这些年没有白瞎功夫,这身手比以前可是俊多了。”

“当初被你兄弟二人抓住,我就痛定思痛决心好好练练身法。如今看到公子的表情,我觉得自己并没有白练。”

“是很不错,不过……”

“不过还不够好!”正当病娇公子竖眉冷视正欲动手的时候,门外又走来一位素衣白鞋,面色姣好、身材匀称的翩翩公子手拿抚扇缓缓进来郎声说道:“于掌柜好身手!不过还不够好,要是能够有我家公子相助料想于掌柜必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看见来人病娇公子明显松了一口气。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病娇公子的贤士——郝辰羽。病娇公子轻松了,于掌柜可不轻松。他瞳孔微缩脑海里顿时浮现一些被他视为奇耻大辱的画面。

五年前,自己做了一些事惹恼上面的人导致自己被全面通缉。原本按照自己的计划自己完全可以逃脱出来,可是不知为何自己的每一步都好像被算的死死的。甚至于自己最后被病娇公子抓住都是云里雾里的。

不知为何于掌柜看见来人的第一眼便觉得自己与有莫大的关系。他在心里喃喃道:“这莫不是一生之敌!”

心里好一阵嘀咕,脸上却摆上笑脸谦和地说:“先生高见,又不知你家公子又如何能够帮助我?”

“先生自是聪明人,我不说先生也必然知道。”郝辰羽合扇拍掌嘴角微翘着说。

于掌柜和郝辰羽对视良久大笑着说:“想吃饭先干活的道理我懂,就是不知道这顿饭好不好吃,能不能吃饱呢?”

“你不觉得自己贪得太多了嘛?”病娇公子愤怒地盯着于掌柜,好似要将他生吞一样。

于掌柜把手一摊无赖地说:“公子莫不是忘了我是'吸血鬼'吗?再说了当初说好你放我出来,我帮你收罗人才组建私人部队没有再说其他的了。现在你还想我做其他的事情,是不是得再加点筹码啊?”

“你现在不是还没有组建嘛?”

“早晚的事嘛,这种事急不来。我们可以先谈一谈下一笔生意嘛!”

病娇公子还想说些什么,郝辰羽挥扇示意安静下来。病娇公子冷哼一声别过头坐下。

于掌柜见暴戾的病娇公子竟如此听从郝辰羽顿时觉得有些有趣。

他撇撇嘴故意刺激病娇公子不屑地说:“看看看,还是有人明事理的。”

“你……”病娇公子眼看又要暴走,郝辰羽无奈地揉揉眉心威胁道:“若是先生再番挑衅,我也不能保证我家公子不会暴走。到时候先生可就是一对二了!”

话到最后,郝辰羽眉毛上挑眼神陡然凌厉,言语中肃杀之意弥漫整个屋子。

这下轮到于掌柜发愁了,他双手挠头哈哈一笑掩饰自己的尴尬。

“没有,没有,没有。那个什么我还是讨论事情,讨论事情。”

这下总算能够坐下来好好的商量事情。一番磨扯拉皮后他们总算有了各自心满意足的收获。

于掌柜和郝辰羽互相客套,嘴里说着有时间来玩的场面话。不过病娇公子却气意未消一直死死地盯着于掌柜。若是眼神能够杀人也不知道于掌柜死多少回了。

“郝先生,止步止步!今天就先到这里,以后若是有什么事就尽管吩咐。我一定随叫随到,时刻准备出力。”

“辰羽在这先谢过于掌柜了,以后于掌柜也要多来舍下走动走动。”

“一定,一定!”

两人在门口又絮叨好久,于掌柜这才走下楼。郝辰羽面带微笑目送于掌柜出去后笑容瞬间消失,面无表情地回到房间。

于掌柜笑脸看着郝辰羽,出门的瞬间也同样面无表情。要是陈开年在一旁看着说不得要感慨一番二人的变脸技巧。

“此人风度翩翩、温文尔雅、气质高雅、不耐世俗,言语间徐徐动听、如听仙乐,好一番儒雅贤士之风!”一念至此,于掌柜想起病娇公子暗自摇头神伤,感慨道:“也不知这个疯子是走了什么大运竟有这般能人相助。疯子配智者,怎么看怎么不搭啊!”

“掌柜你说什么呢?什么搭不搭的?”门口陈开年等了许久肚子都饿扁了。可是半天又不见于掌柜出来心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现在见到于掌柜顿时高兴的不行。

“哈哈,没什么随便说的。走吧,我们还有下一站呢!”于掌柜心情大好也不计较陈开年为难他的事情,大手一挥洋洋洒洒地在前边走着。

“切,不说就不说呗。我又不想知道!”陈开年撇撇嘴默默地跟在于掌柜的后面,过了会又开口问道:“掌柜你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佛曰:不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