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重生的无敌混沌之神

第4章 :渊源

第三章:渊源

“小墨,你躺在床上干嘛呢?”姜果回来后看见在床上紧紧闭着眼躺着的殇墨不理解道。

“没事,妈,我想静静。”“哦,是吗?静静是谁,告诉妈妈。”“这是老梗了别乱用好吗?”殇墨无语,不过话说吃了无神吾为丹①之后殇墨明显感觉身体素质变好了,虽然实力没有提升,但是潜力往往比实力更重要。

本来这部分还可以水一大堆的,但是为了不拖剧情,春来暑往,时光飞逝,白驹过隙,龙游蛇走,殇家的成人礼,也是如期展开了。

“哎呀,人好多不开心。”殇墨把手放在头上,看了看来“探查军情”的涌动的人潮,“真是,自己家族的成人礼找这么多人来参观干吗?扬我家威?”旁边的一个小胖子尴尬的笑了笑,说:“殇墨表哥,话不能这么说啊,怎么说这也是一个不错的社交场合啊。”旁边的这个人是殇炎,按照起名论,这货是一个很有天赋的火属性武修者,觉醒的属性是稀有且霸道的三惢炎,火如其名,释放这个火焰使每一簇这个火焰会带有三点火心,拥有比普通同等级火焰大3倍的热力,并且火心不散,火焰不灭。殇墨斜了斜眼看了看殇炎:“对啊,一些家族可以趁这个机会把自己的孩子卖给别的家族一些比较有天分的成员..”“那叫做联姻啦,殇墨表哥。”殇炎也是十分无语。从小到大殇墨一直是不大受其他小辈欢迎的,可以说自己是唯一一个走的跟殇墨比较近的了。

“殇墨表哥,你现在是什么等级了?要是到不了武修者一阶就得击败一个武修者才可以,击不败就要去分家,一个男生(尤其是你这样的)去了分家就惨了,会被那些下人整死的。”殇炎可以说是一个不错的人,但是有一个缺点就是太谨慎了导致有些畏首畏尾还有些胆小。“没关.”“没关系。”殇墨刚想安慰安慰小胖子,但是远处传来了一阵让他讨厌且恶心的声音。

声音的来源是一个帅气的金发男子,略过肩部的金发显得十分帅气,加上原本就很好的外貌更是让他显得更加迷人。“你来这里干什么?”殇墨冷冷地看了这个男人一眼,说道,“这是殇家的成人礼吧,你个玄家的人来这里干嘛?”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来到这的话就会看到奇异的一幕,殇家的小天才殇炎,玄家,甚至整个烟城的第一天才玄时,以及烟城第一美人,第一秀吉,第一嘴炮王殇墨站成了一个三角形,殇炎怯生生的看向了玄时,殇墨恶狠狠的瞪向了玄时,而玄时则含情脉脉的看向了殇墨。

没错,含情脉脉。这时,殇炎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向前走了两步,对着玄时一躬身:“姐夫好。”“看见没有,小墨墨,人家小炎都承认咱俩的关系了!”“给我滚!我不搞基你个变态基佬!”殇墨暴怒!“还有你!殇炎!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这只是个闹剧不要信以为真!还有你表哥我是纯爷们好吗?!”

这是怎么回事呢?且说玄家和殇家,世代交好,现任玄家家主的妻子,玄时的母亲就是殇家的一个内家子弟,名叫殇媣。某年夏天,殇媣带着当时不大的玄时回娘家住几天,殇家的家主也是想趁此机会继续拉近友好关系,于是当时,特别懂事,善良还长得顺眼的殇墨便被派去接待玄时。

这是殇家的视角,以玄时的视角就是:妈妈带我拉到了一个新地方,一个美若天仙小妹妹来接待我,这就是上天给我的真命天女.之类的。所以,回到了家,从小就不蠢的玄时就跟他妈妈说,“妈妈,我喜欢那个殇墨。”从小就知道政治联姻的玄时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错你妹啊!当时,殇媣因为太久没回家了,也以为殇墨是一个女孩子,所以跟玄家家主玄葬一商量,就上门提亲了。

然后炸了。

当时的情景就不一一赘述了。但是没料到的是,玄时是一个执着的死基佬,甚至以死相逼非殇墨不娶,所以玄家和殇家做了一个约定,如果殇墨成不了内家子弟(当时殇墨也是天才等级的),那么就让玄时娶殇墨,这个约定殇墨根本不知道,但是玄时已有耳闻,所以之前玄时说没关系,意思是你会跟我过上性(划掉)幸福快乐的日子的。

“下一个检测实力的弟子,殇炎。”“表哥,姐夫,我去了。”“加油。”“去死!”

殇家的成人礼,检测实力部分是非常严格的,首先,先检测实力是多少,如果到达了武修者一阶,殇家就会派出一名武修者一阶的外家子弟与之对决,失败了也是要踢去外家,原因是殇家表示我们不要这种只有等级没有实力的弟子。而没有到达武修者一阶的家族弟子,只要可以击败一个武修者一阶的外家子弟,或者击败比他高了两个等阶的外家子弟也可以继续在内家生活。殇墨之前不着急就是因为这个,他的技巧还是知识甚至功法都可以碾压比自己高两个等阶的人。给别说如果用上精神力了。

“殇炎,武修者三阶,火属性,三惢炎。”

“殇家又出了一个天才啊..”“此子前途无量啊!”“比殇家最大的天才殇越只低了一阶,而且属性觉醒的也不错.。”反正看台上传来了一片赞叹。

殇墨微微一笑:“殇炎这小家伙表现不错嘛。”这一笑宛若春风解冻,春回大地,春色满面.总之就是很美就是。

玄时愣了两秒,之后露出了自认为很帅的笑容,“老婆,你刚刚真好看,来,抱一个。”“你是想死,还是想死?”殇墨漠然道。

欢乐的时光总是十分短暂,殇家成人礼即将结束(殇炎赢了表多问了),还剩下最后一个子弟没有检测,没错,就是殇墨。“下一个,殇墨。”

听到了下一个就是殇墨之后,可以说,全部来参加成人礼的人都朝着入口看去,男的是为了看传说中的殇墨到底长什么样子,而女的就是等着看殇墨出丑(嫉妒吧?)。

云消雾散,一道阳光正好朝着入口照了过去,只见,一个留着及肩短发的人缓缓从入口走来,随着阳光不断地想着他身上蔓延,这个人美丽的相貌也是深深地印刻在了全部看到这一幕的人的脑内,宛若明月般的剪水双瞳,宛若珠玉镶于玫瑰般的红唇皓齿,皆是被阳光染上了圣洁的金色,身着黑衣黑裤的他皮肤是那样的白,与衣服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莲步轻挪,带动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用古代人的话来说,好一个红颜祸水。

好吧,应该是蓝颜。

似乎是感受到了在场这么多人的目光,殇墨把手默默地放在了胸口处,然后向下一捋。“看见了吗?没有胸!老夫是男的!”某墨的内心,当然,别人知不知道就是另一回事了。

监考官看向殇墨的目光也是充满了“好可惜”的意味,毕竟当初殇墨也算是一个天才,而且还长得这么好看,真是可惜了。

“用全力轰击检测石,它会显示出你的等级。”

“劳资不用检测石,我要用符文书。”殇墨嘴角带上了淡淡的笑容。

就算全天下人小看自己,我也要把他们的脸一个一个打一遍啊。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