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上方天帝

第18章

对于那黑袍老人的话,叶城不免离起了杀意,身上的暴戾之气席卷开来。

叶城脚掌重重一跺,身形一动化为道道残影驻留原地,利爪撕裂空气,道道气流尾随其后,体内的气力徒然涌出。

“哼”黑袍老人一声闷哼,而后大袖一挥,如箭矢般离弦射出,周遭的空气徒然划开,气力涌动,干枯的手掌探出。滔天的黑光席卷而出。

两人的力量淋漓尽致自其体内爆发出来,朝双方的体内喷涌而去,掌掌相碰,出奇般的未发出一丝的声响,碰撞时的声音戛然止住,劲风自交手点呈环状荡漾开来。

周遭的树残枝乱横落下,漫天的黄尘卷起,旋即,两道人影同时倒射而出,脚掌在地上搽出数余米的长痕。

“看来传闻不假,你能以省悟镜硬憾我这壮马镜顶峰的强者,也算是天地间的奇葩了,不过我比叶啸天还强上一线,你能不能打败我就是一回事了”黑袍老人掀起一丝冷笑。

旋即,其手掌中磅礴的气力涌动,在其周遭天地间的气力都有向其汇聚的趋势,其头发随力量的袭出而散落开来,披在其肩上。

阴翳的脸庞上抹过一丝凶狠之色,“我不会像叶啸天那样的大意,现在我就把你扼杀在摇篮中”说完满天的杀戮之气席卷,天地都变的黯淡了一些,其干老的脸庞露出一截森白的牙齿。

而后,黑光肆虐的暴窜而出,老人的双肩一抖,雄浑的气力自其体内涌出,混杂在滔天的黑光中。

老人的眼神一凝,旋即,整个人暴掠而出,十指弯曲成掌,将手心的黑雾紧紧的压缩成球,而后,朝叶城怒拍而去,此时的他杀意毕露。完全没有给叶城留活路的机会。

对此,叶城不免抹上了一丝凝重,这黑袍老人比叶啸天还有强上一线,想打败他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当下叶城也不敢怠慢,双拳朝虚空轰击而出,而后气力射出,融入虚空。一道绿色气束笔直的射出。

叶城双掌遥空一划,气束顿时被其撕裂,而后化为漫天刀雨朝老人射去,与此同时身形一动,硕大的双掌抖动,气力暴涌而出。

毫无花俏的双掌怒拍而出,掌下的空气被生生的挤开,形成短暂的真空。

此时,黑袍老人的双拳剧烈的澎湃,化为拳影,与周身的刀雨硬憾在一起。

砰砰砰!无数的小刀碎裂,其中所凝聚的气力融入虚空之中,而黑袍老人的双拳仍旧迎风挥舞,虚空都似乎被其轰裂,强劲的力道夹杂这劲风朝叶城射去。

叶城的身形左侧右闪,避开劲风,掌中的起来暗中涌动。

唰!黑袍老人大衣一振,化为黑影徒然射出与叶城硬憾在一起。

两人的交手电光火石,霎时,双方岔开,连点地面,方才狼狈的稳下身形。

“你的力量着实让我惊讶,不过到此为止了”此时的黑袍老人丢开了先前对叶城的小觑,准备动用杀手锏。

叶城略微一笑,“你以为我就凭这么一点力量来抢你们吗?那你也太天真了点。”

“前辈,合力抗敌”暴喝落下,一道黑影自沧海神珠中窜出,笔直如标杆的站立在了叶城面前。

“现在你还认为,你们有几分把握,从我们的手底逃走”叶城冷笑道。

“我压根没想过逃这个字”说话的同时,黑袍老人的心里已开始忐忑不安了,一人独抗两人,这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做到。

“不逃,那便受死,前辈动手。”叶城暴喝道,与此同时凌厉的气息散发开来。

此时的空气因两人的出手徒然凝固。虽然老者也才是省悟镜的境界,不过他与叶城一样都可以越级挑战,这样一来,即使那黑袍老人有四只手,也难以打败两人。

叶城与老者对视一眼,身形同时窜出,两人的出手无比的默契。

“两人我照样打”黑袍老人一声怒吼,望着瞳孔中急速放大的两个影子,他不免也抹上了凝重之色。

“八荒力”黑袍老人,眼神徒然阴历起来,双掌怒拍向地面,而后地底中的气力徒然朝其体内汇聚,其力量瞬间增多,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着。

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手臂上青色的虬叶缓缓的蠕动,外面的黑色大袍生生的爆裂开来,裸露出里面的皮肤,而在强大力量涌入其身体的同事,由于他身体的承受能力有限,皮肤被力量胀开,一丝丝的血线从伤口处渗透而出,显得格外的耀眼。

“这是你们逼我的”布满血丝的双眼杀意涌动,磅礴的力量自其体内席卷开来,“你们给我下地狱去吧”

不得不说这黑袍老人,比那叶啸天强多了,至少在其施展出这招时,叶城与老者都没把握拿下他。

黑袍老人的声音在此处咆哮这,传入天际,旋即身形暴动,一道黑影闪过,便出现在了叶城与老者面前。这速度比刚才至少涨了数倍。

在其玩命的轰击下,叶城两人也不敢怠慢,各自架开拳脚,施展出武学。

绿色光团包裹着叶城的拳头,朝黑袍老人掠来的身体一拳轰出,泛着星光的气力凝聚成光团缠绕这叶城的双臂,强横的力量随着拳头的轰出,泛出双臂涌向黑袍老人。

老者古井无波的脸庞也涌起一丝凶狠之色,而后,两只袖袍舞动,带动着劲风旋转成形,旋即,体内的气人如潮水般一波波的澎湃而出,在其前方形成八条气蛇。

大袖一挥,八条气蟒窜出,张开其血盆大口,在空中蠕动着射向黑袍老人

黑袍老人心神一动,强有力的鞭腿鞭侧而出,空气被其撕开一天裂缝,在这一条裂缝中,绿色巨拳.八条气蟒.壮如山岳的鞭腿,怦然硬憾在了一起。

砰砰砰!!!低沉的闷响爆炸而出,虚空都仿佛被其撕裂,席卷开来的劲风切割在周遭的大树上,大树瞬间倒首以至。只剩下一个秃零的木桩。

气力不断的从交手点迸射而出,底下的王风看的心惊肉跳,这种攻击要是落在他身上,即使他有十条命也不够活,三人的攻击,实在无法形容。

噗!一道弥漫血色的黑影率先出局,沿途喷射出几口鲜血,在空中弥漫开来。而后整个人轰然倒地,在地上搽出一条显眼的百米血痕,此人正是叶城。

此时他的脸色煞白,嘴角残留的血迹使其显得格外的狼狈,“不知道前辈怎么样”

两道弥漫在血色中的人影,拼搏着。现在的他们都是贴身肉搏。比拼的就是肉体的强横程度。

许久后,弥漫的血色,渐渐的散去,一道极为狼狈的人影缓步走出,而一人却倒在了血泊中。

浑身沾满的血液,干枯的脸庞上忤逆着的戾气,这只有在刀尖上嗜血的强者才会拥有。

在叶城与王风,紧张的瞳孔中,缓步走出的人也支撑不住,轰然到在了地上,其脸庞露出一丝的喜色。

但反观倒在血泊中的人,与其相比他自然好得多,其浑身布满了鲜血,皮开肉绽露出森森的白骨,那人只有进的气没有

吐出的气了,其生机也在快速的消亡,其眼里充满着不甘,混迹了这么多年的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竟然栽倒在了这里。

“好久没有打的这么的痛快了,看来我老了不中用了,这么一下就快虚脱了”

“不可能,绝不可能,长老怎么会输呢”此时王风的脸上唰的变的跟猪肝一样,眼里尽是不信当然还带有浓浓的恐惧。

黑袍老人被杀,下一个自然是他了,在死亡面前没有人会不恐惧。

“嘻,赢了吗”叶城略微一笑,而后站立其身子,推着带有血渍的双腿缓步朝王风走去。

“不要杀我,我是王家的人,杀了我你没好果子吃的”瘫坐在地上的王风尖叫道,在与叶城的交手中他的退被其生生的打断掉了。

“谁在拍卖会场上说,要让我付出代价的,现在该付出代价的是你,如果你不口出狂言,我也不会这么着急的杀了你”

“你不是要涅洛心吗?我给你,你不要杀我,而且我王家还可以给你大大的好处”现在的王风说话都变的结巴,恐惧占满了他的内心,不过这种人只要有机会逃跑下次一定还会回来报仇。

“是吗?你现在连还手之力都没有,我不是可以自己拿吗?而后我放你回去不就是留下了一个隐患吗?杀了你谁都不知道你是我杀的”叶城略发阴冷的脸庞上抹过一丝杀意。

而后,在王风恐惧的眼神中,硕大的手掌重重的拍在了其天灵盖上,随后,便断绝了一切的生机。

“放了你就等于是放虎归山,死了还一了百了”叶城喃喃道,而后双掌探入其怀中,将涅洛心收刮而出。刚一入手一股冰

冷的冷气就侵入了叶城的体内,顿时整个人都清醒了起来,无力的四肢,再度充满了力量。

叶城微微一笑,将其揣进了怀里,而后扶起老者,离开了这片血色之地。

距那天的惨战,已过去了三天的时间,在那阴暗之处,两道人影静静的端坐着,正是叶城与老者,经过那番的惨战,叶城的力量又有所提升,而此时老者所受的伤也已好了大半。

“前辈,你的伤好的也差不多了,那是不是该修复沧海神珠了”叶城翘首看着老者道,“嗯”“虽说涅洛心只能修复沧海神珠一丝细微的功能,难过也够现在的你用了,动手吧!”

叶城轻点了头颅,而后缓缓的将沧海神珠祭出,其脸上的兴奋之色毫无掩盖的显现了出来。

“你就在一旁护法,修复之事打扰不得,一有差错这沧海神珠便会废了,有可能我们两都得遭殃”叶城不再多说,一把掏出涅洛心甩给了老者,而后静静的端坐在一旁,感受天地间的动静。

老者一手接过涅洛心,盘腿而坐在沧海神珠的面前,双眼徒然射出深邃的眼芒,而后气力涌动,一掌拍向涅洛心,瞬间涅洛心便被击破。

里面细小的星光四下逃窜,想来这也是由什么有灵性的物质制成,“哼,好不容易得到手,还会让你逃走?”老者一声闷哼,五指张开,朝星光一捞,便将其抓在了手心。

老者一把将其捏暴,徒然间气力涌出,搅动着涅洛心的残渣剩核,不久一团混杂着气力的液体,缓缓的流淌在老者的手心。

老者略微一笑,五指连弹,将其手心的液体尽数的飞梭进沧海神珠中,而后周遭的空气凝固,其体内的气力猛然涌出。

灌入沧海神珠中,老者的心神一动,液体包裹着沧海神珠,在其周遭萦绕,旋转。

那液体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入沧海神珠中一寸寸的减少,其沧海神珠正中心略微发出淡淡的暗光,此刻涅洛心的修复功效实质性的得到了检验。

一旁的叶城暗暗咂舌,这涅洛心的功能果然不错,那沧海神珠散发出的光芒越来越强烈,刺眼。

咻咻!一股股的气雾蒸腾而出,沧海神珠的光芒散发得比以往更加的强烈,其里面的伤痕被一点点的修复。

不久萦绕在沧海神珠旁的液体便被全部的吸收而去,在其中央,暗暗的运转,融入沧海神珠中。

此时老者抹过一丝笑容,“终于快恢复一点了”旋即,老者的双手合十,而后岔开,一团团的实质气力徘徊在其掌心,老者眼神一凝,双手拍出。

随着,劲道的涌出,那实质气力顺其飞射而出,而后融入沧海神珠中,与其中央仅存的液体融合,在老者的注视下冒出一窜窜的黑色火焰。

砰!一声低沉的闷响回荡在这山洞里,而后那沧海神珠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他终于被修复了一丝的功能。

此时的叶城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睁开了紧闭的双眼,朝沧海神珠凝视而出,“成功了”叶城不免欣喜的道,这沧海神珠越强大,他的自保能力就多一分,这对他的好处可少不了。

“嗯,成功了”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你现在能使用的力量有多了一分,如果再对上那黑袍老人,你也专科从容的将其击败了”

叶城微微一笑“接下来,便该弄接灵器了”“嗯,你知道这里的铸器师吗?”“嘿嘿,我早打听好了,这里的铸器师好像叫什么飞岩的,据说他的脾气很古怪,一般人他都不会为他们铸造灵器。”

“以你小子的三寸口舌之利还不能打动他们”老者笑道,“嘿嘿那倒是”叶城得意的笑道“走吧,材料也齐了,只欠他的炼制了”

此时的大烟城,愈发的火热起来,接连两桩冲击他们精神的事发生,在这大烟城已经很少发生。

第一便是叶城以省悟镜的实力击败了壮马镜的叶啸天,第二的这件事,可就更令人震撼了,大烟城排行第三王家家主的儿子与其家族中的长老死于非命。

“你们说是谁怎么大的胆子杀了,王家家主的儿子王风,我想凌家的人都不敢怎么做吧!现在的狠人可真够多的,前阵子出现了叫叶城的,现在有不知道是那位狠人”街坊上都是一片议论声。

而此时在一间破旧的房子里,以为身着湛蓝色大袍的中年人微眯着眼聆听着周遭的一些讨论。

许久后,其缓缓的开口说道“叶城吗?这小子胆子可真够大的,这可真是百年难出的奇葩,看来这大烟城又要惹其一番风波了”

这是其门外的一个童仆叫道“飞岩大师,外面有人求见”“请他进来”

那童仆僵硬了许久后,对门外的人叫道“飞岩大师叫你们进去”这飞岩向来不接见任何人,这次竟然怎么干脆的让人进来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嘎吱!门一开,一股陈朴的气息迎面铺来,房间内的陈设很是简单,只有一张床,上面坐着个中年人。

“你这少年还真是了得,创下了这么多奇迹,令我很是佩服”那中年人开口道。“飞岩大师也不错,我一进来就知道我是谁”

“呵呵,你这小子嘴巴还真会说话,说吧找我什么事”那飞岩开门见山的道,“我来的目的与其他人一样,想请飞岩大师为我锻造件灵器”

“你小子”“材料都准备好了吗?”叶城轻嗯了一声,“那便拿出来,我帮你锻造吧!”

“嘿嘿,别人都说飞岩大师很古怪,想要就你炼制灵器那可是难上加难,看来也并不是如此”叶城略微一笑,而后从灵器

袋中将白角和各种炼制的材料取出,抛给了飞岩。

“这是深渊魔兽的独角,你小子还挺识货,拿他来做灵器”“嘿嘿”叶城一笑。

“三天后你便可以来取你的灵器,如果你硬要在这看也没法。”“那我就静坐着观看大师炼制”“随你吧”

飞岩不在说话,双眼闭了下来。将白角微微抬起,悬浮在其前方,而后拿出材料,施展出炉火纯青的手法,将材料打入白角,而后,五指尖凝聚出一团青色火焰,徒然射出,五道青色火焰自其指尖射出,围绕着白角旋转。

旋即,慢慢的侵入其中,煅烧着白角,这火焰并非是实质之物,但对于炼制灵器却是最好的。

一团团的火焰不断的窜出,而后融入白角,将其锻造得细小起来,体积不断的缩小。而材料也被不断的打入其中,其坚硬程度在慢慢的增长。

只见飞岩手法一变一道更为巨大的青色火团凝聚而出,悬浮在其面前,在白角的底下慢慢的燃着。

直到第二天,那团青色火团里面的精气慢慢的融入白角中,淬炼着其本体的结构,而此时一半的材料也被尽数的打入了白角中,其形状已有了雏型。

似乎是一柄长枪,紧闭了一日的飞岩在此刻徒然睁开了双眼,一把撩起旁边的阴阳树,将其推送到白角面前。这阴阳树可是花了叶城的大心思才将其拍下。

突然,阴阳树刚接触到白角就产生了,较大的排斥,丝毫不愿融入其中,这两物本来就是相对的不易融合,但叶城明明知道这一点他还要用这阴阳树,显然他明白要是成功的话这白角的杀伤力就会大幅的提高。

一旁的飞岩见状,不免抹上了一丝凝重,这东西弄不好就报废了,他可不愿在一个小辈的面前丢脸。当下其身子板挺直,双手的手法一变,复杂的结印在其手中形成,而后将其拍向阴阳树。

此时他的额头已布满了汗珠,凹陷的眼眶已无限的疲劳,他已一天没合过眼了。

此时的阴阳树不断的冒出一丝丝的白烟,被白角所消融,但并未融入其中,而就在这时。那结印落到其身上,而后不断的朝其体内侵蚀而去,其体内的排斥力被不断的消磨,

而后,对白角的排斥明显减小了很多,其本体不断的接近着白角,化为道道阴阳之气融入其中。

“呼”飞岩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步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接着的是,就是将所有的材料完好的打入白角中,让其好好的消化。

接下来的时间,一道突兀而出的人影不断的变化着手法,而随着这般的进展,其旁边的材料越来越少。

翌日,清晨的微光倾泻而下,透过房间,照在两道端坐的人影身上,但此时一道人影面前却多出了一柄长枪。

其尖部反射出刺眼的阳光,浑体通白,握柄处一道符文印着,正是阴阳树的图案,当其爆发的时候这图案就会焕发出光彩,轻盈的躯干,柔韧的弹性度,能将其弯曲成弓。

“小子,你的灵器,花了我三天的时间,也已达到了黄阶的级别,在此级别中也算得上是上等品了”而一旁静坐的叶城也睁开了双眼,看着这长枪,他的内心不免欣喜了起来。

叶城双腿一用力,整个人射出,一把抓住长枪,一番舞弄,而后满意的点点头“好枪”

“既然主干取自深渊魔兽,那以后就叫你渊魔枪好了”“此次就多谢前辈了”

“依自己所想的去做,不要畏惧任何,你能有所成就的”那飞岩微微一笑。“那前辈我就不多留了,以后若有机会定来拜访”说完,握起渊魔枪朝门外踏步走去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