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万法道兴衰

第13章 赤发

就在魏乘风想要止住红发少女时,对方已经熟练的掰开了青狼的嘴,检查了一番。

魏乘风一眼瞧到青狼嘴里除了一点肉糜残渣,空空荡荡的并无它物,原来是一场虚惊。

但他却高兴不起来。因为白玉老虎不见了,得来不易的灵宝竟然被这小狼崽子吞进肚子里。

少女看着魏乘风脸上的紧张一闪而过,眉头微皱,暗自起疑。

魏乘风见状马上挂起了微笑,心中却在琢磨等待会儿到了无人之地,该如何处置这条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青狼幼崽。

小小年纪就贪图宝物,这还了得?不乖乖吐出来,休怪我剖腹搜宝!

青狼可能是嗅到了从魏乘风身上散发出的威胁之味,低嗷一声,蜷缩在了红发少女怀里。

红发少女摸了摸青狼稚嫩的毛发,脸上的戒备之色更加浓重了起来,问道:“据我所知,那头成年双尾青狼凶横狡黠,你是怎么把这幼崽抢出来的?”

魏乘风瞟着吞了灵宝似乎还装楚楚可怜的青狼,气不打一处来。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把在山岩上看到的情景说了一遍。

红发少女听完后,又细细打量了一番魏乘风。

半饷后,她终于松开了眉毛。看着怀中形单影只的青狼,说道:“原来如此。那一窝共有五头幼崽,看来除了这头,其余都葬身蛇腹了。这家伙正是福大命大。”

魏乘风看到少女的表情终于松了口气,看来自己暂时安全了。

想到这少女对青狼窝的位置那么熟悉,不会是早就盯上他们了吧?当务之急是赶紧把这个小狼崽子要回来,白玉老虎还在它肚子里呢。

魏乘风不敢抢取,平静的说道:“这小家伙太可怜了,我可得好好对它。对了,你们这是要去哪?”

少女刚要张口,却用手先把青狼的双耳捂住,这才低声说道:“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宰杀掉那头成年青狼,把五只青狼幼崽带回,他们一胎所生,必定配合默契,用心训练下可成一个杀招。可惜现在只剩这一头了。”

魏乘风听着少女轻易就把她此来目的说了出来,看来对方是一位心机不深,天真烂漫的女孩。再看她做出捂狼耳的俏皮动作,心中顿生涟漪。

魏乘风立即拨开乱绪,顺着对方的话语说道:“那是可惜了。既然这样,它就交给我吧。”

少女不理他的话语,反问道:“你怎么来了此处?”

以防碰到他人,魏乘风之前就曾想过这个问题,但一时只顾着琢磨怎么要回青狼,随意的回道:“误入此地,想出去又迷路了。”

少女听他像是敷衍自己,立马疑心又起,问道:“你叫什么?”

魏乘风看到对方神色,暗叫不妙,赶紧认真道:“我叫魏乘风,魏都人。”

少女又问:“这雁回山脉里妖兽横行,危机四伏,你作为御灵人,又在不远的魏都,不可能不知道吧?”

为了彻底打消对方的怀疑,魏乘风开始不紧不慢的说了一个早已想好的故事。

故事大抵是这样的:

他原本是魏都城中的一个孤儿,因为颇有天资,小时候无意被一名散修看中,成为了一名御灵人。他师父心无大志,只希望有个传承。两人就一直在隐居在魏都城中,在炼火教的势力范围内过着清贫但安乐的日子。

但前些天魏都突然祸事频频,先是神剑宗宗主柳神剑莫名被杀,接着又发生了炼火教和摘星堡的火并,死伤无数。

此后又有传闻说柳神剑、摘星堡堡主司马摘星和炼火教教主吴友仁其实是死在了刺客手中,青山宗一口咬定是清风会干得,开始在城内大肆搜捕散修,并当场格杀。

一时人心惶惶。他和师父为了修炼所需,之前接过几回清风令,怕被清风会牵连。觉得形势不妙就离开了魏都。

不料还是被青山宗的人在半路截住,一番打斗后,师父音讯全无。他侥幸得脱,慌不择路下进了雁回山。

魏乘风说的时候,把他在魏都住的地址和环境,魏都的一些地名建筑,甚至邻里乡亲都说了出来。讲了半天,绝大部分都是在说魏都的风土人情,至于那些编造的部分大都一笔带过。

少女听他前半段说的极为详尽,能把魏都描绘的这么细致真实,肯定做不得假。后半段的谎言顺其自然的也就相信了。对他的来路再无怀疑。

另外两人也都在一直点头。他们对魏都之事略有耳闻,据说青山宗突然雷霆震怒,誓要把万州和晋州北部的清风会势力全部拔出。而伏龙堂内部传言,这才是青山宗暂停攻打万法道的真正原因。

“我叫伏赤发,这位是柳白猿师哥,这位是赵飞熊师哥。”少女马上坦诚的说道。

魏乘风马上在三个人的姓名后加上了师姐师兄,挨个恭敬的叫了一遍。

“即便是慌不择路,你敢孤身在雁回山乱走,胆子也够大得。”长臂猿腰的柳白猿说道,言语中有些佩服。

魏乘风心中道,我不是被师父他老人裹挟至此,又身怀灵宝,怕人惦记,谁愿意呆在这种没有吃喝的地方。口中却说:“传闻雁回山中多妖兽,但御灵人乃九州主宰,我虽只是灵童,但也不惧他们。”

魏乘风胡吹大气的一句话,很对伏龙堂三人胃口,三人不由自主的点头。

虎背熊腰的赵飞熊说道:“此话正是我们伏龙堂弟子在驯服妖兽时的要旨。”

魏乘风觉得赵飞熊话里有话,正暗中体会这句话的意思时。一旁的伏赤发也观察了魏乘风许久。看见他眼睛不离青狼,以为他在短时间内,已经和这只青狼幼崽有了很深的感情。

在她看来,和所驯养的妖兽建立极好的感情正是修炼伏龙堂功法的要诀。看来魏乘风很有驭兽人的天分。

见魏乘风没明白赵飞熊的意思,伏赤发干脆挑明了,笑着说道:“我看你和它缘分不浅。而且你在这雁回山里瞎转终归不妥,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伏龙堂?”

其实早在前几天,魏乘风就想过到时解决了白玉老虎妥善携带的问题,自己该何去何从。

正要继续在这雁回山觅地苦修,除了危在旦夕的万法道之外,加入相对安全的万毒门和伏龙堂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其一,雁回山的灵脉,最好的位置肯定是被三派占据了。其他修行资源肯定也多,不用过茹毛饮血的生活,也比自己单枪匹马的安全。

其二,师父他老人家要整肃三宗,自己加入另外两个门派,说不定暗中可以帮上忙。

但现在白玉老虎这个根本性问题还未解决,魏乘风心里是想拒绝伏赤发的。只是伏赤发抱着青狼不撒手,并无还给自己的意思。灵宝在别人抱着的青狼肚子里,一时未敢直言。

直接索要吧,又怕这三人翻脸。暗示了半天,何赤发并无放开青狼的意思。

一时无语,魏乘风只能直勾勾的看着青狼,拖延下时间,尽快想出好的办法。他含糊不清的答道:“这需要征求我师父的意见。”

“一个大男人还磨磨蹭蹭得。散修哪有加入我们伏龙堂好。”赵飞熊喊道。

柳白猿也说:“你师父肯定会同意你加入我们伏龙堂大展身手的,说不定他老人家早就想加入我们了,只是苦于无门。”

伏赤发不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青狼。她觉得魏乘风这么关心这头幼狼,有它在手,不信魏乘风不顺从。

魏乘风看这三人的架势,有点懵圈。

按理说魏都的神剑宗、炼火教和摘星堡这样的小门小派更缺人才,人家都没有这种做法路数。伏龙堂比之实力雄厚了不知多少倍,怎么这么急切的拉拢自己呢?这块赶上明抢了。

难道自己已经天资横溢到了灵气焕发的地步?被三个应该也是灵童的人察觉出来了?

能诞生这么自恋的想法,足见魏乘风涉世未深,孤陋寡闻。

像炼火教等世俗小派不是不想招揽人才,而是不敢。

一是所在的宗门防止他们起逆贰之心,不会赋予他们这样的权利,任由他们坐大。

二是他们没有好的灵气资源,想招揽也没人去。炼火教算是魏都最有势力的帮派,吴友仁十年来也就培养出了左右护法两个灵师。所以吴友仁之流只能暗中慢慢培养灵童,别无他法。

像伏龙堂这样的门派就不一样了,上面没人管着,占着雁回山灵脉,灵力资源也有。这才有能力大肆招揽御灵人加入。

至于为何这么急切,吃相难看,也是迫不得已。

御灵人虽然神通广大,被世俗之人尊称仙师。但毕竟分属同类,皆有贪欲,而且只多不少。

世俗之人念念不忘的是名利二字,御灵人个个也想灵力卓著,成为天师甚至破了风煞。

而在修行路上,占据灵气浓郁之地方可事半功倍。

伏龙堂身处雁回山灵脉,既是福事也是祸事。他们修炼起来进展迅速,自然引得他人垂涎欲滴,虎视眈眈。

对于个人而言,修行路上不进则退。门派也是如此,你不想法设法的壮大势力,迟早会被比你实力更强的门派吞并。门派里人才鼎盛才能有所作为。

在如今晋州,大战在即,什么最贵,人才。

而人才的来源不外乎两个途径:

一是培养传承。你要挑选资质良好的灵童,灵童足够多,自然就能诞生出更多的灵师,天师。门派自然慢慢强大起来。

二是“招贤纳师”。灵童成为一名灵师甚至天师需要时间,仓促之间想要壮大实力就需要广开门路。但要想招到厉害的角色,就得付出更高的代价。

前者耗费时间,但花费不大。后者忠诚度保证不了,代价很高,风险不小。

而散修不属于任何派别,相对来说风险最小。像魏乘风这种底细明白的散修,更是欢迎之至。

至于什么是人才,那就看各人的眼光了。伏龙堂三人觉得魏乘风就像。

左思右想,没有良策。魏乘风被伏赤发拿住了软肋,只得点了点头。

魏乘风看着在伏赤发怀中舒服的躺着的青狼崽子,心中暗道:等你再落回我手里,看我怎么收拾你。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