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远行渡

第1章 世事无常

2031年,广东省,广州市。

炎炎夏日,七月流火。一列高铁缓缓驶入终点站轨道。

一个年轻俊秀的阳光少年走出高铁,他身形俊挺,上身蓝白相间的方格衬衫,下身一件深蓝色长裤,一双普通的运动鞋,右手拉着一个微型电子皮箱,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之中,给人第一眼如沐春风的感觉。

他叫叶千逢,千载难逢的千逢。

叶千逢从小一直以为,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那一个,地球没了他不转,太阳没了他不亮,所以不论任何时候,他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他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点。

“呼。”叶千逢刚下高铁就深深地吸了一大口热气,十四个小时的火车再加上一个多小时的高铁,总算是到站了,坐得他整个人都蔫蔫的。虽说还要再搭一辆公交车才能到他大伯家,但这点路程也算不了什么了。

叶千逢下高铁正好下午两点,一天最热的时间,室外温度高达三十七摄氏度,让刚刚在冷空调里惬意的他经历了一次极致温差……

“我去。”叶千逢打了个喷嚏,拉着一个黑色皮箱到了自助检票口,他把车票放在扫描仪上,人脸识别过后顺利出站。还没走几步,熟悉悦耳的手机铃声传来:“听着新征程号角吹响,强军目标召唤在前方……”

因为上大学的前半个月要军训,要唱军歌,所以他提前把手机铃声设置成了强军战歌,想着提前熟悉一下,不然高三奋战一年脑袋都晕乎乎的,军训的时候一句歌词也想不起来就糗大了。

叶千逢一个激灵,赶紧从裤口摸出手机,不出所料,又是老妈,之前光是在火车上就问候了他两遍……

“喂?妈,嗯嗯,我到广州了,吃过饭了,还没有呢,等到搭上公交再给我大伯打电话,好好,不说了,这边人多,先挂了,好,到大伯家给你打电话,拜拜。”

叶千逢挂掉手机,一脸无奈,不过显然习惯了老妈的唠叨……他从方格短袖衬衫口袋里抽出一个黑色边框眼镜熟练地戴上,开始找公交车站买票……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近视高达五百多度,偏偏又不喜欢戴眼镜,除了上课时间几乎没戴过。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十米之内六亲不认,百米之外人畜不分!这会儿要没有眼镜估计他都没法出站。

叶千逢天生路痴,直到现在也分不清东西南北,每次问路都是问前后左右……他东拐西转绕了一大圈总算是找到了售票处,排队的人也不算多,就趁这一会空闲的时间掏出手机打发时间。

叶千逢百无聊赖地刷着同学们发的说说,无非就是不舍的纪念,十年之约啊之类的各种煽情,蓦然,一条热点新闻映入了眼帘。

他定睛一看,无非就是一个青年男子为救一个溺水的女子而以命换命不幸牺牲的故事……

看报道上是说男子其实不会游泳,但仍然义无反顾的扑水施救,用尽浑身解数将女子抛到邻岸水面自己却就此沉没,英年早逝。

网友评论此事莫衷一是,有致敬英雄的热血赞扬,也有不少网友直言不考虑家人感受,不顾后果,无非是让另一个家庭悲痛交加……

随后跟踪报道了解到该救人男子自幼便是一名孤儿,在孤儿所长大,即便后来步入了社会,还是无亲无友,孑然一身。

叶千逢不禁唏嘘,要是换作是他断然不会下水的。且不说他也不会游泳,即便是多半也不会下去,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他还有太多的牵挂……

叶千逢刚上高中父亲就因病去世了,留下他和年幼的弟弟和悲痛欲绝的母亲。再加上父亲去世前大笔的医药费用未清完,更是给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雪上加霜。

虽说有亲戚朋友多多少少的帮助和国家的补贴,但日子过的挺艰难的。父亲去世后他就是家里的大男子汉了,他也知道自己肩上该背负的责任,想着考上大学早点工作为家里分担解忧。

没有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恐怕也只有少数人和那些无牵无挂之人会为了别人的生命奋不顾身,甚至将自己拉入险境。

他不是圣人,相对来说也有点自私,没有那种救世济民的情怀。叶千逢看着看着,不知不觉间一滴热泪滑过屏幕,留下淡淡的痕迹,很快就被热风吹干了。

叶千逢买过车票后来到了候车厅,看一下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不用太着急,刚离开座位,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挡在了他的面前,顺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班长!”

叶千逢一愣,轻轻地回了他一拳,笑道,“可以啊,小泽!你怎么也在这啊!”

眼前这个阳光帅气的少年是他高中的同班同学,白空泽。

白空泽淡淡一笑,递给他一瓶冰镇红牛,摇头一笑,“别提了,我爸让我过来上他的公司上班,哎?你呢?”

“谢谢。”叶千逢不客气地灌了一大口红牛,畅快淋漓地说道,“这么巧啊,我也是过来打工。”

“那挺好的,走吧,班长,我请你吃顿饭!”白空泽一笑,“前面就有一家,我带你过去。”

“行了,都毕业了,还班长班长的。”叶千逢一拳砸在他身上,好笑道,“走吧,这一顿我请客。”

“哈哈哈,好嘞!”

不多时,两人已经吃完了饭,来到了一个红绿灯路口。

叶千逢打了一个哈欠,盯着红灯开始倒数,不经意间瞥了一眼爱岗敬业的警察叔叔,即便是盛夏的闷热也没有让交警皱一下眉头。

绿灯一亮,叶千逢对那边正在买水的白空泽摆了一下手,大喊道,“走了!”

“马上来!”白空泽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示意叶千逢先过去。

叶千逢撇撇嘴,也不墨迹,径直走上了马路。

但是命运仿佛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偏偏让他在这之前有一个终生难忘的经历……

叶千逢正一本正经地走路,走到大马路中央却察觉到一丝不妙,停顿在了原地,因为一种奇特的感觉蔓延全身,就好像……中暑了?

习惯了北方的暖阳,却不了解南方烈日的他走了一会就感觉头晕眼花,一阵阵强烈的失重感从脚底直冲天灵盖,蔓延全身……

“我去,不是吧,这感觉,我真中暑了?之前火车换乘高铁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过啊。”叶千逢走着走着仿佛失去灵魂,就好像自己摆脱了万有引力的束缚,整个人轻飘飘的,好像要飞起来……

如若在平时,在家里躺在床上享受这种飞一样的感觉肯定很嗨皮……可要命的是他现在正在过马路啊!一步不慎小命就没了!

叶千逢看着眼前即将亮起的红灯,下意识地后退回原地,右手捂额,头脑发昏,眼皮低垂,眼前一片模糊。

“嘀嘀……”

伴随着耳边汽车如雷贯耳的声音,只见那边的红灯一亮,一辆奔驰跟没看见叶千逢似的,燃起一股报复性的火力,拼了命地对他飞奔而来!

叶千逢强忍住头疼刚睁开眼,就看见了迎面冲来的奔驰!司机好像是存心想要杀他似的,握紧方向盘呼啸而来!

“呲。”关键时刻,交警大叔飞快地急冲过来,一把推开叶千逢的同时,身体借助反冲力瞬间倒退了出去!然后对着耳朵上的对讲机大喊了一声,两辆摩托车载着四个警察跟着肇事逃逸的奔驰车,迅速紧追了过去!

“砰!”叶千逢摔在了地上,也顾不着后背火辣辣的痛,赶紧起来回到了斑马线上,被赶来的白空泽赶紧扶住了。

“呼。”叶千逢惊魂未定地站在原地,冷汗浸湿了后背一大片。

白空泽擦了一把冷汗,满脸担忧地问道,“你没事吧,你先待在这别动,我去跟交警了解一下情况。”

“好……”叶千逢声音微颤,僵硬地点了点头,示意他过去。

叶千逢转过身,看见离他只有两米远的公共座椅,捂住头痛欲裂的脑袋,走了过去。

然而还没有走几步,叶千逢脚底下一个趔趄,眼前一片漆黑,紧接着就软绵绵地原地倒下了。

一个骑着自行车的老奶奶刚好刹住车把,看着倒在她面前的叶千逢,目瞪口呆,广东口音都不灵活了,“欸?你这小伙子……碰瓷啊!”

那边正在跟白空泽交谈的交警神色一惊,赶紧飞奔了过来。

不多时,汽车的鸣笛声,路人的尖叫声弥漫在燥热的空气中,随后警车和救护车接连到来……

没有人知道这个男孩到底经历了什么,当真是世事无常,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一个先到来。

白空泽站在围栏的另一边,神色淡漠,举起手里的红牛,对倒在地上的叶千逢隔空轻轻一伸,好似干杯的动作一样,娴熟而又镇静,然后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轻轻地笑了笑。

叶千逢的意识陷入一个无底的黑洞中,渐渐沉沦,似乎有声音要将他唤醒,仿佛另一个世界遥远的呼唤……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