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第五宗门

第1章 壹.幻声迷眼入青楼

秋风瑟瑟,落叶唰唰降。

俞卿卿抽出蝶魂鞭,如闪电般“嗖”地甩向对面的男子,紧紧绕住对方的脚腕,整个动作干脆利落,没有半点停顿。

“扑通”一声,男子一下卧倒在层层叠叠的落叶上,使得落叶满天纷飞,更凸现出了俞卿卿的飒爽英姿。

“喂!你,看过来!可是知道‘巾帼不让须眉’这句话?”俞卿卿说道,甩了一下自己的马尾,蹲下来看着他,“啧,长得倒是清秀呀~看着年纪轻轻,净学那些骄奢淫逸的老家伙?要不要和我比试一场?”

“师兄!”对方一人蹲下来,在那名男子耳旁沉声低语道:“那人的衣服纹路我认得,她是姽婳霞的人!”

呵,江湖门派之中,唯有姽婳霞内门只收女弟子。虽道如此,但这里边的女弟子个个武艺高强,甚至比外门的男弟子都要厉害些许,不然也排不上四大门派。

“可这姽婳霞的人,很少出山,也不知为何……”

俞卿卿耳朵一动,似是听到了这一番话,心里暗喜:什么门中好好修炼?我今天出山就是为了闯闯江湖!

“姽婳霞?听说那里的女弟子个个如花似玉,看那宗门随便一位,就可以算的上妓花楼的头牌!”对方一位弟子嘴角忍不住地上扬。

“去去去!想多了,你不被人家打死就不错了!”一名弟子轻声说。

“也就是想想嘛……”

俞卿卿皱了皱眉,厌恶地看向他们,随即一道白光划过,化身成一只白狐消失了。

对方几乎是傻眼了,双目瞪得像铜铃,说话也都结巴起来:“师……师兄,她她她居然是只白狐?!”

他们的师兄也被惊到了,但片刻就恢复了神情,声音略微颤抖,缓缓道:“她……不是我们可以惹的人。”

俞卿卿笔直站在一旁树枝上,微微一笑,心说:切~还以为有多厉害,一开始个个都嚣张跋扈哦?一点幻术就把你们唬住了!我可没兴趣同你们打打闹闹,恕不奉陪~想着,便脚尖一掂,轻盈一蹬离开此处。

“接下来去哪里好呢?要不去妓花楼玩玩?”――她也就听外门师兄说过,妓花楼是个什么地方。

街上商品琳琅满目,她换了一身男装,左顾右盼买了许多东西吃――都是些在姽婳霞没有见过的。后来终于到了妓花楼,有姑娘不让进。

“喂,这怎么了?为何不让进?”柳卿卿向她问道。

姑娘瞥了她一眼,说道:“小姑娘,你来错地方了。”俞卿卿感到不解:“你怎知我是姑娘呐?”

“哪有公子抹胭脂的?奴家日日夜夜待在这青楼园子里,胭脂的味道我一闻便知。”

俞卿卿闭目叹声,眨巴眨巴睁眼,双目闪了闪,天真无邪般盯着对面的姑娘,问道:“看着我的眼睛,你确定我是女子?”姑娘中了招,愣了愣神,慌答道:“公子抱歉!奴家有眼无珠,您快请进――”

妓花楼即是青楼,里边不仅有女妓,也有男妓,其貌若天仙。俞卿卿转了几圈,轻笑几声,她可是来看美男子的!

如今外人眼中她这副模样,方才在那位姑娘前已被施过幻术,还真有几分男子的英姿,惹得姑娘们蜂拥而上。

余卿卿对着老妪笑道:“您这的男妓,给我来几位最好看的!”说着,往老妪手中塞了几两银子。

老妪立即见钱眼开:“来,公子这边请,这边请,马上就到哈~”

俞卿卿东张西望,赞道“这房子不错啊。”“那是~您看这帘子啊,用的是上好的丝锦。这柜子,是用千年檀香木做的呢!还有这杯子和茶壶是……”

还未说完,俞卿卿打断:“用帝王翡翠做的。”“公子,识货人!”

帝王翡翠,闻其名就知其乃名贵好物,可她们小时却将其当弹珠用。要是让外人知道了,也不知会是怎样的表情。

“公子,您要的男妓来了欸!”老妪喊道。

“哪呢?”老妪拍了拍手,整整五位容貌姣好的男妓进来了。

他们缓缓进房,抬头望向俞卿卿,眼里闪过一丝惊艳。但职业素养迫使他们低下头去,因为他们没那资格打量客人。

但仅仅是那一眼,仍让他们难以忘怀。就凭那容颜,可绝对是胜过在座各位了。

俞卿卿慢步绕着这五位男妓行走,双手背在身后,双眼上下打量着他们。

好看倒是好看。

“喂,你们抬起头来!”余卿卿道。那五位男妓缓缓抬头,她才满意地笑了笑:“本公子不嫖娼!你们会些才艺吧?”她还没到那些个吃喝嫖赌的地步,况且自己还是个女子,就算用幻术蒙混过关,再怎么样都感到羞怯。

有人正欲开口:“我……”

“碰!”一名穿着不知哪门衣服的男子破窗而入。

余卿卿心说不是吧?这窗的质量会那么差?便去扳另一扇窗,这也不容易损坏呀?

在春楼,但行房事,门窗必然牢靠,可见那名男子力气挺大。

余卿卿望向这个男子的位置,却早无踪影。

跑出去了?可是门没开,躲哪里了?真令人匪夷所思。

紧接着,又有人急促的敲门,大喊“开门!”

余卿卿并不怠慢,赶忙为人开门。这一波三折的,到底是她踹上了哪门子事?

“何事?”俞卿卿原本的好心情都被破坏掉了。

“公子,您有没有见着一位男子从您窗边这里进去了?他在哪?”对方头领问道。

“见着啦,从那扇窗户跑进来了,就是不知所踪了。”她觉着自己没必要撒谎。

“搜!”头领施号发令。

然而俞卿卿也未作多思考,直说:“等等等等!我并未同意!”“出事了,您可付不起这责!”

“……那行,你搜。”俞卿卿心说自己定要看看他们搞什么名堂,如此大动干戈。

随即,那头领身旁的暗卫迅速包围了整个隔间。他们井井有条地搜索,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门外更是被人守得死死的,连一只苍蝇都出不来。

就这样过了一刻钟。只见一名暗卫在头领的耳边轻语几声,头领的脸色瞬间变了,他恼羞成怒地拍了下桌子,整张桌子直接裂开。

俞卿卿扫了他一眼,不屑地说:“没想到啊,这榆林府的暗卫竟然如此放肆,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便闯了进来。”似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

榆林府,柳家,当今圣上亲信。

那头领身着青衣,腰间别着柳玉,垂着青色穗子――榆林府的标志性衣裳,然而暗卫穿的并不显眼。但如今不顾界限踏进江湖地盘,怕是他们追的这男子,手里有什么他们想要的,或是抢了他们东西。

有什么东西能让他们不怕江湖与他们对峙?

俞卿卿接着问道:“你们想从他手里得到什么?”

沉默不言。

片刻,那头领说了一声:“你们不会相信的,他手里的东西。”

什么意思?说得不明不白。

“哦?那他手里的东西……是何物啊?”俞卿卿小心翼翼地问道,表示疑惑。

“走!”头领转头发令。

俞卿卿也识趣的没有阻拦他们,毕竟刚出来玩还是要恪守本分,更不要惹是生非,避免引火烧身。――更何况还没玩够呢,她可不想浪费时间在这种事情上。

等到他们走后,俞卿卿这才发现整个房间没人了。也对,那些男妓应该早被吓得屁滚尿流,只是可惜了那一两银子啊。

正当俞卿卿准备走时,屏风后面传出“嘶”的声音,便意识到有人。

“嗯?是谁?谁在那里?”俞卿卿边问边朝屏风走去。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