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战场天下

第51章 追风的信念

“扑通”一声,刘义掉在地上。他用手捂着腹部,但腹部还是在不停的流血。

杨清风见刘义掉下来后,立马飞到他的身前,拿着‘风舞’对着他。“你是黑乌帮的帮主,坏事做尽,现在你该安息了。”说完就按下枪抠。

“不要,教练,我求求你了,你放了他吧。”刘辉此时向着杨清风狂奔而去。

杨清风按了一半的枪抠,停了下来。转身看向刘辉,眼中有丝丝的迷茫。杨清风自然知道此刻在刘辉面前杀了他爸爸对他是一种残忍。但对于刘义这个俘虏不少女人的人渣,杨清风自然也不可能放过他。

“噢耶,噢耶,帮主被打败了,我们都是自由身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找我们的爱人了。”下面黑乌帮的人喊道,然后可见他们向着黑乌帮的后山奔去,那里关押着他们的亲人和爱人。此刻刘义一死,他们再也没有畏惧了。

“哈哈,终于等到今天了,终于可以和我的爱人重逢了。”

“我终于可以带我儿女回家了。”

。。。传来很多黑乌帮的人喜悦的欢呼声和发自内心的呼吁声。

渐渐的黑乌帮的人全走了,只剩下追风他们几个人了。

“教练求求你,放了我的爸爸吧,你看现在黑乌帮的人都解散了,他再也不会在做坏事了。”刘辉抱着刘义的身体说道。

杨清风此刻将头向沈战看去,沈战此时还躺在那里。见杨清风看着自己,沈战用出巨大的力气,才使得自己的头点了下去。

杨清风已明白沈战的意思,于是收起枪,转身向后慢慢走去。

“为什么,为什么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他?”追风见杨清风打算放过刘义,心中一阵不平,即为沐风不平,也为那些被刘义伤害过的女人不平。

听见了追风的话,杨清风猛的回头,他没想到追风既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可他的嘴唇没动。

“追风哥哥,你看黑乌帮也解散了,他也受伤了。他以后应该不会在害人了。”心甜上前拉着追风的手说道。

杨清风看了看追风,在看了看心甜,点点头。追风知道了杨清风的意思就是心甜所说的。

追风静静的看着杨清风,眼神中充满着炙热,好像此刻为某人愤愤不平,为某些人不公。“是啊,他是受伤了!他是不能在害人了!是啊,他现在挺可怜的。可是那些被他伤害过的人就不可怜吗?那些被他害的家离子散的就不可怜吗?那些被他分开的爱人就不可怜吗?”说完追风看向一旁的齐燕。

听到追风这么说,杨清风也是深深的震撼了。他本看在刘辉苦苦哀求的份上准备放刘义一马的。可现在追风说的这么透彻,他也不在好说什么了。问道:“你觉得该怎么样?”

追风沉默了,追风没有说话。

“追风哥哥,放了他吧,他也挺可怜的。”心甜再次说道。

“废了他两条腿吧!这样既饶他不死,也能惩罚他犯的错误,也能让刘辉以后照顾他爸爸。”追风说道。

听到追风的话,他们中爆发出一阵响动。王健说道:“追风,你这是不是太狠了,教练都说放过他了,你来参合什么啊?”

“就是啊!追风,你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狠,那你以后岂不会丧失人性。”李缺月说道。

夏莲也皱起了眉头,微怒的看着追风。只有司马如月一人脸上带着丝丝笑容朝追风点点头。什么都没说,但追风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刘辉一直讨厌他爸爸,可那是以前他爸爸俘虏女人的时候。可现在黑乌帮已经解散了,他爸爸也不可能做坏事了。刘辉心中也原谅他了。可听到追风这么说,刘辉心中一阵怒火。“你什么意思啊,救我的也是你,害我的也是你。”

追风对着刘辉惨淡一笑,便沉默了。

远处的齐燕听到追风的话,大为感动。于是跑过来,指着刘义说道:“对,不能原谅他,就是他害的我和阿风离散5年,并且也是他害死了阿风。”说完齐燕眼泪不住的往下流。眼神中尽是憎恨和痛恨。毕竟相别5年的爱人,就在相遇的时刻却得到爱人刚刚被人害死的消息。心中怎能不痛,怎能不伤心。

场面再一次冷了下来,静悄悄的,没人说话。

“罢了,罢了。”既然有人不同意放过他,那我也别再想什么了,本来这是他该受的,杨清风心中想到。于是他拔出枪对着刘义的脚,就在准备开枪的时候。

刘辉一把抱住刘义的脚哭着喊道:“教练,你不能这样,我爸他不会在害人了。”

“刘辉,你别怪教练和追风,这都是你爸该受的,我们伤他脚他还可以活着。”说完拉开刘辉,对着刘义的左右两脚就是两枪,“啪,啪”两枪打中刘义的骨头了,就算用医疗术治好,也行动不方便了。

看见自己爸爸还是被废了两只脚,刘辉顿时仰天长啸,癫狂的笑道。然后对着追风说:“情是情,恩是恩,仇归仇。”仇字刘辉说的特别重。

追风看见刘辉癫狂的样子,心中自是有些不忍,可追风不后悔。毕竟刘义伤害过太多的人,他必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刘辉抱着爸爸的身体癫狂的离开了这里。没有回头,只是疯狂的笑。在场的人看见刚才一幕也十分的迷茫,不知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追风弯下腰,扶起地上的齐燕,说道:“齐燕阿姨,你要我教练替你疗好伤,我们再去看沐风好不好?”说完追风向沈战看去。

“不行,我是绝不会让一个杀了我爱人的人替我疗伤,我宁可死去。”齐燕说道。

沈战早已在地上站起来,朝着追风这边吃力的走过来。到了齐燕身边,他刚想劝齐燕疗伤的。“扑通”沈战再次倒在地上了。他身上掉下来一块绿色的玉佩,上面刻着一对鸳鸯,这真是上次沐风临死之前给沈战的。

齐燕看见这块玉佩,眼泪流得更加汹涌了,这是他和沐风的定情信物,她肯定知道这玉佩是谁的。她急忙弯下腰捡起地上的玉佩问道:“这是你从哪里得来的?”

沈战看着齐燕捡起那绿色玉佩,说道:“这是沐风给我的。”

听了沈战的话,齐燕没有回答。她只是小心的抚摸着玉佩,含情脉脉的看着玉佩,这块玉佩涵盖了他们曾经的点点滴滴,蕴含着他们当年的全部幸福。随即他抬起头看着沈战说:“你真是沐风的兄弟,这块玉佩他是不会随便给人的,除非是他的亲信。你快带我去看沐风把!”

躺在地上的沈战笑了笑。没在说话,此刻他已没有一丝力气了。杨清风急忙过来扶起沈战,然后用医疗术给沈战疗伤。

沈战急忙阻止杨清风的动作,说道:“你先给齐燕疗伤吧,他还要留着力气去看他的爱人了。”

齐燕刚想说‘先给沈战疗伤的’。“我真的欠你很多,你就接受我的一点点弥补吧!”沈战说道。

于是齐燕也不好意思拒绝了,杨清风把齐燕的伤疗好之后,在疗好了沈战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