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造化救世

第6章 吹口气

片刻后,门外的毒蛇正纳闷杨莫到底在等什么。

桌上的破旧油灯被一股黑色的雾气笼罩,有些稀薄的黑色雾气开始从油灯底座浮起,像是盘龙一般,盘旋着缓缓绕上油灯。

直到黑色雾气触碰到灯芯上燃着的火焰。

黑色雾气陡然膨胀,然后在油灯上方凝聚成一个黑色的面具。

这个黑色面具漂浮在油灯上方,只有丝丝黑雾连接着油灯,整个黑雾面具看起来在不断燃烧。

毒蛇看着这个面具,心中不知怎么的泛起一股凉意,竟是不由自主地生出恐惧的感觉。

怎么可能,夜杀他没了修为,站那么近,都没有反应,为何我还没进门,会有扭头就走的冲动?

“有意思,居然只是个普通人?”

杨莫感觉浑身血液流动的速度缓慢了许多,自己的心跳声放大了许多倍,清晰有力。

听着自己的心跳,不知怎么的身体都无法动弹。

知道眼前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杨莫只能不去管身体上出现的问题。

“我想让我的身体回到尚未修炼时的状态。”

蓦然,黑色面具黑漆漆的眼眶之中,燃起幽黑色的火焰,就像是两颗眼珠。

转动了一圈后,盯着杨莫。

下一刻杨莫的身子仿佛被烈火灼烧,可他一言不发,只是微微颤抖的身体表明他此刻正受到的痛苦。

“为什么要忍呢,痛苦就是痛苦,喊出来不好么。”

杨莫此刻万分疼痛,整个人似乎在滚烫的油锅里煎炸,忍着不发出惨叫已经是极限,想要说话实在太过勉强。

索性闭口不言。

面具不以为意,两颗燃烧的眼珠缓缓暗淡下去,直至熄灭。

“呼~”

杨莫一下子跌坐在地,不由得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可以么?”

黑色面具:“你能给我什么?”

杨莫平复了一下心情:“灵兵锻术。”

“嗯?”

“就是以灵力锻造武器法宝之流的锻造之术。”

“呵呵,谁让你来的?”

“我自己。”

“有意思,你的要求我同意了。”

“那个,我身为绝杀阁的人,魂魄被取走一丝,并不圆满,请问等会能恢复么。”

“你的魂魄不曾缺少。”

杨莫有些意外,刚想再问,却发现眼前天旋地转,周围漆黑一片,已经不在刚刚的房间了。

“睡一会吧。”

杨莫的双眼不由自主地合上,整个人真的昏睡过去。

“怎么回事,夜杀怎么不见了?”

门外的毒蛇大惊失色,自己居然把人跟丢了!

还是在自己眼皮子下面!

这油灯有问题。

难道是跨越空间的宝物?

刚刚杨莫消失的一瞬间,破旧油灯又恢复了最初看到的样子,整个房间安静的令门外的毒蛇有些害怕。

看着屋内没有动静的油灯,毒蛇咬了咬牙,一步踏入。

踏入其中,依旧无法动用神念,毒蛇只觉得这身修为在这里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毒蛇伸出手,捞了一把破旧油灯,如同杨莫之前所做的一般,可灵力覆盖的手掌仍旧穿过油灯,没有丝毫作用。

毒蛇不信邪,把能想到的方法试了个遍,依旧没能动弹油灯分毫。

可惜了不能带走。

想到杨莫刚刚的举动,毒蛇放弃了取走油灯的念头。

算了。

毒蛇深深地吸了口气,猛地吹向油灯。

灯焰虽小,但这口气也未能吹灭,甚至也只是晃了晃,连摇曳都算不上。

毒蛇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体里流逝出去,还未等他仔细分辨。

下一刻,油灯底座猛地涌出黑色的雾气,一下子将整个油灯笼罩起来。

毒蛇的注意力全被眼前油灯的变化吸引过去了,心里惊讶,刚刚可没这么大变化。

而毒蛇满头黑发已经转白,脸上爬满皱纹,一双手也变得和枯枝一样。

原本作为炼道修士,寿命悠长,几百年的寿命足够毒蛇挥霍,他优秀的天赋足够支撑他修炼到下一个境界。

然而现在,毒蛇变成了一个风中残烛时日无多的老者,只是他自己还没有感觉。

这次的黑雾浓厚,直接凝聚出一个半身人影。

凝聚出人影之后,无形的气息扩散开,在这个屋子里来回冲击。

“好强,比我强太多了,超越化神境界,可能是裂虚境界,”

毒蛇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嘴里喃喃自语,

“这还只是一个投影分身而已!”

“你是想做我的手下?”

黑色的半身人影开口。

此时毒蛇被眼前人影散露出的气息镇压,根本无法开口说话,连点头都成了一种奢望。

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绝望。

为什么!

到底什么情况,夜杀他不过是召唤出一个面具,为什么我面对的是如此恐怖的人!

看到毒蛇的情况,半身人影一挥手,散露出的气息,缓缓散去。

毒蛇大口大口喘气。

怎么会这样?

毒蛇还没想明白眼前的大佬为何会收自己做手下,下一刻就已经点头答应。

“是的。我想做你手下。”

拒绝?

毒蛇不想现在就死,怎么可能拒绝。

“那就跟我走吧。”

“那个?”

毒蛇伸出双手行了一个礼,这才发现自身状态极差,已经血气枯竭,时日无多。

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

一时间毒蛇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难道这就是代价?

毒蛇电光火石之间明白了,为何大佬会主动询问,往日里哪里会有大佬主动招揽,一切不是没有代价的。

可寿命都没了,抱上大腿又有什么用。

看到毒蛇的样子,黑色人影以为他想交代一下后事,索性点点头,开口道:“给你点时间交代一下后事,之后到这里来等着就行。”

毒蛇想到目前自己的状态,心中充满对死亡的大恐惧,哪里会让眼前的大佬离开。

“我没,”

毒蛇似乎想起什么,

“马上就好。”

取出储物袋中的一张特殊的纸张,迅速写上几句话,灵力运转,这张白纸漂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黑色人影伸出右手,指向漂浮的白纸,随后轻轻移动,指向门外。

白纸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捏着,离开了这间屋子,失去了束缚的白纸,无视一切阻碍,化作一道光冲天而起。

看着眼前的一切,毒蛇熄了其他心思,看向眼前的人影,点点头。

黑色人影一挥手,毒蛇的身体毫无征兆的化作尘土。

随后黑色人影伸手一招,似是握住了什么,整个人消失不见。

独留一个破旧油灯,安静的燃烧着。

“哦,毒蛇,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看到手中特殊的光芒,肖年有些意外。

解药留着自己吃吧,

狗东西!

肖年头上青筋毕露。

“混账!这毒蛇,”

“好一个夜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