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战之帝

第7章 血脉之变

封于修花费数日时间,回到了乾坤门,而在其刚一出现,便是被带去乾坤殿。

对于乾坤门的此等做法,封于修早已是有所感应,毕竟被抓走的弟子,只有自己一个人活了下来。

原本,封于修打算就此在外闯荡,可惜实力太弱,处处充满着危机,这才决定返回乾坤门。

至于自己脱离危险的说辞,在回来的路途上便是已经想好,自始至终他都是记得禁区的虚幻老者交代自己的事情。

加上出现在自己身上的诡异,让其更加坚定保守心脏的秘密,如若被外人得知,怕是性命危也。

乾坤殿,柳如梦以及各大长老端坐其上,磅礴之气萦绕其身,注视着殿上封于修。

“你是说,在那岩洞当中,有一面血色令牌,在摩天大帝吸取血气之时猛然爆发,将之轰出岩洞,连带着你也是逃脱那个岩洞”,柳如梦轻灵般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

“正是,掌教,那面血色令牌随即附身到一位即将死去的少年身上,和那摩天大帝激战在一起”,封于修将之前想好的说辞告知。

闻言,柳如梦以及各位长老都是仔细观察着封于修,想要从中看出其是否说谎。

反观封于修却是镇定自若,他相信有了禁区虚影老者的封印,即使是柳如梦也是无法看出自己心脏的问题。

寂静了片刻之后,柳如梦接着说道:“好了,你回去吧,好好修炼,壮大我乾坤门”。

“是”

在封于修离开之后,柳如梦以及众位长老都是没有离开,他们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相信封于修所说的话。

“你们有何看法”,柳如梦说道。

“此子之前我见过,发现其资质一般,而今再观,却是发现其体内血脉之力浓厚,隐隐有血气之龙凝现,必然说谎”,三长老眉毛拧成一团,说道。

在座的乃是乾坤门最为顶尖的强者,见识渊博,眼光毒辣,岂是看不出封于修体内那浓厚的血气,必然不是他这个年龄段可以拥有的。

“既然他选择回来了,我们也是要将其当做乾坤门的弟子看待,也许日后会是乾坤门的一场机缘”,柳如梦的双眸当中,有霞光四射,淡淡的说道。

“是,掌教”

众位长老齐声说道。

封于修离开乾坤殿之后,朝着莫狂所在的山峰走去,一路上看到许多弟子都是皱着眉头,显然还是没有从惊恐中走出来。

“喂,小子,听说就你一个人从那魔岛强者手中逃脱,是真的吗”,一道不善的声音从封于修的背后响起。

闻言,封于修转身朝后看去,一个俊秀少年正不屑的看着自己,嘴角噙着一抹笑。

“不知这位师兄,有何指教,我确实是唯一活下来的人”,封于修虽不知此人为何来找自己,但还是客气的说道。

“众位师兄弟,为了保护乾坤门的安危,均是舍身取义,偏偏唯独你却是活了下来,怕是硬是苦苦哀求魔岛的强者才是逃脱一命的吧”,少年冷嘲热讽的说道。

少年名为李渊,修为达到了引起七重,算是一名天赋不错的弟子,而其说的话引起了其他弟子的注意,纷纷朝着这边看来。

“你胡说八道”,封于修双拳紧握,愤怒的说道。

“哼,我胡说八道,就凭你六重练体境的修为能够从魔岛强者手中逃出,不是苦苦的哀求魔岛的人,又是因为干什么”,李渊冷哼一声,逼问道。

“因为……”

封于修刚要说出,立即闭了口,差点就暴露了自己的秘密,若是暴露,后果不堪设想。

看着封于修欲言欲止的样子,周围的弟子都是用着异样的眼光看向他,有些人已经相信李渊所说。

“难道是真的,他真是哀求魔岛的恶魔,才活下来的吗”;

“应该是的,你没看到,他自己都无法反驳吗”;

“我最恨这样的人了,竟然还像那些恶魔求饶,还不如死了算了”;

周围的弟子在小声的议论着,但却全部被封于修听到,心中愤怒不已,自己和李渊毫不相识,又没有仇恨,他为何要这样诽谤自己。

李渊站在那里,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冷冽的目光看着封于修,满是不屑。

“你这样的人待在乾坤门都是辱没了祖师,还不如赶紧混蛋算了,省的丢人现眼”,李渊又是接着讽刺道。

一群人围绕在这,引起了越来越多的乾坤门弟子的目光,纷纷朝着这边投来。

在距离此地不远的一处巨石之上,一位白袍少年剑眉星目,双眸中星光璀璨,很是深邃,若是长时间和其对视,仿佛自己的灵魂都是要被其吸入双眸。

白袍少年静静的站在那,目光一直停留在封于修的身上,不知在看些什么。

“懒得和你这样的小人废话,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吧,要不然,哪天死了都是不知道怎么死的,哈哈哈”,李渊大声笑道。

在众人怪异,嘲讽,不屑,愤怒的眼神之下,封于修头也未回的朝着莫狂的山峰走去。

“混蛋,我一定会证明我自己,让你们看看究竟谁才是小人”,封于修心中暗暗发誓。

回到了山峰之后,封于修便是选择了闭关,之前脑海当中出现的帝诀还未修炼,便是遇到了魔岛的袭击。

此时,静下心来再次的体会那帝诀,发觉是字字真言,每一个字都是隐含着莫大的威能。

“先尝试一番”

封于修当即决定修炼,其整个心神都是沉浸在脑海当中,仔细的感悟那帝诀的每一个字。

第一个字,封于修看似相识,每一个笔画,像是一道轨迹一样,蜿蜒曲折,有些摸不着头脑。

随着领悟的加深,封于修对那个字看的更明白了,而在其修炼之时,体内的血脉微微震荡,一股磅礴之气产生,围绕着全身经脉而走。

“砰!”

像是一扇关闭很久的大门被打开,天地间的元气朝着封于修的体内涌入,但是其体内如若一个无底洞般,再多的元气都是无法填满。

封于修的身体在急剧的颤抖着,那是海量的天地元气涌入身体中造成的结果。

天决的威力太过于强大,修炼起来产生的力量不是封于修这弱小的身躯能够承受的住的。

“怎么这么痛,这是怎么回事”,封于修幕然睁开双眼,看到那如同实质般的元气疯狂的涌入自己的身体内,将自己的经脉充满,近乎于破裂,不禁惊呼起来。

随着那元气的涌入,封于修的修为也是一路暴涨,七重炼体,八重炼体,九重炼体,一重引气,二重引气……

这种爆发式的增长,让的封于修的身体承受不住,经脉出现道道裂纹,身躯表面血管崩裂,皮肤裂开,瞬间成为一个血人。

“难道我会是第一个因为修为暴涨,而导致爆体的人吗,怎么那么倒霉啊”,封于修郁闷的想到。

而就在其身体几乎要爆裂的时候,体内的血气翻涌吸收着大量的元气,比之外界元气进入身体内的速度不知快了多少倍。

封于修的修为也是一降再将,直接降到七重炼体境才是停止了下来。

“这血气,都是从那颗心脏中喷发而出的,竟然拥有如此诡异的能力”,身体恢复正常,封于修才是内视着体内,发觉那血气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