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远行渡

第179章 真正的幕后人

“啊!”赵坤刚说完这句话,屏风后面的女子就吓得惊呼了一声,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赵坤回过神,忽然意识到什么,正准备说话。

“咻!”书页眉头一皱,手中元气化剑,“唰”的一声捅破了屏风,然后就听见女子的一声惨叫,一道血箭飙落在青翠色的迎客松屏风上,仿佛自成一朵鲜艳夺目的玫瑰,触目惊心。

屏风后的婢女瞪大双眼,妖娆的身躯轻轻一晃,软绵绵地瘫倒在了地上……

“嘶!”赵坤神色大惊,倒抽了一口冷气,又惊又怒,“书页,你!”

“赵兄何必动怒,一个寻常婢女而已,你要是喜欢我等下就差人送你几个又何妨?又不差她一个。”书页自顾自地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风淡云轻地说道。

“你,好啊!……那这到底是什么?”赵坤强压下怒火,拿着手里的瓶子质问道。

“放心,这没有毒,根本不会产生任何影响。”书页轻笑道,“我怎么敢下毒谋害大哥呢,而且他死了你直接把我暴露出来,那我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去,不是吗?”

“我不信!这东西肯定有它的作用!”赵坤瞳孔一缩,果断摇了摇头,“若真是一点用也没有,你为何会如此小心谨慎,还让我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书烁喝下去,我又不傻。”

“多说无益,那我直接证明给你看好了。”书页点头,然后径直拿过他手里的瓶子,中指轻轻一点,一滴乳白色的液体飞出,然后落进了他的嘴里。

“你……”赵坤一愣,看着仿佛在品味什么美味佳肴似的书页,眼皮一跳,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正色道,“那这到底是什么?”

这瓶玉液,肯定有它自己的功效,只是他不清楚罢了。

“一种综合毒药的其中一种而已,唯有再吸入与其配对的药粉,才会毒发身亡,单单服用这一种根本没事。”书页沉默片刻,也不打算隐瞒他。

“果然……”赵坤神色一震,下意识地攥紧了手里的玉瓶,想不到书页手里居然还有这样的奇毒,如果不是伺机而动,那只能说明他蓄谋已久!

“赵兄放心好了,要是真出了事,尽管把我暴露出来就行,这件事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书页淡淡一笑,把手里的欢愉粉扔给了他,“你看着办。”

“……没问题。”赵坤思忖片刻,手中摩挲着玉瓶,闭着眼点了点头。

在玉鸣宗的时候,他就看不惯书烁了,不但成为了宗门亲传弟子,而且还抢占了他的风头,若是真的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击垮书烁,对他也有莫大的好处,并且权衡利弊之下,暴露身份的后果比他亲手杀了书烁还要恐怖,他也只得顺从了。

想罢,赵坤深深地盯着书页,冷笑道,“想不到一向温和有礼的你,竟然心思如此歹毒,书页,我就知道,你在书家从小就倍受冷眼,隐忍了这么久,终于敢出手反击了。”

“赵兄过奖了。”书页轻声一笑,颇为自得,“我是看大哥他这两年也是太过自以为是,骄纵放肆,这才于心不忍,不忍看将来的书家毁在他的手里,才忍痛大义灭亲罢了。”

“更何况,赵兄你又是我大哥的师兄,你办事,我放心。”书页对着他隔空转动了一下青釉茶杯,轻笑道。

“哼,书页你好能耐。”赵坤嘴角一扯,眉头逐渐舒展开来,心里却是暗暗地对书页留了一个心眼,这样隐忍不发,谨小慎微的人,实在是可怕。

“既然这样,告辞。”书页也不多做停留,推开门,忽然转过身,微笑道,“对了,赵兄,我马上差人送两个婢女赠予你,难得软玉在怀,可不能因为我扫了赵兄的兴致啊。”

说罢,书页头也不回,嘴角含着淡淡的笑,径直大步离开了。

“书页!”赵坤眉头一皱,一拳砸在了门框上,额角抽动着青筋。

房间里,夹杂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还有飘荡的血腥味在清风中徐徐散去……

转眼间,两天时间过去了。

太阳高悬,天边一片橙光。

“叶兄。”

叶千逢正在打坐修炼,忽然听到拍门声,然后拉开门,看见了迎面走来的书页。

“有事?”叶千逢一愣。

“我父亲他说要过来一趟墓庄了。”书页抱拳一笑,递过去一张薄纸,“这是你让我调查的父亲他前两个月的行踪,我真的尽力了。”

叶千逢神色一震,赶紧一字不漏地浏览了一遍,发现书铭前两个月居然一直远在北隅四大宗门之一的缥缈宗,不由得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这是真的?”叶千逢再次确认道。

“不会错,我可是专门派人问了我在缥缈宗的朋友才确定的,我父亲他跟缥缈宗宗主交流学术,整个宗门都知道这件事。”书页眉头一掀,确切地肯定道,“而且北隅离我们东隅也有一段距离,即便是想要提前赶回来,至少也需要五日时间。”

“那就好办了。”叶千逢点点头,“虽然事情本身还存在不少漏洞,不过这个幕后人基本上可以确定是谁了。”

……

这两天时间,墓庄一直压抑着一股凄冷的氛围,加上最近晚上丧尸实力的增强和频繁出动,以及越来越多的伤亡,已经有一部分人离开了墓庄,留下来的多数人也是尸位素餐,嘴上上刀山下火海,万死不辞,实则私底下早就偷奸耍滑,并且留了后手,生怕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

“咚咚咚……”一阵悠长的巨响在墓庄里不断传远,墓庄里外的众人一愣,赶紧都去了声音的方向。

一个宽广的演武场上,罗琨面色严肃地站在那里,背着手。

很快,众人围聚了过来,面面相觑,有点摸不着头脑。

差不多人到齐之后,罗琨看着这些墓庄里的侍卫,散修武者,以及一些宗门下山历练赶来的宗门弟子,然后弯腰拱手作揖,一时间让众人受宠若惊。

“我这次召集大家过来,是想告诉你们,墓庄的事情,你们就不要再参与了,这里一切有我就行。”罗琨轻叹一声,看着众人震惊的模样,神色诚恳地说道,“你们各位的情,我罗琨领下了,此后一别,我定然会一一偿还各位的恩情,决不食言。”

事发突然,众人一听,面上尽是奉承不舍,心里却是暗暗窃喜,什么大忙也没有帮,也就天天应付一下丧尸,捉几条尸虫,竟然就承了罗琨这么大一个人情,实在是赚大了,而且在场这么多人见证,他罗琨怎么也不敢食言。

“庄主真是说笑了,我们也没帮什么忙啊……”

“就是,你这样我们心里还真过意不去啊,哈哈……”

“既然如此,请各位离开吧,墓庄的事,我一定会早日平息的。”罗琨淡然一笑,点了点头,然后摆了摆手,身后的两个侍卫拖着一个人走了过来。

“朱大牛!”叶千逢刚好赶过来,看见了被麻绳捆绑住,满身血痕的朱大牛被拖到了围观众人的面前。

“庄主,他是……”众人一愣,有点不明所以地问道。

“此人……伪装成散修武者,名义上是为了我墓庄除掉丧尸,实则背地里捣鬼,撒下化尸粉,酿成大错!可以说,就是因为此人,墓庄才有了后来的尸变!”罗琨厉喝一声,忽然目光一凝,停留在不少散修武者身上。

众多散修惧是大惊失色,然后对上罗琨的目光,赶紧吓得摆了摆手,“庄主,你相信我们啊!我们可没有这个本事……”

“放心,我不是故意针对你们,只是有些许愤怒罢了,不过如今真凶已经落网,而且我已经查明了这种化尸粉的成分,自然有信心平复墓庄尸变。”罗琨摆摆手。

“庄主果然高明!”

“怪不得庄主这么自信,原来早有准备啊!”

众人惊叹一声。

“哈哈,此次还要多亏了书烁小友,是他亲手抓获的此人,然后才查明了真相!”罗琨淡淡一笑。

众人又是大惊失色,连忙反应过来纷纷赞叹!

“不愧是年轻一代的书公子啊,一表人才不说,还有勇有谋,真是我辈的楷模啊!”

“书公子这样优秀的人,不知道可有心仪的女子啊……”

“啧啧啧,比不了啊,老了。”

书烁一身黄衣,挺直身子,满脸傲然,得意地笑了笑,还故意瞥了一眼书页,朝他挑了挑眉。

书页拱手一笑,“大哥果然智谋过人,在下佩服。”

书烁一愣,嘴角一咧,看也不看他,淡淡地转过了身。

“如今,我便亲手处置这个真凶,也算是给前来帮助的众人一个交代。”罗琨对众人拱手,然后手持一把长剑,“唰”的一声刺向了朱大牛!

朱大牛满脸惊恐,奈何嘴巴被棉布封住,只得无力地晃动着身子鸣冤。

“砰!”一道元气光刃怵然闪过,刚好挡住了这一击!

“谁!”罗琨眉头一皱,转过头。

“唰!”众人的目光跟随罗琨一起回转,落在了一个少年身上。

叶千逢风淡云轻地收回手,对众人轻轻拱手,然后看向罗琨,“庄主何必为难一个被逼无奈的可怜人呢,不应该抓到真凶再处置吗?”

“真凶?”众人一愣,有点不明白当下的情况。

“事情已然明了,何来真凶?”罗琨看见出手阻拦的是叶千逢,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愤怒,反而一愣,摇了摇头,手中长剑再次向前刺去!

“等一下!我知道幕后人是谁!”叶千逢一惊,语出惊人。

罗琨手中长剑一抖,难以置信地看着叶千逢,没有说话。

众人大惊失色,但还是满脸期待地盯着叶千逢。

叶千逢喉结一动,正准备说话,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响亮的笑声,“看来我来得还真是时候啊。”

“书家家主。”众人转过身,就目瞪口呆地看见了缓缓走来的书铭。

“书兄。”罗琨一愣,对着书铭轻轻拱手。

书铭淡淡一笑,摆了摆手,看向叶千逢,笑道,“是谁,我也想知道。”

叶千逢深吸一口气,对上众人期待的目光,手指缓缓划过一个个人,书烁,书页,书铭……最后唰的一下停留在了罗琨身上!

“真正的幕后人,就是你!”

“嘶!”众人倒抽一口冷气,惊掉了一地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