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烽火诛天记

第31章 血开了花

他是一个精明的人。

墨奕辰不相信,他会看不出这皇城之中的风云变化,和暗潮汹涌?

并且像他这种人一定会选择在家中下棋,等到了最后,一定会收获不少的好处。

何况他们两个只是萍水相逢,并没有认识太久,而且也没有太大的交情,他为何还要为自己来冒这个险?

所以这么做一点都不值得,会让他亏掉很多的东西。

墨奕辰实在想不到一个在沙场秋点兵的老谋士,今天却犯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错误,把自己送到了狼口中,任敌人随便蹂躏。

“为什么?”因此他开了口,对他问了一声,“你是不是太傻了?或者是我太过于高估你!”

当周星宇看到秋谋士到来时,他都长大了嘴巴,一个军中有名的谋士,甘愿为一个狼狈的人站出来,这种气魄实属难得。

而且他还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秋谋士与柳将军基本上都是形影不离,难不成将军也来了?

他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看奕了看墨奕辰。

这个男人确实有这样的魅力,吸引着众多高手,心中没有任何一点不相信的意思,而是完全接受了这一个事实。

“是啊,你太高估我了!”随后秋谋士深呼吸,抬头望天,叹息一句,回答:

“那个大傻子,我让他别来,别来,他不听我的话,我有什么办法?我跟他已经结拜过,立下了生死与共的誓言,我总不能抛下他一个人在这个人世间独活吧?或许我跟他跟久了,人也傻了,不过我从未像这一刻一般,那么开心过,值了!”

墨奕辰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深意的微笑,再说:“你知道如今你站出来,还带着军中的将士们,将会面临着什么样的局势吗?”

“来的时候都想清楚了,大不了就下九幽黄泉,我们一起大快人多喝喝酒,唱唱歌,人生快哉。”

秋谋士摆了摆手,那张脸色中依旧是那么平静,生死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讲,在昔日的战场里就面临了很多,但他们还是活了下来。

人终将都会死去的,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之于一个人的选择。

“你们这样做无谓的牺牲,可没有人给你们竖立锦旗,或许你们会消失在世间的长河之下,被人永久的遗忘,死后比鸿毛还轻。”

突然,沉静的秋谋士笑了,他们那一群雄兵也笑了。

“哈哈……”笑着笑着,他停了下来问:“你们怕吗?”

“我等誓死追随将军。”雄兵们怒吼一声,气势如虹,手中的兵器拔了出来,杀气扩散了出去,将整个平静的大陆,翻起了滔天的暗潮,冲向了那一群敌人。

周星宇看到这样的气势都被震住。

他从未想过自己能够见到这么同仇敌忾、生死共存的画面,以前这种局势只在说书人的嘴里听话,今天他却一一的见证了,心中难以压抑兴奋,仿佛这个世界的大门已经为他敞开。

暗夜中的杀手看到皇城之中出了名的雄兵到来,脸色略微凝重,但依旧显得轻松。

既然他们敢出来,那么他们也不惧怕。

那群人根本就拦不住他们前进的步伐,只不过是在路上多铺了几道累累白骨罢了。

“一群虾兵蟹将,也敢出来送死,那我就发一发善心都送你们下地狱。”

他冷哼一声,手掌一挥,暗夜中的影子纷纷掠起,进而隐藏在黑暗中突然出现,咻咻咻几声,手中的锋芒像是急促的掠影,慢慢地逼近了雄兵,直杀秋谋士而来。

秋谋士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在征战沙场以来,就没有打过一次败仗,没有足够的充分准备,自己是不会出现的。

既然来了,那就要胜利回去,这才能对得起他过往的人生。

“谁说只有我们这些虾兵?”他冷冷的一声,士兵们抬起了手,吹了一个口哨,紧接着一道道怒吼在黑暗里回旋,砰砰几声,冲天的火光笼罩过来。

只见上空中有几十道流光在降落,它们宛如天降陨石,要砸碎着皇城。

“砰砰砰!”

流光落在了地面,掀起了无尽的尘埃,庞大的身子俯瞰着弱小的人们。

那些黑影见到五品大圆满火云烈狮的到来,纷纷露出了恐惧之色。

他们的锋芒已经出去,难以再收回来。

“吼!”紧接着火云烈狮挥动着尾巴,寒光飞射,劈出了万道火光,形成了天大的火幕,想着敌人笼罩过去。

他们在上空的表情凝结,那火幕还没有到来,炽热的空气已经让他们难受不堪。

随后,他们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凝结在了一起,化为了一道巨剑,剑身震动着,一道道绚烂的波荡漾,然后从天空降,带着能劈开一切防御的气势,降落在了火幕之上。

俯仰之间。

“轰隆!”

火光一阵抖动,那在火海中搅动的巨剑,被吃的烈火所包围,嗡嗡嗡的声音在他们脑海中回旋。

“吼!”火光太过于强大,几十头火云烈狮张开血盆大口,双眸炯炯有神,带着霹雳天下的气势,咆哮一声,滚滚的音波,纵横在了火海之内,将那些尽力抵抗的人,震得血海翻涌,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便喷了出去。

而在这时火光没有了阻碍,便向那一群人笼罩过去。

“砰!”在火海中包裹的人们,经受了炽热的灼烤,火幕在这一瞬间炸开,像是在天空开出了绚烂的烟火,美丽得人迷恋。

黑影们深深重伤,落在了地面中,隐藏在黑暗中的杀手见到此刻,脸色动容无比,千算万算,还是他们少算了一道。

他们输在了天意与人和里。

“雄兵不愧是战斗之兵,我们下次再见。”

他见到大局已去,便想着离开,秋谋士露出的一个笑容,让他身子僵持住了。

因为他的身后有一股剧烈的气息在纵横,让他的身子在颤抖着,迎接着隐藏在黑暗最深处的九妖魔鬼。

他们生在黑暗,却不曾想有人比他隐藏的更加的深,这一步他们输得一塌涂地。

“你走得了吗?”

秋谋士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黑暗巷子中,有一道火光在闪烁,霸道的气息在四面八方流转,那些雄狮的眼睛里都流露出了崇拜,还有尊敬,甚至跪在了地面之中表示迎接。

“砰砰砰!”

每一道沉重的步伐,都像是皇城之中敲墙凯旋鼓声的雷钟,是那么的兴奋与激动人心。

火光越来越大,黑暗中的那一个庞大家伙已经披露了一角,它就是柳将军的坐骑狮王。

黑暗中的杀手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火光在他的身后跳动着,灼烧着他的皮肤与灵魂。

他只能抬头仰望着那一个庞大的怪物,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任何杀气都胜过于自己,这才是真正的杀手,一个有思想的怪物。

他们两者双眼的对碰,狮王在鄙夷着他,从没有猎物在它盯准的情况下逃跑,那双燃烧着火焰的眼神在问,你逃得了吗?

这一句话一直深深的扎在他的脑海里,就像是一个魔音,不停的提醒他危机就在此刻。

我再也逃不了了。

死亡离我很近了。

我该如何是好啊?

气氛僵硬了好几秒。

上空的黑云逐渐扒开,一轮明月再次露了出来。

那圣洁的光辉照耀而下,将所有的黑暗都驱逐干净。

月那么美。

夜那么凄。

人这般烈。

这时。

“吼!”沉默的狮王怒吼了,双眼的火焰跳动,就像是上空的雷花霹雳,把那弱小的人吹得动摇不止。

呆呆的身子僵硬了,他的思想无法思考,只能抬头看着巨大的黑影,带着滚滚霸气,落在了他的身上。

砰隆几声。

“咻……”

血在飞,

花在开,

洒满一地。

雄兵们骑上了自己的坐骑,看着那群失了首领的家伙们俯瞰着,这群人就像是没有了导航,失散在了大海中,不停转悠。

哪里是他们前进的方向?

哪里是他们回去的归途?

哪里是有他们活命的路?

“将士们,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次征战了,好好的享受吧!”

每一次他们跟随着将军上兵打仗的时候,哪一次不是视死如归,把这一次当做最后一次出战。

没有谁能够确定能在战场上活下来。

而他们愿死去时化作了星星,在上空盯着他们活下来的人,继续为这个国家,为这里的万民战斗,只为更好的明天,更好的未来。

于是他们整顿衣裳,面容严肃,手中拔出了征战多年的宝剑。

这恐怕是最后一次了吧?

那就激烈一点吧!

至少过一过瘾也行。

“杀!”

反着泪光的眼眸,压抑在心中的那一句话,终于喊了出来,他们身为战场死为战场,每一次战斗都不曾丢脸,这一次也是一样,要杀就杀个痛快,把这一次也当做最后一次!

雄兵再见他这弱小的黑暗魔鬼,它们是火焰的炙热光明,任何黑暗都别想在他们的眼前,侥幸通过!

夜深了,

巷静了,

人可眠?

“唉……”

是谁在紧张得黑夜里叹息?

那个男人望着眼前的棋局,笑了笑:“你输了,不是吗?”

老头很可惜,看看自己的手太贱,就讪讪问:“能悔棋吗?”

“人生如棋,一步错步步错,你能后悔吗?”

于是老头笑了。

男人沉默了。

空间寂静了。

许久后,男人说:“去通知一下吧,好好收场。”他疲惫的闭上了眼睛,缓缓地睡了……

下一章连载中