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造化救世

第25章 悟

“爸爸!”男孩看着眼前的烈火大声喊到,原本的木屋此刻已经成了熊熊烈焰。

“妈妈你出来一下,我以后绝对不会偷偷跑出去了。”

眼泪刚划过脸庞,就已经被大火蒸干,男孩沙哑的声音。

一遍又一遍。

“爸爸,妈妈。”

无人回应。

“快走,天上的仙人打起来了,再不走,我们都要被烧死!”

男孩站在原地,双目无神,已经失了魂。

一旁的大叔见他没有反应,一把将男孩扛在肩上,向外奔跑起来。

天上又落下不少火焰,将男孩眼中的夜空照的通红。

整个村子不久前落下一团火焰,如今一片赤红。

“大家快走,这仙火水泼不灭的。”

大叔扛着男孩,一边跑,一边大声喊到。

然而没人回应。

“呼,呼!”

种白惊坐而起,看了看窗外的漆黑的天色。

“真羡慕你啊。”

看着一旁熟睡的关思安,种白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若我当时有现在的能耐,也不至于看着他们离我而去。”

种白重新躺下,闭上眼睛。

熊熊烈焰,只是靠近,仿佛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

“我在做梦?”

种白刚刚经历过一次,如今看到熟悉的场景,一时心痛难忍。

“快走,天上的仙人打起来了,再不走,我们都要被烧死!”

依旧是那人,他拉住种白的手,向外走,结果一步都迈不出去。

嗯?

种白看了看自己,不是6岁时的孩童模样。

感受着身体中的力量,种白一下子冲进面前烈火焚烧的木屋。

烈火无法将种白身体点燃,可灼烧感实实在在,吸上一口气,整个胸膛似乎都要热得炸裂。

“爸爸,妈妈。”

不断地呼喊,除了烈焰舔舐木屋的声音,再无其他回应。

种白跌跌撞撞,走进里屋的时候只见到地上两具正烧着的木炭。

“不!?”

种白冲上前,抱住那日思夜想的父母,无声地哭喊。

炽烈的火焰爬上种白的身体,皮肤仿佛被生生撕裂,又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来回揉搓。

种白身心俱痛,不由得怒吼一声。

木屋一下子四分五裂。

种白怀中的木炭也随之碎裂。

“怎么会。”

种白看着自己的双手,拍了拍身上的火焰,火焰不灭,却掉落在地。

原本立在屋外的人见到跪坐在地的种白,大声喊到:“能救救其他人么?”

种白看了一眼有些空旷的四周,站起身冲进其他着火的屋子。

只可惜这木屋之中也只剩一具木炭。

匆忙冲进另一座木屋,其中空空如也。

身上的疼痛不断加深,胸口吸进了太过炽烈的气息,已经有些呼吸不畅,种白才检查了几个木屋,就已经有些体力不济。

然而每次冲进木屋,得到的都只有失望,负面情绪一次次累积,仿佛一座大山压在种白身上。

“一个,一个就好。”

种白嘴里咳嗽着,冲进最后一座木屋。

“原来一切都是我的妄想么,我谁都救不了!”

种白失魂落魄的回到开始的地方,跪坐在地。

若是能如此死去就好了。

原来如此么,哪怕只是个梦,哪怕还有一丝希望,哪怕一直承受着如此痛苦,也不愿放弃。

杨莫静静的立在天空中。

若有所悟:我也曾看着他们离我远去,若不是我,他们或许会好好的。

如今我面前的不是他们又如何,曾经欠他们的我已经无法偿还,如今弥补给另一个他们好了。

“或许她说的对,”

“自己失去的,都会在别人身上找回,只是我们未曾想过,这对他人是何等伤痛。”

杨莫打了一个响指。

下一刻,

梦境破碎。

种白躺在床上,摸了摸脸。

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盯着水杯出神了好久,一时竟是不敢睡了。

罢了,就当是早起修炼了。

种白开了门,走向练武场。

…………

“夜杀出去多久了?”

肖年看着问话的绝杀阁之主,如实汇报:“回阁主,将近一个月,夜杀未有消息传回,也未查到他的行踪。”

在阁主面前,肖年没有带个人感情,趁机贬低夜杀,这种东西都是小道,根本无关痛痒。

况且阁主有自己的渠道,真当自己可以一手遮天,干脆洗洗脖子,睡了。

“一年,若再无消息,下追杀令。”

“是。”

肖年回答得干脆,心情非常愉悦。

绝杀阁的追杀令不止对内的杀手有奖励,天下任何修士杀了绝杀阁的追杀令目标,都可以获得丰厚的奖励。

可以说下了追杀令,此人举世皆敌。

…………

玄天宗外门。

“叶文涛,有人找你。”

外门执事指着一位瘦弱男子,点了点,“跟我来。”

“可我的树……”

“嗯。”外门执事伸手对着空中一抓,这位叫做叶文涛的男子,不由自主地飞到外门执事手中。

“哼,树回来再砍。”

叶文涛拘谨地站在一旁,呐呐的点了点头。

心中悲凉:今天外门任务又失败了,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内门弟子找你,等会说话小心点。”

听着执事的叮嘱,叶文涛点了点头,心中奇怪,为何会有内门弟子找他。

“你……”江夜则转过身看向叶文涛。

像,太像了。

这叶文涛和杨莫到底什么关系,难道是孪生兄弟?

江夜则仔细看了又看,除了整个人的气质不同,这脸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给你的。”

江夜则丢出一个储物袋。

叶文涛慌忙接过,刚想问问执事到底什么情况,却发现身旁的执事早就不见了。

伸手取出一个玉瓶,一打开,丹药的香气飘散开。

“这……”

叶文涛愣住了,这比宗门发的锻体丹强多了,这药香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我不能要。”

江夜则看着叶文涛纠结的表情,耸了耸肩:“别人让我给你的,我只是跑个腿而已。”

“这是什么丹药?”叶文涛的声音有些颤抖。

“二品聚气丹而已。”

而已!

二品!

叶文涛脑子晕乎乎的,自己一个锻身还未圆满的外门弟子,有谁会给自己二品丹药。

江夜则看着叶文涛的样子,也明白自己是问不出什么了。

“对了,那人交代,遇到不知道的事情别说话。”

“哦,哦,好。”

叶文涛正被这天上掉下的馅饼砸得晕头转向,随口应着。

匆匆将储物袋内的东西都取出。

十个药瓶!

一个瓶子十颗二品聚气丹!

“发了,发了。”

“一颗二品丹药价值十个二品灵石,这可是一千个二品灵石!”

“哈哈!”

看着此人失态的样子,江夜则摇摇头,彻底确定了这人不是杨莫。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