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我的师傅是外挂

第3章 突发事件

二人进到霍城宇办公室,互相打过招呼后。霍城宇便让薛璟拿出卫凝交给他的信物。

薛璟看向云渺,表情有些纠结。

霍城宇咳了一声,薛璟立刻伸手进口袋,把云渺口中的信物拿了出来。

那是半片木刻的羽毛,长度与云渺头发上坠的相同。木制羽毛的羽片雕刻的更为精细,羽轴从上往下看,1.5厘米的位置有些刻痕。

拿到东西后,薛璟就在猜测那些划痕到底是什么,他觉得有能力做出那般精致羽毛的人应该不会犯在上面乱刻乱花的低级错误的。但那些痕迹实在是太过密集,他完全没有办法看出那到底是什么。

很快,云渺也从口袋里拿出了半片木刻羽毛。两片羽毛在她手中合为了一体,除却羽轴上的刻痕,它已经是一片完整的羽毛了。

那刻痕并未因为羽毛变得完整,而就此发生改变。只是,现在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字。

“这该不会是我表姐的名字的吧?”

“是,这正是卫凝的凝字。”

薛璟歪头看了眼云渺背后的金羽毛,不无感慨道:“你还真是喜欢羽毛呢。”

云渺抬眼看向天空,微笑道:“它们的确很好。”

薛璟随着云渺的视线看向窗外,蓝天白云,晴空万里,没有鸟的踪迹。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她到底在看些什么。

“这羽毛很是精致,这也是云小姐自己雕刻的吗?”霍城宇开口,将三人从这诡异的沉默中解救了出来。

“是。”

“云小姐果然心灵手巧。”

“多谢夸奖。”

薛璟看了眼云渺手里的羽毛,皱眉问道:“那东西,你是要拿走,还是要留给我们?”

“这就要看两位的选择了。”

薛璟忙转头期待的看向了霍城宇,留下这个他就可以好好研究一下了。

霍城宇看他一眼,并未说话。

“云小姐,请问一共多少钱?”

“请稍等一下。”

说罢,云渺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木盒。

木盒长20厘米,宽7厘米,高5厘米,盒盖上刻着朵朵莲花,有叶有花,还有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右下角,水波荡漾,采莲小船驶进了花丛深处,只余船尾在外。

云渺掀开盒盖,将之推到了霍城宇的面前。

“请霍先生验一下货。”

薛璟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盒子。

霍城宇对簪子其实并没有研究,不过,盒中这根银簪看起来的确很不错。至少,比他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些劣质品要好很多。

簪身上刻有七朵梅花,簪头有五朵,刻画极其细致,花蕊也清晰可见。簪头上还坠了一片绿叶,翠绿与银白交相辉映,互相成就。

“很好。”

霍城宇话音刚落,云渺便将存折推到了他的面前,“一共4680元。”

薛璟倒是没有觉得太惊讶,她要是从书包里拿出pos机,那他才会惊讶呢。

一直等手机提示成功,霍城宇才将存折还给了云渺。

“云小姐不用确认一下吗?”

云渺在掏了下右边口袋,并没有摸到手机,她抬头看向霍城宇,说:“我没有带手机。”

这次,薛璟惊讶了,这年头竟然还有人能忘记带手机。

霍城宇一愣,思索片刻,他将手机解锁推到了云渺的面前。

看着转账成功的提示消息,云渺轻轻点了点头,收起了存折。

“既然,我们已经钱货两讫了。我就先走一步了。”

“麻烦云小姐等了这么长时间,实在是不好意。就让我请云小姐吃个便饭,当作补偿。”

云渺看着霍城宇,认真的纠结了起来。霍城宇请客,确实可以省一笔钱。但是,他请客的地方,肯定不会是普通饭馆,一定是那种贵的要死,还吃不饱的地方。

“霍先生美意,我心领了。不过不用了。我接下来,已经有安排了。”

“如此——”

没等霍城宇话说完,薛璟便道:“这怎么行呢?你为我表姐耽误了一上午的时间,时间就是金钱,补偿是一定要有的。”

[他为什么这么激动?]

[大概……他想吃免费的午餐。]

[可是,不是有句话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吗?]

[他应该只是想蹭饭,这句话用在他身上,不太合适。]

“不用了,这本就是店规的失误,不需要任何人来补偿。”云渺轻轻将手里的羽毛放到了桌子上,薛璟的目光立刻就被吸引了过去。“况且,我的时间很多。倒是霍先生,您还要上班,我就不打扰了。”

“既然如此,那我便不留云小姐了。”

霍城宇将云渺送出了办公室,目送她进电梯,这才转身回了办公室。

“城宇哥,你还下去吃饭吗?”

霍城宇看了眼桌子,朝他伸出了左手。

薛璟抬头看天,就是不看霍城宇的眼睛。

“你想我现在就给你表姐打电话吗?”

“城宇哥,我保证今天下午就送回来,完完整整,不会出任何差错的。”

“最晚三点。”

薛璟忙不迭点头道:“没问题,三点之前保准给您送回来。”

“好,你走吧。”

走到门口,薛璟才想起来,他好像忘记问吃饭的事情了。

“城宇哥,你不出去吃饭了吗?”

“不去了。”

“好吧,那我先走了,你记得吃饭。再见。”

*

“哎,你为什么还不哭?遇到这种情况,你不应该哭着说‘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七岁小儿,求几位大爷放过我’,为什么到现在你都没有说?”

赵得金慢慢转头看向了孟凡,一个会坐在后座也要系安全带,并且还会要求他系安全带的人,到底是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还有,前头两个,竟然没有反驳他。难道,他们两个也在等他说这句话吗?

从他们老大坐上驾驶位置那一刻,他就知道他们不靠谱了,没想到他们会这么不靠谱。这都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台词了,竟然还拿出来用。

“您要是说,我哭您就能放我走。那,不管是痛哭流涕、涕泗横流还是轻纱掩面、梨花带雨,我都给您哭出来。”

孟凡恶狠狠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是在跟我显摆你有学问吗?”

赵得金眼角微抽,原以为他只要不吵不闹,好好配合他们,就能跟绑匪好好相处了。万万没想到,他竟然遇到了个文盲、脾气差、还爱脑补的绑匪。他就……就不应该熬夜玩那该死的游戏。

“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它毕竟高于生活。寻常人,终其一生也不会被绑架的,我也是第一次,不是很熟悉这个流程。”

孟凡嗤笑道:“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自恋啊。”

赵得金倒是很快就明白了孟凡话里的意思,但这不是他的话想表达的意思。看着副驾驶上青年看他的不善的眼神。赵得金顿时有些激动,还是有人听懂了他的弦外之音的。

转念一想,他也有些庆幸听懂的是坐在副驾驶的那家伙。他记得在电影里,发生在车里的打斗,最后通常都是以车祸收尾的。

他对着孟凡傻笑了一下,并下定决心直到目的地都不会再说话了。

孟凡很是嫌弃的看他一眼,切了一声,转而继续摆弄起了自己的领带。

等他们到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孟凡也已经把领带系回去了。上短下长,颇有些滑稽。

赵得金眼观鼻,鼻关心,认真看着司机的后脑勺,一句话也没有说。

孟凡恶狠狠瞪了赵得金一眼,一把将领带扯了下来。

莫名其妙被瞪的赵得金分外无语,他在心中哀叹,人质果然是没有人权的。

看着华丽的酒店大堂,以及来穿行在他们身边的服装各异的人们。再看看自己身边,三个西装笔挺的家伙,赵得金突然有种错觉。好像,他真的是电影里被特工保护的重要人物一般。

孟凡一巴掌拍在赵得金的后脑勺,“傻笑什么呢?”

这一巴掌彻底把他打醒了,重要人物的待遇可比他好多了。

“那个小帅哥好可爱啊,手也好好看,我也好想被他轻轻抚摸一下。”

赵得金循声望去,对着那正在犯花痴的女生翻了个白眼,不由得在心中怒吼,小帅哥是绑架犯啊。还有他不是轻轻抚摸,他是在打人,打人!

女生眼神一直跟着孟凡,完全没有看到赵得金怨念的眼神。

眼见着那姑娘朝他们过来了,赵得金嘴角慢慢勾起。出现混乱,他就可以借机逃走了。

“别,你这样过去,容易挨揍。”

不要怕,大胆的上,他们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揍人的,赵得金在心中为那姑娘加油道。

但姑娘明显更相信她闺蜜的话,她恋恋不舍的看着孟凡,目送孟凡从她的眼前经过。

除了那个花痴的姑娘,其他人都还是很理智的。

他四人所过之处,人们都主动为他们让出了路。

电梯门前的几个人,也主动为他们让出了门口的位置,并远离了他们。

直到电梯来了,都没人敢靠近他们。甚至,没人敢跟他们同乘一部电梯。

其中两个抱怨电梯容量需要加大的人,目送着他们进了电梯,愣是没敢跟上来。

电梯关上门后,孟凡看向赵得金,脸上露出了的意的表情。

赵得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他敢肯定外头的人不是看出了他们的绑匪身份,他们就只是单纯的不想惹麻烦而已。

他自己更不想惹麻烦,他只当没有看到孟凡得意的眼神。认真研究起了电梯里的广告,图片上的龙虾和螃蟹个头很大,而且看起来生龙活虎的,味道必定十分鲜美。

自助餐厅在21楼,然而,电梯门在18楼缓缓打开了。

赵得金怅然若失的看着电梯里的精美的广告,看来他今天是吃不到免费的自助了。

出了电梯,赵得金更加难过了。他闻到了淡淡的大海的味道,那也是他错过的海鲜的味道。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味道更明显了,就好像他现在就站在海边,他不由得张开双手,想要迎接那轻柔的海风。

“咚!”

赵得金猛地睁开了眼睛,孟凡几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刚才的动静就是他们发出来的。

房间里,站着一个国字脸,扎着头发,留着漂亮小胡子的英俊男人。男人正警惕的看着他。

赵得金立刻高举双手,贴着墙站好,说:“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我是被他们绑架来的。”

国字脸男人审视赵得金一番,见他没有进一步动作,扯扯嘴角,道:“既然你也是被他们绑架来的,那就快点儿跑吧。”

话音刚落,男人便一阵风似的从赵得金面前跑走了。

赵得金探头往外看的时候,已经没了那人的踪影。他长舒一口气。

他现在有些明白,可能他闻到的那大海的味道,就是那男人下的药。这一刻,他无比感谢自己的师傅。从小就让他泡药澡,吃中药的师傅,简直太英明神武了。

看着地上躺着的孟凡等人,赵得金犯了难。他到底是该先报警,还是先给他们叫救护车呢?

“红蓝毛。呸。孟凡!”见他没有反应。赵得金用脚踢了他一下,依旧没有反应。

“遇到我,算你们走运。”说着,他就动手将孟凡扛了起来。

把人抗进屋后,他又在地上发现了一个人。白衬衣、西装裤,一看就知道跟孟凡是一边的。

他就想,他们绑了人,不能不留人看着。

赵得金在房间里找了一圈,也就只找到他一个。

明明电影里都留下好几个人看着的,他们竟然就留了一个。果然,不按套路来,就是这个下场。但是,仔细想一下,那人下的药是在空气中传播的,他都差点儿中招,留再多人也没有用。

等把所有人都搬上床后,赵得金拿出了手机。

他才按了个1,手机就突然飞来的奶茶打飞了。顾不得看被奶茶干掉的手机,他忙转头看向了门口——奶茶飞来的方向。

门口的女子,鹅蛋脸,五官精致,肤白如玉,乌黑长发高高扎起,白色修身体恤,将她傲人的身材完美的展现了出来。浅绿色的短裤直到膝盖,笔直的小腿一丝赘肉也无。而且,她穿的也是白色帆布鞋,这让赵得金对她有了几分好感。

赵得金下意识将她的身高与自己的师傅比较了一番,明显他师傅更高一些。目测,这姑娘就比170高了一点儿。

在她身后,还站着一男一女。

男人高高瘦瘦,戴着无框眼镜,长相斯文,白色圆领体恤配了一条浅灰色运动长裤,比她高了约有一头。

女孩儿身材娇小玲珑,巴掌大的小脸上,杏眼圆睁,白如雪的肌肤在粉色连衣裙的映衬下,更显明亮。齐肩的栗色卷发,粉嫩的小皮鞋,如同洋娃娃一般娇美可爱。

“染姐姐,我的奶茶。”声音甜美,宛若黄鹂在轻声歌唱。

赵得金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过会儿我再给你买一杯。”白体恤盯着赵得金,低声回了她一句。

女孩儿眉眼瞬间弯了起来,柔柔说了声谢谢,便好奇的打量起了赵得金。

她二人说话的功夫,眼镜男已经越过赵得金向着孟凡几人走去了。

“你对他们干了什么?”白体恤冷声道。

听了这话,赵得金冷汗瞬间就下来了,原来他们是一伙的啊。早知如此,他就不做这好人了。他就应该跟着一起跑的。

“我什么也没干。我路过这房间,看他们倒在了地上,我以为他们喝醉了,就想着把他们搬回床上去,不能让他们着凉。”赵得金瞥了眼躺在奶茶里与珍珠作伴的手机,痛心疾首道:“我拿手机,只是想给他们叫个救护车。”

此时,正在床边掀孟凡眼皮的男人,冷静道:“他们被下药了。”

女人呵笑一声,赵得金也跟着傻笑了起来。

“你当我们是傻子吗?”

赵得金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