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大墓主

第118章 陆心缘

伴随着一个个骷髅的猛然坠地,地面剧烈的颤抖着,四周乱石纷纷坠下,而漂浮在半空之中的血色玉盘更是绽放出万道光芒,将整个空间照得通彻发亮。空气中,难闻的血腥气扑鼻而来,浓烈的气味几乎使人以为自己浸泡在一个血腥海洋之中。

两人狂怒,衣衫飞舞。绽放着璀璨光华的刀剑,更是在一开一合中摧毁无数的骷髅,使它们轰然坠地。

而就在此刻,又有一道白光自入口闪了进来。

她,不是别人,正是紫罗源的陆心缘。看着眼前的恐怖情景,虽为一女子,但她并不害怕,而是催着天璇神剑准备上前大干一场。

但是只是瞬间,她就觉得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生了这种异变,只是在最初惊愕过后,她猛然醒悟,转身欲逃,但一切都为时晚矣。体内数十股强烈的真气纠缠在一起,她只觉得体内的五脏六腑都是被翻转了一般,脑中更是变成了一片空白,心智也被慢慢的扭曲,不受自己控制。

“啊!我欲逆人成魔!……”

也就在突然间,陆心缘也似发狂了一般。白衫飘飘,眼中红芒奔放,天璇神剑更是射出璀璨无比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山洞。

猛烈的呼喊声从远处传了过来,并在石室中形成了强烈的回音,但随即又被一阵更加剧烈的颤抖声、震动声压了过去,隆隆声中。

洞顶上飞尘四散,落下的石块也越来越大了,但此时,江东、徐玉鹏两人根本就不在意这些,而是只顾甩动手中的刀剑,横劈纵砍。再伴随着陆心缘的加入,自血盘中释放出来的骷髅是一圈又一圈的被砍断劈碎,纷纷坠落地面,荡起了一片灰尘。

头顶坚硬的石壁了在剧烈颤动着,四侧的石壁更是在来回不停的膨胀、拉扯,随时都有可能往中坍塌过来,并把所有的生灵都埋在其中,不过像巨型骷髅那种具备超级战斗力的生灵就不一定了,像它,就很有可能顺利的爆破亡灵之都而顺利脱逃。

此刻,江东的脸上除了杀怒之外,完全看不到任何忧虑,徐玉鹏、陆心缘两人也是一样。只见三人的身影快速的在空中穿梭,伴随着外套上的血色愈来愈浓,那些自血色玉盘中释放出来的无数的亡灵便被斩杀殆尽。

“吼,吼!”

巨型骷髅似乎没有料到这三个人类的战力会如此之强悍,在无数小型骷髅的围攻之下,竟能全身而战。另外还有可能,就是刚才被无数的小骷髅和腾起的鲜血迷雾遮蔽了眼光,没有看到自己的‘虾兵小将’在剑芒纵横中被斩杀殆尽,只是在当四道强有力的光柱对准血色玉盘袭来之时,它才迅猛的清醒过来,自己的部队已经损失将近。

“嗷吼!”再次的愤怒。自玉盘上释放出耀眼的光芒,似乎也吸取了教训,这一回,玉盘也随着巨型骷髅快移动了。

盘下,狂乱的闪耀着无匹的红色巨芒;盘上,一条被红影包裹住巨型骷髅静立,其,引吭咆哮,震得洞顶的巨石纷纷下落,四周,坚硬石块的摆动幅度也越来越大,随时都有可能飞奔而出。

看着那个巨大的身影,江东、陆心缘两人眼中竟然不漏出丝毫的恐惧之色。只是此刻,徐玉鹏的脑中似乎有点一丝的清醒,因为封蝉神剑对他体内的魔功形成了反噬。看到眼前情景,徐宇鹏脸色微变,但是他并没有急流勇退,而是立马运转了家传的‘魔法禁锢’,一剑对着血色玉盘封上。

这‘魔法禁锢’不用不要紧,一用导致了轩辕神剑和天璇神剑的光芒迅速的黯淡了下去,更为恐怖的是,江东手中的‘屠神斩魂’在瞬间化为虚无。江东抓住的仅仅是一团空气,后背上的轩辕神剑更是‘哐当’一声掉落于地。

不用多说,江东和陆心缘在徐玉鹏施展了‘魔法禁锢’之后,二人也是迅速的清醒了过来,身形并快速的下坠。眼看着自己手中的天璇光芒黯淡,此刻化为了一块破铁。再看看自高空盖下的巨大玉盘,陆心缘就面露恐惧,双眼紧闭,双手直擎神剑,高举过头,期望着骷髅也瞬间失去战力,而直接来撞上这块神剑破铁,将她的生命付之一剑,然后将自己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只是,有这种梦想固然很好,但这种毫无逻辑的奇迹确实很难产生,因为它有点不切实际。

江东更是瞟了一看飞身直上的徐玉鹏,作为朋友、兄弟,他当然得前去助一臂之力。只是看看自己空空如焉的右手,他更不迟疑,转身坠地,更是来了个就第十八滚,迅速的抓住了轩辕神剑。下一刻,身如闪电,化为一道紫光,风驰电掣般冲向了血色红影之中,而在他身后,陆心缘也快速的睁开了眼睛,待他看见江东迅速前进的那一刻,他并没有坐任何多余的动作,而是快速的向前飞去。

高空之中,血色光影闪烁紊乱而狂暴,一股股巨大的气流横冲涌而下,加上四周剧烈地地震与颤抖的石壁,仿佛都在宣告着某个巨大的危险。只是面对着这些,江东眼中却反而涌现出笑意,回头看着陆心缘那道蓝色光华,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激动。

三人共进,徐玉鹏率先冲进了那血色光影之中,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自他穿过的地方,红光迅速消退,形成了一个丈余大小的无色空间。但是当他冲过之后,红色光芒又迅速的聚集了过来,下一刻,江东的身影出现在了红芒之中,但是以江东高于徐玉鹏的道行,竟在此刻却是突然感觉到一轻微的眩晕,虽然转眼间被他体内的至阳内力压了回去。但印入其眼帘的情景,仍是让他大吃一惊。

可就在陆心缘持剑飞向巨型骷髅的那一刻,巨型骷髅一转身。两道绯红的光芒自它那空空如焉的眼中射出,止住了陆心缘的前进速度。接着便是无数道红芒,成交织的网状,铺天盖地的朝她飞将过去。

那狂烈的红芒从半空不断地射下,横扫一切,所过之处就连坚硬之极的岩石也为之消融。陆心缘虽为修真界的高手,而且还有无坚不摧的上古神剑倚仗身边,但她在用神剑抵挡了第一道红芒之后。她就再也不敢用神剑去抵挡了,因为神剑虽然能挡住敌方的进攻,但令她害怕的是:在红芒消失在剑芒中的那一刻,天璇也似受了邪物侵害一般,她更是明显的感觉到了自仙剑向自己体内传来阵阵煞气,而且还在不间断的吸收她体内的灵气。虽然那种感觉在慢慢减弱,但陆心缘还是渐感无力,体内的灵气在渐渐抽离,很难再集中于一体迸发。

虽落得如此狼狈样,但陆心缘还是坚持着。但也只是在半空之中之上逃来窜去,在间不容隙的危险中躲避着。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用神剑抵挡,奈何如此,还是见一团又一团的两色光华炸开于她面前,而且越来越频繁。再看看她那周身暗淡的光芒,在慌乱中逃窜飘扬的衣衫,显然已是吃了不少苦头,眼下只不过是凭着自己仅存的一点清醒强自支撑,苟延残喘而已。

就在此刻,陆心缘拼尽全力躲闪,最后只落得用天璇神剑横于胸前,才险险避过一道射向左胸膛的红芒。神剑一晃,险些坠落。此刻,她明显的感觉到了又有一股邪恶之气注入自己体内,和先前进入自己体内的邪气纠缠于一起。

一种灼烧般感觉,虽然体内有着紫罗源纯正的功力苦苦相抗,但她还是越感体虚无力,头脑中闪过一个又一个自己被魔化的影像,再也忍不住了,她突然大吼一声。天璇神剑瞬时脱手,并自她体内射出万道红芒,辐射四向。手一伸,骨骼乍响,一根黑色的法杖突现右手;头一摇,红发狂舞;全身一抖,她似化为骷髅一般,黑色的眼红绿芒闪耀,全身骨骼更是爆响,声音炸开、回荡于山洞中,异常之恐怖。

此刻只听娇叱一声,被红芒笼罩的整个地下空间,白光身影迅速闪过,陆心缘白裳飘飘,盈然飞向徐玉鹏,黑色法杖黑芒大盛,无数异常闪亮的黑色花朵映着红芒漫天飞舞,撞击在徐玉鹏身外的护盾之上,爆发出凄厉的响声。

看到如此异变,徐玉鹏心中大震,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啊……”黑光面前,他大吼一声,右手一举,登时满天白色光瞬间绽放,将那股毁天灭地的黑光力量挡在了身外,化为虚无。

“噗!”两只白拳落于后背,一口鲜血,喷射出来。瞬间弯腰,但徐玉鹏还是很快的回过头来,左手顺势一拳,将背后袭来的五只骷髅轰飞。原来虽然徐玉鹏用魔法禁锢挡住了巨大的黑光力量,却是后背露出了巨大的破绽。

为时不久,徐玉鹏在陆心缘重压之下,虽是吼叫连连,但丝毫没见起色。而且还在慌乱的躲避之中被那些可恶的小骷髅击中数次,别说似丧家之犬吧!狼狈那是不可避免。

要不你看,又是一道黑芒袭来,徐玉鹏提剑欲挡,但终究还是无力,身体一摇,脸上更是血气闪过,一失足间,竟是险些也跟着掉了下去。幸好江东眼急手快,躲开了巨型骷髅的数次攻击之后,立刻冲到他的身边,右手一扬,一片紫光赫起身前,抵抗住了袭来的黑芒。

“徐兄,我看陆姑娘是被魔化了。你试着用‘魔法禁锢’将她体内的魔能封锁,然后带她迅速的离开这里!”间隙间,江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把这些话传入了徐玉鹏脑中。

然而还未等他们二人喘息,上边的陆心缘却又是一声娇喝,白衣飘舞,冲了下来。徐玉鹏眼角一瞄,亡魂大冒。

“快用魔法禁锢把她带走,要不我们两人都得死于此处了!”江东大呼,徐玉鹏更是脸色一变,急忙中右手一转,一团璀璨的白色魔法禁锢力量朝着陆心缘打去。

风声刮面生疼,江东气息未定,徐玉鹏猝不及防。但在慌乱中更容易激发人的本能极限,眼看就要被法杖击中了。徐玉鹏一松手,封蝉神剑风驰电掣般飞向了陆心缘,下一刻,黑色法杖被轩辕神剑挡住,不远处的陆心缘也是面容苍白,片刻间全身红芒尽散,身体颓然下降,重重摔落于地。

“快,徐兄,快点带她走,我来断后!”等封蝉神剑飞回之后,江东顺势一掌将徐玉鹏推向陆心缘。同时,右手也在瞬间划出六道剑光,将前路上的所有小骷髅斩杀一尽。

徐玉鹏猛然回头,眼中冲满了无奈,奈何身体以向前飞去。

“我是不能带她出去的,只有你才能控制住她体内的魔能不被激发。”

“可,可……”徐玉鹏不知如何说下去,但眼中精光闪耀,直直逼视江东的后面,脸色煞白。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