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哈克贝利·芬历险记

第5章 命运的推敲——攻击有两百头大象和六百头骆驼的商队——不相信汤姆的鬼话

隔天早上,我的脏衣服被华珍小姐发现后,她训了我一顿。道格拉斯寡妇没骂我,只是把我衣服上的油和土都擦干净了。她很难过,我决心以后至少有一阵子不要闯祸,只要我能坚持。随后我跟着她进内屋做祷告[6],但没什么效果。华珍小姐让我每天都做,她说那样的话我就能实现自己所有的愿望。可我发现那不是真的。以前我有一根没有鱼钩的钓鱼竿,这样的鱼竿是没有用的。我祷告了几次,希望上帝能给我一只鱼钩,但事实证明一点用也没有,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想让华珍小姐帮帮忙,谁知她说我是笨蛋。我自己怎么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我,她也始终没告诉我原因。

我曾经坐在树林里想过一些问题。我想,假如一祷告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许多人就不会那么失望了。比如教堂管事威恩老在猪肉上赔钱,寡妇的银鼻烟壶丢了也找不回来,华珍小姐越过越偏瘦。我觉得那些话真的不可信。我曾经问过寡妇,她回答说做祷告只能使我精神满足。我还是不明白,她又解释说要为别人多做一些,为自己少想一些。华珍小姐大概就是这么做的吧。后来我又在树林里想了一阵,觉得这样做只对别人有好处,对自己没什么用,所以我就不再管它了。寡妇好几次对我讲命运,我都有点动心了。但是华珍小姐讲的却是相反的,我都不知道该信谁的。据她们说的,人该有两个命。寡妇说的那个命能让穷人出头,华珍小姐说的却能让人一辈子都发达不了。考虑了一阵以后,我决定归顺寡妇说的那个命。但是我不懂,她能从我这儿得到什么好处呢?我没知识,脾气不好,地位不高。

我很高兴爹已经有一年多没露面了,这是件好事。以前我经常挨他打,不得不躲进树林里。这次我听说爹淹死了,那条河大约离镇十二里。其实人们也不能肯定,只是看着身材差不多,头发长,衣服烂,有点像而已。他们看见他脸朝上在水面上浮着,就把他捞上来埋在了河岸上。我还是不太相信,因为我确信脸朝上的只能是女人,所以那不是爹,只是一个穿男人衣服的女人。这使我又开始不住地担心。我希望爹不要再回来,我实在不想见到他。

大约有一个月吧,我们常玩做强盗的游戏。但后来大家都玩不下去了。游戏都是假的,我们玩的枪是假的,也没有真的杀掉什么人。我们只是进攻一帮妇女,她们赶猪到市场上去卖,或是装了一车车的蔬菜。汤姆管猪叫“条子”[7],管蔬菜叫“首饰”。其实我们一个也没有抓,但回到山洞里我们还是把做的事讲得很夸张,比如说有多少人被我们杀了,又有多少人受了伤等等。我觉得这样做并没有什么意思。木棍儿是我们的信号,用来通知大家集合的。汤姆曾经叫一个兄弟举着根点着了火的木棍在镇上跑,然后他就叫我们去攻击一个商队,说里头有西班牙、阿拉伯的商人,还有两百头大象和六百头骆驼,一千多只“沉头”[8]骡子,还带着钻石。汤姆说他是得了密报知道的,那伙人只有四百个士兵保护,我们可以埋伏起来,抢走宝物,把他们杀死。他还叫我们把刀枪磨好。当然,刀枪都是假的,是木板和扫帚,一点价值也没有。其实汤姆什么都不会,只是发号施令。我只想看看骆驼和大象,不管商队能不能被打败,所以第二天我还是参加了。我们埋伏完毕,一听号令就冲了出去。可是我连骆驼大象的影子也没看见,因为那只是一些主日学校初级班的学生。他们被我们赶进山谷,野餐的东西扔了一地。我们抢的不过是一些面包圈、果酱之类的东西,只有本·罗求斯抢到一个木偶,乔·哈泼得到一本赞美诗和教义。这时主日学校的老师过来了,我们顾不上拿东西,赶紧四处逃散。后来我问汤姆为什么没看见钻石,汤姆很肯定地说他什么都看见了。我又问为什么我们没看见,他说这是因为妖怪使了法术,那些妖怪叫魔法师,他们把整个商队变成了主日学校的学生,我没看过《堂吉诃德》那本书,当然不知道了。我说我打算去找那些干坏事的魔法师,汤姆却骂我是笨蛋。

“你怎么不会想啊?”汤姆说,“那些魔法师很厉害,能召来许多妖怪,又高又大,就像树和教堂那样。他们会一下子把你剁成肉泥。”

“我也去找妖怪来帮忙,不行吗?”

“你不会找。”

“那魔法师是怎么找到他们的?”

“他们用手在旧白铁灯或铁环上一摩擦,就会开始打雷闪电,冒出滚滚浓烟,妖怪们就来了。这时他们会按你的吩咐去做,一点也不违背你的意愿。他们根本不在乎是把一座炮弹塔[9]一下子全拔出来,还是用皮带抽人的脑袋,比如说主日学校校长的脑袋。”

“他们怎么能这么干?谁叫他们这样干的?”

“当然是那个摸白铁灯摸铁环的人呀!他是主人,那些妖怪们不能不听他的。就算你想要一个中国公主当老婆,要一座四十里长的钻石宫殿,宫殿里满是口香糖,还有其他什么的,他都会给你办到,决不会超过第二天。如果你想走遍全国,他们也能替你把宫殿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就这样。”

“他们真笨。自己盖的宫殿不住,却把它搬来搬去。假如我是其中的一个妖怪,我决不会因为有人摩擦了一盏白铁灯就会全听他的,连自己的事都不干了。”

“真是瞎说,哈克贝利·芬。你是不能不去的,只要那个人擦一擦那盏灯。”

“我那么高那么大,跟树和教堂一样,还会怕他呀!他们会被我吓得爬到村里最高的树梢上去。”

“你简直是个特大的傻瓜。跟你说话是白费力气,一点用也没有。”

我还是不死心。想了好几天,我决定自己试试看。我找来一盏旧白铁灯和一只铁环,躲到树林里擦了无数遍,力气都使光了,也不见有什么妖怪。看来我的宫殿是盖不成了,白铁灯和铁环也卖不出什么好价钱。这时我断定汤姆是骗人的,也许他真相信那些大象、阿拉伯人是存在的,但我再也不信他了,因为很明显地那只不过是一帮小学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