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现言格斗之皇热血

第97章 毛彦斌姑姑,毛雨娟

第二天早上,在“神光小区”一号楼的楼下。

杨丽在这里,她还是和那天格斗大会时一样的穿着,除了粉红色的卷发之外,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裤还有黑色长靴。

杨丽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她想给自己的小姑子毛雨娟打电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许是好久没有和她联系的缘故吧。

自从15年前毛雨皓去世了之后,他的妹妹毛雨娟也离开了神光市,因为毛雨皓的妹妹毛雨娟,在那个时候觉得哥哥的去世,多少与嫂子有些关系,所以这15年以来,一直没有回到自己家,回到神光市。

这些年以来,毛雨娟一直在另一座城市工作,更具体地说,应该是在一家幼儿园当园长。其实毛雨娟这些年也反复的想了想,自己不应该怨自己的嫂子杨丽,毕竟杨丽也算是自己的一位亲人,对自己特别的照顾。

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机,杨丽愣住了。她在心里想到:“娟,都15年过去了,你还在埋怨我吗?”

杨丽想到了这里,她叹了口气。杨丽又自言自语道:“嫂子今天就带着孩子们去看你,你就算是不怎么愿意见嫂子,好歹你也得见一见孩子吧。”

就在杨丽正在想着毛雨娟的事情的时候,已经过了好几分钟。而毛彦斌和莫英战两个人,已经到了她的身边。

看到母亲正在发呆,毛彦斌说道:“妈,妈…。”

杨丽回过神来看向一边的毛彦斌,对他说:“嗯?怎么了儿子?”

毛彦斌又说:“妈妈,您在想什么事情呢?也太入神了吧?我都叫您好几声了。”

杨丽用手抚摸着毛彦斌的脸,说道:“妈没有在想什么。”

毛彦斌看着母亲杨丽,笑着说:“没想什么,不会吧?妈妈您还能瞒得了我吗?”

莫英战也说:“是啊,妈妈。”

毛彦斌也穿着和格斗大会那天一样的衣服,而莫英战则是穿着一件休闲装和运动鞋。

毛彦斌又对杨丽说:“妈,您在想一个人对吗?在想谁呢?”

杨丽看着自己的这两个孩子,温柔的说:“我在想你们的姑姑,今天我就带着你们俩去找她。”

说完,杨丽走到了自己的一辆红色汽车的面前,说道:“好了孩子们,咱们出发吧。”

毛彦斌有些疑问的说:“妈,您是怎么知道姑姑在什么地方工作的呢?”

杨丽又说:“这个有时间再说,咱们先走吧。”

杨丽刚要准备打开车门的时候,毛彦斌说道:“妈妈,您先等一下,其实昨天我还约了一个人,她也陪着我们一起去。”

杨丽想了想说:“是蝉儿吗?”

莫英战说:“是的,妈。”

林宇蝉这个时候,从一旁快步走了过来,对毛彦斌和莫英战还有杨丽三个人,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让你们等了我几分钟。”

林宇蝉身穿一件浅蓝色的连衣裙,还有穿着红色高跟鞋,冲着这边笑了笑。

毛彦斌说:“没事的蝉儿。”

随后,在一片高速公路上。杨丽开着这辆红色的汽车,而林宇蝉则是坐在副驾驶座,毛彦斌和莫英战两个人则是坐在车后座。

杨丽一边开着车一边向林宇蝉问道:“蝉儿,这几天有没有找到关于暗黑少女的一些事情呢?或者是有关于她的一些资料呢?”

林宇蝉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找到,但是我在我外公留下来的一本日记中,写到了有一个人知道各种稀奇古怪的人,还有各种奇怪的事情。或许那个人知道,怎样才能对抗暗黑少女的方法。”

毛彦斌和莫英战还有杨丽三个人听了之后,都看了看林宇蝉。

毛彦斌问:“蝉儿,那个人是谁呢?住哪里呢?”

林宇蝉又继续说:“他姓程,身份是一位格斗家,但是他和其他的格斗家不同的是,他非常古怪,而且不喜欢太多人在的地方。”

杨丽又问:“那他住在哪里呢?外地吗?”

林宇蝉说:“他住在一片森林的深处,至于是哪里我也不知道。”

杨丽又问:“那么你外公的日记中有没有写到,该用什么方法才能专门对付暗黑少女的呢?”

林宇蝉又摇了摇头。

毛彦斌有点无奈的,说道:“蝉儿,你说的这句话等于是没说,森林到处都是,谁知道是哪片森林啊?”

听到毛彦斌这么说,林宇蝉回头看了一眼他,同时又说:“我又不是万能的人,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啊?”

杨丽打断道:“好了,先不说这件事情了,说些别的吧。”

毛彦斌又向母亲杨丽,问道:“妈妈,姑姑她工作的地方在哪里呢?”

杨丽说:“在北边的一座名为神羽市的,城市内的一个叫做海岚镇的地方,好像是在一家私立的幼儿园当园长。”

听到母亲这么说,毛彦斌说道:“神羽市海岚镇?那么离咱们现在有一百几十公里远对吗?往北行驶的话,估计得两个多小时之后才到啊。”

毛彦斌说到这里,他在心里想,自己已经好多年没有见到姑姑毛雨娟了,从5岁之后一直到现在。他几乎都忘记了,姑姑到底长什么样子了。

对于毛彦斌的父亲毛雨皓,毛彦斌由于那时候只是一位5岁的小孩,所以印象也不深了。

毛彦斌低着脸,他正在想着小时候的事情。而莫英战左手从刚才就一直握着毛彦斌的右手,而她和毛彦斌的关系更好了。

林宇蝉看得出来,毛彦斌和莫英战的关系更好了,于是她在心里想:“看起来,毛彦斌和莫英战,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比前段时间更好了,看起来过段时间,莫英战就会成为毛彦斌的女朋友了。而毛彦斌呢?我也用我的心灵探测的能力看了一下他的内心,我发现他也是喜欢着莫英战。”

另一边,在名为“神羽市”的城市内的海岚镇,镇上的某一个地方。

更具体地说,是一片居民住宅区旁边的,一所名为“紫心幼儿园”的私立幼儿园。

大约上午八点半的时候,这个时候是幼儿园,孩子们活动的时间,这所幼儿园差不多有八个班,有小一小二和中一中二中三班,以及大一大二班,再加上小托班。而每个班里的小孩的人数,大约有40人左右。

这个时间,孩子们几乎全部都到了教室外边的活动区域玩耍,而每个班里则是有三名女老师,正在照顾着自己班里的小孩。一位年龄在接近40岁的女人,也走在了孩子们活动的地方。

这女性大约一米七十的身高,五十多公斤的体重,身材中等,一头黑色的短发,身穿一件普通的运动服。她就是毛雨皓的妹妹,毛彦斌的亲姑姑毛雨娟。这所“紫心幼儿园”的园长。

毛雨娟一边看着正在玩耍的孩子们,一边微笑着。毛雨娟在心里想到:“以前在我离开神光市的时候,小斌他也差不多只有五岁吧?现在已经15年过去了,估计小斌他应该是一位20岁的青年了吧?我还真是想见一见他啊。”

毛雨娟想到了这里,她又自言自语的,小声道:“嫂子,其实我已经不怪你了,你和哥哥一样,都把我当成是最亲的亲人,我真的好后悔啊,如果我能够再见到你的话,我真想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的一位女老师,这个时候来到了毛雨娟的身边,说道:“园长,外边有人找你。”

毛雨娟听后问:“有人找我?是孩子家长吗?”

这位女老师又说:“不是的,是一位粉红色披肩卷发的,很漂亮的女人,在她的身边还跟着两位青年。那个女人说是你的亲人。”

毛雨娟心里想:“披肩卷发?很漂亮的女人?难道是…?”

(在“紫心幼儿园”的大门外)毛雨娟走到了这里,她看向了前方。杨丽一脸微笑的,看着毛雨娟,然后走到了她的身边,并对她说:“娟,我终于找到你了,15年了,已经15年了,你还打算躲着我几年呢?”

毛雨娟这个时候,眼眶里全是眼泪,她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嫂子杨丽,一边激动的说:“嫂子,我已经不怪你了。”

杨丽说:“没事的,娟。”

毛雨娟这时又看了看杨丽身后的毛彦斌,又向杨丽问:“嫂子,这位年轻人是…?”

毛彦斌也走到了毛雨娟的面前,看着毛雨娟。毛彦斌说道:“姑姑,我是小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