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末帝问道

第1章 末城

强烈的太阳光透过厚重的云层,直射大地,给行色匆匆的路人带来光明与温暖。

在苍茫域,天越大陆的左上角,这里临近大荒,有一城。

城内小贩吆喝声不断,城门下的行人为生活而不断奔波着,五岁的林言却悄悄独自一人顽皮的爬上了九米之高的大树上。

这里是末城,这颗大树便是生长在末城的城门之外,听大人们说,这是祖树。

在这个世界,五岁的小孩,已经是可以和大人们正常交流,并且有自己的思想了,有的甚至开始练武。

不过他爬上树可不是因为什么祖树什么的,只是前些时日,阿爹牵着他从这路过,他偶然间听到树上传来幼鸟的啼叫声。

祖树树干粗壮,足足要三个成年人手牵手,环抱方能抱住,树叶常青,枝体茂盛,树干偏黄,微风吹过,带起片片落叶,与萧瑟之声

祖树的小树枝之上挂满了祈福用的红绳,布条,平安福等等,听大人说,是为了保平安,为了爬上树,林言可谓是绞尽了脑汁,就差把树砍了。

当然,这种方法也就仅限于想想罢了,先不说他做不做的到,就算做得到,大人们也不会容许他胡来的,恐怕他阿爹就首当其冲。

于是他把隔壁陈大婶家的竹梯子偷偷搬了出来,因为生长在城门右边,左边靠湖,右边靠近深树林,所以梯子在树后放着,并不会被人察觉。

树的底部有一个用碎石围起来的圆形石圈,圈内也是泥土,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土的上方摆着一个半人高的大鼎。

上边插满了香,零零散散,不过这个点,已经烧只剩下香灰跟短短的红木根了,林言爬到第一根树枝之上时,探着小脑袋望了望更上一层。

他左看看右看看,企图找到鸟窝所在之地,果不其然,那日没有听错,那鸟窝就在第三根树枝和树干交叉之间。

“嘿嘿”小林言不怀好意的笑了一声,探出小手,立起身子,一只小手撑住主干,另一只手去抓头上的树枝。

奈何,身高不够,怎么摸都够不着,哪怕使劲的踮起了小脚,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还是够不着,这可把他气坏了

“哼”,他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干脆放开扶住主干的手,直接站立了在第一根树枝上,扎起小马步,脚下微微使力。

一个弹跳便一把抓住了头上的树枝,随即右手用力,死死抱住树枝,再伸出一只小脚,勾上了树枝,一个转身便坐了上去。

由于祖树枝叶茂盛,而且他还是从树背后上去的,所以这一幕并没有人看见,“哎呀呀,累死林言了”小林言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滴

第三根树枝与第二根树枝的距离并不高,刚好站在第二根树枝之上,便可以看到鸟窝之内的情况。

“咦,真的有小鸟呀”小林言奶声奶气的声音透露着一丝惊喜,鸟窝内,三只带着微薄羽毛的小鸟,似乎把小林言当成了妈妈。

张着大嘴,似乎想要小林言喂它们食物,“你们是饿了吗,可惜我没有小虫子诶”,他低下了头,叹了口气道。

“听大人你们是吃小虫子对吗,不过我没有小虫子,可我有大饼,你们吃吗?”小林言说着便从怀里掏出来一张大饼,由于爬树上来,已经碎成了几块。

正当他想把饼干捏碎,喂给小鸟吃时,一个老人突然出现了在他的旁边。

“小朋友,小鸟还小,不能吃饼干哟”老者摸了摸长长的胡子,眯着眼睛笑着说道,“呀!”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林言吓了一大跳,脚下一个站立不稳,便要摔去。

老者伸手拉住林言的一只胳膊,“你好不容易爬上树来,便是为了看这小鸟吗?”他年迈的声音,透露着丝丝慈祥,与温暖之意,让人很是心安。

小林言眨巴眨巴眼睛,原本有些害怕被人抓着爬祖树的林言,不知为何,听到老者的声音之后,便不再害怕了。

“那你看到了?”老者又问,他一袭青衣,不惹一丝尘埃,如仙人一般,独立与世,“看到啦”林言点了点头。

紧接着他便好奇的看向老者,奶声奶气的问道“老爷爷,你是传说中神仙吗?”老者听言,仰头哈哈大笑起来,说来奇怪,要是平时,早就被人发现了。

可是今日,路过的人好似没有听到老者的大笑之声一般,他笑完摇了摇头“为什么这么说,林言眨着迷糊的大眼睛,“因为他们说神仙可以飞”,接着又问道“那你是怎么上来的”。

“我就住在这树里啊”老者捋了捋胡须说道,“哦……”林言答复了一声,便看着鸟窝,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什么。

“那爷爷你是祖灵吗?”他又问道,老者回道“何谓祖灵?”,“就是……大人说,这棵树是祖树,然后他们老是又跪又拜的,还说什么,祖树有灵,会保佑末城的”。

“哦?”老者想了想,“我也不是”接着又摇了摇头,林言一脸迷茫的摸了摸小脑袋,“你爬上树,只是为了看它们一眼,不是要带走它们,伤害它们?”。

听老者此言,小林言奇怪的问道“小鸟们有妈妈,我带走它们,到时候它妈妈岂不是会着急,我当然不会,更别说伤害它们了”。

“哈哈,不错……不错”老者又是大笑,满怀欣慰,“走吧,我带你下去”,“嗯,爷爷,我以后可以常来看它们吗?”。

“这个,你觉得呢?”,老者看向祖树,“啊?”林言迷茫的看向老者,祖树的一根树枝,似轻风舞动,“哦,呵呵,没有跟你说话,看来它觉得可以”。

“爷爷,你在跟谁说话呀”林言看向老者,青衣老者拉着林言的小手,指了指祖树,“诺,跟它”

随后,老者带着林言从树枝上跳跃而下,落地却是轻飘飘的,让小林言觉得神奇无比,心中想道“老爷爷肯定神仙,只是为什么他不承认呢”

两人下来之后,老者便牵着林言,几个闪身便出现了在那城门左方,湖岸边,“你可知,这祖树,有何用处?”老者问道

这一幕,路上行人匆匆,确实都视而不见,仿佛看不见两人一般,“不知道”林言摇了摇头,“它当年,很了不起……确实是有足够资格,当着末城祖树”老者叹声道。

“那这湖呢?”林言指着眼前的,“为什么突然问这湖?”老者挑了挑眉,停下脚步看向林言,“因为老爷爷你说那祖树当年很了不起,想必这湖也不简单”。

青衣老者捋了一下胡子“嗯,这湖,倒是不可与那祖树相提并论,但是底下确实也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什么秘密?”小林言好奇道。

“日后有缘你自会知晓”老者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两人继续围绕着湖边缓缓的走着,“今日我来,是缘分,也是天意”。

“爷爷何出此言”林言仰头看了看老者的脸,“六年前,你来到这个世界之上,是我,第一眼见到了你”老者笑了笑道。

“啊?我才五岁诶”林言掰着小手数道,“老爷爷你是不是记错了?”,“不可能记错,你身上有我留下的印记”,老者又拉起小林言的手,“我们,边走边说……”。

“你是种子之一,你生来便注定要承担某些东西,这是你的使命,也是你的责任……”,老者轻声道。

林言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虽然这对你来说,可能有些不公平,但是无论如何,最终都要踏上这条路的,除非你愿意做个普通人,百年之后,入那轮回”。

老者继续说道,“你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小林言咬了咬手指,“当神仙!”,随后一脸兴奋的说道,“仙人们可以在天上飞,海里游,我也想”。

“听说还可以活好久好久,而且还能将老人瞬间变成年轻人!”小林言小脸因太过激动而憋的红扑扑的,“哦?返老还童?你想帮谁返老返童?”老者好奇道。

“阿爹,虽然阿爹还年轻,但是等我长大,阿爹也就老了……”林言低下了头情绪变的有点低落,“对了,还有老爷爷,到时候我也要让老爷爷返老还童,嘻嘻”随即又笑道。

“哦?哈哈哈哈,不用,不用,爷爷多谢你这份好意”老者欣慰道,“既然你想当神仙,那你就得修炼”,“修炼?好像听阿爹他们说过,等去长大,我一定会努力修炼的”他用力的握了握小拳头。

“嗯,你要记住一句话,修炼一途,唯心,唯道,要敢于他人争天命,不论出身富贵,不论天资体赋,不与弱者作比较,不于强者低下头”老者告诫道。

“嗯,好的,爷爷我记住了!”小林言狠狠的点了点头,“还有,神仙不是终点,是起点,修路漫漫,大帝尚不能天下无敌,仙路迷茫,仙王也不可独善其身,必要时,需要借助他人力量,共进退”,老者又道。

虽然不懂大帝和仙王是什么,但林言还是点了点头,“希望今日之言,你要牢牢谨记!”老者松开了牵着林言的手。

走出几步,面向林言,看了看平静的湖面,“这湖,他日若有所需要,可来此地”,说完,他的身体由脚跟缓缓消失,化作点点灵光,飘散不见。

林言傻眼了,急声道,“老爷爷,我们还会见面吗?”,老者笑了笑,“会的”,苍老的声音不断的袭入林言的大脑,林言只觉天旋地转,便晕了过去倒在湖边。

……

城内,林家大院,旁边的陈大婶家,“哎呦喂,那个天杀的毛贼,偷了我家的竹梯?”,一中年妇女,身上穿着粗布花衣,怀中挎着一竹篮。

她正准备带上竹梯去给门口的灯笼换上新的烛油,那灯笼昨晚便已经没油了,不过晚上看不清不方便换,上午又去打李大妈她们推牌九去了。

此时回来,自家这柴院,哪里还有什么竹梯?,于是她放下竹篮,提起了砍柴刀,便气势汹汹的向隔壁李二狗家走去。

“开门,你个天杀的老李头,定是你教你家二狗,偷了我家的竹梯!”。

“砰砰砰!”的敲门声吓坏了路人,那是陈大婶拿着砍刀敲击木门的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光天化日之下,当街行凶呢。

屋里,老李头捂着孙子李二狗的耳朵,卷缩在床上,嘴中骂道“不知这婆娘又发什么疯”。

“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给我出来!”陈大婶的怒吼之声传遍了这大街小巷,周围众人见状都是一脸八卦之色。

而不远处林家大院正在练武的小孩子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侧耳细听陈大婶在叫骂些什么,三长老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看情况早已习以为常,“干嘛呢,干嘛呢,全部给我好好练功,特别是你,林力,身为兄长不带头好好练功,去听些八卦,扎马步多加五个小时!”。

老者瞪着其中一位稍微年长的少年,在空中挥了挥手中的木条,怒骂道,众小孩见三长老发怒,浑身抖了一个机灵,连忙挥汗如雨的练起功来。

“呼呼哈嘿”的奶音从练功场传出。

“嗷呜~”被指中的少年发出一声哀嚎,使劲的拍打着木桩,似乎是把它当成了长老,将全部力气打了上去……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