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我的起点只是神

第1章 奴隶

“上,上啊……”

“快,撞死他,把他碾得粉碎……”

烈日炎炎下,明月城的一处斗兽场,无数狂热的声音传出。

在斗兽场内,一名头发蓬乱,手缚铁链的少年,正做出搏斗的姿势。

在他的对面,是一头高达两米的蛮牛,蛮牛眼神凶狠,脑袋半低,一副要冲撞的模样。

“来吧畜生,只有宰了你,我才能活下去。”

叶铭眼睛大睁,对着蛮牛一声大喝。

“哞!”

蛮牛发出低吼,迅速地冲了过去。

叶铭身上没有半点修为的气息,自从半年前叶家遭逢巨变,他的人生也发生了变化。

甚至说,现在的他连一个强壮的普通人都比不上,不过没有强壮肌肉,但靠着曾经的经验,身手还算灵活。

蛮牛力量虽大,冲击却很单一,只见它临近的一刻,叶铭猛地朝着一旁扑闪。

“哇,这家伙反应真够快的,居然没被撞上?”

“嘿嘿,运气好而已,我看他还能躲过几次?”

“啧啧,真想看到他被撞得血肉模糊的样子啊!”

周围响起了一片惊呼声。

斗兽场是一个人不如兽的地方,在这里搏斗的人都是一些奴隶,他们没有自由,甚至他们的死活都不重要,只要能够给贵族们带来欢乐,一切都是值得。

蛮牛没冲撞到叶铭,它似乎也有些愤怒了,前肢在地上刨动,又一次冲了出去。

这一次蛮牛的速度更快了,地面带起了一阵粉尘。

叶铭死死盯着冲来的蛮牛,他深深知道,以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与其正面相抗,要想活下去,只有躲避。

可是在这空旷的斗兽场内,他需要怎么躲避?

“不能死,我不能死在这里。”

他在心底呐喊,同时转身朝着后方逃去。

叶铭想逃,但是以他的速度,又怎么能够跑过蛮牛呢?

更何况他已经跑到了墙角,面对高大而又坚硬的石墙,他几乎没有了任何的退路。

观看的人群也逐渐露出了笑容,他们知道叶铭被撞死,已经是不可扭转的局面了。

然而,就在蛮牛追近的一刻,只见他一脚踏在了墙上,身体凭借着强大的冲击迅速飞跃而起。

“轰!”

一声巨响,石墙一震颤抖,蛮牛瞬间撞了上去。

强大的反震力,将叶铭弹飞数米远。

当他再次看向蛮牛的时候,蛮牛脑袋已经撞得血肉模糊,巨大的身体倒在地上抽出,显然已经活不长久了。

“赢了,他居然赢了!”

“是啊,这也太简单了吧!”

斗兽场先是一阵寂静,随即爆发出口哨与尖叫声。

虽然叶铭跟蛮牛搏斗只是生与死一瞬间,但在这残酷的斗兽场内是没有同情跟怜悯,有的只是活下去的欲望。

“第五次斗兽,澹台家族奴隶叶铭获胜。”

斗兽场远处,一个中年男子朝着四周喊道。

在他说出澹台家族的时候,不少人都是一阵唏嘘,因为澹台家族属于明月城四大家族之一。

明月城虽不是整个帝国最大的城市,但也能排进前十,作为这里的四大家族之一,可想澹台家的实力多强。

没过多久,叶铭便被这里的工作人员带到了一处包厢外。

因为是奴隶,他没有进入包厢的权力,所以他只能在外面等候。

大概过了半刻钟时间,包厢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手持一张卡片高兴的走了出来。

少女身穿青色连衣裙,面容颇为美丽,虽谈不上倾国倾城,但在明月城也是惊艳一方啊,她就是叶铭的主人澹台皓月。

在澹台皓月的身后有着两位随从,他们身上的气息凝厚,一看就是不弱的修炼者。

少女见到叶铭,本是笑着的脸瞬间冰冷下来。

“今天你帮本小姐赚了不少钱,就赏你一只烤**,只要乖乖帮我赚钱,不仅能活着,还能得到应得地赏赐。”

澹台皓月对着叶铭冷冷道,在她眼里,叶铭就是一个赚钱的工具,甚至哪一天叶铭真的死了,她也毫不在意。

澹台皓月身后,一个大汉将一只烤鸡扔在了叶铭面前。

叶铭没动,那破烂的衣衫下,拳头死死捏在了一起。

澹台皓月本想离开,见到叶铭不为所动,她不由得冷笑道:“叶家已经不复存在了,如果没有我们澹台家,你早就死了,若是你不听我的话,那就只有死!”

叶铭拳头松开,脸上也没有了任何表情,他蹲了下去,狼吞虎咽的吃起了烤鸡。

曾经叱咤风云的叶家的确不存在了,他叶铭要活下去,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报仇,哪怕是受尽屈辱,他也在所不辞。

“吃完了,回去休息一下,明天跟本小姐去狩猎。”

澹台皓月说完,她转身便朝着远处走去。

时光如水,夜已深。

在那冰冷与黑暗共存的地下室中,叶铭跟其他的奴隶一样被关押在这里,他们过着连野兽都不如的生活,甚至很大一部分奴隶,都只是行尸走肉而已。

“父亲,母亲,我一定会活下去的,一定会亲手宰了那些混蛋!”

黑暗中,叶铭的眸子爆发出了强烈的恨意,那种仇恨几乎是来源于内心深处。

半年前,叶家还是帝国的四大家族之首,别说这小小的明月城澹台家族,就是帝国的其余三大强横家族,在叶家面前也不敢放肆。

叶铭的修炼天赋更是惊人,还没觉醒之前,他便被发现天生神骨,这消息一出几乎震惊了整个帝国。

拥有神骨就意味着拥有了成神的先天条件,在大陆上那化神境的强者,哪个不是独霸一方的存在?

然而,神骨的出现,却是给叶铭甚至是整个叶家带来了灾难。

那天晚上,叶家被灭,叶铭的神骨也被活生生剥离,从而导致他成为了一个无法修炼的废人。

叶铭虽然不知道当初对叶家下手的人是谁,但是能够灭掉叶家的势力,恐怕已经超出了帝国范畴。

所以他要活下去,他要找出剥夺他神骨的人,找出灭掉叶家的那股势力。

锋利的指甲深深刺入掌心,剧烈的疼痛让他逐渐恢复理智,眸子深处的恨意,也被压在了最深处。

接下来他开始筹划逃亡,他不想一辈子在澹台家做奴隶,他要离开这里,不惜一切代价的离开这个冰冷的地方。

明天澹台皓月要去狩猎,或许这是他唯一逃脱的机会,所以他要思考明日如何逃出这里。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