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短篇彝女天使之彝

第21章 二十一章心中的苦

当土古阿倔知道一切后,他想说什么,却犹豫了一下问道:“对了你为什么变会成剪刀,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冤死鬼么”?

阿呢楚听了他这么一说:尴尬的说道:“此话怎讲呢”!

“那你为什么从我,去地里干活了,你就从柜子里出来,而我回来的时候却没有看到你,只看到一把剪刀,你不会说这不是你么”?

“诶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运吧”!

土古阿倔说:“对……也许这就是你的命运,同时我们两个也有缘分吧!让你在我最艰难的时刻与我遇见,并且还帮助我,要是能牵你的手那多好”!

霎那间阿呢楚无话可说,静静地想了一会淡淡的说道:“其实我是一个有家室的人,娘家姓阿古,夫家姓沙窝倪麦”!

“那你既然有这么好的条件怎么会离开沙窝倪麦家呢?你可知道,沙窝倪麦家是在我们这个地方是大名鼎鼎的彝家四大家族之一,有许多姑娘想嫁都嫁不进去,你怎么会离开呢”?。

“你以为谁想嫁给他们家是,看他们家的家境么,你太小看我,我家也是四大大家族之一!”

“既然不是为了钱,那么你怎么会嫁给他家呢?”

“嫁给他们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也知道咱们彝族人没有爱情,只有订不完的娃娃亲,我也不想离开这个家,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幼年失去父母,你说谁舍得离开自己的小孩呢?只是遭到别人的暗算,逼的我不得不离开这个家和我的小孩,也许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一个逃避的人吧”!

“此话怎讲呢?姑娘,真的不明白你再说什么意思”?

“诶,在我嫁去的,第二年的元宵节,我阿爸派仆人来迎接我回家过元宵节”。

“这不是好事嘛!怎么说家人陷害你呢”?

“我妹妹呢苟也跟仆人一起来,来迎接我。”

“原以为我妹妹是真心真意的来迎接我回家过元宵节,什么都没有想,心安理得的与她同行。”

“谁知道她处处针对我,她看到我的孩字挺可爱,也过得幸幸福福的日子,心里充满了嫉妒恨,她看见我把小孩放下来抱,她说她要抱小孩,让我把小孩给她抱,瞬间我什么都没有想直接把小孩递给她。”

“我没想到的是,小孩在我的手上抱了很久都没有哭,一到她手上,小孩就哭了,哭的很厉害,看到小孩哭的很厉害,我忍不住了直接问她,小孩为什么哭的这么厉害,她说:小孩喜欢我的衣服上的一朵花,叫我剪下来给小孩。”

“为了我的小孩我也剪了自己衣服上的一朵小红花,给小孩。刚刚从自己的衣服上剪了一朵小红花给小孩,才走了十几分钟她又掐小孩,小孩受不了,直接大哭,她又说,车窗外的风景优美,有一朵朵开得鲜艳的杜鹃花,她又开始掐小孩,小孩哭得挺厉害,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只能下马车,来摘那朵鲜艳的杜鹃花。”

“当我从马车上下来,她也抱着小孩,跟我一起下来。”

“巧合的是一下车来到那棵杜鹃花旁边,发现有一个天坑,这个天坑很深,我丢了个石头进去都连续响了五六分钟。”

“为了小孩不得不离开这个非之地。”

“当我回头转身离开时,他用力的推了我一下。”

“把我推进了这个天坑就这样我就离开这个家。”

“我想在我离去的那段时间,她们把我逃避的事情往整个村子里传的沸腾扬扬吧!”

“这就是前段时间在我们村子里传沙窝倪麦家的儿媳跟不三不四的人跑了的事,原来是你这位美过山上的杜鹃花的你啊!”

“不然呢?你以为我是那种人吗?”

“怎么会呢?”

“那就是了!”

“对了你在我家这么久了,我一直都没有发现才,你像他们所说的那样的!”

“原来你也这么看我?”

“对不起嘛!不过说真的你长得挺漂亮,犹如山上的杜鹃花一样漂亮,像玉兰花一样细腻,不愧是沙窝倪麦家的夫人,人见人爱的大美女”!

“谢谢你的夸奖,人家本来就没有那么漂亮”。

“那你不回家了么”?

“我要回家,可不是现在,到时候我一定让他加倍偿还的,让他们那天所做所为!”。

“哦……哦,说真的,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你了”!

“不会吧”!

“是真的不骗你”。

“那好吧!”

他们陆续聊了一个时辰后,阿呢楚去做饭了,而土古阿倔呢去喂牛,吃完饭他们一起去地里干活。

饭后,阿呢楚和阿土古阿倔来到地里,天气真好,天空万里无云。

阿呢楚垂柳般的身材在前面牵着牛,而土古阿倔在后面。

此时此刻他们就像一对夫妻一样,有共同语言。

从此以后阿呢楚,留在这个光棍的男子家,并且与他生儿育女,无论隔壁的人,怎么看待阿呢楚都豪无在理。

每天早早的起来做家务,晚上回来也做家务,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虽然生活过的很辛苦,但阿呢楚觉得过得很开心,没有竞争的家庭,可无忧忧虑!

吐谷阿倔是一个烟瘾挺大的人,他每天早上,中午晚上都要抽烟,不过他每次抽烟的时候,都到外面抽,要么离阿呢楚远远的,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烟味阿呢楚受不了。

吐谷阿倔抽的烟是叶子烟,也传说中的卷烟,作为每个彝族汉子,烟是他们的爱好,酒是他们的精神。

不管吐谷阿倔喝的再多的酒,他回家从来不会对阿呢楚发酒疯,因为他爱她,能够娶到这么好的美女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原本对生活没有希望他,居然在这个时候让他遇见了阿呢楚。

在偶然的一天阿呢楚发现呕吐,感觉心里挺烦,但她知道自己怀孕了,毕竟不是第一次怀孕。

吐谷阿倔看到阿呢楚呕吐,难过的样子,小心翼翼的问阿呢楚:

“对了阿呢楚,你咋了?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找毕摩看看!”

“那个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

阿呢楚本想说自己怀孕了,可又害怕被他认为,她是一个随便的人,只好忽悠过去。

吐谷阿倔呢?怎么知道女孩子怀孕的事,这么大他从来没有接触过女孩子,同房都是阿呢楚主动的,更不用说,女人怀孕和更期。

转眼间到了,生育孩子期间来,吐谷阿倔,一直陪在阿呢楚旁边寸步不离。

孩子刚生下来,吐谷阿倔抱着孩子,大喜过望的说:“我终于做父亲了,我终于做父亲了,我终于做父亲了!”

瞬间阿呢楚也挺开心,毕竟有这么好的一个男人每天为她,付出这么多,这辈子知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