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童书格林童话(新课标)

第33章 两兄弟

从前有两个兄弟,一个富有,一个贫穷。富有的是个金匠,心地险恶;贫穷的靠绑扫帚为生,为人善良诚实。那穷人有两个孩子,是一对双胞胎,两个男孩长得一模一样,就像一滴水和另一滴水一样毫无区别。两个小男孩时常到有钱的伯父家走动,有时得到一些吃剩的饭菜。有一天,那穷人去树林里砍柴,看见一只鸟儿,浑身金色,这么美丽的鸟儿他还从来没见过。他拣起一块小石头,朝那鸟儿扔过去,侥幸打中了它。鸟儿飞走了,只掉下一根金色的羽毛。穷人拿了鸟羽给他哥哥看,他说:“这是纯金的。”他哥哥给了他很多钱,把金羽毛留下了。第二天,这穷弟弟爬上一棵桦树,想砍几枝桦树枝,那只金鸟又飞出来,他找了一会儿,发现一个鸟窝,里面有一颗金鸟蛋。他把鸟蛋带回家,拿给哥哥看。他哥哥又说:“这是纯金的。”于是给了他所值的钱,留下金蛋。末了金匠说:“我很想要那只金鸟。”穷人第三次进树林,又看见那只鸟儿落在一棵树上,他拿一块石头把它打下来,送去给他哥哥。金匠给他一大堆金子,买下这只金鸟。“现在我也可以过好日子了。”穷弟弟这么想着,心满意足地回家。

那金匠是个聪明又有计谋的人,他很清楚这是一只怎么样的鸟。他大声叫他的妻子过来,说:“把这只金鸟烤给我吃,我要自己一个人吃掉它,要当心,别弄丢了它身上什么。”那只鸟儿不是凡鸟,而是一只神鸟,谁吃了它的心和肝,每天早晨都会在枕头底下找到一枚金币。金匠妻子料理好鸟儿,把它插在铁叉上烤。正烤着的时候,那女人因为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必须离开厨房。绑扫帚的穷人的两个孩子跑进厨房,站在铁叉前面,把它翻过来翻过去。碰巧从鸟肚子里掉下两小块,落在平底锅里,一个孩子说:“这一点儿我们吃了吧,我饿极了,谁也不会知道的。”两个孩子就把那两小块吃了,女人进来,看见孩子在吃东西,说:“你们吃什么了?”

“鸟肚子里掉下来的几块小东西。”孩子们回答道。

“这是心和肝啊。”女人吓坏了。为了不让她丈夫痛心、恼怒,她赶快宰一只小母鸡,掏出心肝,塞进金鸟肚子里。金鸟烤熟了,她端去给金匠,他自己一个人把它吃得干干净净,一点不剩。第二天早晨他伸手摸枕头底下,满心以为会掏出金币,却像往常一样什么也没有。

两个孩子并不知道自己多么有福气。第二天早晨,他们一起床,就有什么物件叮当响着掉到地上,他们捡起来一看,原来是两块金币。他们拿给父亲看,父亲觉得很奇怪,说:“这是怎么回事?”第二天早晨又有两枚金币,以后天天如此,他便去找他的哥哥,告诉他这桩怪事。金匠一听,马上明白原来是这两个孩子把金鸟的心肝给吃了。他要报复,他嫉妒又心狠,就对孩子的父亲说:“你的孩子和魔鬼缠上了,你不要拿这金子,不要把他们再留在家里,魔鬼控制了他们,会连你一起毁掉的。”孩子的父亲害怕魔鬼,虽然心情非常沉重,也只好把两个孪生儿子领进森林,伤心地离开他们。

两个孩子在森林里跑来跑去,找不到回家的路,反而越跑越远。终于遇见一个猎人,问他们:“你们是谁家的孩子?”

“我们是绑扫帚的穷人的儿子。”他们回答说,便向他讲述他们的父亲不让他们留在家里,因为他们每天早晨枕头底下都有一枚金币。“只要你们始终保持善良正直,也不懒惰,”猎人说,“这并不是什么坏事。”这个好心的人很喜欢这两个孩子,他自己没有孩子,就收留他们在家里,他说:“我要做你们的父亲,把你们抚养成人。”他们跟他学习狩猎,他们每人每天得到的金币猎人都为他们保存起来,留给他们日后需要时用。

两兄弟长大了,有一天,养父带他们到森林里去,说:“今天要你们作一次试射,这样,我就可以宣布你们学成了,成为正式的猎人了。”他们随他走到隐蔽的处所,等了很久,不见野兽出现。猎人抬头仰望,看见一队雪雁排成三角形飞来,他对一个说:“你从每个角上射下一只雁来。”他照办了,从而完成了猎人的学业。很快又有一队雪雁成Z字形飞来,猎人叫另一个同样从每个角上射下一只来,他的试射也获得成功。于是养父说:“我宣布你们学成了,你们是满师的猎人了。”随后两兄弟到森林里商定什么事情。晚上坐下来要吃饭的时候,他们对他们的养父说:“您得答应我们一个请求,不然的话,我们一口也不吃。”猎人说:“你们有什么要求?”他们回答:“我们现在已经满师,必须去世界上闯一闯,请您允许我们出去漫游。”猎人高兴地说:“说得好,这才是勇敢的猎人!你们所要求的,也正是我所希望的。去吧,你们会无往不利。”说完,他们高高兴兴地一起吃起来、喝起来。

预定的日子到了,养父送他们每人一支好枪、一条狗,让他们每人随意拿些储蓄的金币带在身上。他送他们一段路,分手时又给他们一把雪亮的刀,说:“到你们要分手的时候,把这把刀插在岔道口的一棵树上。什么时候一个回来了,一看这把刀,就知道他在别处的兄弟情况怎样:如果向着他走去的方向的那一面生锈了,就是他死了;只要人活着,刀永远是雪亮的。”两兄弟越走越远,走进一座大森林,一天是不可能走出这森林的。他们在森林里过夜,吃出门时塞进猎人粮袋里的干粮。第二天又走了一整天,还是没能走出森林。他们没什么东西可吃了,一个说:“我们得打点儿野味,否则就要挨饿了。”他装上子弹,环顾周围,见一只老兔子跑过来,就举枪瞄准。老兔子大声喊叫:

亲爱的猎人,让我活命吧,

我要送给你两只幼崽。

立刻跳进树丛,带两只小兔子出来。这两只小动物玩得那么开心,那么可爱,猎人兄弟不忍杀死它们,便把它们留下,小兔子紧紧追随两个猎人。随后不久,一只狐狸悄悄溜过去,猎人要射死它。狐狸大声喊叫:

亲爱的猎人,让我活命吧,

我要送给你两只幼崽。

它也带两只小狐狸出来,猎人也不肯杀死它们,让它们和小兔子一起做伴,它们都跟随猎人。不久从树丛里出来一只狼,猎人举枪瞄准它。狼大声喊叫:

亲爱的猎人,让我活命吧,

我要送给你两只幼崽。

猎人把两只幼狼和其他动物放在一起,它们随着猎人一起走。接着来了一只熊,它很想能再多跑腾些日子,大声喊叫:

亲爱的猎人,让我活命吧,

我要送给你两只幼崽。

两只小熊也和别的动物待在一起,现在一共有八只了。最后谁来了?一只狮子来了,它抖动着鬣毛。猎人没被它吓住,举枪瞄准它。狮子同样大声喊叫:

亲爱的猎人,让我活命吧,

我要送给你两只幼崽。

它也带两只小狮子过来。现在猎人有两只狮子、两只熊、两只狼、两只狐狸和两只兔子,这些动物都追随猎人,为他们服务。但是,他们的肚子并不因此就饱了。他们对狐狸说:“听着,你们善于钻营,给我们弄点吃的来,你们是很聪明狡猾的。”狐狸答道:“离这里不远有一座村庄,我们以前在那儿逮过几只母鸡,我们可以领路。”于是他们进村,买了一些吃的,也给他们的动物买了饲料,然后继续往前走。狐狸对这个地区很熟悉,知道哪儿是养鸡场,处处都能给猎人指点。

他们转悠了一段时间,找不到能让两人总在一起的工作,他们说:“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只好分手。”他们把那些动物分了,每人一只狮子、一只熊、一只狼、一只狐狸、一只兔子,于是道别,发誓骨肉情义,至死不变。又把养父给他们的那把刀插在一棵树上,然后一个向东,一个向西,分道扬镳。

弟弟带着他的动物来到一座城市,城里到处披挂着黑纱。他走进一家客店,问老板能不能给他的动物安排个地方。老板给他一个牲畜棚,那儿墙上有个洞,兔子马上爬出去弄来个圆白菜;狐狸去逮了一只母鸡,吃完了又去逮一只公鸡来吃;狼和熊、狮子因为身体太大,钻不出去。老板叫人把它们领出去,草地上刚好有一头母牛,让它们吃了个饱。猎人照料完了他的动物,才问客店老板为什么城里到处挂着黑纱?老板说:“因为明天国王的独生女儿就要死了。”

猎人问:“她是病得快死了吗?”

“不,”老板回答说,“她又鲜艳又健康,但她还是得死。”

“这是为什么?”猎人问。

“城外有一座高山,山上有一条恶龙,每年都要献给它一个纯洁的少女,否则它就要毁灭全城。现在所有的少女都献出去了,只剩下公主一人。可是仍不放过她,还是得把她交出去。这就是明天要发生的事。”

猎人说:“为什么不把恶龙杀了?”

“啊,”老板回答说,“许多骑士尝试过,可是他们都丧命了。国王许诺:谁要是战胜恶龙,就把公主许配给他做妻子,而且让他在国王去世后继承王位。”

猎人没再说什么,但第二天早晨,他就带着他的动物登上龙山。龙山上有一座小教堂,教堂祭坛上放着三只盛满了酒的酒杯,上面写道:“谁喝了这三杯酒,就会成为世上最威武有力的男人,就能挥舞得动埋在门槛前面的宝剑。”猎人不喝那酒,他出去寻找埋在地下的宝剑,可是没法扳动它分毫。于是他把那三杯酒都喝下去,立刻力大无比,轻而易举就能挥舞宝剑。要把公主献给恶龙的时候到了,国王、元帅和朝臣陪同公主出来。公主从远处望见龙山上的猎人,以为是恶龙在等着她,不愿意上山,可是因为关系到全城安危,她终于只得迈出沉重的步伐。国王和朝臣满怀悲痛地回家,元帅留下来,从远处观察一切。

公主上了山,山上站着的不是恶龙,而是年轻的猎人,他安慰她,说他要救她,领她到教堂里去,把她锁在里面。不一会儿,那条长着七个龙头的恶龙咆哮着来了,见了猎人,恶龙好生奇怪,说:“你在这山上干什么?”

猎人回答说:“要和你决一死战。”

恶龙说:“多少骑士在这里丢了性命,我也要把你杀了。”说着,七条喉咙同时吐出火焰,要用火点着草,使猎人在火焰和烟雾中窒息而死,但猎人的野兽冲上去把火踩灭了。恶龙向猎人扑过去。他手挥宝剑,宝剑在空中嗖嗖作响,砍下恶龙三个脑袋。恶龙大怒,飞腾到空中,冲着猎人喷火,向他扑来。猎人再次挥动宝剑,又砍下它三个脑袋。这头怪兽无力地倒下了,仍然要攻击猎人。猎人使出最后的力量,斩断恶龙的尾巴,但他已无力继续战斗,就大声呼唤他的野兽过去把恶龙撕得粉碎。战斗结束了,猎人打开教堂大门,发现公主倒在地上,方才一场恶斗吓得她失去知觉。他把她抱出来,她苏醒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指着被撕烂了的恶龙对她说,她已经获救了。她高兴地说:“那你就要成为我的亲爱的丈夫了,因为我的父亲曾经许诺过,要把我嫁给屠龙的勇士。”说着,她解下脖子上的珊瑚项链,拆开来分赏给猎人的走兽,狮子得到项链上的金锁。她把绣着自己名字的手绢送给猎人,猎人过去割下七个龙头的舌头,用公主的手绢包起来,妥善保存着。

猎人受了烟熏火烤,又和恶龙搏斗,办完这事,已经筋疲力尽,便对公主说:“我们两人都已疲惫不堪,我们睡一会儿吧。”公主赞成,他们就在地上躺下,猎人对狮子说:“你来守卫,不让任何人趁我们熟睡时袭击我们。”说罢,两人睡着了。狮子躺在他们身边守卫,但它也斗得疲乏了,便把熊叫来,说:“你躺在我身边,我得睡一会儿,有什么东西来了,就叫醒我。”熊在狮子身边躺下,但它也斗得疲乏了,便把狼叫来,说:“你躺在我身边,我得睡一会儿,有什么东西来了,就叫醒我。”狼在熊身边躺下,但它也疲乏了,便把狐狸叫来,说:“你躺在我身边,我得睡一会儿,有什么东西来了,就叫醒我。”狐狸在狼身边躺下,但它也疲乏了,便把兔子叫来,说:“你躺在我身边,我得睡一会儿,有什么东西来了,就叫醒我。”兔子蹲在狐狸身边,可怜的兔子它也累了,可是它还能叫谁来守卫呢?它睡着了。于是,公主、猎人、狮子、熊、狼、狐狸、兔子,统统睡着了,睡得死死的。

元帅在远处瞭望,不见恶龙带着公主破空而去。山上平静了,他就壮起胆子,爬上山来。恶龙已被砍成几段,撕作碎片,散在地上,不远处躺着公主、一个猎人和他的走兽,他们全都沉睡不醒。元帅是个凶残、邪恶的人,他拔剑砍下猎人的头颅,抱起公主下山。公主醒了,心中惊骇,元帅说:“你在我的手里,我要你说是我杀了恶龙。”

“我不能,”她回答说,“恶龙是一个猎人和他的野兽杀的。”元帅拔出剑来威胁她,如不照他的话去做,就要杀死她。她被逼不过,只好答应了。他随即带她去见国王,国王原以为他亲爱的女儿已被那怪兽撕成碎片,一见到她,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元帅对国王说:“我杀了恶龙,解救了公主和整个王国,因此,我要求公主做我的妻子,这是您允诺了的。”国王问公主:“他说的是真的吗?”

“嗯,啊,”她回答说,“大概是吧,但我坚持过一年才结婚。”因为她想在此期间听到她心爱的猎人的消息。

龙山上,野兽还躺在他们死去的主人身边,睡得死死的。这时,一只大野蜂落在兔子的鼻子上,兔子用爪一抹,把它赶跑,继续睡觉。野蜂第二次光临,兔子还是用爪一抹,照睡不误。第三次,野蜂蜇它鼻子,把兔子扎醒了。兔子一醒,就叫醒狐狸,狐狸叫醒狼,狼叫醒熊,熊叫醒狮子。狮子醒来一看,公主不见了,主人死了,便怒吼起来,喝问:“这是谁干的?熊,你为什么不叫醒我?”熊问狼:“你为什么不叫醒我?”狼问狐狸:“你为什么不叫醒我?”狐狸问兔子:“你为什么不叫醒我?”只有兔子不知如何对答,罪过就落在它身上了。众兽就要向兔子扑过去,兔子求情道:“不要杀我,我要救活我们的主人。我知道一座山,山上有一种草,含在嘴里,能治百病,也能治好一切创伤。可是这山离这里有二百小时路程。”狮子说:“限你在二十四小时内取来这种草药。”兔子立刻出发,二十四小时内取来草药。狮子给猎人安上头,兔子把草药放在猎人嘴里,立刻伤口愈合,心脏跳动,猎人复活了。他醒来,看不见公主,大吃一惊,以为她要摆脱他,所以趁他熟睡时离去。狮子仓促间把它主人的头安反了,猎人因为想念公主,心中悲哀,并未察觉,直到中午要吃饭时,才发现自己面向背部,无法理解,问群兽他睡时出了什么事。狮子告诉他,它们也都累得睡着了,醒来时发现他死了,头被人砍下来,兔子取来了活命草,它在仓促间把头安反了,它要纠正自己的错误。说完,它把猎人的头又拽下来,掉转过来安放好,兔子又用活命草治好他的伤。

然而猎人心中悲伤,他四处流浪,让他的野兽跳舞给人看。过了一年,他碰巧又来到杀死恶龙救出公主的那个城市,这一回全城却披红挂彩。他问客店老板:“去年满城挂黑纱,今天到处是红彩带,这是什么缘故?”老板回答说:“去年要把公主献给恶龙,多亏元帅和恶龙搏斗,把它杀了,明天他们就要举行婚礼,所以去年挂黑纱志哀,今年挂红彩带贺喜。”

第二天要举行婚礼,中午,猎人对老板说:“老板,我今天要在你这儿吃到国王餐桌上的面包,你信不信?”

“是吗?”老板说,“我和你赌一百块金币:绝不可能。”猎人接受赌赛,也压上一袋同样数目的金币。之后,他把兔子叫来,说:“亲爱的快跑家,给我去拿一块国王吃的面包来。”小兔子是最小的,没法再叫别人做这事,只好自己跑腿。“唉,”它想,“就我一个在街道上跑,屠户家的狗会追我的。”果然不出它所料,几条狗追逐它,要在它的一身好皮子上打几个补丁。它跳跃几下,你看!逃进哨兵岗亭里了,哨兵一点儿也没察觉。狗追过来,要逮兔子出去,哨兵火了,用枪托揍得狗们汪汪号叫着跑了。兔子觉得没有危险了,跳进王宫,径直奔去公主那里,蹲在她的桌子底下,搔她的脚。她说:“滚开!”以为是她的狗。兔子又搔她的脚。她又说:“滚开!”还以为是她的狗。兔子不灰心,又搔第三次。公主低头一看,看到兔子的项链,认出是那只兔子。她把它抱在怀里,带到卧室,说:“亲爱的兔子,你要什么?”兔子回答说:“我的主人就是杀死恶龙的猎人,他就在城里,派我来请你给他吃国王的面包。”公主非常高兴,叫面包师送一只国王吃的面包来。小兔子说:“面包师得帮我送去,屠户的狗才不会害我。”面包师把面包带到客店门口,小兔子直立起来,迅速用前爪拿了面包,递给它的主人。猎人说:“你看,老板,这一百块金币是我的了。”老板暗暗称奇。猎人又说:“老板,面包我有了,我还想吃国王的烤肉。”老板说:“这我倒要看看,”这次他不想打赌了。猎人喊狐狸过来,说:“小狐狸,你去王宫拿点国王吃的烤肉来。”红狐狸更机灵,沿着街道拐角,三拐两拐,没让一条狗看见,就溜到公主桌子底下,搔她的脚。公主低头一看,看到狐狸的项链,认出是那只狐狸,把它带到卧室,说:“亲爱的狐狸,你要什么?”狐狸回答说:“我的主人就是杀死恶龙的猎人,他就在城里,派我来请你给他一些国王吃的烤肉。”公主叫厨师照国王吃的烤肉那样做一份帮狐狸送去,走到客店门口,狐狸接过碗,摇着尾巴,赶走烤肉上的苍蝇,端去给它的主人。“你看,老板,”猎人说,“面包和肉都有了,我现在还要吃国王吃的蔬菜。”他把狼喊过来,说:“亲爱的狼,你去给我拿一些国王吃的蔬菜来。”狼谁都不怕,径直走进王宫,到了公主屋里,它咬住公主衣裳的后摆,公主回头一看,看到狼的项链,认出是那只狼,把它带到卧室,说:“亲爱的狼,你要什么?”狼回答说:“我的主人就是杀死恶龙的猎人,他就在城里,派我来请你给他一些国王吃的蔬菜。”公主叫厨师照国王吃的那样炒好蔬菜帮狼送去客店。走到客店门口,狼接过碗,端给它的主人。“你看,老板,”猎人说,“面包、肉和蔬菜我都有了,我还想吃国王吃的甜点。”他把熊喊过来,说:“亲爱的熊,你不是喜欢舔点儿甜的吗,你去给我拿一些国王吃的甜点来。”熊一路小跑奔向宫殿,人人为它让路,来到哨兵跟前,哨兵持枪拦住它,不让它进王宫。熊直立起来,用熊掌左右开弓,几个耳光扇得哨兵全都倒下。它随即径直去找公主,在她背后低声咆哮。公主回头一看,认出是那只熊,把它带到卧室,说:“亲爱的熊,你要什么?”熊回答说:“我的主人就是杀死恶龙的猎人,他就在城里,他派我来请你给他一些国王吃的甜点。”公主叫甜点师按照国王吃的甜食做好帮熊送去。走到客店门口,熊把掉下来的甜豌豆舔吃了,然后直立起来,接过盘子,端给它的主人。“老板,你看,”猎人说,“面包、肉、蔬菜、甜点我都有了,我还想喝国王喝的葡萄酒。”他把狮子叫来,说:“亲爱的狮子,你不是喜欢喝醉酒吗,你去给我拿一些国王喝的葡萄酒来。”于是狮子大摇大摆走过大街,人们见了慌忙逃跑,来到岗亭,哨兵想拦住去路,它只发一声吼,哨兵就作鸟兽散了。狮子到了公主房前,用它的尾巴敲门。公主出来,看见狮子,几乎吓坏了,但她一见它项链上的金锁,认出是那只狮子,便让它到她的卧室里去,说:“亲爱的狮子,你要什么?”狮子回答说:

“我的主人就是杀死恶龙的猎人,他就在城里,他派我来请你给他一些国王喝的葡萄酒。”公主叫王宫掌酒官把国王喝的美酒给狮子带走。狮子说:“我要跟着去看看,拿的得是真正的好酒。”它跟着掌酒官走下酒窖,掌酒官要给它打国王的侍从喝的普通葡萄酒。狮子说:“慢!我先尝尝这酒。”倒了半瓶,一口喝了。“不行,”狮子说,“这不是真正的好酒。”掌酒官瞟了它一眼,走到另一桶酒跟前,这是国王的元帅喝的洒。狮子说:“慢!我先尝尝这酒。”倒了半瓶,一口喝了。“这酒好些,但还不是真正的好酒。”掌酒官火了,说:“一头愚蠢的畜生懂得什么葡萄酒!”狮子给他后脑勺一巴掌,打得他重重跌在地上。他爬起来,一声不吭,把狮子领到一个很特别的小酒窖里去,国王的葡萄酒就放在那里,平常是没人能喝到它的。狮子先倒半瓶尝了,说:“这也许是真正的好酒。”叫掌酒官灌满六瓶。然后他们上来。狮子出了酒窖,来到户外,摇摇晃晃,有点醉了,掌洒官还得给它把酒送到客店。到了门口,狮子把篮子叼在嘴里,给他的主人送去。猎人说:“老板,你看,国王的面包、肉、蔬菜、甜点和葡萄酒我都有了,现在我要和我的众兽共进午餐。”于是坐下,又吃又喝,也分些给兔子、狐狸、狼、熊和狮子吃喝,心中非常快乐,因为他知道公主仍然爱他。吃完午饭,他说:“老板,国王吃的、国王喝的,我都吃了、喝了,现在我要去王宫和公主结婚。”老板问道:“这怎么行呢?她已经有一个未婚夫,今天就要举行婚礼了。”猎人取出公主在龙山上送他的手绢,里面包着那恶龙的七条舌头,说:“我掌握的东西会助我成功的。”老板打量一眼手绢,说:“我什么都信,就是不信这个,我要用我的房屋和庭院和你打赌。”猎人拿出一个装有一千金币的钱袋,放在桌上说:“我用这个和你赌。”

就在这时,国王的宴席上对他的女儿说:“那些出入我的王宫的野兽来找你干什么?”她回答说:“我不能说,不过,请您派人去把那些野兽的主人请来,您这么做不会错的。”国王便派一个侍从去客店邀请那个陌生人。侍从到的时候,猎人和老板正在打赌。猎人说:“你看,老板,国王派一个侍从来请我了,但是就这么去,我还不去呢。”他对侍从说:“你去代我请求国王派人送给我国王穿的衣服,一辆六匹骏马驾的马车,并派侍从来服侍我。”国王听到这答复,对他女儿说:“我该怎么办好呢?”她说:“请您照准他的要求,派人接他,您这么做不会错的。”于是国王派人送去国王的服装,并给他派去一辆六驾马车和服侍他的侍从。猎人看见他们来了,说:“你看,老板,来接我了,就像我要求的那样。”他穿上国王的衣裳,带上包着龙舌的手绢,驱车去见国王。国王看见他来了,对他女儿说:“我怎么接待他好呢?”她回答说:“去迎接他,您这么做不会错的。”国王迎上前去,领他上来,猎人的野兽尾随在后。国王让他坐在自己和公主的身边,元帅以驸马身份坐在对面,但他已认不得他了。这当儿,正好那七个龙头给抬了上来展览,国王说:“元帅砍下了恶龙的七个脑袋,因此今天我把我的女儿许配给他做妻子。”猎人站起来,掰开七个龙头的嘴,说:“七条龙舌哪里去了?”元帅吓得面色煞白,不知如何对答,最后惶恐地说:“龙没有舌头。”猎人说:“该叫撒谎者没有舌头,而龙舌却是胜利者的凭证。”他展开手绢,七条龙舌都在里面,他把龙舌逐个安到龙嘴里,都正好合适。接着,他把绣着公主名字的手绢拿给她看,问她把手绢送给谁了。她回答说:“给了杀死恶龙的人。”他又把他的野兽唤过来,解下它们脖颈上的项链和狮子颈项上的金锁,拿给公主看,问她这些东西原来是谁的。她回答说:“项链和金锁原来都是我的,我把它们分给协助战胜恶龙的野兽了。”这时猎人说:“恶战之后,我累得睡着了,元帅上来砍下了我的头。他又劫走公主,谎称是他杀死恶龙。我可以证明他撒谎,龙舌、手绢和项链就是凭证。”接着他又讲了他的动物如何用神奇的草药使他起死回生,他带着它们四处流浪了一年,终于又来到这里,从客店老板的话里才知道元帅的骗局。国王问他的女儿:“此人杀死恶龙是真的吗?”她回答道:“是的,是真的。如今我可以公开揭露元帅的无耻行径了,他的罪行我不说现在也已经败露。他曾经强迫我答应保持缄默,因此我坚持要过一年以后才举行婚礼。”国王召来十二个大臣,由他们对元帅作出判决,他们判处他四牛分尸。元帅被处决了,国王把女儿嫁给猎人,并任命他为统管全国的执政官。他们喜气洋洋地举行婚礼,年轻的执政官把他的父亲和养父接来,给他们无数财宝。他也没有忘记客店老板,把他叫进宫来,对他说:“你看,老板,我娶了公主,你的房子、庭院都是我的了。”老板说:“是的,理应如此。”年轻的执政官却说:“我要给予你恩惠:你的房屋庭院还是你的,这一千个金币我也送给你了。”

年轻的执政官和执政官夫人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他常常出去打猎,因为这是他的爱好,他的忠诚的兽总伴随着他。离王宫不远有一片森林,传说森林里有鬼魅作祟,如果有人进去,就不容易出来。年轻的执政官很想去那里打猎,老国王经不住他纠缠,终于允许他去。他带着大批随从骑马出发,到了那座森林,看见一只雪白的牝鹿,他对他的手下人说:“你们留在这里,等我回来,我要去追那只漂亮的野鹿。”说罢,就策马奔进森林追逐那鹿,只有他的野兽跟随在他身后。他手下那些人等到天黑,还不见他回来,便骑马回去,向年轻的执政官夫人说:“年轻的执政官奔进那座魔林去追逐一只牝鹿,没有回来。”夫人很为他担忧。他一直追逐那只美丽的野鹿,但始终追不上,每每在他觉得可以射击时,眼见它马上又纵身跃到远处,最后一点儿也看不见它的踪影。他察觉自己已到了密林深处,便拿起猎号吹起来,可是听不到回应,因为他的手下人听不见。这时夜幕降临,他看到当天是无法回去了,就下马在一棵树下生起一堆火,想在那里过夜。他坐在火堆旁边,他的野兽在他身边躺下,这时他觉得似乎听到人的声音,他向四周观望,却看不见什么。不久又听见一声呻吟,像是从上面传来,抬头一看,一个老婆子坐在树上,不住地哀号:“啊,啊,冻死我了!”他说:“你要是觉得冷,就下来暖和暖和。”老婆子却说:“不,你的野兽会咬我。”他回答道:“它们不会伤害你的,老妈妈,你下来吧。”原来这是个巫婆。她说:“我从树上扔一根树枝给你,你用它打它们的背,它们就不会伤害我了。”说着,她给他扔下一根树枝,他拿它打它们,一打,它们就纹丝不动,变成石头了。巫婆看众兽奈何不了她了,就从树上跳下来,拿一根树枝也点了他一下,把他变成石头。随后,她笑了,把他和他的野兽一起拖到一个坑里,坑里面这样的石头已经有不少了。

年轻的执政官没回去,执政官夫人的忧虑与日俱增。也就在这时候,两兄弟中分手时向东走的那一个来到这个王国。在这之前,他要找个工作,但找不着,于是四处漫游,叫他的动物跳舞给人看。他忽然想起要去看一看他和兄弟分手时插在一棵树干上的那把刀,以便了解他的兄弟境况如何。到了那里,他兄弟的那一侧一半已经生锈,一半却还明亮。他大吃一惊,心里想:“我的兄弟一定大祸临头了,也许我还能救他,因为那把刀还有一半是明亮的。”他带领他的动物向西走去,来到城门口,卫兵迎上前来,问他是否要他们向他的夫人报告他已回来,因为年轻的执政官夫人见他迟迟未归,担心他命丧魔林,几天来一直忧心如焚。他长得和他兄弟如此相像,身后又有一群野兽相随,难怪卫兵们以为他就是年轻的执政官本人。这时,他知道他们把他当成他的兄弟了,心想:“最好我假冒他,这样说不定救他还容易些。”就叫卫兵陪他进宫,人们喜气洋洋地迎接他。年轻的执政官夫人丝毫不怀疑他不是自己的丈夫,问他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他回答说:“我在森林里迷路了,所以现在才回来。”晚上,夫人与他同床就寝,他把一柄双锋利剑放在自己和夫人中间,夫人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她不敢问。

他在宫中住了几天,了解到有关魔林的一切情况,最后他说:“我要再去那儿打一次猎。”老国王和年轻的执政官夫人都劝他打消这个念头,但他坚持要去,带着大队随从出发了。到了森林里面,情形和他的兄弟遇到的一样,看见一只雪白的牝鹿,他对他的手下人说:“你们留在这里,等我回来,我要去追那只漂亮的野鹿。”说罢,就策马奔进森林追逐那只鹿,他的野兽跟随在他后面。但他无法追上那只牝鹿,追到密林深处,不得不在那里过夜。他生完火,就听到头顶上有人在呻吟:“啊,啊,冻死我了!”他抬久仰望,那老巫婆就坐在树上。他说:“你要是觉得冷,就下来暖和暖和。”她回答说:“不,你的野兽会咬我。”他说:“它们不会伤害你的。”她大声喊:“我从树上扔一根树枝给你,你用它打它们,它们就不会伤害我了。”猎人听了,信不过老婆子,说:“我不打我的野兽,你下来吧,要不我接你下来。”巫婆喝道:“你要干什么?你不能拿我怎么样。”他回答说:“下来,不然我就开枪把你打下来。”她说:“你开枪吧,我不怕你的子弹。”他瞄准她射击,可是所有铅弹都伤不了她的皮肉,她尖声笑着,大叫:“你打不着我。”猎人心中有数,扯下上衣三个银纽扣,装进猎枪,一扣扳机,她的巫术不灵了,她大叫一声,栽了下来。猎人在她身上踩上一只脚,说:“老巫婆,我的兄弟在哪里?快快招来,不然我双手把你提起来扔进火里。”她非常害怕,连声求饶道:“他和他的野兽都变成了石头,躺在一个大坑里。”猎人逼她带路,威胁她说:“老妖婆,快把我兄弟和所有的人和动物都救活过来,不然把你扔进火里。”她拿一根树枝,点了点那些石头:他的兄弟和野兽又都活了,还有另外很多人,商人、手工工匠、牧人等,也都活了,他们站起来,感谢获得解放,随后回家。孪生兄弟久别重逢,拥抱接吻,非常高兴。他们抓住巫婆,把她捆绑起来,投入火焰中。巫婆烧成灰烬之时,森林自动向两旁分开,豁然开朗,要走三个小时路程才能到达的王宫也能看到。

于是两兄弟一起回来,途中讲述各自的命运。弟弟说到他代理国王治理全国时,哥哥说:“这我知道了,我进城时他们把我认作你,待我毕恭毕敬,一切都像对待执政官那样,年轻的执政官夫人以为我是她的丈夫,我不得不和她同桌吃饭,同床睡觉。”另一个听了,妒火中烧,勃然大怒,拔剑砍下他的头颅。哥哥死了,躺在地上,弟弟看见他鲜红的血不住地流,非常后悔。“哥哥救了我,”他大声喊着,“我却把他杀了!”号啕大哭。他的兔子自告奋勇,去采活命草,它及时带回了草药,死者又得以复生,并没留下丝毫伤痕。

他们继续前进,弟弟说:“你我相貌一样,又都是一身执政官的穿戴,都有野兽跟随,我们就从相对的两个城门进去,从两边同时走到老国王那里吧。”于是两人分手。一个城门和另一个城门的卫兵同时向国王报告年轻的执政官和他的野兽打猎归来了。国王说:“这是不可能的,这两个城门之间相隔有一小时路程。”说话间,两兄弟从两边进入王宫,登上殿堂。国王对他的女儿说:“你说,哪个是你的丈夫?两人一模一样,我没法分辨。”公主十分惊恐,说不出来。终于,她想起她送给野兽的项链,她看见她的金锁挂在一只狮子颈项上,她高兴得大声叫喊起来:“这只狮子跟随的这个人是我真正的丈夫。”年轻的执政官笑着说:“说得对,我就是你的丈夫。”他们一起入席,吃菜喝酒,非常快乐。夜晚,年轻的执政官上了床,妻子问他:“为什么你前几夜总在我们床上放上一把双锋利剑?我还以为你想杀死我呢。”听了这话,他知道他的哥哥是多么忠实。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