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地府诸侯

第14章 亡灵法师诺玛

火苗离开希望长老的指尖没入神像的眉心,神像的眉心多了一枚火焰纹,瞬间神像就像有了灵魂不在是泥胎木塑。

伴随着梵唱般的咒语指决变幻,神像的脑后缓缓亮起一轮金黄,若是李莫在此一定会流着口水直呼‘好多信仰之力’。

神像脑后凝聚成实质的信仰光轮向眉心延申出了丝丝金线,眉心火焰陡然一亮就像添了灯油的灯盏,一道光柱从眉心投入半空,景象轮转一道身穿黑袍带着骷髅面具的身影在画面中定格。

“希望长老,这些蜘蛛是什么魔兽竟然可以窃取灵魂?”

希望长老摇头:“看装扮这位应该是个亡灵法师,至于那些蜘蛛吗老头子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他自己培育的,亡灵法师吗总喜欢研究这些,妄图窃取造物主的邻域。”

“还请长老指引他的位置。”

希望长老将火苗收回分出一点火星融入黑暗圣女指尖的火苗道:“希望会为你指引方向,不过这个亡灵法师只是小偷小摸,真正的黑手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笼罩希望也无法窥探。”

“是光明教会的人吗?”

希望长老摇头:“我们了解光明就像光明了解我们一样,那股力量不属于光明,不过想要大量的窃取灵魂他们应该就在扎克雪山。”

神圣光明帝国天堂山光明教会的总部,云海将天堂山一分为二,一位金发中年男子随意披着一件白袍俯视着云海。

他的目光好像能穿透云海看到那些从世界各地赶来天堂山朝拜的虔诚信徒,不论是变幻莫测的云海还是那些虔诚跪拜远道而来的信徒,在他的眼中都掀不起丝毫波澜。

一位赤足白袍戴着面纱的女子出现低声道:“教皇冕下红衣主教迪丽雅来信,数千年前那场圣战中陨落的冰霜主宰伊凡可能没死,黑暗教会企图助其凝聚神格成为神灵。”

“你现在已经是我光明教会的圣女了,不需要在戴着面纱,你的一切包括容颜都属于主理当受人膜拜。”

“我真的和她很像吗?”

教皇脸上闪过一丝笑意轻声道:“你在找死。”

白衣圣女无所谓的道:“那你杀了我呀。”

“我会派两个圣级的狂信徒前去支援迪丽雅。”

“圣级?冰霜主宰即将成神黑暗教会不可能没有准备,难道不该派半神级前往吗?”

教皇笑着摇头道:“我们只是要阻止冰霜主宰成神又不是要和黑暗教会开战,两个圣级狂信徒足够了。”

“你什么意思?”

“只要冰霜主宰伊凡死于神劫之下不就好了。”

“死于神劫!你想削弱我的力量?”

“不不不...你还没有掌握在手里的力量怎么能算你的呢,别忘了现在除了你这个圣女之外还多了一个光明之子,再说了堂堂圣女亲自来告诉我这个消息不就是想看我派人去和黑暗教会硬抗吗?”

“你现在这副嘴脸要是被那些信徒看到恐怕没人会让很多人失望吧。”

“可惜他们看不穿云海也不会有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白袍圣女离去,一道有些粗犷的声音响起:“你何必如此,让她记恨你很好吗?”

“她本就是在对我的记恨中离开的,被她恨总比被她遗忘要好吧,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你有把握吗?”

“那有什么把握,拼命而已。”

“若是我有你这份胆气,当年她又怎么会爱上你。”

“哈哈哈...老子女儿都那么大了,不服你咬我啊。”

自从那天枯叶指点过噬魂之后,李莫麾下的虔诚信徒数量直线上升,每天都有相当可观的信仰之力进账,把李莫给乐的,就连木柔的花茶喝起来都不再是满口人生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舌头没知觉了。

“噬魂你这家伙探头探脑的干嘛呢?别以为躲进次元空间本土地就看不到你,这可是我的主场,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噬魂‘刺溜’一下钻出次元空间道:“土地爷有人和咱们抢生意,您绝对想不道是谁。”

“说清楚点。”

“我今天带着小弟拦截灵魂的时候发现了‘蚀骨’,他也在带着小弟捕捉灵魂。”

李莫皱眉道:“找到他背后的人没有?”

“找到了,是一个亡灵法师,虽然她穿着黑袍带着骷髅面具我还是看到了她的灵魂,是个美女哦。”

看着端着花茶站在门口的木柔,李莫嘴角微翘道:“美女!和木柔比起来谁更美?”

被李莫屏蔽了感知的噬魂没有察觉到木柔的到来,兴致勃勃的道:“那个亡灵法师美的呆萌,绝对是男人的最爱啊,不像木柔姐美是美就是脾气不太好,也就是土地爷你,换我早受不了了。”

“几天不见你这词汇量见长啊,都知道呆萌了跟谁学的?”

“这不是前几天吞了不少恶魂吗,从他们的记忆里学到的。”

“平白多了这么多人的记忆你不会精神分裂吗?”

“不会,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除非我想记住否则这些记忆在我的脑子里存不过七秒。”

木柔笑嘻嘻的走进来放下花茶,在噬魂遁入次元空间之前把他捏在手里,捏的噬魂鱼眼翻白鱼嘴里直吐泡泡。

眼瞅着就要断气了才放开他道:“听说你受不了姐姐的脾气?”

噬魂哪里还敢说话,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李莫。

李莫笑了笑道:“行了开个玩笑而已,噬魂你也是都记了些什么乱起八糟的东西。”

木柔狠狠的瞪了李莫一眼道:“我倒要见识见识这个亡灵法师怎么个呆萌法,带着骷髅面具我看八成是长得难看见不了人。”

李莫肩头的蝴蝶落在蒙圈中的噬魂头上道:“还不带路。”

蚀骨无语的看着蹲在地上数着蜘蛛的诺玛满脑袋的问号,木柔渡雷劫的时候他就察觉到木柔的背后有人,看到阿利克和噬魂都进那座院子之后他果断跑路了。

循着冥冥中的牵引蚀骨找到了他的主人亡灵法师诺玛,蚀骨早已不是第一代的蚀骨诺玛也不是最初的亡灵法师,可是源自灵魂的羁绊还是让他们相遇了。

蚀骨见到诺玛的时候差点跳河自尽,他怎么也没想到年仅十八岁就已经是八级亡灵法师的天才少女会差点饿死。

要不是他的灵魂感应再也找不到那位亡灵法师的其它后人,真想和这位呆萌少女说拜拜。

“一、二、三、四...”

“行了别数了,出去了三十八个回来三十六个,现在还没回来一定是遇到麻烦了,这地方不安全了我们的转移。”

“可是外面已经黑了呀?”

“你一个亡灵法师怕什么天黑?”

“我饿了。”

“啊...本大爷这是造的哪门子孽呀,我一个蜘蛛还得给你做饭,干脆把我吃了算了。”

“吸溜...你不好吃。”

“不好吃你还吸口水?”

“我饿。”

噬魂无声的出现在山洞中调笑道:“蚀骨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那么多年的邻居不告而别也就算了现在竟然忍心虐待这么呆萌的小姑娘,就不觉得良心不安吗?”

趴在诺玛骷髅面具上的蚀骨‘嗖’的跳到地上瞬间变大,将诺玛挡在身后道:“噬魂,你怎么会在这儿?”

木柔走进山洞看了眼诺玛挺了挺胸道:“这句话该是我们问你吧?”

诺玛鬼魅般闪现到蚀骨背上,白色的骷髅面具变得血红,声音也变得仿佛来自九幽:“你们是想打架吗?”

枯叶飞进山洞幻化成少女道:“蚀骨你们捕捉的那些灵魂是黑暗教会的手笔,他们已经发现了你们的踪迹,马上就会赶到这里,如果信得过老朋友不如去我们那里躲躲。”

蚀骨点了点头道:“诺玛没事了,他们是朋友。”

“圣女,山洞里什么都没有,我们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黑暗圣女摇了摇头道:“希望之光的指引不会有错。”

一点火光飞离圣女指尖的火苗,在山洞中炸裂,木柔、噬魂和蚀骨对峙的画面在山洞中浮现。

黑暗圣女叹了口气道:“走吧,我们来晚了一步,那些人应该就是连希望长老都窥探不到的人,好在他们只是捕捉一些灵魂没有破坏我们谋划的意思。”

李莫吃惊的看着狂吃海塞的诺玛,噬魂说的没错即便是如此狂野的吃像还是那么的呆萌,难道说呆萌就等于凶大?这脸这凶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绝世凶器,完全不能抵抗啊有木有。

“好看吗?”

“想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我只是担心她这么一个吃法会不会撑坏肚子,要说好看谁能比得了我们木柔,不信你问枯叶。”

枯叶道:“她有问题,之前在山洞的时候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我问了蚀骨,他不肯说。”

李莫笑道:“没什么就是双包胎而已。”

木柔疑惑道:“我是棵树也知道双包胎是两个人,这明明就一个人好吧?”

“应该是发生过某种变故,一个身体里住着两个灵魂。”

噬魂惊讶道:“不对呀,我明明只看到一个,我看更像是您说的精神分裂。”

诺玛突然停下抬头看向了噬魂...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