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彼得·潘

第4章 文迪跟彼得·潘飞走了

达琳先生和达琳太太离开之后,孩子们床前的灯总是亮着的,可不一会儿,这三盏灯便困了,打起了哈欠。它们也想一直陪伴着孩子们,可是,终究它们是太累了,哈欠还没打完,它们就熄灭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团亮光在房子里闪现,它要比夜灯亮1000倍。说话之间,这团亮光已经钻遍了育儿室里所有的抽屉,寻找彼得·潘的影子。它在衣柜里到处乱翻,每一个衣袋都被翻了过来。

其实这可不是一团光,而是因为它始终飞来飞去,而且速度特别快,所以看上去就像一团光。要是它停下来1秒钟,你就会看出原来是一个小仙女。

它还没有你的手掌长,可是它却在不停地长呢!这个仙女的名字叫小叮当,它身上穿着一片用干树叶制成的外衣,衣服短短的,领口裁成很低的方形,非常精致地裹着它微胖的小身子,真是恰到好处。

正当小叮当寻找彼得影子的时候,星星们用气息吹开了窗子,彼得跳了进来。见孩子们都睡着了,就小声地叫它:“小叮当,小叮当,你在哪儿?”

她这时正在一只罐子里,这地方它喜欢极了,她从来没在一只罐子里呆过。

“小叮当,你别淘气啦!快点儿出来。告诉我,他们把我的影子搁在哪儿啦?”

罐子里发出“丁零,丁零”的声音,就像金铃摇出来的一样悦耳,这是仙人的语言,你们这些普通的孩子是从来也听不到的。但是假如你听见了,你就会知道这个声音的。

小叮当给彼得说了他的影子所放的位置,它说的就是达琳先生家的那个带抽屉的柜子。彼得跳进那个抽屉,在那里找到了他的影子,可是正当他高兴的时候,问题出现了,他该怎样和自己的影子连在一块儿呢?

假如他有思想的话——不过我相信他从来不思考,一定认为只要跟影子一接近,就会像两滴水似的连在一起。可是,不料竟不是他想象的那样,这可把他吓坏了。他想了一个办法,用浴室的肥皂来粘影子,还是没有成功。彼得吓得浑身哆嗦,坐在地板上哭了起来。

这哭声惊醒了文迪,她睁开眼看见彼得·潘一个人坐在育儿室的地上哭,她竟然一点也不觉得恐惧,倒是觉得很有意思。

“男孩,你为什么哭呀?”她非常客气地问。

彼得也很懂礼貌,他站起来,优雅地向文迪鞠了一躬。文迪非常高兴,在床上也很优美地朝他鞠了一躬。

“你叫什么名字?”彼得问。

“文迪·莫伊拉·安琪拉·达琳。”她回答道,很为她的名字得意,“那你叫什么?”

“彼得!”

她早就猜到了,这个男孩肯定是彼得!可是,这个名字似乎太短了一些。

“就这么点名字吗?”

“就这点。”彼得憋着嗓子回答。他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有点短了。

“我真为你感到惋惜。”文迪·莫伊拉·安琪拉·达琳小姐说。

“不要紧。”彼得·潘嘴里嘟哝着。

于是,文迪问他住在哪儿。

“靠右边的第二个路口,”彼得说,“然后一直朝前走,直至天亮为止。”

“这个地址真好笑!”

彼得有点泄气了,他还是头一回听别人说这个地址可笑。

“不!它并不滑稽。”他回答。

这时候,文迪想起自己现在是女主人,于是和蔼地说:“我的意思是,要是有人给你写信,地址就写这个吗?”

彼得真希望她不要再提写信这类事情。

“你的妈妈会收到信吗?”

“我没有妈妈。”彼得说。

他不但没有妈妈,而且一点儿都不想要一个妈妈。他觉得人们把妈妈看得太重要了。但是,文迪可不这么想,她马上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一个可怜的人。

“啊!怪不得你要哭,彼得!”她说着就从床上跳下来,跑到彼得面前。“我才不是因为没有妈妈才哭呢!”彼得气呼呼地说,“因为我没法把影子黏在身上。但我也没哭!”

“你把影子弄掉了吗?”

“是的!”

这时候,文迪才看见地板上的影子,她真替彼得感到难过。“的确很糟糕!”她说。

不过当她发现彼得·潘曾经用肥皂去黏影子时,又禁不住笑了起来。他可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傻小伙子。还好,文迪知道该怎么做。

“这要用针线缝上才行。”

“怎么叫缝上去?”彼得不解地问。

“你真是笨到家了。”

“什么,我一点都不笨。”

他这种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十分惹文迪喜欢。“小家伙!还是让我来把影子给你缝上吧!”虽然她和彼得一般高,却用一种保护他的口气说道。

于是她找来针线开始给彼得缝影子,并且告诉他会有一些疼。

“哦!我可不会哭。”彼得说。

他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哭,虽然他刚哭过。他说完就咬紧牙关,这回他真没哭。没过一会儿,影子就缝好了,只是还有些发皱。

“我要是把它熨一熨就好了!”文迪望着她的作品说。

可是,彼得就和所有男孩子一样,一点不在乎外表,他欣喜若狂,这时候正满屋子乱跳呢!他早就将文迪把影子缝上去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他开心地大声喊叫:“看我多聪明啊!嘿,瞧我多灵巧啊!”

我们应该说,狂妄自大是彼得的毛病,也是他惹人喜欢的地方,还从来没有男孩像他这样喜欢炫耀呢!

不过,他的表现可把文迪惊呆了。她大声地挖苦他:“你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难道我什么也没有干?”

“你也做了一点点。”彼得漫不经心地说,继续兴高采烈地跳舞。

“一点点?”文迪十分高傲地说道,“既然我没起什么作用,我走开总可以吧!”她带着一种高傲的神态回到床上去,用毯子把脸蒙住。

彼得以为假装离开,文迪会回头看他,可是他想错了。于是,他就坐在文迪的床尾,轻轻地用脚踢她。他央求道:“文迪,别蒙着脸嘛!文迪,我就是这样,一高兴就要翘翘尾巴。”可是,文迪就是不回头,虽然她在仔细地听着。彼得用一种任何一个女子都喜欢的声调继续说下去。“文迪!你听我说吧!20个男孩也不如一个你有用。”

文迪虽然跟彼得差不多高,但是却从全身散发着女人味,听到彼得·潘也这么说,就高兴地把头伸出毯子外。

“你真的这样想吗?”

“是的。我真的是这么想的。”

“你真是太可爱了!”文迪说着,爬起来和彼得并排坐在床沿上,并且只要彼得·潘愿意的话,她想吻他一下。但是彼得却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傻乎乎地伸出手接着。

“你不知道什么是吻吗?”文迪感到很惊讶。

“你给我一个吻,我不就知道了吗!”彼得固执地回答。文迪不愿意伤害他的自尊心,于是,拿了一个顶针给他。

彼得接着问道:“那么,我要不要也给你一个吻呢?”

文迪犹豫了一下,回答说:“那就请吧!”她低下头,温顺地向他凑过去。但是,彼得却把一颗橡子放在她的手掌里。

文迪接过橡子,慢慢地扭过脸来,非常高兴地对彼得说,她要把他这个吻穿在项链上,戴着它。过后,她就真的把橡子穿在项链上了,真是很幸运,因为这东西后来救了文迪的命。

人们的习惯就是在互相认识后都要知道彼此的年龄。文迪向来是很懂规矩的,于是,她问彼得有多大了。彼得回答不上这个问题,就像在语法卷子上出现某人何时当上了英国国王一样让人无法回答。

“我不知道,”彼得很不自在地回答,“可我还小得很呢!”他可没有想过这些事情,如今只估摸着随口乱说:“文迪!我一生下来就从家里逃跑了。”

文迪听了,真是又惊奇又感到有趣。于是,她用手碰了碰自己的睡衣,表示他可以靠近她一点。

彼得低声解释道:“因为我当时听见父母在旁边谈论,说我长大了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说到这里,彼得突然激动起来,“我就是不想长大成人,我愿意永远是一个小孩,只想玩耍,所以我就逃到肯辛顿公园去了,和那里的仙人们住在一起,已经很久很久了。”

文迪的生活太平凡无趣了,听说彼得可以和仙人们住在一起,她觉得那一定非常有趣。于是,她接连不断地提了许多关于仙人的问题,这让彼得感觉很奇怪。因为,在他看来,那些仙女们有点令人讨厌,她们老是碍他的事,有时候他还得躲着她们。不过总的来说呢!他还是挺喜欢她们的。于是,他便向文迪讲起这些仙女们的故事。

“你知道吗,文迪,每一个新生婴儿发出第一次笑声的时候,这一声笑会碎成1000片,它们向四面八方蹦来蹦去,每一片都会变成一个仙子。”

文迪是一个很少到外面的孩子,所以对于这些天方夜谭,她听起来还是十分有趣。

“所以啊!”彼得十分和气地继续往下说,“所有的男孩和女孩都应该有一个仙子。”

“是应该有,可是这是真的吗?”

“不会!你看,孩子们现在懂得太多了,他们很快就不相信有神仙了。你知道吗,只要有孩子说一句:‘我可不信真的有神仙。’就会有一个神仙落下来,不知在什么地方死掉了。”

彼得觉得他们谈神仙已经谈得够多了。这时候,他突然想起小叮当好半天没出声了。

“她跑到哪儿去了?”彼得说着,猛地一跳,就站了起来。

“彼得,”她紧紧抓住他,“你难道会告诉我说这屋子里有个仙女吧?”

“就是刚才,她还在这儿呢!”彼得有点不耐烦了,“你没听见她的声音吗?”于是他们停下来,静静地听了一会儿。

“我听见了一个声音,像是有个铃铛在‘叮叮’地响。”文迪说。

“对了,那就是小叮当,‘叮叮’的声音就是它们神仙的语言,我好像也听到了。”

彼得高兴坏了,因为这个声音是从房间里的一个抽屉里发出的。谁也没有他那样一副笑脸,不过,最为好听的是他发出的笑声,他还保留着他的第一声笑呢!他快活地轻声对文迪说:“文迪,你看我准是把她关在抽屉里了。”

彼得把抽屉打开,放出了小叮当。小叮当一出来就满屋乱飞。它怒气冲冲,冲着彼得大声叫嚷。

彼得内疚地说:“你不要这样说话。我很抱歉,可是,我怎么知道你藏在抽屉里呢?”

文迪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她对彼得喊道:“喂!彼得,要是能叫她停下来,让我看看该多好。”

“仙人们很难停住。”他说。

正在这时,小叮当停在了杜娟钟上,虽然气歪了脸,可是文迪还是觉得这非常可爱。

“小叮当,”彼得柔声柔气地对她说,“文迪,希望你能做她的仙女。”

小叮当很粗鲁地回答了他。

文迪问彼得:“它说什么?”

彼得只好把小叮当的话翻译出来:“你不懂礼貌,你是个丑陋的大个子,我不要做你的仙女。”

彼得不服气,想和小叮当争辩一番:“你是不能做男孩子的仙女的。”

小叮当听了,“叮叮”地骂了句:“你这个蠢货!”一下飞进浴室不见了。

“她因为专管修理水壶一类的事,所以得了一个小叮当的名字,她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仙女。”彼得把这些如实地告诉了文迪。

这时候,他俩共同坐在一张扶手椅里,文迪又向彼得提了许多问题。

“你还在肯辛顿公园住吗?”

“我有时候还在那儿。”

“那么,你平常都住在哪里呢?”

“大都跟那些丢失的男孩待在一块。”

“丢失的男孩子,都有谁呀?”

“当保姆没有照看好他们,使他们从童车里掉下来的孩子们。要是过了7天没人来认领,他们就被远远地送到梦幻岛去。我就是他们的队长。”

“你们在一起那该有多好玩呀!”

“可不是嘛!不过我们有时也挺孤单的。你知道吗?我们没有女孩子做伴。”遗憾的彼得这样说道。

“那些孩子都是男的吗?”

“是的!全是男的。”

“女孩子多聪明啊!她们才不会从车子里掉出来呢!”彼得继续说。

文迪听了彼得的话,心里美滋滋的。于是她说:“我觉得,你对女孩子说的话,真是好极了。可是,那个约翰,他就是瞧不起我们女孩子。”

彼得没说什么,他一下子站起来,恶狠狠地把约翰连同毯子一脚踹下床去。文迪感觉到头一次见面就这样放肆,也未免太过分了,因此严厉地警告彼得,在这所房子里,你并不是队长。

文迪看见约翰仍安稳地睡在地板上,就没有理他。她感到有些对不起彼得,就对他说:“我知道你是出于好意,这样吧!你可以吻我一下吗?”

这会儿,文迪已经完全忘记了,彼得并不知道吻是什么意思。“我早就想到了,你会把它要回去的。”彼得伤心地说,准备把顶针还给她。

“哎!我说的不是这个吻,我是想再要个顶针。”文迪温柔地说。

“什么叫顶针?”

“就是这样!”说着,文迪就在彼得的脸上吻了一下。

“真有意思,”彼得一本正经地说,“现在,我要还你一个顶针吗?”

“只要你愿意就行。”文迪回答。

这一次她直直地昂起头来等待彼得吻她。

于是,彼得回敬了她一个顶针。恰好在这个时候,文迪突然尖叫起来。

“怎么啦!文迪?”彼得被吓了一跳。

“我的头发好像被人揪了一把似的。”

“准是小叮当捣的鬼。它这么调皮捣蛋,我以前还不知道呢!”

果然,小叮当又在屋子里飞来飞去,骂骂咧咧地说个没完。

“文迪,小叮当说只要我给你顶针,她就要这样收拾你。”

“为什么?”文迪问。

“小叮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彼得·潘冲着小仙女问道。

“你这个蠢货!”小叮当又是这样回答。

彼得真的弄不懂什么原因,可是文迪明白。这时候,彼得向她承认,他到她们家的窗口来,并不是来看她,而是为了听故事。这使文迪感到有些失望。

“你想想,我什么故事都没听过,梦幻岛上的孩子都不会讲故事。”

“确实很糟糕。”文迪说。

“你知道吗,为什么燕子要在房檐下搭窝?”彼得问道,“就是为了听故事呀!嗨!文迪,那天你妈妈给你讲的那个故事多好听啊!”

“你说的是哪个故事?”

“就是讲有个王子到处找一个穿玻璃鞋的姑娘。”

“彼得,那就是灰姑娘的故事,后来王子终于找到了她,从此,他们俩就在一起幸福地生活。”文迪兴奋地说。

彼得听完高兴极了,他一下了从地板上跳了起来,向窗口那边奔去。

“你上哪里去?”文迪着急地问他。

“去把这个故事讲给那些男孩们听。”

“先别走,彼得!”文迪恳求道,“我还有好多好多的故事要讲给你听呢!”

千真万确,她就是这么说的,毫无疑问这是她引诱彼得的。彼得转身回来,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强烈渴求的神情,这本来应该引起女孩子的警惕,但是文迪却没有注意到。

“嗯!我可以把我的故事讲给别的孩子们听!”她大声说。这时彼得忽然抓起她的手向窗口跑去。

“快放开我!”文迪大声命令道,她又回到了床上。

“你跟我去吧!文迪,去把故事讲给别的孩子们。”

文迪心里非常乐意接受这个邀请了,可是她却说:“哎呀!我不能去,妈妈可怎么办?再说,我不会飞呀!”

“我可以教你飞呀!”

“那太棒了,要是能飞,该多么有意思啊!”

“我教你怎样骑上风的背,然后我们就可以飞了。”

“是吗!”文迪喊了起来,她简直欣喜若狂了。

“文迪,喂!文迪,你干吗还傻乎乎地待在床上呀?你可以和我一块儿到处飞,和天上的星星说笑玩耍。”

“啊!是吗?”

“文迪,在湖里还有漂亮的美人鱼呢!”

“美人鱼!它们真的长着鱼尾巴吗?”

“可不,它们的尾巴长得老长老长了。”

“哦!”文迪喊道,“我要去看美人鱼。”

彼得这个人非常狡猾。他继续说道:“文迪,我们会非常非常地尊敬你的。”文迪扭动着身体,她现在非常痛苦,好像她在使劲把自己绑在育儿室的地板上。

可是,彼得并不可怜她!

“文迪,我们晚上睡觉的时候,你还可以帮我们掖被子。”

“哦!”

“以前,从来没有人在晚上照顾我们。”

“是吗?”文迪同情地向他伸过来两只手。

“我们的衣服都没有口袋,你还可以帮我们补衣裳,缝口袋。”

这种诱惑谁也无法抗拒,这的确太诱人了。文迪喊道:“彼得,你能不能教约翰和迈克尔和我们一起飞呢?”

“如果你愿意这样的话,我可以教他们飞。”彼得·潘无所谓地说。

于是,文迪马上跑过去摇晃约翰和迈克尔,“起来啦!快起来!”她喊道,“彼得来了,他要教我们飞行呢!”

约翰揉着眼睛,嘟哝道:“我已经起来啦!”可不是,他已经站在地板上了。“哈!”他叫道,“我不是已经起来了嘛!”

这时候,迈克尔也起来了。他打量着屋里的一切,目光锐利得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忽然,彼得打了一个手势,要他们都别出声。大家都乖乖地待在那,像是等待大人物讲话一样。

四周一片寂静,看来平安无事。不,请等一等,并非万无一失,娜娜整夜都在不停地哀叫,这时候它却静下来了。他们都听到了它的沉默。

“快关灯,快藏起来,”约翰喊道。

在整个冒险行动中,这是他唯一一次发号施令。接着,在莉莎牵着娜娜进来的时候,育儿室又恢复了原样,房里一片漆黑。可以肯定,她们听见三个小淘气睡觉时发出甜美的酣睡声。可实际上,这天使般的呼吸声,是他们躲在窗帘后巧妙地装出来的。

莉莎正在做圣诞节用的布丁,却被脸上还沾着葡萄干的娜娜无缘无故地从育儿室拽出来的事而生气。今晚,莉莎为了让忧心的娜娜快安静下来,所以带它走了一圈,因为她一直都在照顾娜娜。

“看见了吧,你这个疑神疑鬼的畜生!”她根本不理会娜娜的担心大声说道,“他们都很安全,是不是?三个孩子都在床上睡得正香呢!你听见他们的呼吸声了吧?”

迈克尔看到装得这样成功,劲头更足了,他就使劲地呼吸起来,声音大得差点被莉莎识破了。可是,娜娜辨出了这些吸声是怎么回事,于是它拼命挣扎,麻木的莉莎就是不肯松手。

莉莎严厉地不让娜娜再狂叫不止,不然就告诉先生太太,让先生抽它。最后没有办法的莉莎只好把它拴了起来。

可是,你想娜娜会停住不叫吗?把先生太太从晚会上叫回来,正是它求之不的呢!只要它照料的孩子们平安无事,即便被主人抽它也愿意。

真是糟糕透了,糊涂的莉莎又到厨房做她的布丁去了。

娜娜其实再没有办法让莉莎知道,无奈之下,只有将锁链挣断了。一眨眼的工夫,它就跑进了27号宅的客厅,冲到达琳夫妇的面前,把两只前爪朝天举起,这是它表达意思最明确的方式。达琳夫妇顿时意识到育儿室里发生了可怕的事,顾不上跟主人告别,夫妻俩就冲到了街道上。

现在距离他们淘气时已经过了10分钟了。在这10分钟的时间里,彼得·潘可以做很多事呢!

“行啦!现在没事了。”约翰走出他躲藏的地方,大声宣布道,“彼得,你真的能飞吗?”

彼得懒得回答他,就在屋子里面飞了一圈,还顺便把壁炉台上的灯架拿在手里。

“太厉害了!”约翰和迈克尔同时惊呼起来。

“真是太妙了!”文迪喊道。

“看吧,我有多棒啊!哈,我真是妙极了!”彼得又得意忘形了。

只要上下摆动两只手臂就能很容易地飞起来了。于是,他们在地板上试着飞,然后又到床上试,但是却总也飞不起来。

“嗨!彼得,你是怎么飞起来的?”约翰一边揉着碰疼的膝盖,一边问。

“只要在你飞的时候,脑子里想些奇异的事情就好。”彼得解释道。说着,他又做了一遍示范。

“你做得太快了!”约翰对他说,“你能不能慢慢地给我们再做一次。”

于是,彼得慢慢地又做了一遍,接着又飞快地表演了一次。“我现在会飞了。”约翰喊道。但是,很快他就明白了,他根本飞不起来。他们姐弟三个没有一个能飞起来的,哪怕飞一丁点儿远。彼得·潘虽然连26个字母都不知道,但他却能飞,迈克尔即使会说几句,却飞不起来。

当然,这是彼得和他们开个玩笑。因为,要是不往他们身上吹些仙粉,谁都飞不起来的。以前提过,彼得在来的路上用手托着小铃铛,在上面沾有许多仙粉,于是,他在每个人身上都吹了点,这下可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效果。

“现在,你们像我这样挥动手臂。”彼得说。

他们都站在床边,勇敢的迈克尔第一个飞了起来。“我起飞啦!”他在半空中大声尖叫。

约翰紧接着飞了起来,他飞到浴室旁碰到了文迪。

“啊,这有多奇妙!”文迪惊喜地说。

“的确妙极啦!”

“你瞧我。都能飞起来了。”

“你也瞧瞧我。”

“看看我。”

他们飞得很笨拙,脚总要乱蹬几下,头也要撞天花板一下,姿势远没有彼得漂亮。开始的时候,彼得还伸手去搀文迪一把,但是马上就缩了回来,因为小叮当非常凶狠。

他们就是围着屋子来回地飞,真的好像在天上飞着一样。

约翰喊道:“咱们干吗不飞到外面去呢?”彼得听了特别高兴,这正是他想引诱他们做的。

迈克尔很快准备好了,他想看看要用多长时间才能飞10亿公里,只是文迪还有些犹豫。

“在那里可以看见美人鱼啊!”彼得又发话了。

“啊!是吧!”

“还有海盗船呢!”

“海盗!”约翰听了大喊一声,一把抓起他戴的礼帽说,“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此时,达琳夫妇和娜娜冲出了27号宅的大门,他们跑到街上,抬头看着育儿室的窗口。还好,窗户还关着没动,可是屋子里却灯火通明。从窗帘上映出来有三个穿睡衣的人影在晃动,他们不是在地板上,而是在半空打转转。不是三个,而是四个人影。

他们双手哆嗦着打开了楼下的门,达琳先生马上要往楼上冲,可是他的太太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放轻脚步。她还想让自己的心跳放慢一些。

达琳夫妇还来得及吗?要是能及时赶到育儿室的话,他们会多高兴呀!我们也会安下心来,可要是这样,后面就没有故事可讲了。但是,如果达琳夫妇迟了一步,我也会让读者们看到一个非常圆满的结局。

他们本来还能及时进入育儿室,但是星星却一直在监视着他们的话。这时候,星星们又一次将窗户吹开了。那最小的一颗星星冲里面喊道:

“彼得!快逃!大人们上来啦!”

这一来,彼得一刻也不能再耽搁了。“快走!”他立刻命令道,一纵身飞进了夜空,约翰、迈克尔和文迪紧跟在他的后面。

娜娜带着达琳大妇冲进了育儿室时,已经太晚了,孩子们就像鸟儿似的飞跑了。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