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天下无敌张二封

第74章 稀里糊涂

吃过晚饭,元英带他往地下走,这个世界好像很流行地下空间。

本以为会是一座炫酷的地下宫殿,结果只是一个比电梯间大不了多少的狭小房间,比囚牢还像囚牢。

武皇也不是一个冒着金光的圣人,看着很是普通,甚至有些老。皇者万岁,上人无龄,一千五百岁的皇者,应该算是青壮年才对,而且这可是北境之主,顶尖的皇者。

武皇武君漠,一个时代的见证者,一代圣皇武君洛的亲弟弟,此刻就盘膝坐在一个如笼般的小石屋里,素衣白发,身上没什么能代表他身份的物件。

元英让他在武皇面前坐下,他小心过去,盘膝坐好,面对面看着眼前的老人家,心有些慌。

对面没有一点反应,像是已经坐化的仙人留下的肉身,被人供奉在石洞里。

元英走后,张二封还真有点怕。

大着胆子开口:“晚辈张二封,拜见武皇前辈!”

空气凝结,这阴森的地方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无奈之下,只能等,也不敢乱动。

没等太久,武皇缓缓睁开双眼,好像在尽量让目光慈祥一些。

“从哪来还回哪去,去吧!”

“武皇前辈,我……”

“去吧,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你想见的也见过了,早些去!”

唉!想了无数种说法,这回啥也不让说可咋办,说我想见的见过了,我想见百夜皇,还没开口呢!

“前辈,我想……”张二封再次开口,话说了半句,元英进来,领他出去。

心中憋屈,啥也没说,啥也没问。

跟着上去,元英将他送到院门口便回去了。

有点莫名其妙,只能先回去。

回到客栈,鼎鼎开口道:“小祖宗,主人还有一句话让我告诉你!”

张二封心气不顺:“你不早说?晚了!”

“没晚!主人让你见过武皇之后按他吩咐的做就行了!”

张二封一愣!什么意思?太复杂了,都蒙圈了,到底要怎样?武皇让他从哪来回哪去,这还用吩咐吗?

躺在床上胡思乱想,高人的世界果然很复杂,没见到百夜皇,这算完成任务了还是没完成,自己的机缘呢?唉!一切都成空,好歹还有命!

想了一夜,天透了亮才睡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紫帘提了食盒进来,他有些迷糊,抓了抓脑袋,大喝一声:“不管了!回家!”

“公子要回哪?”紫帘被吓了一跳。

张二封也不洗手,抓起鸡腿啃了一口,糊着嘴道:“从哪来回哪去,回星阳城,今天就走!”

紫帘很惊讶,却也没说什么。

下午,张二封去找琴皇,说是见到了武皇,让他从哪来回哪去。洛凌霜摇头轻笑。

“老师,我得回檀月,可能过一阵子再来!”

“你这人,二哥让你从哪来回哪去,还打算照做不成?”

“老师,我有个婚约,得早点回去成亲,晚了我不踏实!”

洛凌霜很是惊奇:“你竟有了婚约?我还想着小舞那丫头和你挺般配,倒是晚了一步,有这么急吗?要不等参加完二哥的千五庆典再回去!”

“多谢老师的好意,武皇好像不怎么待见我,我就遥祝他老人家早成大道,极乐升仙吧!”

“你这家伙,小家子气!那就回去吧,琴技多加练习,莫荒废了,几年能来看我一次就够了!”

“老师您也是小家子气,难道还怕丢了我这个徒弟?您放心,我保证尽快回来!”

“别贫嘴了,跟你师姐打个招呼去吧!”

张二封去找朱玉扣说要走,她倒是不怎么在意,只让他莫打着琴皇的旗号为非作歹,莫名其妙。

跟小熊和韩志伟他们打完招呼,回到客栈,紫帘也收拾好了,二人一起去跟尹火中告别后踏上归途。

朱玉扣的灰鹤载着两人往南飞,她的速度和风神翼还是有些差距,飞了六天才靠近百夜皇域。

北夜城上空,银夜出现在鹤背上。

“大鸟,这俩娃娃给我了,你回去吧!”

两人被银夜用力光托着,急冲而下,灰鹤猛追过来,张二封大喊:“多谢鹤姐姐相送,您回去吧,我没事!”

灰鹤鸣叫了几声,反身飞走。

落到地面,张二封心里突突:“银夜前辈,你能不能别老在天上吓唬我!”

“说废话还不如赶快到无极,这姑娘是谁?”

“紫帘见过前辈!小女是公子身边的使唤人!”

“自己人,前辈不必顾虑!”

银夜郎君捋了捋胡子:“我问你,事情办成了吗?”

“没办成!我没见到,我只见了武皇,他让我从哪来回哪去!然后就不理我了!”

“他真这么说的?”银夜郎君面露喜色。

“是啊!他说该知道的他都知道了,我想见的也见到了,让我从哪来回哪去,其他什么也没说,我也没说,没机会说!”

“够了够了!你跟我走!”

“去哪?”

“百夜皇国百夜城百夜殿!”

银夜郎君金光大盛,托着两人在天上狂飞,比鹤还快,等他再落下,张二封有些恼怒:“前辈你能不能别老这么折腾我们,很憋屈的!”

看着紫帘也有些狼狈,银夜郎君叹气道:“知道了,知道了,以后都是你说了算!”

领着二人来到百夜皇国百夜城百夜殿,银夜郎君开始吩咐人出去办事,半个时辰,众多怪物……不是,众多看样子境界不低的人物陆续到来,这是要开会的节奏。

大殿内,密密麻麻站满了人,银夜郎君拉着张二封站在高位面向众人。

“老青头,你在这啊?上次找了你一次,你搬家了!沈仑前辈也在啊!”在人群里看到熟人,张二封心情不错。可这些人聚到一起开大会,估计就是想听百夜皇的消息,一会自己该怎么跟大家说呢?

“就这些人了,其余的暂时还回不来,开始吧!”老青头站在人群最前面对银夜郎君说道。

“好!诸位同袍,今日汇聚在此,我百夜将有重大之事宣布,此事不但要与各位知,还要天下知,众人听令!”

大家单膝跪地,嘴里念念有词:“夜光无暇,唯我风华,一念为主,一书为罚,百夜同心,天下以达,千年同享,万世无涯!”

好吓人,张二封感觉有点神龙教的意思。

“今日起,张二封为我百夜之主!”

什么?咋回事?

紫帘捂住嘴不敢出声,张二封双腿发软,彻底懵逼。这怎么跟想的剧本完全不一样,百夜之主?这身份太震人了,震别人,也震自己,琴皇弟子的身份再高,也不用具体做什么,更不用负担什么责任,可百夜之主就不同了,一大家子人呢,他一个天血境怎么就能管这么大事!

“属下拜见我主!祝我主龙腾天下,早日成仙!”

“前辈,我晕!”张二封向银夜郎君求救!

“主公直呼属下姓名即可!”

“为什么是我?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才天血境,你们是不是疯了?”

“主公!有些事我回头再跟您解释,现在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办。”

张二封迷茫的看着他,老青头走过来道:“小主人,需要你一滴宝血!”

“别开玩笑,我不是你主人!血我不能给你!有准备的疼我受不了!”

“呵呵!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小主人了!一滴血不会疼的,你看……”

“看什么?”

“不用了,血我拿到了,小主人莫要怪罪!”老青头将一滴血驭到空中,随后从怀中掏出一卷竹书,扔下那滴血。

书卷完全展开,每片跟筷子差不多长,扁平一些,上面的红字看不清是什么,这不会是百夜书吧?外表看着跟他的《凡世解》有点类似。

那滴血如同点石成金一般,书卷散发出红色光芒,然后飞向张二封。

“书成认主,我主万福!”老青头带头喊道,众人齐刷刷跪地扣头。

“我主万福!”

看来是回不了头了!

随后众人一一过来拜见,银夜郎君在旁边介绍。

忙活了好一阵,众人渐渐散去,张二封心急问道:“老青头,那是百夜书吗?我的血滴进去有什么后果,还有,你为什么让我去漠城,为什么选我当百夜之主……”

“小主人,咱们进去说吧!”老青头伸手请道。

“你是第几夜?”张二封边走边问。

“我并不在百夜内!我只是一株灵植而已!”

“火先生是咱们百夜的军师,跟了先主百夜皇上千年了!”银夜郎君在一旁解释道。

“跟我解释解释百夜书到底怎么回事行吗?”

老青头低头道:“当然可以!那百夜书来历比较神秘,连我也不是很清楚,上面刻着一些文字和符号,没人能看懂,不过它还有奇妙的地方,此书能纳人血,还能留存血力,它是不是兵器我不知道,但你可以把它当做高级别的法器来理解,因为它是活的,虽然不会说话。”

“活的?这么说刚才是它自己跑到我怀里的?”张二封有些惊奇。

“是!它需要认主才会从休眠中醒过来!”

“为什么会认我为主?我境界这么低?”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