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同人 爱体育官网

第9951章 害怕…与不得不面对

京城,周家大房和二房的人都进了城门,没有见识的两房人,看见京城的繁华都快看花了眼。
  沈氏虽然心思重重,但是来了京城,看见京城的模样,一时间,倒是把心底的烦燥压在了心里。
  “相公,这京城可真是繁华呀。这人穿的可是比镇上好多了。这里的房子也好高的。”
  沈氏看了心里感叹,不愧是京城,这差别真是太大了。
  周言国呵呵一笑,点了点头,心里非常赞同自己妻子的话“是呀,这皇帝住着的地方肯定是好的。这京城的人都富有得很。”
  想到自己儿子也住在京城,还在京城上学,周言国心里跟吃了啥人参似的,精神头足足的。而且,以后儿子科考好了,还会当官,更有可能,留在京城。他心里更加舒服了。
  小周氏的眼睛也是睁得大大的,看着人来人往,那些女人头上戴的首饰,羡慕得啧啧出声,嘴里直念叨,那东西可真好看,一看就值不少银子。看见别人穿的衣服料子,也是嘴里念叨着,这料子可真是漂亮,她们镇上都没有卖的,绝对不便宜之类的。
  “相公,这京城可真是太好了,要是我们可以住在这京城就好了。”小周氏看见京城的繁华,心都野了,根本不想回村了,这么好的地方不住,让她回去住在乡下,她不愿意了。
  周言良心里的想法跟自己媳妇差不多,只是,他还是有点理智的。
  “你这婆娘,一天到晚东想西想的,家里还有那么大个摊子摆在那里呢。来了京城,那摊子怎么办,你不想要钱了不成?”周言良瞪了这不靠谱的媳妇一眼。虽然京城好,可是,让他放弃家里的作坊,他是绝对不同意的。
  小周氏也是个贪财的,一听这话,当即摇了摇头,也表示不赞同了。毕竟,这京城再好,也没有那么多银子进口袋来得好呀。
  她虽然不聪明,可是也不笨,要是她来了京城,家里的好处,只怕全给了大房了。她最是看不起大房了,这样的好事让给大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一行人拿着信上面写的地址,一路上驾着马车,问了不少人,才终于找对了地方。
  看见眼前的院子,周家两房人都是松了一口气,而且,早上的时候在城门耽误太久的时间,这又找地方又浪费了许多时间,之前为了找地方,更是连午饭都没有吃。现在都半下午了,终于找到了。人一放松,那早就饿得不行的肚子,更加造反了。
  有人前去敲门,门没有多久就打开了,双方一说,门里的人知道,原来来的是几位公子的父母,不敢耽误,赶紧客客气气的迎进了门。
  他们到的时候,周家几兄弟去了书院,并没有在家,在家的只有一个周子月。不是周子月不想出去凑热闹,毕竟今天是皇帝出巡的大日子。可是,上次被打惨了。她身上的伤根本没好,特别是一张脸,根本没办法见人,她只能躲在家里养伤,不敢出去丢人。
  所以两房人到的事情,她很快就知道了。听见她的靠山来了,她急急的带着她的丫鬟芍药跑了出来。
  周子月几乎是飞奔而来,她看见沈氏的时候,所有的委屈,似乎在刹那间全部涌上了心头,扑到了沈氏的怀里,伤心的大喊一声“娘。”眼泪就流了出来。
  这些日子,她的苦,她的累,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她挨的打,不但白挨了,天天承受着身体的痛。还要被两个哥哥嫌弃,天天说教,几个堂弟更是对她没有好脸色。甚至,想要把她赶走,手里的银两急速的减少,种种不安的情绪加在一起,她就感觉自己快要痛苦得疯了。
  沈氏感觉到女儿伤心的眼泪,心里早就忘了威胁她的事情,只剩下满满的心疼“闺女,怎么了,怎么哭了?”
  “娘,你终于来了,呜呜,娘,女儿好苦呀。”
  周子月呜呜的哭得更伤心了,眼泪也是越流越凶,抱着沈氏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可是这母女俩在这里相互述情的时候,直接弄得周言国和周言良夫妻三人傻了眼。
  因为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周子月在京城,还跟周子虎几兄弟住在一起。
  当初老爷子把周子月赶出了周家,不承认她是周家的人。周子月想要跟着周子虎几人来京城,老爷子和周氏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所以当初才会是偷偷的。沈氏也是用自己的命威胁周子书才同意带着周子月一起。另一边,对周家人的交待,沈氏则是编了一个谎言。说把周子月安排到了她的娘家那边。
  周家的人虽然不认周子月,但是也不希望周子月真的活不下去,听见沈氏的说词,根本就没有人怀疑,毕竟,沈氏疼女儿,如此安排她的娘家人照顾,是非常和理的事情。对于周子月,周家的人也不想打听她的事情,如此就根本不关心,不关心自然不会去打听。所以周子月根本没有在沈氏娘家的事情,周家的人完全不知道。
  至于京城这边,周子书则是被沈氏威胁答应了要保密,自然他就求了周家其它几兄弟,周子虎他们看在周子书的份上,也就答应了。写信回去的时候,也没有提周子月。
  对于周子雅来说,更是没把人放在眼里,也不会记在心里。她也没有写信单独回老家说这事。
  这种种原因加在一起,周子月在京城跟几兄弟呆在一起的事情,来的四个人,只有沈氏知道,其它三个人完全不知道,现在看见人出现在眼前,三个人完全是震惊的。
  “闺女?”
  周言国这个当爹的看见周子月嘴里怀疑出声,眼睛还睁大了许多,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闺女不是在老家的吗,这是怎么回事呀?
  周言良虽然没有出声,但是眉头却是皱得紧紧的,看着抱着痛哭的二人,眼神也是越来越不对劲。
  最是反应夸张的就是小周氏,最先她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弄错了,可是听见人家母女你浓我浓的,她就是再傻也知道这事没有出错。
  “大嫂,阿月怎么会这里?”
  小周氏的大嗓门猛的大喊起来,眼睛要瞪出来一样,语气里含着满满的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