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我的最强剑神系统

第6章

午夜时分,气温骤降,一座高山处,升起了一堆黄色篝火。

吕太虚席地而坐,手里拿着半只烧鸡,木讷的咬着,味同嚼蜡,眼神中皆是愁苦,随即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自己稀里糊涂的练了辟邪剑法先不说,自己在冰冷寒泉里泡了一天,本以为涨了几万气运值,结果打开面板一看,这气运值就涨了1500点,说什么系统已经达到饱和状态,这不就是吃多了,吃腻了的意思吗?”

柳姨此刻懒散的坐在吕太虚对面,露出一双洁白性感的大腿,嘴里大口吞着烧鸡,嘴角上全是油渍,哪有一副女人的该有的样子,看着此刻摇头叹息的吕太虚,翻了个白眼,娇叱道:“你还吃不吃了?”

吕太虚浑身一愣,回过神来,偷瞄了一眼柳姨,只见他美目中已经有了稍许怒气,连忙低下头大口吞噬着手上的半只烧鸡,眼神中更是露出了凶狠的神色,彻彻底底将悲愤化作食欲!

柳姨臻首轻点,随即豪爽的咬上了一大口的鸡肉,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这才像个男人的样子吗?搞得个跟女孩子一样扭扭捏捏的!看的我就来气!”

“跟柳姨说说,昨日这是怎么了?”柳姨用手轻轻擦去嘴角的污渍,随手往衣物上一抹,自然的说道。

这也是让吕太虚狠狠抽了下嘴角,明明是一女子,做起事来怎么比男的还粗鲁。既然柳姨问了,那么也就将昨日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了柳姨,当然除了系统的事情。

柳姨听到自己被吕铁欺负时,眉头稍稍一皱,眼里皆是不屑,继续鼓着腮帮大口撕咬着鸡肉,但是听到吕湛为自己割去一臂后,整个人愣了下,一脸不敢相信的问道:“真的?”

吕太虚也搞不懂柳姨这幅表情是什么意思,点了点头。

“tui!”柳姨将嘴里的鸡肉吐出,冷笑道:“算他还是个男人,窝囊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吕太虚听到柳姨这不屑的话,心中也是十分不舒服,必经自己的父亲是为了自己才自断一臂的,怎么在你的嘴里就变成了窝囊呢,气的脸色铁青。

刚欲反驳,就看听到柳姨豪爽的说道:“好了好了!别生气吗?不就是开句玩笑话吗?身为男人不会连柳姨一个女子的话都要斤斤计较吧!再说柳姨养你疼你,你那爹啥时候管过你!”说道后头,语气更是上升了几分。

吕太虚白了一眼柳姨,你这是开玩笑吗?玩笑是可以这样开的吗?说到男人,呜呜~你知道我有多悲伤吗?

“对了!你是怎么到炼体三重的?”柳姨坐直了腰板,神色严肃的看着吕太虚,郑重问道。

吕太虚眉头微微一凝,听柳姨这语气,似乎对自己晋升炼体三重十分惊讶,难道这其中还藏着一些猫腻?随即含糊道:“我也不知道,要不是柳姨提醒,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炼体三重了。”

柳姨伸出手指掏了掏牙缝,将卡在牙齿中的鸡肉挑出,沉思了片刻,说道:“你将手给我。”

吕太虚微微一愣,从衣袖中伸出秀手,此刻正是夏日,就算是午夜也感到一丝闷热,自己细腻白泽的手臂,在篝火的照耀下,添上了一种玉石般温润的光泽,也是让柳姨微微出神了下。

“运转炼体决。”柳姨嫉妒的看了眼吕太虚白润无瑕的手臂,轻声喝到。

吕太虚随即闭上双眼,默默运转体内炼体决,自己的肌肤此刻露出一丝淡淡的几乎透明的微光,像是起了雾一样,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柳姨见到此刻,柳眉紧皱,脸色也是变的极为难看,眼前吕太虚的这种状态确确实实已经达到了炼体三重的境界,这便是标志性的一幕。

炼体分为九重,前三重为练皮如鼓,便是锤炼自己的肌肤,使得自己的肌肤毛孔更容易打开,更好的吸收天地灵气。皮肤上毛孔开的越多,日后修炼速度便是大大提高。

看吕太虚此刻全身弥漫着细微的烟雾,柳姨也是微微一惊,美眸中透露一丝惊骇,可以说的上是吕太虚已经将皮肤上的毛穴尽数打开,已经达到了炼皮阶段的极致,自古做到这一步的人可以说的上是寥寥无几,只要不夭折,每一位都以自身恐怖的修炼速度,最后都成为了通天彻地的大能。

就在此时柳姨轻轻念了几句咒语,二人脚下便是多出了一个极其玄奥并且复杂的星阵,周围的空间也是猛烈的震动,红色暴躁的灵力也是汇聚到柳姨身旁,随即一道通明的光幕慢慢将二人的身影笼罩了起来,光幕笼罩完之后,两人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吕太虚也是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也是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发现周围出现一了一个透明罩子,但是时不时闪过一道红色光晕,身子下复杂驳杂的红色线路,每一条纹路都散发着强大的灵力波动,温度也是逐渐燥热了起来。吕太虚震撼的看着眼前的事物,好奇问道:“柳姨这是什么?”

柳姨带着一丝戏谑的眼光,看着呆呆看着周围的吕太虚,戏笑道:“你看你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这是隔绝阵,正如其名,将阵法内的物体与外界隔绝,没啥好惊讶的。”

吕太虚点了点头,心中生出向往,连忙向柳姨热切问道:“柳姨,我可以学吗?”

柳姨扬了扬眉头,很装逼的说道:“这可不是谁都能学的?这得要有天赋!”

吕太虚一脸贱笑道:“柳姨你看我有天赋吗?”

柳姨眉头微微一蹙,沉声道:“这我不知道?这世界上有着千奇百怪的职业,但是最响亮也是最受欢迎的职业有两个,两个门槛可都不低。”

这完全勾起了吕太虚的求知欲,端正坐在一旁仔细聆听者。

柳姨见吕太虚这认真的模样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第一个呢,就是炼丹师,这个职业将无数奇珍异宝熔与丹炉之内,经过灵火炼化后炼成能帮助别人提升能力,或者突破某些屏障的丹药!在这世界上十分受人追捧,无数人千金一掷就为了得到某位炼丹师为其炼制一枚丹药。但是入门的条件却是极为苛刻,需要强大的灵魂感知能力,和偏于火系的灵根。尤其是这灵魂感知力,是人与生俱来的,普通人没有天大的机缘怕是一辈子都难有寸进。”

吕太虚认真的听着,当听到炼丹师可以炼制出可以突破某些屏障的丹药时,吞了下口水,这不是说我还有救吗?心下也是一喜。连忙问道:“那第二个呢?”

“第二个呢,就是阵法师!”说道此处柳姨伸出一根修长手指,空气微微颤抖,红色炽热的灵力迅速汇聚到指尖,一张微微泛红,晶莹剔透的符箓汇聚在吕太虚眼前,让吕太虚暗暗称奇。

“阵法师需要强大的计算能力,每一条纹路的变化转折,若是出现了缝好错误,轻则阵法失灵,重则爆炸,必经这每一道符箓中都汇聚了狂暴的天地灵力,所以阵法师更加看重灵魂感知的能力,对属性变没有太多的要求。”

吕太虚挠了挠头,不解道:“看上去炼丹师却是比阵法师要好许多?”

柳姨一脸不屑的看了眼吕太虚,叱道:“你这孩子懂个屁啊,你想想你好端端的在家里睡觉,隔天醒来自身便处在一处绝世杀阵之中,你有什么感想?”

吕太虚听后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也是感到自己刚刚说的话是多么的无知,挠挠头讪讪笑了笑。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