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哈克贝利·芬历险记

第4章 躲过了吉姆——汤姆·索亚强盗帮——抢劫杀人计划

沿着经过寡妇家园子的林中小路,我们蹑手蹑脚地向前走。树林里枝枝丫丫,我们不得不弯着腰,却还是不小心被树枝绊倒了,“啪”地一声摔在了地上,吓得只好一声不响地趴着不动。我抬头一看,这里正好是华珍小姐的厨房,华珍小姐的那个叫吉姆的大个子黑奴坐在门口,厨房里的灯光让我们把他看得一清二楚。他似乎也发现了我们,正伸长了耳朵在仔细地听着。他问:“谁呀?”

问了几声没人搭理,他轻手轻脚地朝我们走来,正好走到我和汤姆两人之间的空地上。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大气也不敢出,黑奴也没有出声,三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待着。真见鬼,这时我的脚上不知什么地方开始痒得厉害,我不敢挠它;谁知道痒的地方越来越多,浑身都痒,而且越来越厉害,我快撑不下去了。这一回好像落下了病根,以后一紧张就会这样,比如说在很严肃的或是不得不做某些事情的场合。现在我没有哪儿不发痒,想挠却又不能挠。还好,黑奴吉姆开了口,总算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快出来吧,别以为我看不见你。我知道该怎么对付你。快出来吧,我会一直等着。”

真倒霉,他竟然坐下了,差点还踩着我哩,这回我更不敢挠了,虽然从鼻子开始一阵阵痒得难受。好难熬呀,我觉得时间已经过了好几辈子了。吉姆却还坐着不动,后来竟然喘着粗气睡着了,还打起了呼噜。这回好了,我可以放心地挠痒痒了。

汤姆这个机灵鬼向我轻轻地吹了声口哨,示意我们可以逃走了。于是我们开始行动。爬了一阵子,汤姆说他想玩个花样,把吉姆绑在他靠着睡的树上。我说不行,我担心他醒来会大声喊叫,这样我偷着出来的秘密就会被华珍小姐发现了。汤姆又出了个歪点子,他说想去厨房弄几根蜡烛,带的蜡烛太少了。我劝他他怎么也不听,我只好跟他进厨房拿了三根蜡烛,汤姆还放了五分钱算是付了费。出来以后,我急着要跑,该死的汤姆又手膝并用地爬到吉姆身边待了有好一会儿。我心里又害怕又感到孤单,可是我拿汤姆没办法。

好一会儿汤姆回来了,我们顺着七拐八弯的路摸黑走到屋子那边的山顶上,那座山不高,但是很陡。路上汤姆吹嘘着他刚才的恶作剧。他说他把吉姆的帽子挂在树枝上,吉姆却没发现。说来好笑,后来吉姆把这件事编成了自己的传奇经历,在黑奴中赢得了不小的名声。黑奴们总喜欢在厨房炉灶旁边的黑暗处讲各种各样的鬼怪故事。吉姆说那天晚上有魔鬼作法,先把他弄迷糊了,又把他当马骑,后来把他放在树下,却把他的帽子挂在树上当作魔鬼的记号。他说魔鬼骑着他走遍了全州。第二次却说是骑到了新奥尔良。后来越讲地界就越大,最后大到整个世界,魔鬼还害得他背上长了疮。这件事把其他的黑奴都给镇住了,附近的黑奴都觉得吉姆是个大人物。吉姆一开口,他们就谁也不敢往下讲鬼故事了。那枚汤姆放在厨房里的五分硬币被吉姆穿上绳子挂在脖子上,说那是魔鬼特意给他留下的,能召来魔鬼,也能治所有的病,只要对它念念咒语。但吉姆从来没有念过。周围的黑奴为了能看一看那枚硬币,给了吉姆很多东西,但是看了又不敢摸,因为害怕魔鬼。这都是后来的事。

还是说说我们在山顶的事吧。我们站在那儿往下看,看到了山下又宽又长的河[5],河水微微泛着波浪,河边的村子里闪着灯光,可能有人生病了。我们又往上看,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地发着亮光。我们走下山和兄弟们会合。他们躲在废弃的鞣皮工场里。那儿正好有一艘小船,我们就爬上去,顺着水流往下漂,到了能上岸的地方就上了岸。

在树丛里,我们开始了我们的秘密行动。汤姆是头儿,他说什么我们就跟着做什么。他要我们发誓不说出去,接着让我们摸着爬进一个隐蔽的山洞。山洞藏在几条小石道里,山口窄了点儿,进去以后就宽敞了。汤姆说:“我们成立强盗帮的地点就在这里,你们必须用自己的血签上名,每个人都要宣誓,强盗帮的名字就叫汤姆·索亚帮。”

我们都没意见。汤姆就把已经写在纸上的誓言告诉我们。誓言里说,我们必须严守秘密,效忠本帮,共同对付帮里每个兄弟的死敌,杀掉他们全家并在他们的胸口用刀划上十字,否则你就不能吃饭睡觉。这个十字就作为本帮的记号,如果别人用了,就要告他甚至杀掉他。万一帮里有人嘴巴不严,就要重重地处罚,除去他在帮里的名字,并割了他的喉咙,让他不能再说话。他被烧死以后的骨灰则要乱撒一气。我们也必须永远忘掉他。

大家都赞成这个誓言。汤姆得意地说那是他从一些海盗书和强盗书里抄的,还有一些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这是每一个帮派都应该有的。

还有人认为应该再补充一点:那个嘴巴不严的家伙的全家人也不应该再活着。汤姆一下子就同意了。没想到本·罗求斯竟然提到我没有亲人,问那该怎么办。

汤姆·索亚说:“他还有个父亲。”

“但一年多来谁也没看见他,他以前常喝得醉醺醺的,老和猪在鞣皮工场里一起睡。”

他们竟然决定把我除名,说我没有家人可以杀,这样对其他兄弟不公平。谁也没帮我说句公道话,我伤心得眼泪都快掉了。我突然想到了华珍小姐。我说他们可以把她杀掉,大家都同意了,我终于被允许参加“汤姆帮”。

我和兄弟们都用针在手指上刺出血,然后在纸上画了个标记。本·罗求斯又说:“那么,咱们这个帮是做什么的呢?”汤姆说:“就是抢劫和杀人呗。”

“抢什么?去抢谁?”又有人问,“抢牲口吗?”

“瞎扯!怎么能只抢牲口呢?那多没意思!那是小偷在夜里偷偷干的事。我们是白天抢劫的英雄,我们应该抢劫公共驿车和私人马车,还要蒙上面,把人杀掉。”

“为什么一定要杀那些人呢?”

“当然要杀,许多人都是这么说的,除了那些绑架过来用来勒索的人。”

“绑架勒索是怎么回事呀?”

“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书上既然说了,我们也应该跟着干。”

“可是搞不明白还怎么干呀?”

“我说了,书上怎么说我们就得怎么干,你还问什么呀?你想把事情弄糟吗?”

“但是,汤姆,你不知道绑架勒索是怎么回事,怎么跟着你干呢?还是先想想吧,事情没那么简单的。”

“我想可能是把他们关起来,一直到人全死了为止!”

“这样听起来还差不多。但还是有点问题,他们会整天想着逃跑,还会吃掉很多东西。”

“不会的,有人看着他们,他们逃不掉的。如果他们真要逃跑,那就开枪杀掉他们!”

“这样就好了。不过这个看守的人会累死的,这样不合算。我想可以让人拿着棍子当面向他们勒索。”

“不能这么做,书上根本没这样说。你没看过书,就不要瞎说。难道你想破坏规矩吗?我们要按规矩办事。”

“那就这样吧,虽然我觉得有点傻。女人也要杀吗?”

“咳,你可真笨,当然不能杀女人了,书上没这么说过。你把女人关在山洞里,对她们好点,她们会慢慢地爱上你,就不想回去了。”

“好吧,我同意。但这是个笨办法,山洞太小了,装不下那么多女人,还有绑架来留着勒索用的男人。但既然你那么说了,就那么干吧。”

会开得太久,小汤美·巴恩斯都睡着了。我们把他弄醒,他竟然吓得哭喊着要找妈妈,说不想当强盗了。

兄弟们都笑了。这把他惹急了,他威胁说要把秘密告诉别人,直到汤姆给了他五分钱才住了嘴。汤姆又说了我们下星期集会的事,说要抢劫一次,杀几个人。

本·罗求斯说他只有星期天能出门,但其他兄弟都认为星期天不适合干这事,所以只好先停下不干。大家约定了下次集会的日子,选了汤姆和乔·哈泼当正副首领,就各自回家去了。回到家,天都快亮了。我又累又困地上棚屋爬窗户进了房间。我的新衣服又油又脏,咳,不管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