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我能看到妖气

第16章 恩科

“林秀才,打扰了!”

两个衙差进院子后还挺有礼貌,拱手行礼。

苏伟本以为他们会像是影视剧中那样,欺压平民百姓。

“两位远道而来,快进屋喝茶!”

“不了,不了!”两个衙差连忙拒绝,显得很拘束。

寒暄一番后,只见得一个衙差从怀中摸出一份榜来。

“林秀才,这是县衙大人发出的榜文,请你过目。”

九叔接过榜文,看了起来。

苏伟在一旁,好奇的探出头,还没看清榜文上的内容,九叔就将榜文还给衙差。

“此事我已知晓,劳烦两位了。”

“不麻烦,都是我们该做的!那我们告辞了,还得去隔壁几个村走上一趟。”

九叔亲自将两个衙差送到门口,直到他们离去后才将门关上。

“师父,他们找你有什么事吗?”苏伟满脑子都是疑惑。

师父不是除妖人么,怎么又和秀才扯上了关系。

看苏伟好奇心爆表的样子,九叔坐在石桌上。

叹了口气,端起茶盏抿了几口后再缓缓放下。

“恩科期已出,县令动员全县的除妖人积极参与,争取为清河县争得名次!”

恩科?

苏伟瞪大了眼睛。

恩科他大概知道一些,就是皇帝开恩,科举取士,类似于他们那个时代的高考。

但是这个满是妖魔的时代,也需要读书人吗?

似乎是看出了苏伟的疑惑,九叔特意解释。

“罢了,你也算是半只脚踏上这条路了,迟早会知道,为师现在就告诉你,省得你惦记。”

经过九叔的一通解释,苏伟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这个世界是这样的。

这个世界,读书人被除妖人取而代之。

朝廷每五年开一次科举,选拔优秀的除妖人为国效力。

同样的,这个世界的科举制度也很完善,先是院试,再是乡试,随后会试,最后殿试。

在会试,殿试中表现优秀的除妖人会受到朝廷重用,可以做官光耀明媚。

院试又称秀才试,通过院试后才能获得官方认证的“除妖人”,衙门会颁发通牒,自此免除赋税徭役,高人一等。

九叔便是一位拥有官方认证的“除妖人”,衙差称他林秀才也没错,两种称呼意思相同。

经过讲解,苏伟才懂得“除妖人”这个称号多么珍贵,好处真不少。

有经济特权,比如免税,免徭役;有礼仪特权,可以见官不跪、还可以参加县里的各种典礼,还有法律特权,不受刑、免于听审、更加受到朝廷保护。

难怪十里八乡的,路人遇见九叔都要主动停下打招呼。

苏伟算是明白了,原来“除妖人属于特权阶级,虽然只是特权阶级的底层。

刚才两个衙差到来是通知九叔去观礼,九叔是秀才,院试将至,秀才们可以和县令一同观礼。

同时榜文上还动员秀才的子弟积极参与院试,奖励好处很多云云。

“师父,我想参加院试!”

“胡闹!”没想到九叔却一口拒绝。

苏伟还想再问,但九叔似乎不愿再说,转身向厢房走去。

这是咋了?

苏伟有些不明白。

他有自己的考虑,科举的好处实在是太多,总不能一直和九叔住在一起吧。

迟早会出师分开,如果参加院试后考中秀才,就不用为以后的生活发愁。

九叔的无故离去,苏伟很是不理解。

继续练武,这时一个女孩走进院落。

正是彦薇。

苏伟在院子的大枣树下特意为兔子做了个窝,有树遮阴,还通风换气,倒是舒服。

彦薇刚刚醒来,还有些睡眼朦胧。

她用青菜喂两只白兔,又和它们说了些悄悄话。

“师父呢?”喂完兔子,彦薇见石桌上师父的茶都凉了,好奇问道。

“师父进屋去了。”

“肯定是你太笨蛋,把师父气走了吧!”彦薇发笑,坐在凳上抱着兔子玩耍。

苏伟突然计上心来,彦薇肯定知道师父生气的原因。

“刚才来了两个衙差,师父和他们说了会话后就回屋了,你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吗?“

“说了什么?”彦薇抬起头,清亮的眸子中流动着异样的神采。

“恩科再开,县令请师父去参加院试观礼!然后我顺带说自己想去报名。“

彦薇听了后,气得皱起秀气的鼻子。

“笨蛋,笨蛋,你真是个大笨蛋!”

???

参加院试,万一考中秀才师父脸上也有光啊!

怎么反倒错了?

苏伟很是不解。

彦薇才缓缓解释道:“在我记事起,师父便有个弟子,他是我的大师兄。”

“在我印象中,大师兄人很憨厚,将家中打理的整整齐齐,后来那年,他通过了县里的小试,大试,又接连参加院试,在院试中一举成名,中了秀才。”

听得彦薇带有回忆的语气,苏伟缓缓点头。

院试前还需要参加两场考试,先是小试,再是大试,这两场试倒是类似童生试,只有通过这两场试后,才有参加院试的资格。

“师父很是高兴,那天喝了许多酒,谁知大师兄回家那晚,……死了!”彦薇的语气带着一丝颤抖,”从那以后,师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苏伟深深地叹了口气,”怎么会死呢?“

彦薇接过话,道:“是啊!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死呢。我只记得,师父说是科举害了大师兄,其余的便不知。”

苏伟握紧了拳头,其中肯定另有隐情。

……

下午,彦薇再度陷入沉睡。

苏伟继续练武,传来九叔的脚步声。

循声望去,只见九叔竟然拿了一把锤子出来。

“师父,你这是?”苏伟不解,家中不需要打造农具啊。

“那把法剑已经不适合你用了,你随我来,重新锻造一把!”

听得九叔的话,苏伟眼前一亮,连忙洗了洗手,跟了上去。

家中倒是有锻造的工具,铁毡,风箱,锤子,铁钳等一应俱全,只是这些东西能锻造出法器么?

“从今天起,我教你锻造之术,锻造也是修炼的一种。”

九叔说着将一把铁锤交到苏伟手中。

“仔细看好,每一步都很关键!“

九叔从挑选材料开始展示,用铁锤反复锤打,叮当,叮当,铁锤敲打极富节奏,像奏曲一般,苏伟险些沉浸进去。

铁锤不是死物,在九叔手中比双手还要灵活,烧红的生铁被锤的反复变形,逐渐演变成剑坯……

最后一步,淬火。

气浪滚滚直上,完成淬火后,九叔才放下铁锤,将新出炉的法剑抛给苏伟。

苏伟美滋滋地接过刚出炉,还有些烫手的崭新法剑试了试,很顺手,重量合适。

”好好练武,没有开元六次的实力就别想去参加科举!“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