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远行渡

第183章 小别离

宽广明镜般似的湖面上,一阵阵凉嗖嗖的大风吹过古井无波的水面,在阳光下带动着一圈圈金色的涟漪。

湖面上的一条水上廊道上,叶千逢眯着右眼,视线低垂在金光闪闪的湖面,全神贯注,“唰”的一声射出了手里的小石子,“砰砰砰”几声清脆的声响随着石子在水面上的飞跃不绝于耳,转眼间已经跳过了一条水道,在湖面上溅起近百道水花才抖落进了水里。

“呼,小林子你看,我是不是有进步!”叶千逢轻笑一声,转过头看着一边坐在椅子上低头沉思的林惊鸿。

林惊鸿轻瞄了一眼,淡淡地收回视线,抿了一口清茶,“还不错。”

叶千逢噘着嘴,一屁股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壶茶,闷头灌了一大口,抿了抿嘴,眉头轻轻一掀,“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这个墓庄谜案的背后恐怕不会这么简单。”林惊鸿眉头一皱,“罗琨他在设计毒障,迷惑我们的这件事情上做的可谓是滴水不漏,可是他在嫁祸书铭的这件事上却是纰漏百出,这是为什么?”

“你的意思是说,这前后两件事情上不像是罗琨的布局风格?”叶千逢一愣,点了点头,“你还别说,其实我也有点怀疑,但是后来我又仔细地想了想,谁没有个粗心大意的时候,说不定罗琨他就是太心急了呢!”

“也对,看来是我多心了。”林惊鸿思忖片刻,默默地点点头。毕竟事情已然发展到这个地步,甚至已经在众人心中定型了,再追究也不会有多大的改变了。

“叶老弟!”朱讳扉带着朱大牛小跑赶了过来,对着叶千逢喊了一声。

叶千逢起身,笑了笑,“什么事?”

朱大牛站了出来,挠了挠头,“我跟老朱商量好了,我们决定带着家人离开这里,所以在这之前就想跟你道个别,顺便跟你当面道谢。”

说罢,两人十分默契地鞠了一躬,拱手一拜。

“你们要走?去哪啊?”叶千逢一怔,把他们拉了起来。

“俺不知道,就是不想待在这儿了,走走看吧。”朱讳扉挠挠头,然后献宝似的掏出来一个土黄色的圆珠子,看着竟然有鸭蛋那么大,有点扁圆,上面还凝固着黄土,又破又丑。

“这是……”叶千逢眼皮一跳。

“这是俺的传家宝,现在给你了。”朱讳扉不等叶千逢拒绝,直接塞进了他手里,“不管咋样,俺们非常感谢你,你就收下吧。”

“这有什么用?”叶千逢甩了两下手里沉甸甸的黄珠子,抬头问道。

“俺也不知道,好像没啥用,传了好几代了,它就只是一件有吉祥寓意的传家宝。”朱讳扉脸一红,不过这已经是他身上能拿得出手的唯一东西了。

朱大牛也是一脸尴尬,扭头看向了其它地方。

“好意心领了,多谢!”叶千逢一笑,塞进了锦囊里,然后神色一动,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忍不住大笑,“哎,我问你,你的名字谁给你起的?朱会飞?怎么这么奇怪啊!”

当初朱讳扉自报姓名的时候他就差点笑出来,只不过为了追查真凶他也就没有多问。

“啊?哈哈,俺的名字就这样,俺们那里有一个规矩,贱名好养活,所以俺爹就给我起了这个名字,而且他也希望有一天俺真的能够上天!”朱讳扉憨笑一声,解释道,“不过俺后来带着家人离开了家,我又识了大字,就给自己起了谐音名字,叫朱讳扉,忌讳的讳,扉页的扉!”

“这样啊!哈哈,好吧。”叶千逢一愣,“这么说你老家不是老朱村?”

“不是,俺是西荒人。”朱讳扉挠挠头,直接说道。

“西荒?那个荒无人烟,一穷二白的鬼地方?”叶千逢神色一惊,还没有说话,林惊鸿直接站了起来问道。

“……嗯,是啊。”朱讳扉点点头,“我,大牛哥,翠花姐,狗蛋叔,扣子婶都是从西荒走出来的,然后俺们来到南域,就在这里安家了。”

“那挺好啊,不打算回去了?”叶千逢点头一笑,显然在书上对西荒的状况也是有所了解,那地方就是一片荒漠戈壁,别说修炼,生存都是难题,是五大域里最卑微,最被人嫌弃的一块疆域。

“不了,好不容易从那里走出来,打死也不回去了。”朱讳扉一惊,赶紧摆了摆手,轻叹道,“想当年,俺也是西荒名气很大的天才!可惜……”

“行了,人嘛,往前看。”叶千逢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路走好啊,我就不送了。”

“好嘞!叶老弟咱们有缘再见!”朱讳扉抖动着脸上的肥肉,憨笑一声,跟朱大牛一起,带着他的妻儿老小大步离开了。

“西荒,挺有意思的嘛!”叶千逢收回目光,看向林惊鸿,“小林子,我这辈子还没有去过沙漠呢,要不咱俩有时间过去看看?”

“不去!”林惊鸿果断拒绝,挑了挑眉,“除非你想跟我绝交。”

“不是吧,大哥,有这么严重吗!”叶千逢一惊,差点被气笑,“好了好了,说着玩呢,我就是好奇!”

“对了,这两天墓庄的事彻底解决后,我听说赵坤要走了。”

“哦?这么着急?”叶千逢一怔。

……

赵坤呲着牙扭了扭腰,收拾好一切后,对他身边的两个婢女摆了摆手,然后顺手揽住她们纤细的腰肢,风流一笑,“咱们走吧。”

“是……”两个婢女满脸恭敬,神色中夹杂着娇羞,显然跟赵坤关系不浅。

“砰。”刚推开门,叶千逢刚好也走了进来,看见赵坤还没走,神色一喜,赶紧冲了上来。

“你过来干嘛!”赵坤一愣,一脸不悦。

“不是,我听说你要离开了,过来看看。”叶千逢见他有点不耐烦,一手把他拉到一边,说出来了他的目的,“你那个东西,还有没有了?”

虽然那东西阴损了点吧,不过效果是真的好,他就想着走之前看看能不能再讨要一点……毕竟有了这东西他就可以打压一切女性强敌了!不要白不要!

“没有!想都不用想!”赵坤冷哼一声,一把扯住他的衣领,“不是,叶千逢,我把你当兄弟,好心给你欢……我的宝贝,你自己偷偷用就行了,怎么还一转眼就转交给别人了!”

要不是因为这个事情败露,他也不会被书页抓住把柄,一想到这他就恼火!

“啊,这个啊……”叶千逢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一红,“就剩那么一丁点了,书页他态度又那么积极,我就给他了。”

“……你,你一次用了多少啊!那东西的药效,你没有被你的女人活剥生吞了吧!”赵坤一惊。

“还好,一时失手,撒多了……”叶千逢挠了挠头,怪不得巫灵佑反应那么大,感情是他几乎一次性撒完了!

“算了算了,算我倒霉!”赵坤怪异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摆手道,“那东西可遇不可求,我是真没了,走了!”

“哦,慢走。”叶千逢点点头,然后又是一愣,调侃道,“不是吧,你这走之前还带上两个婢女啊?”

“老子我乐意!”赵坤伸出大手,左搂右抱地轻哼一声,说走就走了。

“嘁!”叶千逢一笑,显然也是摸清了这家伙的脾性,摇了摇头,刚转过身,就看见了走过来的古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