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战场天下

第7章 神秘的黑衣人

今天和母亲化解了矛盾,追风心中毕竟不在那么自责了。天一黑就去睡了。追风虽不会使枪,但还是有好处的。十几年来就是这么睡过来的。你说这可让多少人羡慕啊。

往日,追风一上床就可以睡的,可今天怎么睡都睡不着,心里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具体是什么也说不出来,总觉得今天有什么事发生。就这样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睡。

“咚咚,咚咚,咚。。。。。。”传来急切的敲门声。

一古朴的房间,四面漆黑,一位妇人猛然睁开眼睛,本来平静的脸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额头上的汗水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冒出。

“糟了,该来的还是来了,躲也躲不掉。这一切都是命吧。”此人正是追风的妈妈。

追风此时本来就没睡,传来的敲门声,他肯定听见了。‘碰’的一声,追风的房门被推开了。

“追风,你睡了吗”妈妈问道。

“没啊,没睡着,发生什么事啊,怎么这么晚还有人敲门啊。”追风问道,自己家本来就没什么亲戚,就隔壁左邻右舍不会这么晚敲门。

“你别管,等一下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管,也不要出去啊。记住了,要不然可别怪妈妈责罚你啊。”妈妈一脸严肃的表情,妈妈从未对追风这么严肃过,就算那天追风顶撞了妈妈,她也没有这么严肃的表情。追风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了。

“恩,我知道了。”

听到追风的回答,妈妈转身就走向了门外。

妈妈刚出房门,追风就听见“啪”的一声,杨家的大门被撞开了。接着,追风的心往上一提,整个心都悬起来了。‘是谁这么晚来我家,看妈妈的神色,应该是来着不善吧。’紧接着就是门外一连串的脚步声,和嘈杂声,却没有一个人的说话声。等了很久,追风还是没有听见说话声。追风就奇怪了,明明是来找我妈妈的,怎么没一个人说话了。

终于有人开口说话了。

“嫂子,我知道你还恨我,可我真的不想解释什么,我和大哥都各有各的坚持,走的是不同路线,但我和大哥是兄弟这件事永远存在。”一个人说着。

“既然是兄弟,那你当年为什么不替你大哥求情,眼睁睁看着你大哥死了,而你自己则坐上了你大哥的位置。”妈妈咆哮的说着。

妈妈从未如此失态,今天却这样,为什么了。一连串的问题在追风心中悬着。那个人叫我妈嫂子是怎么回事,他跟我爸爸什么关系。追风终于忍不住好奇心,悄悄的溜起来,一双眼凑着门缝看着外面。

“嫂子,当时的情况十分复杂,不想你想象中那么简单,而大哥却坚持那样做,触怒的人心,所以最后大哥为了给兄弟们一个交代就。。。。。。。。”说着,那男子就停了。

追风可以看见那个说话的人,那男子站在人群前面,仿佛后面的人动都不敢动一下。那男子一身黑色长袍,连脑袋都套在长袍里,可他背上的冲锋枪却在黑暗里闪闪发光,仿佛黑夜不能挡住它的光辉。追风看见这说话的男子,有黝黑的脸庞,强壮的身体,对着妈妈的眼神里却有一丝丝的慈祥。如一潭静水站在那里,风呼啸而过,可他身上一丝动静都没有,全身散发着强者的气息。

“当时情况怎么复杂啊,你说啊。你倒是说啊。”说着说着,妈妈就哭了。

妈妈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哭啊,追风有点忍不住想出去赶走那些混蛋,但一想到妈妈的叮嘱就忍下来了。

“嫂子,你别哭,那都是我的错,要怪就怪我,怪我当时没保护好大哥。”说着,那男子低下了头。

“怪你,怪你有什么用啊,我老公都死了,怪你能让他活过来吗。”妈妈再一次咆哮,那人终于触怒的妈妈的底线。

“嫂子”说着那男人竟然跪下了“我什么都不想说了,对于当年的事我不想再多解释,只希望你能早日忘记过去,重新开始生活。”

追风诧异了,那男人一看就是很有权利的,怎么跟妈妈跪下了。

而那男人后面的部下看见自己的首领给一个人妇人跪下了,都开始愤怒了。其中一个喊道:“你怎么这么不识抬举啊,我大哥都给你跪下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追风只见这时,那男人转身用肃杀的眼神看着他的部下,说了一句:“退下”然后便鸦雀无声了。

妈妈见男子跪下眼神便有些缓和了,毕竟女人都是情感多于理智。然后便问道:“萧月,你今天来肯定不止为了这些,你来是为了什么?”

这时追风才知道那人叫萧月。

“嫂子果然是聪明人,一猜就知道。”那男子站起来说。“嫂子还记得大哥当年死了的时候,人们送给大哥一把‘守护月狙击枪’吗?那枪是代表了我们月牙国的最高荣誉,也是我们月牙国排名第8的厉害枪。人们是为了纪念大哥的功劳,而当时大哥已经死了。所以人们便把那枪给了嫂子,又因为嫂子不会使枪,所以人们又说十年之后要嫂子交出枪的。”

“所以你今天来是为了取枪的”妈妈说着

“是的,我要激励战士们努力训练,就要有良好的奖励,而大哥的枪是所有人的追求,也是战士们最好的激励。”那男子说着,眼神都有一种渴望,仿佛那枪是所有人的追求。

“我要是不给了。”

“啊,嫂子,你别开玩笑了,那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那男子知道妈妈会有这样的说法。于是想好了说辞。

“你可知道,那是我老公唯一的遗物,你让我交出去,我凭什么。”妈妈说着眼角又湿润了。刚刚平静的心情又激动了。

“你知道,来拿枪不是我的意思,而是上级的意思。”

“我就是不给你。”妈妈为了守护爸爸的遗物已经拼了命,追风的眼睛都湿润了。妈妈这些年扛下的重担已经够多了。

“嫂子,如果你现在不给我,我可以走,但到时候,上级再次派人来时,你知道是怎么样的,不向我这么仁慈了,可能会大开杀戒,因为大哥当年所做触犯人心。你想破坏这样平静的生活吗,你想追风从此没有家吗?”那男子说着。

当听到追风这两个字时,追风看见妈妈眼神开始紧张起来,现在我是妈妈唯一的依靠。妈妈最关系的人就是我了。

只见妈妈低头沉死了半天,突而抬起头说;

“罢了,那什么枪我也不要了,我只要追风的健康。你能答应我,只要我给枪你,你从此不在来这里找我们母子的麻烦。”妈妈问道

“嫂子,我用人头保证,决不再打扰你们。”萧月说着。而其后面的人也跟着说:“我们用人头保证。”

“枪在门前杨家牌匾的后面。”妈妈话刚说玩。

再看看萧月手上已经抱着一把枪了,追风眼前一亮,这位叫萧月的人瞬移也太快了吧,两秒钟不到,就直接把枪拿来了,简直跟人没动一样。

再看看他手中的枪,是一把黑色的枪,枪上面毫无疑问又一个瞄准镜,枪两边各有一个白色月牙形形状图案。月牙发出洁白而纯洁的白光,而整个枪身则发出坚韧而又刚毅的暗黑,环绕着两团白光,仿佛保护着两团白光不被任何东西侵犯。整个枪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不愧为月牙国排名第八的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