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现言那日阳光很暖

第248章 大结局(三)

刘警官知道沈宁雪的意思,以她这般谨慎的人是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证据的。

所以那根发丝的真相只有一个——

她是故意的!

她想不想活了。

但这样的人才,刘警官并不忍心看她栽在那样的败类身上,于是便私下销毁了证据。

找到沈宁雪,他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墨家还在等你。”

墨家连续两人家主接连失踪,如今站在继承人位置上的竟是个不知哪来的小鬼头,这谁能答应?

于是无论是墨家内部,还是外界的人都开始蠢蠢欲动的找事情了。

而墨家在沈宁雪的整顿下底子已经干净了不少,若再被别人吞噬了这股势力,那或许又会引发什么麻烦...

警方一致认为,墨家的存在可以威慑其它的不安分子,所以他们并不希望墨家倒台。

沈宁雪只淡淡的看了一眼刘警官,明白了他的意思,那都是她自己造的孽,所以她得负责。

于是二话不说,就回了墨家,在小洛斯惊喜敬畏的目光中以雷霆手腕震慑的那些人畏畏缩缩的不敢再露头冒犯。

说实话,以前的沈宁雪虽然冷情了些,但到底还是有些人情味儿的;而现在...

她浑身都充斥了着一种冰冷死寂的绝望气息,面无表情的脸和毫无温度的双眸直叫人忍不住心里发憷,后脊发凉...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是洛斯久违不见的第二个‘妈妈’,所以他不希望她再消失一次了...

墨家的事被整顿之后,他又用了大姨的借口想要沈宁雪留下来陪他,可这次他又失败了。

因为沈宁雪告诉他,他的大姨文雪柔有了自己生活,她生活的很好,不会回到这个令她伤心的地方了。

其实真相也是差不多的,那日沈宁雪与病重卧床不起的夫人提到这件事的时候,她只是淡淡的一笑,她当年被父母赶出去的时候母亲还没怀孕。

只怕是真的对她这个女儿失望了,才会又要了一个孩子,文水柔,很美的一个名字,可惜无法与这个未曾见过的妹妹见一面了。

至于那个小外甥...各自安好便是最好了,至于见面,她这样破败的身子怕也是徒留伤悲,所以便罢了吧...

小洛斯见这招留不住沈宁雪了,便开始着急,这一着急,竟真的留下了不舍的泪水——

“可是...你不是我的妈妈吗?”

小洛斯眼角含泪的哽咽道,委屈的令人心疼:“你答应过我的,做我的妈妈的...”

妈妈么...

沈宁雪闻言眸子一片灰暗,婆婆最后说了什么呢...

【若是能回到从前,我该是要好好做个母亲的...】

好好的...做个母亲吗...

沈宁雪也不知那一刻是怎么想的,竟然就真的点了点,轻声道了句:

“好...”

看着小男孩兴奋到跳脚的欢脱模样,总算不是那一副演戏的嘴脸了,他才10岁,或许,他真的需要一个妈妈吧...

沈宁雪低叹一声,罢了罢了,就再坚持8年又如何...

后来啊...她真的在努力学习如何做好一个母亲。

床头都是几乎要翻烂的育子书籍,每天的生活除了关注小洛斯,照顾枭洛斯,陪伴小洛斯,就是摆平胆敢来公司找不快的人。

这样的日子就这般枯燥乏味了过了整整八年。

待到小洛斯18岁生日的那天,她破天荒去染黑了头发,惨白的皮肤也因为那抹笑容而变得温柔而有温度了。

洛斯在她的照顾教育下,俨然已经长成了一位温润谦逊的阳光少年了。

他惊喜的看着妈妈今天的变化,因为自己的生日宴,妈妈竟会如此开心吗?

他不禁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看着妈妈一脸笑意的带着自己参加生日宴,成人宴,又给他介绍了许多商业界的姣楚,彻底稳固了他墨家家主的位置。

或许也是太过惊喜,太过激动,他反而忘记了多年之前妈妈说过的那句话——

“我只陪你八年,待你长大成人后,路就要自己走了。”

直到生日过后的第二天,少年兴致冲冲的来找妈妈展示自己的毕业证书时,一直敲门却无人开,才终于发现了端倪。

忽地脑海中就闪过那一番话,少年心下一紧,顾也不顾的直接撞开了房门,焦急的寻找妈妈的身影,却发现这样的一幕——

妈妈她啊...

正一脸安详的坐在藤木椅上,嘴角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一头黑发,柔顺黑亮,穿着许久未见的白色纱裙,怀中还抱着一个精致的相框和一个颇显幼稚的日记本。

手中握着一叠叠厚厚的信纸,上面赫然写着【洛斯亲启】。

少年指尖轻颤,缓缓伸向女子的鼻子,想要感受到哪怕一丝轻微的呼吸...

然而,那里是一片静芜冰冷。

“妈妈...”

少年喃喃道,眼底的悲伤是无法掩饰的浓郁。

妈妈她啊~终于解脱了是吗?

她终于...回到了爸爸的怀抱...

那个相框中,只有着一张模糊不清的侧脸的父亲,素未谋面,却让人感到一阵温暖...

女人手中的信封很是厚重,他轻轻拿起来,翻开最上面的一份,细细读了起来...

[孩子,很是抱歉,在你十八岁这天,便要离开你了。妈妈想了很久,觉得是时候了...

你天资聪颖,又勤奋努力,小小年纪,便已经大学毕业,你很优秀,妈妈相信你一定可以生活的很好。

说来惭愧,妈妈不太懂何为亲情,所以在决定要做你的妈妈时,妈妈也像个学生似的查阅大量书籍,学着上面的方法,尽量给你足够的关爱,足够的感情...

或许妈妈还是做得不够好,但也请你不要介意,毕竟妈妈的爸爸妈妈对妈妈不是很好,所以...妈妈并未感受到真正的亲情。

这些年给予你的,都是从纸面上领略而来,或许有所不足,但...请不要介意。

妈妈这一生,做过太多错事,回顾这几十年间,却发现尽是遗憾,妈妈生于不幸之中,挣扎过、不甘过、妥协过、颓废过、绝望过、走过很多弯路、害过很多人,也负了很多人...

了解了人生苦短,见惯了世事无常,最后才发现,一切不过只是过眼云烟,只是自己不肯放过自己罢了。

妈妈希望你不要步妈妈的后尘,要时刻记得,这世间虽存在黑暗糟粕,但更多的是阳光美好。

亲情方面,妈妈很惭愧...

但关于爱情友情,妈妈自认为还是有些发言权的。所以妈妈最后写了很多封信给你,若有朝一日你也陷入了迷茫,不妨打开看一看。

你是妈妈唯一的孩子,你听话懂事乖巧机智,是妈妈的骄傲,所以陪你长大,是妈妈的荣幸。

但...妈妈太累了...妈妈也要回家了...

妈妈跟爸爸离开太久了,甚至都记不清他的样貌了,妈妈要去找爸爸了,也会跟他说,我们有一个很值得骄傲的孩子。

所以妈妈走了...

不要伤心,不要难过,未来无线光彩,等着你发掘。

最后,希望你时刻记得:

世间不乏阴雨天,但乌云过后,是璀璨的星光彩虹,这世间,终究还是晴天更多,阳光很暖。]

“吧嗒、吧嗒......”

少年的眼泪不知何时已顺着脸颊滑落,此时的他眼角微红,血丝浮现,将近1米9的少年此刻却伏在妈妈的腿上,哭得像个两三岁的孩子般。

但他的胳膊始终印在脸下,迎接着滔滔不绝的泪水...

他知道...

他的妈妈要干干净净的去见爸爸,那自己又怎么能让眼泪玷污她?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渐渐息了哭声,小心翼翼的抱起椅子上的女人,神色哀伤的往前走...

后来,他将她葬在曾经去过的墓地,和那个陌生的爸爸葬在一起。

他知道,这是妈妈愿意的...

少年坐在墓前沉默不语,直直坐到第二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脸上,他才睫毛微颤,迷茫的看着天空一片湛蓝。

他低垂着头,起身,郑重的直直跪下,冲着那座墓重重的磕了个响头。

而后缓缓起身,迎着朝阳,露出一抹少年的微笑...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少年踩着沉稳的步子,一步一步踏入光芒处,走向未来...

何必踌躇,何必哀伤?

死亡不是象征着结束,而是告诫世人,要倍加珍惜活着的时光。

他知道妈妈的意思,妈妈希望他无论如何也要充满对生活的期待,对未来的期待...

尽管,她早已深陷其中...却尽其所能的告诫悬崖边上的人不要跳入深渊。

其中痛楚,她受过,痛过,苦过,绝望过,也挣扎过...

原先是不肯放过别人,后来是不肯放过自己。

导致她这一生,惨败只余沉痛。

这世间...有风有雨。

但总还是要记得,风雨过后,会有彩虹,微风不燥,阳光很暖...

......

少年所不知道的是,在沈宁雪死前的弥留之际,恍惚间,她竟看到了顾修云那张熟悉的面孔。

他还是那么帅气,那么温柔,踏着阳光向她漫步走来,伸出带着戒指的手,冲她温和一笑:

“小宁,我带你回家。”

她瞬间泪如泉涌,痴痴的望着面前宛如谪仙般的人儿,颤声喃喃道:

“回家?我...真的...还能回家吗?”

“小宁又在说傻话了...”他无奈的轻笑的一声,上前双手抱起了胆怯迟疑的沈宁雪,宠溺的捏捏她哭红的鼻尖,温声道:

“若小宁愿意,这里的怀抱就永远都是小宁的,这里也只有我的小宁有资格居住。”

他指着自己的心脏,真挚又温柔的眼神真真是要了她的命了...

沈宁雪终于有了勇气用力抱紧他。

这次没有冰冷残破的身体,没有一触便会消失的幻影,时隔11年她终于真真切切的再次拥抱了这副令她眷恋的温暖。

“阿修...带我走吧...”

她带着哭腔的笑意令他心中柔软更甚,于是用力将人拥在怀里,在她额间落下轻轻一吻...

“好,我们回家...”

......

——全书完——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