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远行渡

第178章 风月剑客

鸡鸣乍起,天边浮现一抹鱼肚白。

直到太阳几乎升到头顶,叶千逢才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揉了揉肩膀,伸了一个懒腰。

昨天深更半夜的,可是把他折腾了一夜,一直到凌晨天快亮的时候他跟林惊鸿才赶回来,然后倒头就睡,差点一觉睡到中午。

不过去了这一趟,他们有了很大的收获,解开了各种谜团,不过在这之前还需要确定一些事情,不出两天,他们就可以确定幕后人的真正身份!

……

叶千逢整理了一下思路,洗漱用完午饭之后,径直来到了罗怖的居所。

“叶师兄。”罗怖正在专心致志地练习棍法,只是他似乎在撒着闷气,只见他手持他的武魂擎萝棍,然后大步一蹿,每走一步,他就握紧棍身,然后向前大力一落,厉喝一声,一棍“唰”的一声砸下去,凌厉的破风声不绝于耳。

“罗怖,接我一招!”叶千逢轻笑一声,然后脚尖一点,手中长剑上乍现磅礴的冷竹剑意,一道道青翠的碧绿光华夹杂着浓郁的冷雾,砰的一击迎了过去,跟罗怖的棍击正面硬抗!

“砰!”罗怖只觉得两臂上传来一股巨力,还有迎面而来的恐怖寒意,身体一晃,直接倒飞了出去,连连退了七八步才堪堪顿住身形。

叶千逢一愣,上前一把拽住他,“没事吧,你堂堂齐天大圣什么时候这么脆了?”

他本来是想叫他吉吉国王调侃一下的,但是想想不妥,直接叫了他的绰号。

“谁敢惹老子我……我可跟你比不了。”罗怖本来一肚子气,正准备跟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大打出手,一见到是叶千逢,他立马就怂了,赶紧抱拳道歉,满脸苦涩,“前两天,都是因为我,才让你惹上杀身之祸,我对不起你……”

在他看来,若不是因为叶千逢救他他的原因,两人不会偏离百坟墓地,叶千逢也不会陷入危险境地,而当时他又无计可施,只能大声嚷嚷求救,他第一次感觉自己这么没用……

人家两年时间已经跟青公子魏子均打成平手了,他两年了还是一条咸鱼,就连被他称做“妖狐”,他曾经老是好欺负的丁姣柯都已经扶摇直上,突破到上元境了,就他还一直停留在中元境……看来天赋这东西真是与生俱来的。

叶千逢一愣,拍了拍他的肩膀,“过去的事就算了,我都不在意。不过我这次过来需要你的帮忙。”

“叶师兄你说。”罗怖一惊。

“呃,我想让你……”叶千逢挠挠头,打量了一圈四周,对罗怖附耳交代了一些话,墓庄他也不认识什么人,这件事只能交给罗怖了。

“没问题!”罗怖一愣,豪气地拍拍胸口,“放心吧,这点小事就交给我吧,怎么说我也是墓庄的少庄主。”

“谢了。”叶千逢一笑,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没有开口,跟罗怖聊了几句,就快步离开了。

罗怖看着离开的叶千逢,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去照做了。

叶千逢一回到自己的住所,就看见了庭院里的紫藤架下坐着两个人。

“叶兄。”书页听到动静,转过头,招呼他。

“你们这是……”叶千逢坐了过去,灌了一口茶水,看了看林惊鸿跟书页,不由得一愣。

“叶兄你忘了,两天到了,我想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书页打开了话匣子。

林惊鸿抿了一口清茶,默默点头。

“事情是这样……”叶千逢索性不再隐瞒,直接一口气把他们的分析见解说了出来,当然没有说昨天晚上他跟林惊鸿的秘密行动。

“这怎么可能!”书页额角青筋一抽,有点不敢相信,果断地摇了摇头,“这不可能,我父亲他不是这样的人。”

“额,只是怀疑,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叶千逢摆摆手,示意他平静下来,“书页你来得正好,我有事拜托你。”

“……你说。”书页眉头一皱,深吸一口气,逐渐回过来神问道。

“你能不能快马加鞭送一封书信给你父亲,让他赶来墓庄。”叶千逢抿了抿嘴,“不过在这之前,我希望你查探一下你父亲这两个月的行踪。”

“……好。”书页思忖片刻,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件事先不要泄露出去。”林惊鸿提醒道,“不能打草惊蛇。”

“我明白。”书页神色严峻,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阵热风吹来,给寂静无声的庭院添上了一丝莫名的闷热。

“对了,那个赵坤……我觉得他不简单,你小心点。”林惊鸿打破了沉闷的氛围,眉头一皱,“那家伙……不正经。”

“啊?”书页一脸懵逼。

“额,你是说这个吗?”叶千逢一愣,拿出来一个瓶子,里面还残余着一些紫色粉末,“这是赵坤给我的,专门可以用来对付女子,事实上效果的确不错……”

林惊鸿瞥了一眼,嘴角微微抽搐,他总算是明白那天晚上巫灵佑为何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杀了叶千逢似的。

叶千逢一脸尴尬,说起来正是靠这东西他才能力压巫灵佑,逼她就范。不过也是因为这东西,他清白差点丢了……由此可见这东西药力之猛,特别是对于女子而言……

“这是……”书页眼睛一亮,拿过来看了一眼,神色一震,目光闪烁了一会儿,抬头道,“叶兄,这东西赠予我如何?我可以补偿你。”

“这……没剩多少了。你要是喜欢直接拿走好了。”叶千逢目瞪口呆,想不到书页居然还有这癖好,但他也不好干涉人家,直接同意了。

林惊鸿神色一滞,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瞥了一眼书页,沉默不语。

“多谢。”书页神色一喜,连连点头,“我这就去书信一封,父亲他之前就说会过来助琨叔一臂之力,这次定然会欣然前来。”

叶千逢还不忘提醒他,“还有这两个月你父亲的行踪,拜托了……”

“嗯,告辞。”书页点头,匆匆离开了。

……

书页寄出书信之后,直接径直来到了赵坤的庭院。

他靠近门口,只是刚走过去,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阵男女欢愉的叫声,不由得面色一红,但还是硬着头皮敲了敲门……

“谁啊!”里面响起一道粗暴且不耐烦的叫声,书页正准备搭话,只见赵坤潦草地披着一件白色衣袍,一脸阴郁地推开了门,看着书页,眉头一皱,“你不知道老子在亲热吗!到底什么事!”

说罢,不等他回应,赵坤两手一拉,就准备关上门。

换做是谁,那个时候被人打扰,肯定心里不耐烦。

书页微微一笑,“风月剑客。”

“砰。”赵坤神色一惊,手上关门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深深看了他一眼,让出来一条道,“进吧,里面说。”

书页一笑,走了进去。

里面竖着一张迎客松屏风,隐约可见背后一个妖娆女子的身形,正在小心翼翼地蜷缩着娇躯,时不时地响起穿衣的窸窣声……

不仅如此,房间里还充裕着一股暧昧的气息,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在四周盘旋,引得人口干舌燥……

“这个时间……赵兄果然是风趣之人啊。”书页淡笑一声,看了看天边高挂的太阳。

赵坤脸也不红,显然早这样习惯了,两条腿搭在一起,眉头一皱,“说吧,你到底想说什么。”

“如果我没有猜错,大名鼎鼎的采花大盗,柴风月跟你肯定有关系吧。”书页淡然一笑,语出惊人。

“你……你不要信口雌黄!”赵坤神色一震,瞬间没了之前的淡定。

“那这是什么……”书页拿出来一个小瓶子,里面是紫色的粉末,“早就听闻风月剑客有一种奇特药粉,欢愉粉。能人女子欲罢不能,男子一骑当千……而且数次采花后逃逸,了无踪迹,被世人所厌恶,并且遭多个大势力追杀围剿,穷途末路……”

赵坤听得冷汗连连,就连房间里的欢愉粉也对他没了效果,身体里残余的燥热瞬间消失了。

“以你的实力,肯定不是他本人。所以你……应该就是风月剑客的家人……朋友,或者是说弟子?”书页试探地一笑,“你说,如果你暴露了身份,那会有怎样的下场?”

“……书页,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赵坤满脸阴郁,他现在把柄落到了书页手上,而且介于书页的身份,他又偏偏不能杀人灭口,实在是心里窝火,只能被威胁。

“很简单。”书页一听,瞬间说出了他的真正目的,拿出来一个玉瓶,“这个,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书烁喝下去,从此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你!你让我毒杀书烁!”赵坤瞳孔紧缩,惊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