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葬下这诡秘

第3章 束发礼

鬼槐老道深知自己理亏,所以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跟封无瞳纠缠,而是再次将话题转移到了封无瞳的束发礼上。

“瞳儿啊,刚才你不是说想到要什么礼物了吗?快跟为师说说,为师一定满足你!”

看着师傅刻意跳过刚才话题的样子,封无瞳也不打算继续纠缠,深知师傅性格的他明白见好就收,让师傅怀着一丢丢愧疚,说不定等下的要求他就答应了。再抓着不放,若师傅犯起浑来,自己多半免不了一番皮肉之苦。

想通了这些,封无瞳内心一下愉悦了起来,为自己的机智感到自豪。

“师傅,徒儿束发像要的礼物以前就跟您提过,我想要一个师弟,还请您答应大傻拜师这件事!”

鬼槐老道闻言脸色一变,似乎被什么蛰了一下,差点跳了起来。

“不行,瞳儿!什么愿望都行,就这个不行,为师是不会收下那个傻小子的!”

见师傅竟有如此大的反应,封无瞳不禁有些急了。

“师傅,为什么不行?大傻他只是单纯,又不是真的傻。山下人嫌弃他就算了,为什么连师傅您也·····”

“更何况大傻他力气那么大,哪怕他到山上来什么都学不会,也可以伺候您啊,再说大傻跟徒儿一样也是个孤儿,您···”

说到这,封无瞳跪在地上,眼眶已经隐约泛起了红光。

但鬼槐老道并不为其为其所动,仍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这天下任何人都可入为师门下,唯独这大傻不行!此事你休要再提!”

“天下任何人都可以,唯独大傻不行”

封无瞳口中喃喃,似陷入了沉思当中。

过了一阵,封无瞳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师傅,表情认真的问道:“还请师傅为徒儿解惑,大傻他到底有何不同?让师傅您如此忌惮?”

这个疑惑在封无瞳心中已经存在很久了,大傻作为封无瞳唯一的朋友,人生中第一次下山就与他相识,并且感情随着时间逐渐加深,两人关系毫不夸张的可以说是亲如兄弟!

彼此作为对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几年前他曾邀请大傻到山上做客,本以为师傅也会喜欢,却没想到当时师傅见了大傻后会突然面色大变,随即不由分说的就将大傻赶了出去。

并立下规矩不许大傻再到山上来,连带告诫封无瞳也不许和他接触。

幼年瞳当时虽然对于师傅明面上不敢忤逆,但私下里却依旧保持着和大傻的友谊,并且经常偷观里的东西接济他。

这次事件在当时虽然没有造成什么大影响,但却在封无瞳心中留下了一个至今未解的疑惑,为什么师傅会对大傻面露忌惮?

没错,师傅当时的表情就是忌惮,因为那种表情,封无瞳在山下普通孩子的脸上看到过,当他们发现自己出现时,就会露出这种表情!

“忌惮?”鬼槐老道炸毛似的喊道。

“狗屁!老道我怕过谁?说了不想收就不想收,为师我就看那傻子不顺眼!”

“师傅·····”封无瞳开口还欲说什么。

突然!

砰~

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当封无瞳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院子里,主神殿的殿门也已经被重重的关上了。

“好吧,貌似又把师傅惹生气了”封无瞳满脸无奈的坐在地上,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子。

砰~

就在此时,殿门突然打开。见此,封无瞳一脸惊喜,难道师傅想通了?

“师····”

门内飞出一暗器,重重的砸在了封无瞳脑门上,随即大门再次关上。

··········

这是不解气,所以再惩罚一下自己?封无瞳摸着脑门上的包肯定的猜测道。

“算了,还是先溜吧,免得等下又飞出来什么。”本着君子不立危墙,封无瞳爬起来就准备麻溜的开溜。

“嗯?我手压到的是什么?”翻身而起的封无瞳突然顿住。

“咦~这好像是本书?”

拿起师傅扔出来的‘暗器’,封无瞳对着绯红月光,观察了起来,这是一本古朴的线装书,封面上只有两个歪歪扭扭,如同符咒一样的字体,通过一番连猜带蒙,封无瞳发现上面写的似乎是“尸经”两个字。

师傅乱扔的?还是这就是师傅给我的礼物?怀揣着好奇,封无瞳翻开了尸经。

才翻开第一页,封无瞳就感到有一股滔天怨气扑面而来。

“僵尸,集天地怨气、秽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被天地人三界摒弃在众生六道之外,浪荡无依,流离失所,在人世间以怨为力,以血为食,用众生鲜血渲泻无尽孤寂……”

“嘶~好邪恶的感觉··但是好厉害啊!”

就在封无瞳准备继续翻阅的时候,神殿门再次打开,一个菜盆飞了出来,但这次没有往他头上砸,而是稳稳的落到了封无瞳面前。

“把盆洗了,赶紧滚蛋!”随着这声苍老沙哑的声音落下,殿门再次紧闭。

封无瞳见此也顾不得继续翻阅,连忙将《尸经》往怀中一塞,拿起空荡荡的菜盆,愉快的消失在了狰狞扭曲的树林里。

夜里,八轮血月的位置没有变动,依旧还在原来的位置,但九月中惨白的那一轮月亮,已经来到了天空的正中央,乌云遮盖,这一刻,万籁俱寂,所有活着的生物,哪怕是昆虫,都默契的进入了噤声的状态。

鬼槐观东院的一座小房子里,橘黄色的烛光透过惨白脆弱的窗纸洒到了院子里。

房间内,封无瞳正坐在一张木桌旁,饶有兴致的翻阅着《尸经》,桌子由于年代久远,桌面的原木纹路被磨得有些略微斑驳,但桌面却是非常光滑,线装的《尸经》摊在桌面上,倒是显得有几分古韵典雅。

作为封无瞳的卧室,风格承自鬼槐观,整体布局十分简单,甚至是有些简陋,四十个平方不到,地面铺着暗红色的邙槐木地板,摆放的家具也仅有一床、一桌、一椅、一书柜而已。

四周墙壁,除了进门处挂了几把长短、质地不一类唐刀的战刀,其他地方都是青黑色散发着凉气的砖石在裸露着,连土漆都没刷。

时间飞逝,已经翻到最后一页的封无瞳身子后仰靠在椅背上,双脚蹬地,双手朝上,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啊~”

伴随着这声呻吟,前两只脚被封无瞳蹬得离地的椅子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嘎吱声,好似随时就会散架一般。

“哈哈,椅子哥,没注意,您腰没闪着吧?”封无瞳神经质般的问了一句后就将抗议的椅子双腿放下。

认真算起来,封无瞳这声哥还真没乱喊,因为无论是辈分还是岁数,他屁股底下这张朴实无华甚至有些破烂椅子,都比他大!

一阵研究下来,封无瞳已经确定了这本《尸经》应是一本修炼功法,准确的说是炼体功法,虽然只有第一册,但功法的强大却是神鬼莫测,有逆天之能!修炼后的功效就是能让人从凡躯转为尸躯。

这个尸不是死尸的尸,而是僵尸的尸,按书中描述,僵尸是上古神兽“犼”所化,神兽犼非常强大,可以搏杀神龙。而僵尸作为它的延续,肉身可以做到不老不死不灭,力大无穷,进化到最后单凭肉身就能轻易达到毁天灭地的效果。

封无瞳虽然不知道上古神兽“犼”是啥,也不了解神龙有多厉害,但总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想着想着内心不由自主就有些心潮澎湃了起来。

“练成了以后,鬼槐观应该是我说了算吧?”

“嘿嘿嘿嘿~”这样想着,封无瞳不禁呆呆地笑出了声。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