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仙侠天刀和孤剑

第6章 上剑宗的第一次摸底考

李玄风抛开思绪,发现身后的伏相没有追来,赶忙找了个角落,把怀里的包袱拿了出来,抽出断刀,左右翻看,依然毫无变化。

李玄风对着那断刀心里问道:“你是不是天刀啊?让咱开开眼呗?”

等了半天,那断刀还是那般模样,李玄风唉声叹气的又把断刀收了回去,继续往前走去。

看着眼前的玉剑峰愈来愈清晰,李玄风的心情也越来越复杂。来之前自信满满,但真到了剑宗脚下,还是有点忐忑激动。

李玄风盯着远处的那座玉剑峰,摸了摸鼻子。李玄风清楚的知道:按阵营划分,不管是从北天老叟这算起,还是跟着柳嫣然混,自己都是圣教弟子无疑了。

五十年前那场被誉为正圣大战的战役爆发,圣教和剑宗厮杀了三十余年,可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多少圣教和剑宗的灵师甚至仙师都死了对方手里。自己这是深入虎穴呐。

害怕倒是其次,主要前面的剑宗可是九州七雄之一,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组织之一。之前他在北天老叟的带领下,也看过不少九州的大好河山,但那毕竟都不是现在的李玄风亲眼看到过的!

回想记忆里的东西就像是看电影相片,比之身临其境的感觉可是差远了。

将要亲眼看到传说中的剑宗,对于现实中没见过多少世面的李玄风还是很期待的。

李玄风是无神论者,但想到神秘的游戏和现在的种种,他似乎有点动摇了。念了一句记忆中这个世界里大名鼎鼎的般若寺和尚们常挂在嘴边的话:“无量寿佛”,继续往狮驼山深处走去。

又朝着玉剑峰走了足足大半天,山路转了一个弯,李玄风眼前突然略微开阔了起来:

一路走来,都是土灰的山石在这突然变得清秀起来,脚下荒芜的山道开始穿上了绿衣,一直伸向不远处的山体。

那山体犹如青甲卫士,高耸挺拔,似乎在宣称:此处为禁地,不得擅闯!

山体半腰上围着一道云雾做成的白色轻纱,朦朦胧胧。闭眼细闻,空气里满是清爽鲜活,浓郁扑鼻,这是灵气的味道!天空蔚蓝,点缀着几片白云,青山横亘,守护着远处的玉剑峰。

在这山体的前侧,又有一块大石傲然卓立,不可一世,上面还似有字迹!

李玄风乱看一阵,突然双眼一动不动,神情有点激动的盯着远处的那块大石,快步向前,在那大石前站定,吐了口浊气说到:“妈的,终于看见你了!”

这一路可不容易,连肚子都开始嗷嗷造反开了。

李玄风眼前的石头足有三丈高,在粗粝嶙峋的山石上写着两个大字:剑宗。

二字凌厉,又如神龙摆身,神韵俱佳。

尤其“剑”字右边的两笔,只是两竖,并无回勾,但立着占了差不多半个石面,势要碎石而出,如利剑成双,直刺上天。

山石上的“剑宗”二字犹如剑锋,竟如真实般存在,散发出丝丝剑意,片刻间就刺的李玄风两眼生疼。

李玄风赶忙偏了偏头。这才看到了山石后有一石道。

别处都是青痕处处,野花朵朵,这石道上却空空荡荡,即无杂草,也无尘土,石阶道道,苍浑古朴,似在静待仙人,又如灰蛇,蜿蜒而去,没入青山。如能拾阶而上,定可行于云端。

李玄风看着那石道,喃喃自语:“虽然无雷无风,但这家伙看着就非比寻常,神妙莫测,配的上‘十方风雷阵’几个字。”

这就是柳嫣然给李玄风设计的盗取九天玄雷诀计划中的第一步:闯十方风雷阵!

本来李玄风觉得柳嫣然这是故意难为自己,有了她给的身份就能进剑宗,何必费这劲。但刚刚听了伏相一席话,李玄风觉得此事还真的至关重要。

他现在要以一个小门小派的弟子身份,迈入九州七雄之一的剑宗,还想要接近那位南天雷天师,盗走剑宗秘宝剑诀,必须得有所凭恃才行。你入剑宗,不带礼物,上去谁会待见你!更别说找什么人,盗什么诀了,估计见都见不到。

就如你一个不知名的学生,随便拿一份别的什么末流学校的转学证明,想要进入一所重点高中,还要求进入某位明星老师带的重点班级,你一无身份二不准备花钱,就想如愿?人凭什么听你的!

这时候,如果一份优异的的成绩单,而且最好是剑宗这所名校自己出具的成绩单,一切才能水到渠成。

破了前面的十方风雷阵,就是相当于在剑宗的第一次摸底考试中名列前茅,那才有资本进什么火箭班。至于这个火箭班的老师刚好就是南天雷,而不是隔壁的老王老李,李玄风相信柳嫣然这个家属肯定已经不知道从哪个渠道打听清楚了!

李玄风站定,看着眼前石道,心里暗道:剑宗之行能否顺利,“盗雷计划”能否实现,这第一步可得迈的结实。

“如果能早点度过心火劫,晋升灵师,凌空飞驰之下,那多美妙!也不至于这么匆忙狼狈。”一边嘟囔着一边弹了弹身上的风尘,踢了踢快磨破的鞋底,李玄风看了下自己的一身打扮,往好揣了揣怀里的包袱,抚慰了几下已经咕咕叫的肚子,紧了紧腰带。

李玄风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开始考试的准备了,当即昂首阔步的进入了石道!

石道里也无风无浪,石阶上更无剑无枪。不知沐浴了多少年的日照月光,经受了多少人的脚踏鞋磨。这石道自岿然不动,丝毫没变模样。

只是每块石阶上刻画着的两道剑痕,一横一竖淡了点妆。貌似平平无奇的石道中,安静的有点异常。唯有李玄风若有若无的喘气声在四处回荡。

许久后,石道里,已经爬了半天的李玄风突然站住了身。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甚至动用了灵力,爬了成百上千个台阶,早就看见了山道尽头就在不远处,但任他再如何攀爬,就是缩短不了这段距离,到不了终点,见不到胜利的曙光。

李玄风顿时一阵气馁,这一泄气,李玄风体内一直有条不紊的灵气也开始杂乱起来,喘气声更是立马大了不少。

李玄风开始觉得双腿滞涩,举步维艰,只想坐下来,甚至躺在这石阶上,称赞一句:奇妙奇妙真奇妙,这个石道真奇妙!

意识到这山道不可力取,有着莫名蹊跷后,李玄风开始慢慢回想起和柳嫣然打赌时,对方提醒自己关于这阵法的来历和玄妙:

剑宗当年有一位惊才艳艳之人,名为许都子,此人身兼剑宗闻名天下的九天玄雷诀和掣电御风诀于一身,被好事的人们称为“风雷剑仙”!

传说中,许都子以五十多年的修行时间就成功跨过了天雷劫,晋升到了御灵人渴望羡慕的天师境界。不料此后许都子几十年间竟然再不得寸进。

然后许都子开始遍历名山大川,拜访了无数高人隐士,希望能有所收获,但每每失望而归。天不负卿,一次许都子在莱州赤水河附近,偶然得到了九州传说已久的风雷阵法。

后来许都子回到剑宗,开始闭门苦参风雷阵,终于得到了能把九天玄雷诀和掣电御风诀运用风雷阵合二为一的方法,制成了十方风雷阵。但此阵阵法繁复,超越了人体极限,不能为御灵人作为功法修习,要想修习,需再改阵成诀。但当时许都子为研究十方风雷阵,已经殚精竭虑,后为了创造十方风雷剑诀至油尽灯枯,渺然归去。

剑宗后人在整理许都子遗物时,发现了十方风雷阵妙用无方,经过试验发现:擅自闯入十方风雷阵中的御灵人,渡过心火劫的灵师会在阵法里如置身天雷之中,人亡灵毁,无一例外。甚至那些渡过天雷劫的天师置身其中,也会感到宛如有风煞降临,轻者折损道行,重则灵毁人亡。反而只有微末道行,未过心火劫的灵童能在其中不伤灵基,更能体会“十方风雷阵”的奥秘。

后来以纪念许都子之名,剑宗花大力气把当年许都子留下的阵法刻在了这石道上,此后更是向九州御灵人发出悬赏:谁能通过这十方风雷阵,就可在剑宗修行三载,并得剑宗天师指点迷津。

剑宗此举是希望九州在风雷上天资卓越之辈能尽入剑宗修行。而且阵法玄妙,能通过者只是灵童境的年轻弟子,这就有效的避免了那些道行高深的御灵人趁机进入剑宗,在剑宗内有所别的图谋和破坏。

想到此处,李玄风脑海里又浮现起了柳嫣然的一颦一笑,正在专心的对着自己说话,李玄风这时只想坐下来好好欣赏眼前的她。

脑海里这样想着,李玄风的身体就真的要坐到在石阶上了。

只要一停歇,那就算破阵未成,功败垂成了。

此时李玄风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北天老叟,蓦然回过头来,平静的对着他说:风儿,有一天你终会碰上那风煞劫的。

李玄风一个激灵,马上清醒了过来,拍了拍额头,暗道:看来师父又帮了自己一次。

口中笑道:“卧槽,不得了,不得了,竟然阵法都能蛊惑心智,属实有些门道。”

旋即又昂起了头,艰难但坚定的抬起双腿继续往上走去。

也许李玄风没注意,他已经不自觉的开始自称是北天老叟的徒弟了,真正的把自己当成了李玄风,慢慢的与这个世界融为一体了。

正如绿柳庄柳嫣然所讲,北天老叟也曾说过,不过更为详细,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是从哪里得知的:

十方风雷阵当年为许都子耗费大天资和无数心力所制。虽然后来改阵为诀时功亏一篑,但当年曾给剑宗后人留下一道符箓,上面写着十方风雷阵的布阵和运转之法,最重要的是还有未成的半部十方风雷剑诀,最后写着几句话:

余一生所学,都在九天风雷诀和掣电御风诀上,今与风雷阵结合,做十方风雷阵有成,他日能变阵为诀,则大事可成,但力有不逮,悔恨无常。

剑宗诸人在整理许都子遗物时发现这道符箓,大喜过望。由当时的掌教召集剑宗各大高手,根据许都子留下的半部剑诀,竭尽全力之下,耗时十三年,才编纂出了完整的十方风雷剑诀。

剑诀成时,剑宗上下都觉此剑诀有神威盖世之能,后被奉为剑宗二十八剑诀上七诀之一,位在风雷两诀之上。

不料,到如今剑诀完成已有几百年之久,但因其晦涩难懂,剑宗竟无一人练成,这费了莫大周折而成的十方风雷诀落了个无人能施展其威力的境地,真是可惜。这才有了后来剑宗在山门处布下十方风雷阵,希望能碰到大智慧大机缘之人,领悟许都子的剑阵真意,甚至能继承其衣钵,习成十方风雷剑诀,成为剑宗又一制胜法宝。

而事实果真如此,历来从十方风雷阵破阵而出的,无不是在风雷之法上天资卓越之辈,只是没能练成剑诀。

后有传言:有人能破阵而出,便可拾阶而上,直上玉剑峰!

从传言中足见剑宗对能破阵而出者的重视。这也是柳嫣然要求李玄风必须先闯过十方风雷阵再进剑宗的道理所在。

九州御灵人虽熙熙攘攘,不可细数,然而几百年来才出了一个许都子,人才难求啊。以致十方风雷阵在石道上建成百年,不过十数之人能破阵。

后来这十数人尽皆名动天下,可见十方风雷阵之奥妙,其中最声名赫赫之人就是现任剑宗掌教玉成子。

李玄风费尽力气,异常努力的再往上走了百十多个台阶后。抬头望去,离山道的尽头,石阶竟然还有成百上千个不止,比刚刚都多了。

难道要往回走?可据柳嫣然所说,后退和坐在石阶上都算破阵失败,这可犯了难了。

李玄风边走边琢磨,良久后,突然停下了脚步,似乎想到了破阵的关键,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李玄风一边控制着,不能让剑阵诱导使自己陷入沉思而前功尽弃,一边竖耳听着静悄悄的山道。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