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这个江湖有点扯

第21章 暧昧了哟

以徐小皮撞了南墙不回头,到了黄河心不死的性格,只要打定了主意,那什么好言相劝兜头冷水都是扯淡,只有让他自己放弃才有可能停下来,念真也懒得管他,男人嘛,总要遭受点挫折才能成长不是?再说了,这也未必就是挫折嘛!

“月月姐,吃早饭了!大叔家的包子很好吃哦!”

徐小皮轻轻敲了敲房门,清了清嗓子道。

“大清早的扰人清梦,可比偷看别人练功更不礼貌哦!”

南宫飞月打开门,头发还湿漉漉的残留着些许洗脸时的水渍,出水芙蓉般的小脸挂着淡淡的笑意,竟伸出纤若春葱般的食指在徐小皮脑门上轻轻点了一下。

这一下点出来,南宫飞月也愣住了,自己可是号称冰山美人,从未对任何男人假以辞色,就连亲生父亲也很少能看到自己的笑脸,可在这小子面前,怎么就变得如此外向了呢?

徐小皮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傻乎乎的笑了两声,侧身给南宫飞月让开路,两人并肩往饭厅走去。

“月月,我连夜去城里买了你最喜欢的桂花糕,你尝尝怎么样!”

没走几步,一个人影从旁出现挡在了两人面前,不是南宫飞鸿又是谁?

南宫飞鸿似乎没看到徐小皮一般,将手里提着的纸包打开递到南宫飞月面前。

“嗯,谢谢。”

南宫飞月眨眼间恢复了冰山的样子,冷着脸点了点头,直接绕过南宫飞鸿往前走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朝徐小皮招了招手,示意徐小皮快跟上来。

徐小皮得意的朝南宫飞鸿扔了个挑衅的眼神,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

南宫飞鸿愤愤的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一把将白花花的桂花糕狠狠砸在了地上。

“咳咳···飞鸿,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发生什么事,始终要记住,你在外面代表的是南宫世家的脸面。”

不知何时出现的南宫飞宇从怀里摸出一方手帕,轻轻将摔得稀碎的桂花糕收拾起来,随手塞进了南宫飞鸿的怀里。

南宫飞鸿连涨得通红,讪讪的点了点头,扭头大步离开了。

南宫飞宇微微叹了口气,对此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南宫飞鸿对南宫飞月的心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而且南宫飞鸿不知如何讨了老祖宗的欢心,竟然让老祖宗亲自赐婚,哪怕大家都不把那个性格怪异的老祖宗的话当真···

早饭之后,徐小皮乐呵呵的邀请南宫飞月一起去钓鱼,还没出门却被秦云轩拦了下来。

“小皮,附近又多了一些生面孔,怕是冲你来的,最好先不要外出。”

秦云轩没想到这小子动作如此之快,才第二天就把成功人家姑娘约了出去,虽然有些不应该,但女人和命相比,显然是命比较重要,至少徐小皮现在肩负重任,暂时还死不得。

“小爷从来就没没怕过,让他们来就是了!”

徐小皮胸脯拍的咚咚响,昂着头高傲道。

“我知道你不怕,可你总不能让人家姑娘家家的跟着你去涉险吧?若要钓鱼,后院的小湖也可,湖水是引得海水,鱼也是从海里过来的。”

秦云轩可是老油条,一句话就戳到了徐小皮的痛处,徐小皮一听,立刻觉得很有道理,自己可是绅士来的,怎么能让姑娘陪自己冒险去?

“那···月月姐,咱去院子里钓鱼吧。”

徐小皮拉着南宫飞月往后院走去,南宫飞月任由徐小皮拉着自己的小手,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这小子到底给人家灌了什么迷汤···”

南宫飞月的性格如何,秦云轩很清楚,见此状况,心中的诧异可想而知,尤其他也听说南宫尚勋把南宫飞月许给了那个外门转正的南宫飞鸿,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果然,没过一会儿,就听后院传来南宫飞鸿愤怒的咆哮声。

秦云轩赶到后院的时候,南宫飞鸿已经跟徐小皮交上了手,旁边围了一大群人,却没有一个上前阻拦。

“师弟,踹他肚子!对了!哎,打他屁股!”

念真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手里捧了一把瓜子磕的起劲,不时的还发出几声喝彩。

南宫飞月本来还担心徐小皮受伤,可发现南宫飞鸿在徐小皮手中仿佛一个玩物般被耍的团团转,连徐小皮的衣角都摸不到,顿时放下心来,也看起了热闹。

南宫飞鸿越打越心急,越打越生气,愤恨之下连露破绽,被徐小皮瞅准机会连续在胸腹咽喉等要害轻轻点了数下,心中的恼怒便愈发旺盛了。

而徐小皮却是越打越顺手,此消彼长之下,南宫飞鸿宛若一个智障,被徐小皮玩弄于鼓掌之间。

“鸿小子,揍他啊!搓他眼睛!攻下三路!”

不知何时,南宫尚勋也凑了过来,还搬了把椅子坐在念真旁边,从念真手里抓了一把瓜子,急得抓耳挠腮的给南宫飞鸿支招。

然而南宫飞鸿与徐小皮的差距实在太大,除了把自己累得气喘吁吁之外没有半点收获,脸上还被徐小皮糊了一把烂泥,一张小白脸被抹成了大花脸,仅剩一口牙齿依然雪白。

“够了!”

南宫飞宇终于看不下去了,招呼南宫飞云插入战圈将两人隔开。

“大师兄,今天我一定要杀了这小子!”

南宫飞鸿双目充血赤红,几乎已经失去理智,挣扎着伸脚去够徐小皮,冷不丁被南宫飞宇毫不留情的抽了一巴掌,顿时愣在当场。

“你还嫌丢人不够?给我滚回去!”

南宫飞宇几乎是在咆哮了,南宫世家的脸面都让这个废物给丢尽了,这可比杀了南宫飞宇更让他难受。

“哼!”

南宫飞鸿怒哼一声,气冲冲的转身走了。

“你这家伙,忒坏!抢人家姑娘就不说了,一点面子都不留,这个梁子怕是揭不过去了!”

南宫飞云一把揽住徐小皮的肩膀,两根手指捅了捅徐小皮的肋骨,嘿嘿坏笑道。

“是他先动的手,与我何干?”

徐小皮满脸无辜的摊了摊手,一副我也不想这样的表情。

“没得看喽,下棋去。”

南宫尚勋叹了口气,背着手迈着四方步走远了,到让其他南宫世家的人一脸愕然。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