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造化救世

第4章 杨莫的优点

“这个杀手怎么处理,毕竟不是友好交流,怎么也不能让他好过。”杨莫食指点了点脑袋,“那么……”

硬拼?

除了消耗寿命,透支潜力之类的招式,似乎没别的方法能正面弄死这位杀手。

为了一个小小的杀手,没必要搭进自己的前途。

这时候如果硬拼就是让自己从前途无量变成前途无亮?

这种作死的选择,放弃。

头铁也要分清情况。

谎言?

或者说用真的情报让这杀手去送死?

几率太低,纵然令那人相信,也必定随身带着自己,有危险也是自己探路,而如今的修为,呵呵。

放弃,下一个方法。

借势?

这个可以,不过要仔细想想。

不能太麻烦,不然现在的情况我无法完全掌控,硬来的结果就是直接凉凉。

“走了。”

杨莫起身,看了一眼来人。

一身黑袍,啥都看不出来。

“面具留下。”

看着杨莫手中的面具,这人语气丝毫没有变化。

杨莫信手将代表夜杀身份的面具扔到角落,丝毫不在意。

这种特殊面具,专属绝杀阁,其他人还真没做出过分毫不差的。

杨莫就是出去外面说自己是夜杀,没有面具也不会有人相信。

“阁里给你准备的包裹。”

杨莫随手背在背上,一言不发的跟在这个黑衣人身后。

许久,直到黑衣人停下,伸手指了指前面的阵法,示意杨莫一个人走进去。

杨莫清楚这是个传送阵,进出绝杀阁总部都是要用这个的。

所以哪怕是绝杀阁有叛徒,绝杀阁总部的位置依旧没有暴露。

杨莫扭过头看了一眼,心中默念:刘毅啊,你可千万不要令我失望啊,未来的绝杀阁第一长老。

随后踏入阵法。

灵力涌动,阵法启动,下一刻,杨莫消失。

“这是哪?”

“陈国帝都。”少年坐在椅子上低头看着手中的书册,头也不抬,随口答到。

杨莫点点头,看来没有因为之前的举动改变什么。

迈开脚,准备离开这里。

“慢着。”

低头看书的少年这才抬起头,打量着杨莫:“你包裹里应该有为你准备的衣服,换上,然后从后门走。”

“楼上有换衣服的地方,后门在这方向。”

少年交代完毕,又低头看着手中的书册,丝毫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

杨莫自然清楚流程,可演戏演全套,若真露出什么致命破绽就完了,索性点点头直接听从少年的建议,换衣离开。

整个过程中,杨莫一句话都没有。

直到杨莫离开,少年低声到:“有点意思。”不过眼睛却是紧紧盯着书册,仿佛少看一会修为就会倒退一样。

杨莫出门时已经成了一位翩翩公子。

此时杨莫漫无目的地走着,心里正猜测着,那个杀手现在到底跟出来没。

杨莫记得上一世,是离开绝杀阁一个月左右的时候,杀手才出现,给了不少发育时间。

现在没有修为,根本无法确定心中猜测。

随手问了路人几句,杨莫确认了方向,静静走着。

路上的人越来越少,杨莫毫不在意。

踏上一条街道,杨莫只觉得一股寒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此刻已经傍晚,少许阳光照在杨莫身上,可依旧改变不了杨莫身上微微冰冷的寒意。

这条街不算长,街道上只有杨莫一人,两边的店铺皆是寿衣店、寿材店、扎纸店、寿器铺之流。

若是外地的普通人乍一看,肯定会出一身冷汗。

杨莫也是一惊,对于这个地方杨莫也只是听说,没想过帝都会有这种街道。

不过找的人就在这里,也没必要跑远。

一步一步走着,脚步声清晰可闻,可又不是只有一声,脚步声重重叠叠,仿佛身边不断有人绕着自己用同样的脚步走着。

杨莫看着路边的牌匾,来回在街道上走了几遍。

随后走进一家店铺。

门匾上写两字,

义庄。

虽说名字带了个庄字,可在帝都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除了最大的那位,还真没人有个庄在帝都的。

说是庄,却跟别处的客栈没有多少区别,只是入眼处只有不少稀稀拉拉的椅子,一张桌子没有。

“店家?”

杨莫走上前,敲了敲这人身旁的柜子。

这柜子比客栈的柜子矮不少,更是有白色的布挡着,遮住了上面放着的东西。

若是客栈,柜子放的应该是酒或者说杂物之类,这里能放什么,还遮起来。

杨莫摇了摇头,

闻了闻,这柜子有股腐朽的味道,说不上难闻,可却又令人感觉不太舒服。

古怪,

杨莫面前这人坐在椅子上,右手搭在腿上,左手撑着脑袋支在一旁的柜子上。

“怎么的,少年?”

杨莫楞了片刻,少年?上一世修行了多久?一千年应该是有了,虽说容颜不老,可少年这个称呼不知多久没听到了。

这个身体才十七八岁,少年两个字,称呼的倒是没错,只是令杨莫有了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不对!

只是一个陌生人的称呼,怎么会令自己有这么多莫名其妙的想法!

“那个大人,哦,仙人,就别作弄我了。”

杨莫明白这是自己目前惹不起的存在,立马开口。

可能眼前这位没有任何针对自己的意思,只是自己修为太差,人家大佬只是说了一句话就能影响到自己。

“额,行吧,楼上住人,给你个方便,你这样子最多住半个月。”

杨莫点点头:“那租金,”

“免了。”

???

杨莫虽然摸不着头脑,可看着这人姿势都没变化过,眼皮更是没睁开过,也不好意思继续打扰。

杨莫行了个礼,转身离开。

毕竟人家是个修士,自己若依旧仗着自己前世是个飞升大佬,只怕连那些不务正业的富家弟子都不如。

毕竟富家弟子现在还有个老爹撑腰,自己仗着啥。

已经没了的前世?

这不是大腿上把脉么!

杨莫清楚自己该怎么做,真作死那是不可能的。

认得清楚形势,认得清自我。

这就是杨莫的优点。

“呼,还算可以,要是真的太难交流就完了,不过只能住半个月?”

既然人家是大佬,又是人家的地盘,那么人家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