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快穿之我家宿主太黑了

第146章 渣女的养成日记1

侑仄和苏琉达成共识之后也不留他,只是拿着苏琉给的联络器,塞给凉瀚后,大家各回各家,互不干涉,等时机到了再说。

“你得在这个世界待到身体自然死亡,有经验了,问题不大,这次任务真的非常简单,不是s级,不过我们一直过s级也会被人察觉不对劲,所以现在得把之前跳过的补回来,正好也能让你慢慢补充能量。”凉瀚听着系统的话,得到了侑仄的认同之后,她就打量自己的环境了。

看上去是现代,而且既然简单,说不定连超凡的力量都没有。

接收了记忆,凉瀚确定这个任务超级简单了。

首先,应该离个婚。

也用不上侦探社了,毕竟系统效率更高,更便捷。

把找对方出轨的事情交给系统,凉瀚就倒回床上继续睡觉了。

等到中午,她才被砸门声吵醒,难得睡意十足的凉瀚瞬间暴起了。

拉开门,看见对方衣衫不整,眼圈泛青,就知道又是从小三那里赶回来的,凉瀚压下想要把他暴揍一顿的欲望,留了一个滚字,就关上了门。

砸门声愈演愈烈,幸好她刚才记得把门锁上,让系统屏蔽了自己的听觉,凉瀚就接着睡了。

砸就砸呗,疼的也不是她。

等凉瀚睡舒服了,这人也没影了,而系统也早就把证据查出来了。

真简单!开心!

联系律师,凉瀚直接通知江桓净身出户,事情就传到了晋家,凉瀚现在这个身体是晋瑜的,晋家也就是晋瑜的娘家,对她确实非常好。

这也让凉瀚没法狠下心,哪怕这份好不是给她的,但现在享受的人是她。

“夫妻之间的事,床头吵架床尾和,你和小桓到底怎么回事,今天他给我打电话,就说你要和他离婚?”说这话的是晋瑜的妈妈,看上去特别和蔼,和一旁凶巴巴的晋爸爸完全就是截然相反的两个风格。

然而人不可貌相,“劝什么劝,离婚就离,我养得起我女儿,就江桓那小子,我大小就觉得这人不可信,你看看,把我闺女气的,都要和人离婚,我乖乖宝儿啊,真的是受罪了,离,肯定得离,别听你妈的。”

“他出轨了,婚外情,已经有一阵了,我最近才知道。”凉瀚把系统调出来的资料递给两人,晋妈妈还好,晋爸爸是真的从小就是无脑宠女,到最后晋瑜被两人联手逼死,他也一夜愁白了头发,把江桓打个半死,被关起来了。

“误会吧?江桓那小子我们从小看大的,不能干出这种事……”翻着手上的东西,晋妈妈沉默了,这已经不只是几张借位的照片,系统出手,自然没什么能瞒住它,就连私密照都出来了,“我得去问他!这干的什么事!”

“什么东西啊,给我也看看。”晋爸爸往晋妈妈那里挤了挤,可惜晋妈妈直接把资料卷起来,不让他看,“什么东西,给我看看啊,你藏个什么。”

“你别看了。”两个人当了几十年夫妻,晋妈妈还能不了解晋爸爸那性子?要是看了这些,指不定找上门把人打了呢。

“离吧,妈妈也支持你,你爸说的对,大不了回家来,让他养你。”

“没,这些年我和他赚了不少钱,他出轨,就得给我净身出户。”

晋爸爸眨眼,不知道为什么自家柔情似水的闺女怎么变得这么霸气了,不过因为这个世界没有超凡力量,他也就没扯到穿越夺舍之类的上面,紧紧跟着闺女指挥,应声叫好。

解决了晋家,接下来就要面对江家了,凉瀚对江家人可就没那么好态度了,当初江家人对她多亲密,在江桓出轨后,就有多恶心。

还想着两个人侍奉一个?想的这么美,古代都没这好事好吧,古代那是一妻多妾,不是三妻四妾。

凉瀚揉着脑袋,也不敢把两位老人留在这里,不然等江家闹过来,该多烦心。

打电话催促律师那里再快点,凉瀚也不在这里呆着了,她也不想和江家那群家伙唇枪舌战,多累啊,反正以后那小三被江桓娶回去,闹腾的日子多着呢,那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角儿。

晋瑜见过对方,长得一般,胜在化妆技术高,能舍得下脸,对江桓和江家人那是一个柔情似水,转头在晋瑜面前就是呛口小辣椒,这次江桓没了钱,紧巴巴的过日子,还能让她安稳着在他们面前演戏?凉瀚觉得不可能。

正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她就在一边看戏好了。

这么轻松的界面当然要好好享受,何必自己累死累活的呢?上一个界面被苏琉当狗耍还没折腾够?

官司还没开打,凉瀚已经让系统盯着苏琉,防止他把钱转出去,不过两个人各花各的,晋瑜的钱也没多少,毕竟一个家的开销都是她拿钱。

而江桓嘛,应该也没多少钱,毕竟包养小三是一种极度费钱的行为,凉瀚打这个官司只是想要膈应对方,她做任务以来,就没缺过钱,还眼馋那么点东西?

她没钱买个房子,这几天只能住在酒店,不过酒店更方便,她也懒得挪窝。

总裁她也不是没当过,但是也就是靠着原身的记忆,按部就班的做,要说让她赚钱,那倒是为难她了。

这个时候就显示出系统臣服自己的好处了,“炒股?”

“是啊,晋瑜总资产评估五十万左右,拿去炒股,交给我保证稳赚不赔,等你官司打完,给你翻个几十倍。”

001不止是一个最好的系统这么简单,它跟在凉瀚身边太久了,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谁能重演凉瀚当年的辉煌,那么只有以后成为生灵的001最有机会。

“那就交给你,我最近好困,接着睡觉去了。”说完,凉瀚趴在床上不动弹了。

倒没入睡,只是半梦半醒,最近确实不对劲,之前她连休息都是能免则免,不是自己不想,而是实在没法休息,闭眼就是炼狱。

但是最近怎么回事?是侑仄的缘故吗?可那也不该这么嗜睡吧。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