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小说甄洛传

第8章

秋雨绵绵,一下就是好几天。雨终于停了,天边出现了彩虹。

北方统一已成定局,曹操心情非常好,中秋临近,曹操亲自出面组织一场诗会。孔融、陈琳、王粲、徐干、阮瑀、应玚、刘桢因邀参加,他们就是后来曹丕在《典论》中提到的“建安七子”。曹丕、曹植也来了,我本来不想参加,曹丕硬是拖着我来参加的。我不想参加,是因为我怀孕了,只想躺在床上休息。但曹丕还不知道我怀孕了,我没告诉他,是我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我算来算去,我自己都糊涂了,我不知道我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袁熙,还是曹丕。

台上的曹操滔滔不绝,我感觉到曹操炙热的目光,我一直低着头,不敢对视曹操的目光。曹植坐在我的旁边,双目紧紧看着我,小声的说,“姐姐,你怎么了?”我摸了摸曹植的头,笑了笑说,“没事。”曹植那时才10岁余,在我眼里还是一个小屁孩。他是卞夫人所生第三子。曹植自幼颖慧,10岁便能诵读诗、文、辞赋数十万言,出言为论,下笔成章,深得曹操的宠信。我还听说曹操曾经认为曹植在诸子中“最可定大事”,以后可能会被立为太子。

接着曹操对“七子”一一作了点评,“七子”的创作各有个性,各有独特的风貌。孔融长于奏议散文,作品体气高妙;王粲诗、赋、散文,号称“兼善”,其作品抒情性强;刘桢擅长诗歌,所作气势高峻,格调苍凉;陈琳、阮瑀,以章表书记闻名当时,在诗歌方面也都有一定成就,其风格的差异在于陈琳比较刚劲有力,阮瑀比较自然畅达;徐干诗、赋皆能,文笔细腻、体气舒缓;应玚亦能诗、赋,其作品和谐而多文采。“七子”的创作风格也具有一些共同的特点,这也就是建安文学的时代风格。最后曹操说,“文举(孔融)啊,你当北海相多年,在七子中,你跟陈琳算是资格老年岁长的前辈了,我知道你自小聪明,孔融让梨的故事了成了人们教育孩子的典范,而我的犬子曹冲自小聪明,曹冲称象几乎是妇孺皆知的故事。年仅六岁的孩子,解决了一个连许多有学问的大臣都一筹莫展的大难题,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曹丕非常喜欢孔融的文章,他赞赏道,“孔老师,你不愧是是孔子的第20世孙,我非常喜欢你的文章,文扬(扬雄)、班(班固)俦也。”

孔融拱了拱手说,“过奖了。”

孔融为人耿直,说话多偏激,多次顶撞曹操,曹操表面面带微信,其实他的心里是非常不高兴的,这一切都是后来曹丕告诉我的。曹操见大家都不说话,便问孔融道,“上次你写信给我,说‘武王伐纣,把妲己赏赐给周公’,这句话我有点不明白,不知这句话这出于何经何典?”

孔融答说:“按现在的事情量一量,想当然而已。”

大家开始议论纷纷,窃窃私语,不时把目光投向我。我明白了孔融这句话的意思是在指向我,前不久,曹操进攻邺城屠杀邺城居民,袁绍家的妇人女子多被掳掠。而曹丕私自娶了袁熙的妻子甄洛我。我脸一下红了,几次都想起身而走,又怕在众人面前独自先走一步有点尴尬。

曹操笑着说,“文举家学渊源,不愧是孔子的第20世孙、太山都尉孔宙之子。少有异才,勤奋好学,与平原陶丘洪、陈留边让并称俊秀……”

孔融说,“好汉不提当年勇。我问你,吕布在白门楼被杀后,你金屋藏骄,你把大美人貂蝉藏到哪去了?”

大家面面相觑,没想到孔融会问这个问题,大殿里顿时鸦雀无声。

曹操说,“别听别人谗言,貂蝉在哪我怎么知道?我还听说她跟吕布一块走了。”

孔融打断曹操的话说,“好了,我不说貂蝉了,说说你的老师蔡邕吧,我与蔡邕交好,蔡邕死得好冤,王允使吕布杀董卓,曝尸街头,燃其肥胖之身如点明灯。听到这个消息,蔡邕长叹一声,没想到这声叹息招来了杀身之祸。蔡邕死后,有个虎贲士相貌有点像蔡邕,我每次喝足了酒,招他与同坐,感觉他就在身边一样。蔡邕是你的老师,你没想过该为他做点什么?”

曹操说,“王允已被董卓余党李傕、郭汜和樊稠处死,真是罪有应得。”

孔融说,“丞相这是在装糊涂啊,我就直说了吧,蔡中郎(蔡邕)没有子嗣,他的女儿蔡文姬跟你关系也不错,当初你可追过人家,可是人家没看上你,她嫁山西望族卫仲道,卫家是河东世家,在那里有着很高的声望。初兴于汉名将卫青,被立为皇后的卫子夫,卫氏家族就是从那一刻起平步青云。而你父亲曹嵩原是夏侯氏之子,过房与曹家,无论是曹家还是夏侯家都不能跟卫氏家族相提并论。后来卫仲道死了,蔡文姬就被接回娘家长安居住。南匈奴到长安来本来是为了保护皇帝的,没想到这帮强盗,到处劫掠,蔡文姬因长相漂亮,就被右贤王掠去了,至今下落不明。”

我看见曹操的脸色变了,一会儿白,一会儿红。关于这个蔡文姬我也听说过,不仅人长得美,还做的一首好诗,人称美女才子。

大家窃窃私语,等待着看一场好戏。这些话谁敢当着曹操的面说,也只有孔融干说。

曹操说,“我也想过救蔡中郎的女儿,可现在我怎么救她?我一直在想,等北方彻底稳定了,南方统一了,我一定要把蔡文姬赎回来。”

孔融讥笑着说,“我听说蔡文姬,都已为匈奴左贤王生了孩子了,等你把她救回来,恐怕就人老珠黄了。我这人豪放不羁,说话偏激,经常做出一些蔑视礼教、离经叛道的事,但我这人做事光明磊落,不像有的人口口声声打着匡扶汉室的幌子,做些偷鸡摸狗的事……”

曹操生气站了起来,两人开始争执起来,大家都看着他们争吵,有的还在偷偷的笑,我怕两人打起来,对曹丕说,“你还不去劝劝他们。”曹丕说,“孔融比我父亲大几岁,倚老卖老,他们经常这样,我们早已习惯了。”我说,“孔融就不怕曹操给他穿小鞋吗?”曹丕说,“我父亲是这样的人?陈琳为袁绍写檄文,把我们祖宗三代统统骂了一遍,我父亲还不是不计前嫌,重用他吗。”

曹操的胸怀不由得让人敬佩,我借口身体不舒服匆匆走了,我想起孔融的话,他说曹操金屋藏骄,曹操否认,而曹操亲口告诉我,他想留住关羽,把貂蝉送给关羽,没想到被关羽拒绝了,这么说貂蝉还活着,我的心里突然升起酸溜溜的感觉,人人都说貂蝉是大美人,如果不是大美人,吕布和董卓两个男人也不会反目成仇,丢了性命。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才貌双全、能歌善舞、舍身取义的貂蝉,看看她到底长得什么样子?是不是人们所传说的“闭月羞花之貌”?女人都爱美,都喜欢别人夸赞,我也一样,我对自己的身材和容颜充满了自信,我从男人们贪婪的眼光里看到了自己的美丽,从女人们嫉妒的眼光里看到了自己的美丽,从男人们背后偷偷的议论中我知道了我在他们私下制定的美女排行榜中,一直名列前茅。酒和女人是男人们永远都谈不完的话题,从他们的言谈中,我知道在这个乱世中英雄辈出,同样也是一批绝世佳人辈出的年代。他们对我的评价是洛神仙子、玉肌花貌,有倾国之色。从他们的谈论中我知道了江东有二乔,大乔有沉鱼之容,小乔长得倾城绝世,大乔嫁孙策,小乔嫁周瑜,只可惜大乔年纪轻轻就守寡。江东美人还有还有孙权之妃步夫人,孙坚之女孙尚香,同样也是大美女。还有祝融夫人刺美人(南蛮王孟获之妻)、邹氏、樊氏等等,当然貂蝉和蔡文姬也在这份十大美女名单中。

我刚刚躺在床上,曹植跑了过来,姐姐长姐姐短的叫着,我问诗会是不是结束了?曹植说,还没有,我不喜欢他们夸夸其谈,他们都瞧不起我,我根本没有插嘴的机会,我就偷偷溜了出来。跟他们在一起,我感觉特别压抑,不像跟姐姐在一起,很轻松很开心。

我说,“听说你自小非常聪慧,十岁出头就能诵读《诗经》、《论语》及先秦两汉辞赋,诸子百家也曾广泛涉猎。要不我考考你?”

曹植笑着说,“好啊!”

我正要出题考他,丫环通报卞夫人驾到,我立即起身迎接。卞夫人是曹操的正妻,也是一个大美人。卞家世操卑贱职业,是以声色谋生的歌者舞伎。但是长大后的卞氏仍然不免再操家族的卑贱职业,成了一名歌舞伎。若干年后,这个以卖艺为生的家庭四处飘零,来到了谯地(亳州)。二十岁的卞氏以才色过人,而被时年二十五岁的曹操看中,成了乡宦曹操之妾。卞夫人为曹操生了四个儿子:丕、彰、植、熊。建安初年,原配丁夫人被废,从此卞夫人成为曹操的正妻。

我给卞夫人请安后,让丫环给她上茶。卞夫人盯了曹植一眼,“不好好读书,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曹植说,“我有句话不求甚解,特来请教姐姐的。”

我点了点头。

卞夫人又盯了曹植一眼,曹植匆匆走了。

卞夫人拉着我的手说,“在曹府还习惯吗?有什么需求直接找我,我给你解决。”

我说,“谢谢夫人,我在这里挺好的。”

“配的丫环还满意吗?”卞夫人问。

我想到了我原先的丫环蒙萧芸,不知她现在哪里,逃出城没?不会被官兵抓了吧?我也听说了不少官兵抢劫民女的事,有的被强奸,有的被卖到有钱人家,更有甚至被卖到青楼当歌舞伎。想到此处,我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

“你怎么了?”卞夫人问。

“我想到了我原先的丫环,不知她现在还人世不?”

“她叫什么名字?”卞夫人说,“昨天曹府刚买了一批丫环。”

“她叫蒙萧芸,沛国谯人。”

“不会这么巧吧,有个小女孩她说她是沛国谯人,我一听她是谯人,顿时心里充满好感,你知道吗,阿瞒(曹操)也是谯人,我跟阿瞒也是在谯地认识和成亲的,所以我就特意留意了她一样,这小孩聪明伶俐,我非常喜欢,本想把她培养成我的特身丫环,要不我把她送给你吧。”

“快让她进来,让我看看。”我急急地说。

一会儿这个丫环被带了进来,我一看果然是蒙萧芸,我泪水滚了出来,我扑了上去,紧紧抱住了蒙萧芸,问长问短。

卞夫人咳嗽一声,我感觉自己有点失态,冷落了卞夫人,立即松开了蒙萧芸。卞夫人说,“回头你们有的是时间聊,先带她去沐浴更衣吧。”

“谢谢夫人!”蒙萧芸擦了擦泪水,跪下给卞夫人磕了一个头,然后站起来跟着另一个丫环走了。

我捂着嘴想吐,一个丫环把盆递了上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我有点尴尬,什么也没吐出来。卞夫人面带微笑紧紧盯着我的肚子。我说,“夫人,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卞夫人依然面带微笑,把我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说,“你那过好久没来了吧?”

“什么那过?”我一头雾水。

“你应该有喜了吧?”卞夫人笑着说。

我点了点头。

卞夫人站起来,哈哈笑了,“从明天开始,你什么都不用干,静心养胎,我会让膳房定期给你熬制各种补品,到时一定要给我们曹家生一个大胖小子。”

我脸一下红了。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流逝,我的肚子慢慢越来越大了。随着袁谭被曹操的虎豹骑士兵杀死,我的思念也开始一天天的浓烈了,我担心着袁熙那天也被曹操杀了,曹操说过要把袁绍的残余势力统统消灭光。

我记得建安十年正月,曹操突然兴兵进攻南皮,曹操带着他的神秘队伍虎豹骑出发了,虎豹骑是曹操的一支精锐骑兵部队,士兵个个武功高强,以一当十,这种部队一直不为外人知道,称其为“虎豹骑”是因为他的战斗力极强,作战时像虎豹一样勇猛。虎豹骑历来由曹氏将领统帅,由此可见其重要。袁谭虽然奋力抵抗,但在曹操急攻之下战败,袁谭披头散发,死命打马逃跑,曹纯指挥着他的虎豹骑士兵紧紧追赶。袁谭从马上掉了下来,回过头来说:“喂,放我过去,我能够使你富贵……”话没说完,头已落地。虎豹骑趁机杀了郭图等人,将他们的妻子儿女也杀了。随着袁谭被杀,我的担心并无道理,曹操一直在悄悄的密谋着如何消灭着袁尚和袁熙及袁绍之甥高干,高干是并州刺史,袁绍手下得力的将领。

每天夜晚,我常常失眠,好多次都梦见了袁熙,在梦中袁熙紧紧抓住我的手说,“夫人,救我!”醒来后,我泪水涟涟,多么想能见袁熙一面,那怕是最后一面,我也不后悔。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