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燧火世界

第18章 怪异小世界的源头

张大郎看到果果母亲安然无恙,心下稍安,刚要有所动作,门外又传来“沙沙”的脚步声。他透过窗户看向院子里,不禁心里暗骂!却是被他和苏可儿击倒的几个鬼伴已经重新爬了起来,摇晃着走来,眼看就接近了门口。身后影影绰绰,却是从别处赶来了更多的鬼伴!

靠近门口的徐三多和郭恒眼见不妙,快速冲到堂屋门边,把门从里面死死上紧。

两人刚上紧,门便被门外的鬼伴撞击的“哐”“哐”直响!不几下,陈旧的木门就摇摇晃晃,将要倒下!

几人面面相觑,屋外鬼伴碰不得,更不能下重手,饶是几人空有一身超凡之力,一时竟也毫无办法!

张大郎脑内念头急转,视线无意间看向果果的母亲,突然一怔。只见果果的母亲不知何爬到了床边,此时抬起了头露出了被乱发半掩着的双眼,目光定定的向他看来,呆滞的目光中好像多了一丝清澈。

张大郎心里一动,两步走到床边。伸手抓起床沿,一把掀开了床板。他低头看去,只见床板下露出一个可供一人穿过的洞。这时苏可儿几人也围了过来,看到床下的洞,都心里一喜,有一种绝处逢生的感觉。这却是地道的入口。

荒野常有天灾兽祸,所以生活在荒野上的人,多有打造地道的习惯。用来在灾难来临时躲藏逃离。

张大郎看着靠在床边的果果母亲,尝试着开口叫了一声:“大娘?”

果果母亲静静地坐在床边,却没有应答。双目再次变的呆滞无神,似乎刚才眼角的一丝清澈只是张大郎的错觉。

这时屋门的撞击声更加强烈,陈旧的木门经受不住,不断呻吟,眼看就要被撞开。张大郎几人再不敢耽搁,由郭恒苏扶起果果母亲,依次钻入了地洞内。

地洞内幽深黑暗,不见光明。几人目内浮起灵火神光,破开黑暗一阵打量,只见地道内四通八达,因为村民各家打通的地道相连在一起,多有岔路。地道内空无一人,很是安静。

张大郎在前面小心带路。身后徐三多还有郭恒扶着果果母亲跟着,最后面跟着苏可儿时刻留意着几人身后的动静。地道内保不准也会有鬼伴,所以几人脚步不快,慢慢顺着最宽的主道往前走。

走了有一会儿,走在最前方的张大郎隐约听到前方传来一些动静。他立刻停下脚步,回头示意身后几人不要动。自己小心向前方潜去。

到了声音传来的地方,张大郎躲在暗处目聚神光向前看去,顿时大喜!只见前面通道的地上坐着一个小女童,怀里抱着一个小东西,正小声说着什么。小女童扎着两个马尾辫,一身布衣裙,大概四、五岁,正是几人一直苦寻不到的果果!

张大郎喜出望外,从暗处大步走出,高兴的叫道:“果果!果果!”

小女童闻声抬起头看向张大郎,等到看清了张大郎,顿时小脸笑开了花,惊喜的叫道:“叔叔!叔叔!”

张大郎心里隐隐生出一丝异样,但此时心下惊喜,也没细想,哈哈笑着快步迎了上去,蹲在地上激动的揉了揉果果的小脑袋。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却是苏可儿几人听到声音,快速赶了过来。

苏可儿和徐三多看到果然是果果,一脸惊喜的围了上来。一路不顺的抑郁顿时一扫而空。

苏可儿看着果果,开心的问道:“小果果,你怎么再这里?就你一个人吗?”

“可儿姐姐,我来找我的小熊,不是我一个人噢,还有我的小熊。”说着,果果露出了怀里的小东西,却是一个睡着的小熊,小爪子压在肚皮底下似有锐利的锋芒闪过。

挤在一旁的徐三多这时也是心情大好,暂时忘却了一路来的恐惧,高兴的道:“果果,看看我们还带着谁?”

说着让向了一旁,露出了郭恒和他扶着的果果母亲。

张大郎笑着一起向身后看去,却突然一愣,只见郭恒一张黑脸上此时满头大汗,一脸紧张,目光死死的盯着几人。看到几人看来,他似哭非哭的说道:“你们几个怎么了?果果在哪里?我什么都没看到呀!”

于此同时,果果母亲也看到了果果,表情似喜似哀又似恐惧,一把扒开走神的郭恒,跌跌撞撞的跑到果果身边,伸手欲摸向果果,却在将要触摸到果果时,突然怪叫一声,转身就跑。

满脸欢喜的几人缓缓僵住,时间似乎在此刻凝固,一股凉气自几人心头生起。大喜大惧的心里落差,使几人短暂的失去了思考能力,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便在此时,异变又生!

果果母亲一边怪叫,一边乱跑,在远处通道拐弯处,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上,被弹倒在地。“沙沙”声中,不知从哪里来的东西从阴影里走出,抬起头一张可怖的脸,一张无口无鼻无眼,似一张白纸的脸!

下一刻,张大郎感觉四周幽暗的空间中,似缓缓睁开了一双无形的,不含感情的眼,冰冷的目光冷漠的注视而来。他们,被鬼发现了!

张大郎蓦然惊醒,从失神的状态中挣脱。下一刻,他拉着苏可儿和徐三多,脚下用力蹬在通道的侧壁上。

“轰”的一声轰鸣,侧壁被他踩的倒塌,他与苏可儿三人也借力与果果拉开了距离,他心里暗道一声抱歉,一把把徐三多向果果母亲身旁的鬼伴扔去!

徐三多一声惊恐的惨叫,下一刻便砸在正抓向果果母亲的鬼伴身上,鬼伴被徐三多宽大的身体砸的飞起,摔到通道更深处的地上一动不动!而徐三多也正好摔倒在果果母亲身边!

张大郎停在果果母亲身边,视线却不敢离开果果,却见果果一张单纯的脸上一副惹人怜爱的无辜表情,似乎也被眼前的一系列异变吓到,一张大眼睛里满是惶恐。侧壁崩塌弹出的碎石划过她的脸旁,划出了一道血丝。

若是鬼怪所属,怎么会受伤?张大郎心里隐隐觉得把握住了什么,却又想不真切。

地道上方远远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地道顶部被震的石土不停的抖落,似有巨兽在快速逼近!

若是被鬼怪来袭来压在底下,恐怕几人今日便凶多吉少!张大郎心里明了,再也顾不得多想,大声厉喝到:“轰开地道!”

说完脚下使劲,以身体向通道上方撞去!

苏可儿这时也反应过来,立刻紧随张大郎,以身体向通道上方撞去。郭恒和徐三多却是没有两人强悍的肉身,围在果果母亲身旁为果果母亲挡住飞石!

地面,吴家村的村落一角,本该寂静的幽幽阴雾内,突然被远处一阵阵沉重的踩踏声打破。紧随其后,地下也传来一声闷响,随即越来越急。地面在剧烈的闷响中渐渐鼓起,鼓包越来越大。

某一刻,鼓起的地面像被刺破的气泡,猛然炸开!一声巨响中,大量碎土碎石迸溅,一片尘土飞扬。从炸开的口子中间突然跳出了几个人影。却正是张大郎一行人。

张大郎几人刚站在地面,还来不及喘口气。天,突然暗了!

“吼!”

一声雷霆巨吼,几人抬头向上望去,顿时脸色剧变,撒腿散开!只见天空中出现一片密密麻麻的黑点,黑点快速放大,隐约露出一个个无口无鼻无眼的鬼脸,最中间一个庞大的巨影,浑身鬼气森然,携滔天魔焰,从天而降!

“轰!”

一声炸雷响起,几人只来得及往旁边跑出不远,便被这声炸雷震的头晕眼花,立身不稳!

张大郎豁然回身,只见刚才几人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土坑,一个巨大的鬼影浑身鬼气缭绕,从土坑里缓缓战起,庞大的鬼躯顶天立地。

“啪嗒!啪嗒!”

一阵密集的响声似雨水敲打着地面,一个个鬼伴如雨滴般敲在地上,再从地上缓缓爬起!

鬼影的上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一声中气十足的厉喝中,娇小的身影一脚踩在鬼影巨大的头颅上,压的鬼影巨躯一趔,仰头向后摔倒!却是苏可儿趁着鬼影立足不稳,抢先攻去!

鬼影吃痛,一声凶狠的巨吼,粗壮的兽爪划过一道残影,狠狠向头颅上的苏可儿拍去。

“嘭!”的一巨声,拍向苏可儿的巨爪被一个身影挡住,身影被巨爪拍飞,撞塌了一面土墙。一阵土尘翻飞,从坍塌的土块下钻出了一个身影,略圆的脸上略显苍白,嘴角含着血丝,却是眼看苏可儿危险,而出手援助的张大郎。

张大郎只觉的浑身血液沸腾,骨头似散架了一样疼痛。他往前看去,只见缭绕的鬼气中,一个熊形巨影,爪似铁钩,却是荒兽荒熊的样子!他脑海里隐隐有什么几番显现,却无法成型的东西几欲钻出。

就在这时,张大郎一旁闪过一个身影。他转头看去,却是郭恒一时失神,竟未能抓紧果果母亲,被果果母亲挣脱后,扑向了仰倒在地上的荒兽鬼影。一声撕心裂肺,凄厉至及的哭喊声划破阴雾。

“天杀的荒兽!你还我的果果!还我孩他爹!”

张大郎脑中似有一道闪电划过,他脑海里于瞬间划过一个个画面,脑中有东西终于破土而出,瞬间成型!

空旷无人的野外,有一个可爱的女童可怜兮兮地问道,叔叔,你见到我的小熊了吗...

自家老爹在夜色下说吴家庄有人家捉去荒兽幼崽,被寻来的荒兽袭击,只有一女子独活...

满村鬼化的村民,却见果果母亲独自安然无恙,身边不见果果和果果的父亲...

地道内果果独立其中,黑暗不能阻挡她的视线,老远便看到自己,怀里抱着小熊,隐约只见熊爪锐利...

郭恒满脸恐惧,似哭非哭的说,我什么都没看见...

果果母亲两次见到果果时眼里的似喜似哀似惧...

果果脸庞划出的那道血丝...

原来,果果便是怪异,更是怪异小世界的源头!原来果果家便是那个捉去荒兽幼崽的人家,原来果果和她的父亲早已经在最初的兽灾中死去。可是,怪异无法凭空而现,谁又是果果出现的原因?

脑中一个个画面飞速翻转,下一刻,画面定格在疯癫的妇女听到“果果”两字时的激动。原来,怪异的产生,是因为一个母亲对于孩子的想念!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