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远行渡

第192章 借刀杀人

叶千逢骑着马,一路飞奔,还没有天黑,就已经到达了墓庄。

“叶千逢。”林惊鸿守在进入墓庄的必经之路上,对叶千逢摆了一下手。

“小林子。”叶千逢嘴角一扯,一个翻身下马,走了过去。

“你采到了?书页呢?”林惊鸿眉毛一挑,神色忧虑。他听到了书烁中毒的事情后,本想着跟叶千逢一起走,奈何他那边消息刚赶到,叶千逢就跟书页走了,他也是不放心,就守在了这。

“嗯,还好,虽然事情经过有点一波三折,但总算是拿到手了。”叶千逢轻轻一笑,“书页他中途有事,让我先把药材送回来,他随后赶回来。”

“走吧,我陪你过去。”林惊鸿侧过身,眉心一点,“过了这件事,咱们就离开这里吧。”

严肃的来说,如果不是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们早就该离开墓庄了,毕竟墓庄事件和家主选拔也已经了结了,再待下去的确没什么意思。

“没问题啊,我也是这样想的。”叶千逢一手揽住林惊鸿的肩膀,眉头一掀,轻叹一声,“这里的破事简直太多了,我想着过了这段时间回一次老家,我想家了。”

“你老家?就是那个……莲花郡大牛城二狗村?”林惊鸿一愣,失笑一声。

“啊,哈哈哈……那个其实是我姨娘家!我老家在东泱城。”叶千面挠挠头,面不改色地问道,“要不要跟我一起过去看看,两年多不见,我也想他们了。”

“行,我考虑一下。”林惊鸿抿了抿嘴,反正他闲着也没事,不如过去看看,“如果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我就跟你一起过去。”

“好嘞!”

……

古色生香的房间里,书烁面色苍白,躺在床榻上,显然还在昏迷。

“岩大师。”叶千逢一脸郑重地把七毒草递给别人岩云炀,“这个不会错吧。”

“不会错,七毒草的确就是这个模样。”岩云炀一脸惊喜地点点头,“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采回来了,刚好我已经准备好了其它药材,我现在就去炼丹给大少爷服下。”

“那就有劳岩大师了。”书铭站在一旁,欣慰地笑了笑。

“嗯,那我先去了。”岩云海点了点头,背过身走去,又仔细地闻了一下七毒草,眼神里突然闪过一丝异色,单手轻轻地刮过叶脉,在舌尖上点了一下,发觉没有任何异样,才轻松一口气,进入了炼丹房。

书铭回过头,看着叶千逢,目光赞赏地说道,“之前情况紧急,我错怪了叶小友,实在是抱歉。现如今你救了烁儿一命,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

“呃,没事,我无所谓。”叶千逢耸耸肩,遇到这事只能算他倒霉了,不过有好处他自然不会拒绝,“小子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只是非常好奇书家的藏书阁,希望能够一览族中古籍。”

林惊鸿神色一动,默默点头,其实他也想着过去看看。

“你……想去藏书阁第二层。”书铭一愣,面色略显为难,“只是这藏书阁第二层事关我族传承,里面的功法武技非比寻常,当然,如果你是想修习的话,我可以赠予你们两人每人一本。”

“呃,是这样,我没有想着修习功法武技什么的,只是对古籍比较感兴趣,需要丰富一下阅历罢了。”叶千逢说出了他的真实目的。

“这没问题,到时候我陪你们过去。”书铭一愣,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笑道,“如今文穷武兴,你还能够如此好学,实在是难得可贵啊,希望你继续保持下去。”

“多谢家主。”叶千逢微微拱手,心中一喜,看来这趟没有白来。

天边夜色撩人,皓月当空。众人静坐在房间等候,不过五个时辰,岩云炀就满脸兴奋地走了出来,手里还握着一个玉瓶,对书铭恭敬地拱手道,“家主,幸不辱命,丹药已经制成了。”

“如此甚好,那赶紧给烁儿服下吧。”书铭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从床榻沿上站了起来。

“父亲!”突然,书页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对书铭抱拳道,“儿子中途有事,来晚了。”

“不晚,丹药刚好制成。”书铭毫不在意地摆摆手,示意岩云炀过去。

“是。”岩云炀会意地点点头,取出一枚小巧的黑色药丸,放进了书烁嘴里,配以温水,很快就让书烁吞服了下去。

岩云炀转过头,看着书铭一脸担忧的模样,轻轻一笑,“放心吧,家主,这个丹药老夫已经亲自测过了,绝对没有任何危险。”

书页没有说话,只是看见书烁吞下丹药的那一刻,嘴角不由得轻轻地上扬了一下。

叶千逢眼皮一松,打了一个哈欠,这都快深更半夜了,他是真的想睡觉。

“咳咳。”躺在床上的书烁眉头一皱,咳了两声,面色一片红润。

岩云炀拉开书烁身上的里衣,只见他胸膛上的紫红色尸斑迅速消退,不过片刻功夫,已经完全消失了。

“哈哈,太好了,大少爷身上的尸毒已经彻底根除了。”岩云炀神色一喜,转过头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有劳岩大师了。”书铭脸上一片红光,对叶千逢他们也摆了摆手,“时间不早了,你们也去早点休息吧。”

“唔,告辞。”叶千逢揉了一下眼角,跟着林惊鸿转过了身。

“是。”书页眼皮一颤,心脏扑通扑通地乱跳,眼角的余光死死地盯着床上的书烁,满脸肃穆。

“咳咳。”突然,躺在床上的书烁大咳两声,突然睁开眼睛,面色一片灰白,大嘴一张,一大口黑色的鲜血直接破口而出,身体一晃,直接瘫倒在了床下,闭上了眼。

“烁儿!”书铭神色大惊。

众人也吓了一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岩云炀吓得够呛,一溜烟跑了过去,一把扶住书烁,手指颤抖地放在书烁的鼻尖处,吓得一个哆嗦,脸色瞬间变得无比惨白,直接大哭一声,满脸惊恐地跪伏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大少爷……大少爷他……他死了。”

“滚开!”书铭一听,神色暴怒,猛得一脚踹开了岩云炀,一把抱住书烁,感受到他身上逐渐冰冷的体温,还有毫无生气的气息,不得不接受了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

“大哥!”书页满脸惊惧,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埋头痛哭。

“这怎么可能!”叶千逢脑回路差点没有转过来弯,呆立在了原地。

林惊鸿一言不发,冷峻的目光轻轻带过,停落在了书页的身上……

“来人啊!把这个庸医给我拿下!”书铭雷霆大怒,指着岩云炀。

“冤枉啊!家主,老夫亲自试过了,这丹药没问题,而且尸毒的确已经解了……”岩云炀满脸惊恐,冷汗一瞬间渗透了后背,喃喃自语道,“莫非,大少爷体内还有另外一种毒……”

岩云炀满脸惊惧,他之前把脉,确实发现书烁只是中了尸毒,没有其它异样啊!

“你是炼丹师!”书烁大吼一声,“来人啊!此人毒杀我儿,把他关起来,我要亲自审问!”

“啊!冤枉啊!”岩云炀大哭一声,心乱如麻间,突然心神一动,指着叶千逢,大吼道,“家主,丹药出了问题,只能说明药材有问题!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错啊!”

“我去!不是吧,岩……老头子。”叶千逢虎躯一震,赶紧倒退了几步,“是你说的七毒草没问题,你才炼制的丹药好吗!”

“我……我。”岩云炀又惊又怒,“我侍奉了家族十几年,忠心耿耿,怎么可能会自寻死路!倒是你,来路不明,并且之前又跟书公子结怨,才想着趁着这次机会了结私仇,嫁祸给我!”

“我没有……”叶千逢瞪大眼,这样说似乎没有错,但真的不是他啊!他没必要傻到众目睽睽之下毒杀书烁吧!

“闭嘴!”书铭冷冷地转过身,盯着叶千逢,指着他旁边从始至终都清清白白,一脸无辜的林惊鸿,“把他们两个人给我拿下!即刻关押起来!”

“嗖嗖。”几道破风声迅速传来,书家的黑甲侍卫不由分说地瞬间扣押住了他们两人!还有岩云炀。

“我……不是!”叶千逢转过头,看着书页,“书页,你跟我一起过去的,而且你知道,我没有……”

“砰。”书页迅速起身,满眼通红地盯着他,一阵后怕,颤声道,“叶兄,这一次我也帮不了你了,我之前冒着生命危险帮你开脱,没想到你却如此胆大妄为,这一次你自求多福吧!”

说罢,在叶千逢震惊的注视下,书页跪伏下来对着书铭磕头道,“父亲,都是因为我,我之前看见叶兄跟大哥发生冲突,故意隐瞒,现在想想,当时大哥吐血无故晕倒,肯定是叶千逢所为!现如今他趁势报复大哥,都是我一时疏忽大意才犯下大错!请父亲重重责罚!”

“你!”叶千逢瞳孔一缩,瞬间明白了一切,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书页!

林惊鸿眉头一皱,单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好啊!好一个叶千逢。”书铭冷冷地一挥手,“带下去,我明日亲自审问!”

“是!”两个黑甲侍卫拉着叶千逢跟林惊鸿两人,直接把他们带走了。

叶千逢没有反抗,只是死死地盯着书页,眼神里闪过惊人的杀意。

书页低着头,静静地看着这一幕,书烁冰冷的尸体,被关押的岩云炀,叶千逢,林惊鸿三人,好像这一切似乎都与他无关。

“呵。”书页眼角垂泪,嘴角微微一翘,掀起了一丝阴森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