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九州长青志

第63章 少年藏大志,军阀结盟

“不愧是姬府,佳木茏葱,奇花闪灼,清溪泻雪,石山直穿云霄。更是以白玉为栏,桥亭用琉璃之瓦、檀香之木。真的让人大开眼界,叹为观止啊!”张博文感慨道。

“可不是,若是无长安兄的盛情邀请,我等此生怕再无福份看到如此磅礴大气的景象。”宇文退之如毫无见识的白丁一样到处摸摸,到处看看。

姬长安瞥了这两位梁州公子一眼:“二位莫要再挖苦我姬家了,好歹你们也是出生名门贵胄,不至如此吧!梁州虽是有些偏远,但也是有繁华之地吧!”

张博文擦拭一下眼角,装作流泪:“长安兄实不相瞒,梁州闭塞又多贫瘠的土地,资源匮乏。商贾不屑到梁州做生意。像贵府如此奢华我前所未见,简直不敢想象哎。”

“博文兄莫要骗我,汉中郡,蜀郡沃野千里,百姓富足。昔日魔族乱华,梁州便因地势险要和充足的资源让魔族没有横扫梁州。若是博文兄喜欢我府的风格建设,不如我将建造此府的工匠让你带回梁州,你看如何?”姬长安将折扇收回。当然这只是调侃,姬府建成的历史很悠久,后代只是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扩建,鬼知道有多少工匠参与了建造,或许也只有让张博文带鬼走了。

”我也想啊!可是我张家向来节俭惜民力,我没有钱呐!若是平日还能摆些阔,自从魔族走后梁州就一直大旱。就连汉中郡和蜀郡也不例外。”张博文颇为可怜的说,自是悲天悯人的情怀。

“什么?梁州竟然遭受如此劫难,为何不早与我说呢?张家与姬家同气连枝,我豫州姬家肯定会大力相助,帮助你们梁州早日度过此劫。”姬长安装出很惊讶的样子,其实他早就知道梁州有了百年不遇的大旱,并且持续时间之长古今罕见。梁州子弟一行人来豫州的目的正是为了向豫州姬家求援。当然他们也不仅仅是向豫州姬家求援,荆州和雍州也接到了梁州派出去的使者,只是雍州司马青的条件让梁州世家无法接受罢了。

张博文听姬长安的话语就知道与姬家联盟一事可成,当日他的亲哥哥也就是梁州张家的嫡长子一马当先的去雍州就是因为看到司马青统一雍州,可以借的资源会更加充足。只是他哥哥忘记了一点,那就是司马青没有那么多糟心的事情,若无野心他只要固守雍州即可。而豫州姬家急于寻找自己的同盟,来兼并豫州的其他势力所以张博文选择了豫州寻求帮助。

张博文握住姬长安的双手,他乡遇金主啊!

梁州一行人在姬长安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十分隐蔽的屋舍。

进入一室,只见一面如冠玉,唇若涂脂,相貌堂堂,威风凛凛之人。那人正是姬长安之父,姬元。

姬长安施礼:“给父亲大人请安。”其他人的梁州子弟也纷纷向姬元施礼。

姬元点了点头示意,众多少年在此。他只是打量着张博文。眼前这少年眉清目秀,智慧非凡,胸中暗藏乾坤,果真梁州多才俊。

姬元感慨:“昔日见你时,你还是7,8岁的儿童,转眼你便成了翩翩少年郎啊!”

“大人谬赞了,姬家门庭多宝树,人才济济真是百年大家族才有的底蕴啊!”张博文拍着马屁。

姬元很是受用,评价一个世家的强大远不是用世俗的金银来衡量的。一个家族能否兴旺发达往往是看年轻一代能否有翘楚麒麟之辈。而姬家,也是令所有人都满意的正是姬长安。儿子有出息,当老子的也难免得意。

姬元也没有兜圈子,开门见山:“就不要浪费各自的精力了,梁州遭遇旱灾我姬家愿意帮助。但也希望你们梁州能帮助我们姬家起仁义之师。”

张博文拱手:“那是自然,张家与姬家向来要好。多年来互通有无,交往甚密。姬家有什么困难,我张家自然不会袖手旁观。”说到此处,其他的梁州公子也纷纷附和,表示豫州姬家的事情就是他们梁州世家的事情。

姬元点了点表示赞同,但也说出了自己的疑惑:“你们家族此次竟然将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们年轻的一代,父辈竟无一人尾随。他们会放心如此重担交给你们?”

张博文真诚地说到:“不瞒伯父,此次出来求助并非我等一支队伍,但凡有能力且不甘平庸的年轻一辈都为家族寻求外援。这也算是家族继承的一种考核。况且梁州因为大旱祸乱连连,父辈早就分身乏术只能让我们这一辈出来求助。此次侄儿前来,也是希望伯父能够支持我等,来日必将厚报。”

张博文说的都是实情,凭借姬家的实力想要探查什么都是轻而易举的,他撒谎也是没有必要,还不如老实全盘托出。

姬元早就了解了梁州的情况,自然知道张博文所言不虚,也是很满意这样识时务的年轻人。况且他也要为自己的儿子做打算,以后姬长安也好有些助力。

张博文又接着说:“若是能得到姬家的相助,我定说与父辈,在姬家对萧家与妘家开战的时候。保证你们不会同时与雍州司马青开战。”

姬元自然不能听张博文的一人之言,又看向一旁的白衣青年:“你是宇文退之吧!宇文家的掌中宝。你认为张博文刚才说的如何呢?你有没有什么见解?”姬元当然提前了解这群年轻的人脾气秉性以及喜好,宇文退之虽然表面是与张博文为一个团体,但是宇文退之却有自己的见解有些时候会反对他们的领头人张博文的。

宇文退之也不扭捏:“相信姬大人知道梁州最近地震频发,又有大旱,天灾不断,战乱亦不止。希望能得到姬氏的粮草和药物的援助。我们会尽力组织司马青插手豫州事物,并且在贵公子困顿的时候我们梁州世家绝不会冷眼旁观的。”

对于宇文退之的这种保证,姬元很是满意,但是他可不会画饼充饥的:“我听说还有你们梁州还有一伙人前往雍州求援,其中还有张家的嫡长子和宇文家的人吧!你们几个怎么保证你们家族的人能听令于你们呢?”

宇文退之当然还是自信的:“伯父应该知道,整个宇文家年轻一代只有我的地位最高。其余去往各州求援的,也都是些乌合之众根本不值一提。”

姬长安咧了咧嘴角,好家伙这么狂,竟然说自己家族的其他求援者是乌合之众。

张博文却是有些为难,他不是嫡长子,但偏偏是嫡次子。他兄长能得到的助力是他的好几倍,母亲一族也很少有人会支持他。哪怕他比兄长更加努力,更加智慧。

姬元到底是老练毒辣,一眼就看出了张博文的为难之处。但他也不说破,就一直在那里看着张博文。

张博文杵在那里,一分一秒过去。他觉得姬元看他的目光像是将他放在碳火上去烤,炙热而又煎熬。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