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现言如果没有当初的相遇

第18章 口水有毒

出租车司机从头到尾没有说话,但郭丽和苏情心里紧张害怕得一阵发毛。

车在一座废弃工厂大门前停了下来,出租车司机推开车门小跑溜了。

从废弃工厂中走出四五个混混,苏情和郭丽死守在车内没有下车。

那些小混混也只是围绕着车说一些恐吓的话,他们并没有用暴力手段强制让郭丽和苏情下车。

最后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他们突然离开了废弃工厂。

苏情和郭丽在车内等了一阵,他们亲眼看着那些小混混走远后才从车里走了出来。

车钥匙已经被拿走,继续呆在车中等死不是最佳选择。

这车中应该是被安装了信号屏蔽器,郭丽和苏情快速商量了一下,她们准备冒险跑出出租车报警打电话求救。

而在苏情和郭丽刚走出车不久,那群小混混又鬼哭狼嚎的跑了过来,苏情和郭丽被逼只得跑进废弃工厂。

苏情和郭丽一个是来自于农村的女孩,一个是整天跑东跑西挖新闻的女强人,她们两人体质都不弱硬深深的把一群小混混远远的落在身后,

但很显然,这些小混混对废弃工厂的熟悉程度远超于郭丽和苏情,没多久她们就被逼迫跑到一栋烂尾楼。

苏情拉着郭丽不停往楼顶上跑,那些小混混在楼下紧追不舍。

郭丽一个劲的安慰着苏情,“不用怕,也许到了楼顶就有信号,到时候我们打电话报警这些害我们的人一个都跑不掉。”

“郭丽姐我不怕,我本就没有多少时间可活了,早死晚死都一样,只是连累了你……”

“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要怪就怪那个可恶的司机。别让我活着出去逮着他,否则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苏情和郭丽甩开了几个小混混一些距离,她们就地坐在台阶上喘气。

这时候苏情脸上的口罩早被她扒拉下来,被追了这么久,她早跑不动了。

下方的楼梯弯曲狭窄只能容两个成年人并排通过,郭丽想总是这么逃跑也不是事,她站起身来把周围的一些碎砖碎石捡到一处。

“苏情我们在这个地方守一阵,有人跑上来就要砖块碎石往死里砸!”

苏情一直拿着手机看,手机显示还是没有信号,她点了点头,“放心吧郭丽姐,我手上力气大着呢。”

不一会儿,楼下传来了脚步声,人还未冒头,郭丽手中的石块就砸了下去,“你们给我听着,想死就继续往前追,我们准备了好多砖块石子等着你们。我们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我劝你们赶快离开,否则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臭娘们,吓唬谁呢!这地方我们安装了信号屏蔽器,你们就任命吧!”

“一起冲上去,她们就两个弱女子能有多大力气,我们顶多身上也就挨个一两下忍忍就好,只要绑了她们我们哥几个就发达了,天天吃香的喝辣的。”

楼下一群小混混叫嚣着往楼上冲了上来。

苏情找了一块最大的砖头高高举着,她靠着楼梯扶手半探出脑袋,她这一砖头砸在人脑袋上绝对能让人脑袋开花。

郭丽担忧的看了苏情一眼,“苏情出手轻些,我们虽然是正当防卫,但杀人是犯法的。”

“我不怕郭丽姐,我都是快死的人了,我没什么好怕的!”

苏情话刚落,就有一个黄发小混混跑上了楼梯口拐角处。

嘭的一声,苏情出手干净利落手上高举的转块砸了下去,她手法极准,她是瞄着他的头砸的。

但黄发小混混以手护头,咔嚓一声他的手臂似乎是被砸断了,他惨叫着急忙后退。

其他小混混见状也急忙后撤。

“快去,找一些木板来,这样冲上去不行,这两个臭娘们疯了!”

苏情还想拿着转头守株待兔,但郭丽拉着她往楼上跑去。

在烂尾楼最顶层的楼梯间郭丽和苏情停了下来,这里是她们最后坚守的阵地,她们不能再往上跑了,再跑就无路可走。

她们两人如果守不住这个地方,那结局只能任人宰割。

苏情把周围的碎石砖块都捡到一处。

郭丽拿出手机看了看,手机上终于出现了一格信号,她急忙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小陈快来救我们,城外郊区废弃工厂烂尾楼……”

信号又突然中断,郭丽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小陈有没有听到,但她只能寄希望于此。

苏情道,“郭丽姐电话打通了?”

郭丽点了点头,“打通了,但我没报警,我打给了小陈。”

“为什么?”

“信号不好,我担心话没说完信号就断了,我猜对了。”

郭丽把手机拿给苏情看,果然又没有信号了,“你不会怪我吧?其实我应该报警的。但我相信小陈,他只要听到我的求救无论真假,他都会第一时间赶来的。”

“没事郭丽姐,我相信你,也相信陈大哥!”

郭丽和苏情在的这个位置不是很好,下方没有了狭窄弯曲的楼梯间,取而代之的是相对笔直陡峭直通楼顶的过道。

站在楼梯台阶上能把楼下情形看得一清二楚,在楼下也能看清楼上的情况。

那几个小混混又追上来了,他们手里抬着几块破木板挡在身前。

为首的小混混没有在让手下往上冲,他走了出来往楼上看去,他突然间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伸手颤抖的指着苏情,“你是……你是那个苏……苏情!”

“大哥,就是她我看过她拍摄的广告,听说她感染了致死的w病毒,我们……”

“退后,退后,别被感染了,我特妈的还不想死!”

几个无法无天的小混混原本是雄纠气昂昂的,但没想到看到苏情的真容竟然变得畏手畏脚起来。

原来,他们也怕死!

看着下方小混混一幅幅见了鬼的模样,苏情抓住了这一线生机。

她大声道,“我就是苏情,也就是你们口中那个不幸感染了w病毒的苏情,我的余生只有两月多一点的时间了。你们应该多多少少听说过我是怎么感染w病毒的吧?不错,w病毒确实有很大几率通过唾液传播,也就是说我的口水……有毒!你们要不要试一下?”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