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短篇娇女倾城

第2章 重生

“忘川渡口,奈何桥边,陈阿娇,你,甘心吗?”

这里一片漆黑,仿佛没有白天只有黑夜一样,而此刻的陈阿娇正站在这个地方,听到那个奇怪的声音。

“谁?”

一个蒙着黑纱,身穿黑袍,似男似女的人凭空出现:“本座冥府十二司第六司主,掌人世轮回,你本身怀凤命,贵不可言,因本座一时失察,使你的命运轨迹改变,只要你想,本座可以给你适当补偿,送你重入轮回。”

“重来一次吗?”阿娇眼中一亮,却又迅速暗淡下来:“如今的我,还要回去干嘛?重新再经历一次我那糟糕的人生吗?算了吧!”

“你当真不愿重入轮回,”第六司主皱眉道:“若本座告诉你,你死后,你的母亲缠绵病榻无良医愿医,你的父兄被奸人暗害,最后家破人亡。这样,你还是不愿意吗?”

“你说什么?”

陈阿娇不愿相信,“不可能会这样的,我母亲贵为长公主,位比诸侯王,我父亲为一品堂邑侯,身份尊贵,我大哥是内阁大学士,二哥为镇武大将军,他们怎么会出事呢?你是骗我的对吧!”

在陈阿娇的心目中,她的父兄和母亲都是这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没有人可以轻易地暗害他们,所以她不愿相信,他们会在她死后落得那样的下场,或者说她是不敢相信,她的家人,会成这样。她可以不在乎任何人,唯有她的母亲,她的父亲,她的哥哥们,她永远无法放下。

“为何不愿相信?”第六司主不带任何感情的说:“失去了你这个皇后的庇护,功高震主的陈家和馆陶长公主府,将没有了任何的牵制,更何况继位的那位新皇后,也不会放过你的家人。”

“不,不会的,不会的”

第六司主继续说:“如果想救他们,就只有按照我说的回到过去,重新当一次皇后,拥有庇护他们的权利。”

过去了许久,陈阿娇仿佛哭干了所有的泪水,终于接受事实。

“好,我答应你,送我回去吧。”

虚无的光影将她吞没,失去意识的前几秒,阿娇听到第六司主的声音:“作为补偿,本座将赠于你本座的红莲空间,其中灵物,任你使用。”

「—————————————」

“唔,”阿娇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感觉仿佛过去了一辈子,而她也确定可以说是过去了一辈子。她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处境,发现自己应该是刚成为皇后,殿内到处是大婚后来不及撤去的物品,不过目前当务之急要先弄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

“白芷,”阿娇叫的,是她的陪嫁丫环,是她母亲馆陶长公主亲自为她挑选的丫环。不过前世这个丫头在刚进宫不久后的宫中争宠中被害死了。

阿娇声音刚落,外面便走进来一个容貌清秀,大约十七八岁的侍女。

“翁主,您叫婢子

何事?”(历史上陈阿娇出生就被封翁主,形同郡王,翁主比郡主级别高,比公主稍低一点)

见到白芷,阿娇心中有数,既然白芷还活着,那就代表还没有选秀,后宫那些女人都还没进宫。这个时候,也是她和刘彻感情最好的时候。

“现在什么时辰了?”

陈阿娇从床榻上坐起身来,淡淡的问。白芷连忙一边伸手去扶,一边回答:“翁主,现在时辰还早,不到寅时,离后宫众位主子们请安还早,翁主再睡会儿。”

“不了,侍伺我梳妆吧!”

“是,”白芷扶着阿娇坐在梳妆镜前,镜中的少女正是明媚娇艳、绝色无双的时候,还没有被后来的宫廷生活磨去所有亮点。

其实单论一场脸,这后宫中的各色女人中还真没有谁能比得过陈阿娇,哪怕是后来的卫子夫也远远不及。只是后来的陈阿娇以为刘彻喜欢的是卫子夫那样妆容素雅、温和柔顺的,所以只一昧的效仿她,却忽略了像阿娇这样娇艳的容颜,并不适合那样的妆容。

“翁主,平阳公主昨日差人送来的绿翡玉凰钗您不是极喜欢吗?不如今日就戴上吧!”白芷询问道,阿娇目光一凝,绿翡玉凰钗,她还记得上一世她也是欢欢喜喜的戴了,却被刘彻以‘不体谅民生疾苦’之名斥责,这一天开始,阿娇和刘彻之间开始有争吵冷战。如此看来,上一世平阳公主也早有预谋,开始离间她和刘彻的感情,为卫子夫入宫得得宠做准备了,就是不知道,她陈阿娇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他的那位好皇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