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太古妖皇诀前传

第13章 冥河乱人族遭重

在少典面前,是堆积如山的尸体,僵硬而扭曲,鲜血浸透了一副,污染了狼藉的地面。男人倒在他试图保护的孩子和女人身上,母亲紧紧搂着孩子,所有人的胸口都被洞穿,无论老人还是孩子。

而最惨不忍睹的,是尸体堆的顶上高高挺出一支长枪,上面挑着一个少女的扭曲的身躯。

这少女四肢被人残忍的扭断后转向后方,头颅亦是如此,少女身下,一滩血迹早已干涸,俨然已是断气多时。

“姒!”

少典一眼便认出,这个无辜枉死的少女,就是轩辕部落那个勤劳善良,总想着把采来的野果中最大的那个留给自己的少女。

未等少典走上前,突然觉得眼前一黑,胸口剧痛无比,先前强行压下的伤势此刻再度发作,顿时吐出一口鲜血。

然而身体上的伤痛与心中之痛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如此残忍之事,究竟是何人所为!

少典强忍悲痛,抬手挥出一道星光将少女笼罩,姒以前说过,她最喜欢躺在河边仰望星辰。

待星光散尽,少女亦消失无踪,只留下一颗不规整的绿色宝石,那是少女项链上的饰物。

少典走上前,将宝石捡起放入怀中,心中怒意滔天,此刻的他,只想把那行凶致人揪出问罪!

人族才创生不久,与洪荒万灵素无冲突,此地又有女娲神殿庇护,到底是何人!如此歹毒竟下此狠手!?

“嗡”

一声剑鸣响起,人皇剑似乎感觉到了少典心中的杀意,此刻更是泛着令人胆颤的寒光。

少典循着血气朝部落深处疾步走去,路上的尸体越来越多,少典心中的怒火也愈加旺盛,那将地面染红的血色,深深刺痛了少典的双眸,亦将他的心撕成碎片。

“这便是人族?也没什么特别的。”

一片寂静中,突然传出一道沙哑的声音,少典手中一紧,人皇剑亦被他横在身前。

顺着声源走去,少典见到了一位浑身青色的红发男子,此刻他左手正握着一个成年男性人族的脖子。

更让少典气愤的是,这人还时不时如同拎小鸡一般将这男子甩来甩去:“造了这玩意,就能成圣?那小子别是哐老子吧?”

见此情形少典再也按奈不住心中的怒意,持剑劈出一道五色流光直奔男子:“放开他!”

此人被少典偷袭,倒也不慌不忙,早在少典出手前他便感觉到了杀意,此刻竟直接将手中男子横在身前用以抵挡少典挥出的剑气。

少典无法,只得硬生收招,一时间体内灵力翻涌,伤势再重。

“你是何人?为何伤我人族?”少典持剑指向男子,方才交手,足以证明这男子绝非常人!

男子歪头看了看少典,这小白脸修为不弱,不过跟自己比还是差了不少。

“连我冥河老祖都不认得?老子来这看看女娲造的人族长啥样,一会就走了,你既然想要,我还你便是。”言罢,冥河老祖便将手中早已断了气的男子扔了出去,另一只手扶了扶脑袋,谨防动作太大再掉下去。

少典见状赶忙走上前将男子接下,只可惜,此人颈部被折断,已然死去多时了。

冥河老祖看着周围躺在地上的人族,眼中也有些好奇:“说来也奇怪,我听闻女娲是用黄土造人,这些东西死了之后,竟然不现出原形,反而还留有肉身,真是怪哉。”

对于少典心中的愤怒,冥河老祖并不了解,在他这般先天魔神眼中,万物生灵周而复始,皆逃不开一个死字,如今自己只不过送这些人提前上路罢了,有什么可悲伤难过的?

“剑来!”

少典神情悲愤,右手凭空一招,人皇剑发出一阵刺眼的光芒,随即一分为九飞向冥河老祖头顶,一阵盘旋后彼此首尾相连化作一座五色山峰积压而下。

冥河咧了咧嘴,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倘若少典尚有全力,也许会给自己带来些麻烦,可现在他身负重伤,如此作为,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

眼看五色山峰压到头顶,冥河单手一抬,体内精血于掌心涌出化作元屠剑。

一道血光闪过,元屠剑破开山峰,周遭房屋尽皆被余波摧毁,人皇剑发出一声悲鸣后又被弹出老远,径直插在不远处的山崖中。

别看冥河外表粗犷,不像细心之人,可一动起手来,出手极为迅速,才刚破人皇剑,转头飞身冲向少典,左手阿鼻剑出,对准少典一剑刺出。

少典先前与东皇交手时,故意被其神皇之气所伤,此刻本就是重伤之身,再加见到轩辕部落惨状后,心痛难当,灵力一时难以为继,此刻眼见冥河攻来,深知自己已无暇唤回人皇剑。

立刻当机立断,抽身后撤的同时,双手于虚空中轻弹几下,伏羲琴骤然显现。

阿鼻剑虽锐利无比,可在伏羲琴所奏琴声中却犹如身陷泥沼,一时间竟僵在原地无法前进。

然而,就在此时,少典身后不远处的巨石下,几个人族灰头土脸的爬了出来,身上尽是血迹,见到少典正与冥河相斗,也纷纷面露庆幸之色:“是少公子!我们得救了!”

少典本想借此机会躲开,可随后又察觉到身后几名人族,倘若此时后退,那几人定然会成为冥河的剑下亡魂!

此时已是退无可退之际,冥河老祖自然看眼中,嘴角狞笑间周身血气四溢,再讲阿鼻剑向前一退。

少典右手如幻,琴身更是如同狂狼波涛般推向冥河,奈何冥河终归实力更胜一筹,此番抵抗收效甚微。

眼看阿鼻剑已至身前,少典心中思绪流转,竟直接收起伏羲琴任凭阿鼻剑刺向自己!

血花溅落间,阿鼻剑剑刃穿透少典肩膀,将他击退数丈。

可冥河眼中却闪过一丝惊讶,原来少典竟不惜受伤,也要止住剑锋,此刻,他的右手,正死死扣住剑柄,不让自己再向前一步!

“只要我还活着,就不许你伤他们!”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