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女巫外卖:一棵饺子树

第3章 大巴司机

1

老姜是一个大巴司机,跑长途的。

他一年只喜欢一个季节——淡季。

路上没有什么车,车上没有什么客,他开着犀牛一样沉重的车子,在高架上跑出孟加拉虎的速度。

舒坦。

春运,端午,中秋,国庆,寒暑假……在其他岗位上的人为了久别重逢的假期欢欣鼓舞的时候,老姜的脸皱得像黄焖鸡米饭里伪装得最好的那块姜。

苦闷。

天干物燥,车流紧密,他拉着一大车的南来北往的乘客,在高速上走走停停,踩一脚油门,又赶紧踩一脚刹车。他觉着自己开的不是大巴车,而是旋转木马,原地打转。

不,应该是小型杂货超市门口的摇摇车,一前一后地颠。

“哇——噗哈!”

又颠吐了一个。

酸臭的味道逐渐在车厢内弥漫开来,老姜面无表情地握紧了手里的方向盘。

妈的。

怀念从前。

怀念到处漏风的破车。

现在的长途大巴车全都更新换代成了空调车,车窗玻璃全都是封闭的,车内空调打得低低的。外面的热气在车窗外扑腾,里面的臭气在车窗内抓挠。

唯有驾驶室旁边的车窗可以打开,老姜稍微露出一点轻松的神色,随手将窗子拉开,用力吐出一口唾沫,抒发自己心中的恶心之情。

这口唾沫没能自由几秒钟,便被高速公路上与车身摩擦极烈的风拍到了车中部的玻璃上。

贴在车窗上眺望车外风景的乘客被横空飞过来的唾沫吓了一跳,讪讪地把窗帘拉好,眼不见为净。隔着一条窄窄的过道,一直试图提醒那个文艺女青年拉窗帘挡阳光的乘客,满意地合上了跃跃欲试的嘴。一时间,除了那坨还在孜孜不倦地散发着某种味道的物体,车里的众人睡觉的继续睡,醒着的捂住鼻子发呆,倒也相安无事。

“呕——”

咋又吐了,这啥人啊,嗓子跟水泵似的超强续航。

老姜被烦得拍了一下方向盘,车子响亮地鸣叫了一声。

惊醒了数个歪头耷脑的乘客。

大家像被石子儿惊到的湖里的大鹅一样叽叽呱呱互相交流了一阵子,发现车况良好,于是又安稳地低下头各自忙活。

不开车窗,味儿馊,开了车窗,车外的热浪一阵阵地往老姜脸上扑。

烦哪。

还是好好开车,安全第一。

早点开到站离了这馊味儿吧,老姜稍微提了一下速,在合理合法的限度内。

然而热浪与馊味儿两头夹击,烦得老姜又吐了口唾沫。

失嘴了。

暑气翻腾,让老姜的弹舌失了应有的力道;速度一提,外头的风力大得超出前半程,两个因素都超出预估,这口痰刚脱离老姜的嘴,竟是被罡风稳准狠地又拍回了老姜的脖子上。

呕呕呕!

那口痰搭在脖子上,直往下滑,老姜赶紧降了车速,伸手扯了两张纸把脖子里的那啥抹掉了。那啥虽然大体擦干净了,湿乎乎热乎乎的感觉犹在,老姜快被自己恶心死了。又热!又臭!心躁不已!

恨不得与这一车子人一起开进湖里洗洗澡降降温!

虽然是这么想的,车还是要好好开的,老姜打心里比谁都惜命呢。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转移了炮火:“谁吐的!自己收拾!自己收拾不动就让同行的人收拾好!”

他的声音又响又快。

然而车里还是一片安静。

窸窸窣窣的,就是没人应声。

妈的!爸的!奶奶爷爷的!

老姜对着方向盘狂怼一气,车子嗷嗷嗷嘤嘤嘤地一阵乱叫,彻底把车里的人都叫醒了。

“那谁?!聋的传人啊?家里住盱眙啊?专做小聋瞎啊?!自己吐的玩意儿自己不知道收拾啊!应不应声啊?不收拾了下车了别想走啊!都什么素质……”

在老姜严肃的批评声和肇事者的装聋作哑中,车到站了,门一开,大家一股脑儿地往下溜。

说是要揪出罪魁祸首,哪里揪得了呢,脸皮薄有点责任心的早就自己收拾清爽了,脸皮厚的仗着法不责众,没人指认就装作不知,乘着人流跑得飞快。老姜开车不能回头张望,偏偏今天后半程没堵车,中间又不能随意停车,只能听之任之,除了说点厉害话,其余的就只能照旧吃闷亏。

2

说起来,今天还算好的呢。

这人脸皮虽厚,倒没吃啥奇怪的,估计只是单纯的晕车,不像之前的几回。

那几次,真是不堪回首。

一次是醉汉,八成是上车之前用力吃了顿饯别宴,那吐的呀,一路作呕声不绝于耳,酒味儿加持下的呕吐物堪比在地下埋了十八年的陈酿,那次老姜还没来得及骂人,醉汉身边的人就纷纷举报了,举报也没用,那人醉得只晓得在吐完以后倒在车座儿上傻笑,指望他倒不如指望自己。

于是车停在服务区,大家作鸟兽散,只有老姜一个人不得不对付那摊秽物。

服务区找不到拖把,老姜只得带了双一次性手套硬着头皮上战场。在醉汉的傻笑声中,眯着眼哄自己看不见,屏着息努力闻不到,快准狠地伸手将那啥搂进了垃圾桶,剩下的用纸擦了擦,转身锁住车,摘了手套,自己跑厕所吐了,洗了两分钟的手。

一次是老大爷,大爷心不坏,想往垃圾桶里吐,奈何胃比腿快,人还没来得及弯下腰对准桶,就噗的一声天“男”散花,半数撒在地上,四分之一喷在车前窗上,四分之一……在老姜的右半身上。

头皮都热热的。老姜当时骂了一声,没敢骂大爷,骂了自己,骂自己为啥不用尽全力学习考试换个职业。

话是这么说,车还是要照常开的。

还有一次,是小娃娃。胖大妈带的小娃娃吵闹了半路,全车人连带着老姜都被骚扰得头昏脑涨。小孩儿尖叫声堪比维塔斯,胖大妈还柔情似水地轻轻提点:“不要叫……嗓子会痛痛……”

这是嗓子痛的问题吗?

这关乎全车人的身心健康。老姜自荐,代家长之职,一边直视前方路况,一边颠三倒四地对小朋友这种没啥素质的行为进行了批评教育,别看老姜的教育内容缺乏科技含量,优势在嗓门儿大,孩子被这洪亮的声音唬住了,略微老实下来,虽然嘴里还在嘟囔,间或还能听见他拍打胖大妈手臂的声音,但大家只作不知。后半程全车都获得了久违的宁静。

唯一的缺憾是,所有人都走光后,老姜按惯例检查着车内,在小孩儿的座位上发现了一坨屎。

不知道是吓的,还是蓄意报复。不过那大妈怕是瞎的。

老姜一没养宠物,二没生小孩儿,那次不得已做了回铲屎官。

3

老姜在成为大巴司机之前,只知道开车难在路途久时间长,一个姿势长时间不动,却得不骄不躁,起码握着方向盘的手得稳如老僧,盯着路况的双眼却要灵活如游鱼。

真正做了几年大巴司机以后,他才知道,腰酸背痛、路途枯燥,都是在长时间的行车中可以自我克服的,真正给人添堵的,是这南来北往性格迥异萍水相逢却要并行一路的人。

醉酒的,嗜烟的,原先有气的,天生爱抬杠的,贪小便宜的,过分蠢笨的……可以给司机和他人添上无穷无尽的麻烦。

老姜最初时常憋着火气,后来气急了就忍不住骂人,甚至和乘客对骂。有时候,一个月吃的投诉比行车里程数还多,老姜拿着工资条的手微微颤抖,几乎想去听着大悲咒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然后也就学乖了,气到脑门上的热度比燃油表还高怎么办呢,打开车窗大声骂前车。路况良好,前车无辜又怎样?反正在高速公路的狂风中,前车压根儿听不见。

乘客听见了又能咋样?又没骂你。还不允许一个可怜的长途大巴司机发泄一下心中的苦闷吗?

想当年,上学的时候一节课45分钟都坐不住,老师的话听几分钟就烦。现如今,每天端坐在驾驶室里好几个小时坐如钟,上个厕所都费劲,想求老师在耳边说几句话都求不着,双耳听的是十年如一日的风声,双眼看的只有快速划过的黑色车道。

无聊,腰疼,不能动,憋尿。

悔不当初。

思及此处,老姜又打开车窗愤怒地咒骂了今天的空气。

虽然PM 2.5并没有很高。

天热有天热的骂法,天凉有天凉的批判。一年四季,老姜把对乘客的吐槽与抱怨化为与空气的对骂。

国庆节,司机受难日。

老姜一趟平日里三个半小时即可抵达终点的车次,开了十一个小时。

老姜已经骂不动了,所有人,从司机到乘客,都僵硬地坐在座位上,神情呆滞,目光游移,试图用恒定的坐姿转移自己膀胱的巨大压力和胃袋的极度空虚。

到了终点,大家一哄而散,仿佛植物大战僵尸里刚啃掉障碍物的僵尸一样。老姜忍饥挨饿了一路,收拾收拾,也下了班。上完厕所临走时,被车队队长抓住了:“老姜啊,最近忍着点啊,又有你的投诉啦。”

“唉!你去查监控!我可没骂人没打人啊!”老姜又饿又累,随口辩驳。

“哎呀,我知道嘛,你只是‘嗓门儿大了点儿’嘛。”队长挤眉弄眼打着官腔,“但还是收着点啊,投诉太多,我们也是要就司机的素质问题进行队内整改的啊。”队长拍拍老姜的肩膀,施施然走了。

老姜且饿且累且烦,在夜色中回到了家。

4

太晚了,冰箱里只有点陈粮,周围的饭馆早就关门打烊了。

老姜开了瓶啤酒,吃了点冷馒头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来,也没什么劲儿出门找食,难得地点起了外卖。太久不用外卖软件,才发现周围的外卖店怎么都是菜品又贵,起送费又高。老姜戳了很久的手机屏幕,找到家起送费低的店,点了一份热销的套餐。

蛮经济实惠,就是不知道味道怎样。

店名看起来像是小女孩儿起的,叫什么“女巫外卖”。

老姜蹲了会儿厕所,熟门熟路地打开了手机里的音乐软件,点开最熟悉的歌儿跟着唱起来,唱了前半段,不是很过瘾,结束了厕所行程,出卫生间把斥巨资网购的音响打开了。

老姜这人,蛮分裂。

他打小就喜欢唱歌,喜欢听音乐,喜欢有旋律的一切,无论是哪种风格,哪种语言,他听见了中意了,就会在音乐播放器的界面上,珍而重之地点一颗红心。外文歌和中文歌在他耳中的区别,只是是否易于跟着哼或唱罢了。

但是他从来不在人前唱歌。

和朋友们在KTV聚会时,他总是闷声不响地在旁边摇骰子玩,或者拿着手机看点好笑的视频,又或者就着酒瞎聊天。他的眼睛盯在桌子上,耳朵却将拿着麦的人的歌声抓得紧紧的。

嘁,这调跑的。

嘁,这唱的没我一半好吧。

老姜在心里直摇头,嘴都忍不住撇了起来。可一旦有人催他点首歌吼两嗓子,他却一正脸色,直摆手,满口说:“我就不爱唱歌!”

装得太像了,时间一长,大家都知道,老姜这人压根儿不爱唱歌。

老姜怎么会不爱唱歌呢,他喜欢唱歌喜欢得不行啊。连经过步行街时,都会跟着人家店里的音乐声哼两句。

可是,他就是不好意思在人前唱歌。其实不仅仅是唱歌,是一切可以与“好”字沾边的爱好,他都羞于在人前展示出来。

他敢于粗暴地在大巴车上骂人,敢于和领导顶嘴,敢于一脚踹翻公交车上的小偷,可他不好意思唱歌,也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自己做的“好事”,被让座的老人想拉着老姜说几句谢谢的时候,他溜得比贼还快。

他放弃了一切当面接受荣誉的资格,自从小学以后。

老姜上五年级的时候,还是小姜,小小姜。小小姜念的学校里历来有组建童声合唱团的传统,只不过合唱团里选的都是五六年级的学生。小小姜自从知道合唱团的存在以后,就没有一天觉得自己不会加入这个合唱团的,毕竟他那么爱唱歌,唱得又那么好,上音乐课的时候,音乐老师经常夸他。人人都知道,小小姜是个很会唱歌的小孩。升入五年级以后,小小姜每天都盼着合唱团招人。

合唱团开始招人了,合唱团招募结束了。

和小小姜却没有什么关系。

为了防止班级之间招得不公平,负责招生的是每个班的班主任,而不是一个人教好几个班的音乐老师。

直到班上有好几个同学扬扬得意地说自己被班主任叫过去“面试”了,小小姜也没有等到班主任的召唤。于是小小姜自己去找班主任:“老师,我想进合唱团。”

“合唱团里的孩子,可都是成绩在班上前百分之三十的。”班主任微笑着回绝了。

“可我真的唱得很好,老师,你听我唱给你听。”

小小姜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唱音乐课本上的歌,还是自己在家里学的流行歌。脸涨得通红,最后憋出了一首爸爸在家最常陪他唱的《精忠报国》。

对小孩子而言,唱的是真的好,可唱了一半,老师还是把他打断了:“你想想你自己的成绩,还精忠报国呢,不拖累班级拖累祖国就万幸了。要唱歌在家里好好唱,学校就是学习的地方,知道吗?不要总想着玩。成绩好的同学唱歌不影响学习,你自己的成绩,有资格进合唱团吗?能兼顾唱歌吗?你想想。得了得了,快回去上课吧。”

小小姜的眼泪在眼眶里要掉不掉,他低着头努力瞪大眼睛,希望这些眼泪能早点风干,不要掉出来让他更丢脸。办公室门口站了两个偷偷摸摸扒着门框围观的同学,小小姜假装若无其事地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试图无视他们的偷笑声。好像就在他走出办公室门的那一刻,有什么东西死掉了。也许有些人经过这样的打击,会发愤图强一下子提高成绩,但小小姜,一个并不是聪明绝顶的、爱唱歌的普通小孩子,只是就此丢失了自己在人前展现自己的特长与渴望荣誉的心。

没有资格。

小小姜就这么一直告诉着自己,一路长成了一块老姜。看起来辛辣,其实被辣痛的只是自己。

5

老姜跟着音响里的歌轻轻哼着,前奏结束后就跟着歌手一起唱了起来,字字清晰。不仅这首,他会唱的歌多了去了,比起KTV包间里不对着字幕和原声就唱不出来的“麦霸”朋友来,不知道厉害多少呢。

老姜沉醉在自己的歌声中,忘情得在屋子里踱步,唱到高潮部分,双手都随着自己的高音向上举了起来。

“我只是把别人说废话的时间都用在背歌词上了而已。”老姜想道。

一曲结束,还不无得意地给自己鼓了鼓掌。

音响里下一首又放了起来,这首是丹麦语,老姜虽然对发音进行了中文标注,却还是没能完全学会,所以只是倚在墙上闭着眼跟着音乐哼唱着。

一睁眼,吓得差点心脏病发。

屋里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一个小姑娘,穿的裙子又大又蓬,裙子虽然是黑色,但是一种五彩斑斓的黑,上面缀着各种蕾丝蝴蝶结,花里胡哨的。

“这是您的外卖,满意请给骑手五星好评哦。”这个黑裙子女孩将手里的纸袋子递过来。

老姜呆滞地接了过来:“你什么人?外卖?怎么进来的?”

女孩诚恳地道了歉:“不好意思,我刚才一直在敲门和窗子,还打了电话,没人接,我听音乐声挺大的,猜您可能听不见,就进来了,对不起。”

老姜怀疑地走到门旁边,试了试门锁,没坏。

“您唱歌真好听。”女孩站在一旁夸奖道。

老姜顿时脑袋一蒙,脸臊得通红,连质问都忘了,慌忙辩解道:“没有的事,谁喜欢唱歌了。这就是无聊,跟着乱哼哼。”

“您是唱得不错呀,我听了好几首呢。”女孩不解地说道。

老姜已经尴尬成了红姜,开了门请女孩出去:“没没没。”

女孩笑嘻嘻地转身出去了:“五星好评哦。”

老姜嘴硬:“别说了,只给一星。”

随后老老实实打了五星好评,顺手把骑手的几个优质服务标签都点亮了。

虽然被看见了自嗨唱歌的样子有点窘迫,但老姜哪好意思为难一个小姑娘呢。

老姜在音乐声中干掉了一份猪脚饭,满足地倒在躺椅上直叹气,物美价廉,量足管饱。

于是晚饭也点了这家。

果然还是上次那个姑娘,老姜已经从上次的尴尬中走出来了,仿佛很淡然似的接过了外卖袋。

女孩贼活泼:“不要不好意思唱歌嘛,你唱得这——么好。”

老姜凌乱了:“放过这个话题吧。”

女孩点点外卖袋:“为了感谢你给骑手的好评,我也给你一个惊喜哦。”

老姜关上门,打开外卖,以为女孩子说的惊喜是什么免单优惠或者加赠饮料之类的,发现什么都没有,不禁一头雾水。但鸡排饭也好吃啊,老姜心满意足地收拾收拾,躺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机,警觉地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没啥人,才跟着音乐APP(应用软件)唱了会儿,睡觉。

老姜睡得相当早。早上要开长途的前一晚,他都尽可能早睡,以保持充足的睡眠,这样对自己和乘客都负责。何况这节假日的路况,鬼知道会堵车堵成什么样子。

6

果然,堵车堵得厉害,可喜今天行至一半,都没人表现出跃跃欲吐的征兆。

但这大热天的,堵得车子步履蹒跚,老姜开得心烦无比,打开窗子,照旧想喷一波前车。

话出口,却发现完全不按自己的想法来了。

喷完了,车上还有乘客鼓起了掌:“师傅唱得可以啊!再来一首!”

老姜的脸一下子红了,他知道自己唱的这首,是他平素洗澡时最爱大声吼的。

可他明明只想骂人,怎么就不受控制地把最熟的那首小调唱出来了?

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颤抖。

老姜趁着大堵车堵得动弹不得之时,回头想说两句这个起哄的,一开腔又无法自制地发挥了平时在家的歌唱实力。

这咋回事儿!

老姜顶着大红脸回过头来专心地盯着路况,想捂住自己的嘴,却捂不住自己的声音,否则看起来更加奇怪,只能忍着心中的尴尬,放飞嗓门。

一曲结束,那个起哄的鼓起了掌,车上不少乘客居然都跟风鼓起掌来。

这是在嘲笑我吗?老姜愤愤地想。

几个乘客七嘴八舌地夸:

“师傅行啊!真不错!”

“师傅去参加‘中国好嗓子’呗!”

“这高音都不费劲地唱下来了,厉害啊!”

老姜握紧了方向盘,不说话,怕一开口又开始飙歌。

大家见司机不搭腔,也不追着问了,只是时不时感慨一声“高手在民间”之类的。

车子继续像摇摇车似的,走走停停,时间飞行,车在原地。老姜一开始害臊到面红耳赤心脏乱跳,随后逐渐平静下来,想起昨天那个奇怪女孩说的“惊喜”。

这要真是她说的惊喜,我非得给个差评了,名不副实,这明明是惊吓啊!

后半程老姜紧闭嘴巴,开到傍晚,到了车站。

下车的乘客有几个困得不厉害的,走之前和他强聊两句:“师傅下次我还坐你的车啊,到时候再来几首呗……”

坐屁坐,老姜假装在收拾,随意地点点头,直到乘客下光了,才松了一口气,锁好车子,下了班。

回到家,老姜才打开手机看信息,全是同事发的:

“老姜你红啦!”附着链接。

打开一看,是老姜的行车飙歌视频。

“本地群都在转呢!”同事说。

老姜的第一反应是:“不会又扣我钱吧?”

大队长表示啥问题也没有,毕竟有规定客车司机不可以骂人,有规定客车司机不可以抽烟,可从没人说过,司机师傅他不能唱歌呀。

老姜又点了几次“女巫外卖”,那个小姑娘不是把外卖挂在门口,就是一递过来就转身跑路,好不容易被老姜逮住一回,她说:“还有半个月失效哈。”

算是不打自招。

老姜依旧是不为难小姑娘的老姜。

不就半个月嘛,忍一忍不发脾气就行啦。

谁能想到,区区半个月,对人的改变就这么大呢。

前两个星期,老姜还是一不小心就发脾气,可脾气一上来,喝骂就变飙歌。

后几天,老姜已经完全习惯了自己突如其来的歌声。

半个月过去,老姜经常开着车窗,自己高歌一曲,脸不红,心不乱跳啦,甚至还有闲情逸致地向乘客们调研一下:“对我选的歌有意见不?”

“没有!”好几个人嬉笑着回应道,“再来一个!”

也有提意见的,角落里的青年犹犹豫豫地举起了手:“大热天的可不可以不要唱《我的热情好像一把火》?”

老姜咂咂嘴:“这叫《热情的沙漠》。”不过他还是愉快地答应了,并在火辣辣的阳光下用美声唱了《我的太阳》。

在一车人的笑声和掌声中,老姜载着热情洋溢的人们,开着大巴,跑在回家的大路上。

夕阳西下。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